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辰苏雨涵叶萌萌〕〔我的徒弟都是天命〕〔大明镇海王〕〔蜜婚超甜:墨少家〕〔重生狂妃:太子殿〕〔药香田园:悍妻萌〕〔大魔王娇养指南〕〔医路坦途〕〔医武兵王混乡村〕〔香祖〕〔福满农门:妖孽相〕〔爱你言不由衷林辛〕〔宗少的第一爱妻林〕〔纠缠不清:总裁情深〕〔宗先生的甜蜜计划〕〔蚀骨暖婚宗先生攻〕〔林辛言重生〕〔偏偏对你上了心〕〔林辛言重生之后只〕〔90后风水师李十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416章 被我家人护着的感觉
    卫小侯爷回京本应该是一件大事,却因为叶诀押解甄庆回京这件事而被人忽视了,直到在叶诀的庆功宴上看到他,朝中众臣才突然知道,抓捕甄庆及其党羽之事,还有卫小侯爷的功劳。

    看到席上叶诀对卫漓的亲近模样,人们不由得心思浮动,虽然早知道叶诀是皇上一派的,但跟卫小侯爷这么亲近,可见皇上跟叶诀的君臣关系越发牢靠了。

    “叶总督常年镇守岭南,这么多年也没回过几趟京城,但他的女儿却被养在温家,如今已是十八芳龄,却尚无婚配。”

    此事全城皆知,不少人家其实都动了心思,但不等他们有进一步的动作,忽然传出了卫小侯爷向求亲叶家的流言。

    叶家早已经败落,但随着叶诀回京,清算历年功勋,封官赐爵,在朝中如日中天,如今似乎又有了崛起的希望,如果他们在早年没有欺负亏待叶诀和温夫人姐弟俩的话。

    叶诀与本家,温夫人与娘家不和,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就算是不了解那些陈年往事的新秀们,只看叶诀回京后始终没有踏足叶家大门这一点,也能看出个大概来。

    如今,叶诀不仅封爵,卫家欲与叶家联姻,他在朝中的地位势必更加稳固,但所有的好处都似乎与叶氏本家没有什么关系。

    但他们也并非全无倚仗,就凭着身上流淌的同种血脉,叶诀再有怨恨,也不能够真的把他们彻底撇开,更何况叶老爷子尚在世,叶诀能撇开兄弟姐妹,却撇不开这个身生父亲,不然他拼搏至今的前途也就毁了。

    “所以你们被老爷子召回本家,狠吃了一顿排头?”

    宴月楼雅间,云萝安静的听了温二姑娘的一通吐槽,转头问坐在旁边一脸不自在的叶蓁蓁。

    不,现在似乎不应该再叫温二姑娘了,得称呼她为张大奶奶。

    温如初去年十月嫁给张睿,至今已有近半年,但看她这半年来的行事似乎与婚前并无太大不同,平日里还能隔三差五的跑回娘家晃一圈,温夫人嫌她老是回娘家影响不好,她面上答应得好好的,转头却把张睿也拉上了,鲁国公府不仅要继续伺候出嫁的姑奶奶,还多了个姑爷专用的席位。

    张夫人很喜欢这个媳妇,对于儿媳妇时常回娘家,还拐带着她儿子也隔三差五的往岳父家跑的行为,一点意见都没有,在外行走更是一心护着儿媳妇。

    不仅如此,之前威远伯府多了个表姑娘,跟大公子张睿传出些不大好的流言,便有人当面背后的嘲笑温如初还没嫁过去就多了个姐妹,让她和温家人都十分郁闷,甚至起了退亲的心思。但还不等她和温家做什么,张夫人就亲自手撕了那个姑娘,张伯爷心疼外甥女,跟她吵了几句,结果当场就被张夫人挠花了脸,还扬言她这辈子最厌恶那些妖妖娆娆、自甘为妾的贱人。

    据说,张伯爷当时的脸都绿了。

    从成亲到现在,短短不到半年时间,温如初就已经一跃成为了京城无数已婚和未婚女子的羡慕对象。

    谁都想要一个这样明理又会心疼人的好婆婆,甚至觉得相公差一点也不要紧。

    所以温二姑娘虽已嫁为人妇,却依然过得肆意,张嘴骂人那是一点负担都没有。

    但叶蓁蓁显然没她那样肆意,一方面是本身性子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则是——云萝可是她未来的小姑子,就算相识多年早已知晓彼此性情,她此时依然下意识的想要表现得更温柔和顺一点,还有一点说不出的赧然羞涩。

    她不自在的在凳子上挪了下,低声说道:“不过是祖父叫我们回去团聚罢了,相互之间有些争执也正常,你跟我还经常吵架呢。”

    温如初瞪了她一眼,不满的说道:“你竟然拿他们来跟我比较,呸!”

    叶蓁蓁嘴角一抽,以帕子掩着嘴,幽幽的看了她一眼。

    摸了下鼻子,温如初转头跟云萝说:“你别听她瞎说,她从小就以为这世上全是好人,最容易被人哄骗,以后到了你家,你可得多盯着她一些,免得她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银子!”

    叶蓁蓁俏脸微红,羞中带恼,伸手在桌子底下用力的拧了下温二的大腿。

    温如初硬生生的忍住了,只是那扭曲的表情跟忍不忍似乎也没多大区别。

    云萝捧着茶杯悠悠的抿了一口,特别淡定的说道:“我会转告我哥哥,让他以后多护着些。”

    叶姑娘霞飞满面,温如初缓过气来,眨眨眼恍然道:“也是,你今年就要出嫁当王妃去了。”

    她本想看看云萝害羞的样子,但云萝听到这句话却一点羞涩的反应都没有,淡定的抿一口茶水,再淡定的点点头,说道:“是的呢,张大奶奶。”

    温如初顿时一噎,也禁不住有了点羞涩,扑过来要打她,却被云萝用一只手轻轻松松的按了回去。

    叶蓁蓁被表姐这不自量力的行为给惹笑了,渐渐的,那种与未来小姑子面对面的莫名羞涩也一点点消退,又找回了以往好友相聚时的感觉。

    温如初打不过云萝,连一点力气都拼不过,蔫蔫的坐了回去,哼哼唧唧的说道:“行吧,以后你们才是一家人。”

    云萝看着她若有所思,她却被这个眼神看得莫名不自在,还伸手在脸上摸了摸,“你干嘛这样看我?”

    收回目光,云萝淡然道:“看你嫁了个人,却仿佛还小了几岁,像个被交换的小孩子,看来传言不虚,你在威远伯府确实过得不错。”

    温如初轻咳一声,以掩饰心里的不自在,然后昂首挺胸的说:“这是自然,能娶到我这样好的媳妇儿,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叶蓁蓁笑骂她“不害臊”,云萝却点头说:“对!”

    这一本正经的应和,脸皮厚如温二姑娘也不禁觉得有那么一点点害臊了。

    三人在宴月楼坐了两个时辰才离开,又在附近的铺子里逛了一圈,各有收获,最后,云萝顺路分别把温如初和叶蓁蓁都先送回了家。

    叶蓁蓁如今已经从鲁国公府搬了出来,和他爹一起住在御赐的禺安伯府,崭新的大门,崭新的匾额,就连门口的石台阶都是崭新的。

    云萝在这里受到了非同一般的热情欢迎,看着他的眼神就像在放着光,让本来打算进去看看这个新伯府的她当即跟叶蓁蓁提出了告辞,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回到家时,随口跟公主娘说了一声,她便笑了起来,“这些人倒是跟叶诀一样有眼色,这么早就开始讨好他们姑娘的小姑子了。”

    云萝眼角耷拉,面无表情的沉默了会儿,突然想到什么,就说道:“听说叶家昨日请了叶伯爷和蓁蓁回去,想要塞个庶女到蓁蓁身边当丫鬟,被拒绝之后,叶老爷子大发雷霆,骂了叶伯爷和蓁蓁足足一顿饭的工夫。”

    长公主一下子就看出了叶家人的心思,再是庶女也不可能当嫡出姑娘的丫鬟,就算身份地位有着云泥之别,塞一个隔房叔叔的庶女到身边来当丫鬟,这是让蓁蓁使唤她还是不使唤她?

    这心思分明就是动在卫漓的头上,实在是让人……“恶心!”

    不仅恶心,胆子还很大,一个没落勋贵竟敢把歪主意打到了卫家小侯爷,皇帝亲外甥的身上!

    骂了一句之后,长公主就挥挥手,不甚在意的说道:“倒是跟他们的主子一样有眼色,知道要讨好你这个他们家姑娘的未来的小姑子。”

    长公主沉思半晌,忽然站了起来,也不需要人伺候,自顾自的就在屋里翻转了起来,嘴上念叨着:“蓁丫头昨日受委屈了,我得给她送点东西,压压惊。”

    最后,长公主找出了一车的好东西叫人送去禺安伯府,给姑娘压惊。

    不仅如此,她还进宫请皇后娘娘也给叶伯爷家的姑娘赏了点东西,且特别的理直气壮。

    她不能插手去管别人家的父子、祖孙关系,老子骂儿子、骂小辈天经地义,就算请出家法打一顿,别人也没资格插手,但是难道还不许她在事后安慰安慰受委屈的未来儿媳妇?

    此番动作一出,外面的人就都知道了长公主有多看重她的儿媳妇,叶氏本家一瞬间安静如鸡,底下翻涌着怎样的浪花,却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了。

    之后的皇宫春日宴上,叶蓁蓁的身边不是有卫小侯爷,就是有云萝作陪,叶家的另外几位姑娘几次想要找她的事儿,都被安宁郡主不留情面的怼了回去。

    叶蓁蓁初时懵逼,后来就逐渐回过神了,不禁感动又有些无奈,悄悄的跟云萝说:“这种事我自己就能解决,她们欺负不到我的,你还是去找景王爷玩吧,他一直在看我呢,眼神好可怕。”

    跟景王爷相比,那些人真的算不了什么,而且,她只是不喜欢与人起争执,真的不是被欺负了也不会反抗。

    云萝往景玥那边看了一眼,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先不管他,我知道你自己就能解决这几个人,但还是要让你提前感受一下被我家人护着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