刚刚更新: 〔深夜聆阴〕〔超越狂暴升级〕〔大奉打更人〕〔团宠龙女萌萌哒〕〔医神小农民〕〔萧战苏沐秋〕〔战神奶爸〕〔36749〕〔无敌真寂寞〕〔三国之随身魔法塔〕〔星空三界〕〔全球游戏:只有我〕〔时倾澜薄煜城〕〔成吉思汗的动物军〕〔医武高手闯天下〕〔三爷,夫人她又惊〕〔小妻太娇嫩,枭爷〕〔神医狂妃:邪王的〕〔超级豪婿〕〔爹地快来,巨星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415章 兄长回京
    皇室添新丁,皇上在太子之后终于又多了一个子嗣,小皇子身强体壮,刚出生就有足七斤半,真是普天同庆的大喜事。

    虽然这天皇上耽搁了大朝会,但这个时候没哪个谏臣会没眼色的去找不痛快。

    朝上朝下都喜气洋洋的,就连宫外的百姓都知道皇朝多了个二皇子,是太子殿下嫡嫡亲的亲弟弟,大街小巷除了议论纷纷之外,还有商铺打出了打折销售为庆贺小皇子出世的旗号,一时间顾客盈门。

    太子却忧心忡忡的,接连几日天天去看望母后,并顺便看看刚出生的弟弟,却发现他还是那么丑,嬷嬷说什么过几天就会张开,还会长得白白胖胖的都是骗人!

    此时他又趴在摇篮边上,看着红通通、皱巴巴,脸上似乎还有老皮皱纹,一点都不白不胖的弟弟,长长的叹了口气。

    他伸出一根手指头,十分嫌弃的在小皇子的脸上刮了一下,触手是粗糙的,一点都没有传说中小孩子该有的细腻光滑,顿时飞快的缩回了手,又叹息一声,

    “我会督促你刻苦学习的。”太子义正言辞的对着襁褓中呼呼大睡的弟弟说道,“你也要努力,毕竟你长得这么……不大好看,若是再没点才华在身,就会沦落得连那些纨绔不孝子都不如,毕竟皇子可不是那么好当的,身边啥样的人都有,不够聪明的话,被人卖了都不知道,还要被人笑话愚蠢。”

    太子殿下仿佛深有体会,尤其是在皇后怀孕之后,他耳边突然多了许多奇怪的言论,要不是他心思坚定,说不定就要不喜欢这个弟弟了。

    不过现在他也没有多喜欢,毕竟弟弟长的这么丑,多看一眼都是因为天然携带在血缘中的兄长之爱在作祟啊!

    泰康帝站在门口,看到太子的这一番操作,心情真是一言难尽。

    他用力的揉了下自己的脸,然后转身离开,没有惊动屋里正在努力克服心里的嫌弃,跟弟弟培养感情的太子,一副什么都没听见看见,仿佛压根就没有来过这里的样子。

    太子嫌弃着嫌弃着,渐渐的也就习惯了母后给他生了个丑弟弟这件事,看久了也有点开始看顺眼了,没事还能在他醒着的时候跟他玩一会儿。

    一直到小皇子满月之后的某一天,太子殿下突然发现一直被他嫌弃的弟弟变得好看起来了。

    阳春三月,天气渐暖,人们纷纷脱下了裹了一冬的厚重棉衣,小皇子也换上了轻薄的襁褓,在中午最热的时候还能解开襁褓只着小衣在太阳下晾一会儿,两条腿又短又小,却十分有力,大腿那儿还肉嘟嘟的挤出了两条肉缝,看起来就很好摸的样子,两只小小的手也很有劲儿,抓住太子的手指,能把他自己从摇篮里拎起来。

    太子看着这个白白胖胖,还有点好看的弟弟,不禁陷入了沉思。

    不会是有人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给他换了个弟弟吧?

    他沉着脸,一双眼睛严厉的从旁边伺候小皇子的宫人、奶嬷嬷们身上扫过,太子威严已初现锋芒,吓得奶嬷嬷和宫人们心中战战,纷纷低头不敢与他对视。

    太子殿下突然好可怕,是不是哪里伺候得不到位,惹他生气了?

    云萝听说此事的时候正是太子又出宫来找她的时候,听了他的疑惑,她看着他的眼神也是一言难尽。

    “小皇子只是张开了,吃得好养得好,自然会变白长胖,以后还会更白更胖。”云萝顿了下,又说道,“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丑是暂时的,等张开了就会变得好看吗?”

    太子长长的叹了口气,一脸忧伤的说道:“谁信呐?那么丑,我以为你们是在安慰我。我都给他制定好了培养计划,就突然发现他变好看了。”

    耷拉着眉眼,云萝面无表情的说道:“每个刚出世的小孩都是那样的,你当年也曾这么丑,可能还没你弟弟好看,毕竟你弟弟刚出生就有七斤半,我听说你当时只有不足五斤,出了月还皱巴巴的。”

    太子顿时一脸震惊,想也不想的反驳道:“胡说!才不会呢!”

    云萝的视线往上翻了一下,悠悠说道:“这是我娘跟我说的,你若不信可以再去问问你爹娘。”

    太子一脸不信,又不禁有些犹疑,最终气冲冲的跑回了宫。

    但是真回了宫,他反而冷静下来,并没有真的跑去问他父皇和母后这种幼稚的问题,只是盯着他变好看的弟弟看了许久,然后一脸深沉的离开了。

    伺候小皇子的宫人们一直胆战心惊的站在旁边,直到他离开都没有缓过神来,总觉得太子殿下看小殿下的眼神有点可怕。

    她们不敢深想,只是伺候小皇子的时候越发细致了,不敢有一丁点疏忽。

    三月末,甄庆和他的家眷及党羽被押解进京,一大早,南城门到天牢的一路上就被戒严了,禁卫军层层把守,严阵以待。

    京城百姓们却也并不很怕他们,没有关起门来躲避,而是站在道路两边往城门的方向探头张望,议论纷纷。

    辰末巳初,第一辆囚车穿过了南城门进入京城,然后第二辆、第三辆……每一辆囚车的前后左右都守着一队士兵,第一辆上的甄庆更是被团团包围,不留一点能被人攻入的缝隙。

    路边看热闹的百姓们,议论声一下子就大了起来,交织在一起就是“嗡嗡嗡”的一片,不仔细去分辨,根本就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些什么。

    街边的茶楼内,长公主坐在二楼临窗的雅间,指着领头那位身披战甲,说道:“那位就是叶诀叶总督,镇守岭南十余年,这是他第三次回京。”

    云萝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叶诀的半张脸被隐在头盔下看不分明,只见他面庞黝黑,颌下一把大胡子。

    他似乎感觉到这边的视线,忽然抬头看了过来,两点寒星从头盔下射出,摄人心魂。

    云萝却不闪不避,长公主还朝他颔首打了个招呼。

    他转头跟身旁的亲兵说了句话,那亲兵抬头朝这边包厢看了一眼,然后往外走了一步,掉头往后面回转。

    约一刻钟后,包厢的门突然被敲响,并不等回应就径直打开,一个青衫布衣、身长玉立的年轻郎君跨过门槛走了进来。

    长公主愣了一下,忽然惊喜,“逸之?”

    可不正是卫小侯爷卫逸之吗?

    他比两年前更成熟稳重了些,气质越发温润,就算一身布衣也掩盖不了他身上的卓然如玉。

    他含笑着朝长公主躬身行礼,“母亲。”

    一个礼还没有行完,就被匆匆站起来的长公主一把拉了起来,欢喜的说道:“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也没有提前送个信,你这是跟叶总督一块儿回来的?”

    卫漓先是看了云萝一眼,然后才回答道:“抓捕甄庆时,儿子也出了点力,在桂州的任期也将满,索性就跟叶总督一起回来了。”

    他又看向云萝,说道:“况且,妹妹的婚期将近,我原本就是打提前回京。”

    云萝歪了下脑袋,说道:“既然提前回来了,是不是今年就能跟蓁蓁定下婚事?”

    卫漓不由得掩嘴轻咳一声,脸上有些赧然。

    长公主才不管他到底是为什么提前回来,看到足足两年没见的儿子,她也顾不上继续看热闹了,拉着他絮絮叨叨的问了许多话,后来见外面进城的队伍还没有走完,就带着人从茶楼的后门出去,绕小路回了长公主府。

    回到府上,卫漓先回自己的院里洗漱了一番,换上家中一直给他备着的衣裳,然后才来正院与母亲和妹妹相聚。

    长公主看着他,忽然皱了皱眉,伸手帮他理了下衣摆,道:“这衣裳是不是短了?”

    卫漓低头看了眼,笑道:“儿子这两年好似又长高了一点。”

    长公主点点头,当即吩咐下去让人重新给小侯爷裁衣,然后拉着他再次问起了这两年在桂州的经历。

    事无巨细,势要问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卫漓突然站起来朝云萝施了一礼,说道:“还要多谢妹妹相助。初到桂州,人生地不熟的,多亏了妹妹的那一册岭南攻略,让我少走了许多弯路。”

    长公主一愣,转头看向云萝,“什么岭南攻略?我怎么从未听说过?”

    云萝顿了下,然后缓缓的说道:“啊,那个是我随手写的,能帮上哥哥就好。”

    长公主惊奇的看了她一眼,她这闺女怎么好像没有什么是不会的?

    但她并没有多问,毕竟她可是能画天下舆图的人,对岭南多一点了解好像也不是什么奇怪的大事。

    卫漓则笑道:“你随手一写就帮了我大忙,还有人愿意出万两白银买这本书呢。”

    云萝惊讶道:“这么值钱?那你卖了吗?”

    卫漓摇头,“这是妹妹送我的,又与岭南紧密相关,如何能为了区区万两白银就出卖给他人?”

    云萝“哦”了一声,明明没什么表情变化,却又好像有点失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