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侯府重生富贵妻〕〔最难不过说爱你时〕〔寒门崛起〕〔史上最强炼气期方〕〔玉鼎真人你徒儿又〕〔江宁林雨真〕〔星空风暴之速度为〕〔天下倾覆〕〔全服都知道我暗恋〕〔镇神司〕〔天庭收租系统〕〔穷光蛋〕〔海贼之手术大将〕〔时笙顾霆琛.〕〔我就是豪门〕〔林隐张琪沫〕〔时笙顾霆琛〕〔战爷,团宠夫人路〕〔逍遥小地主〕〔时笙顾霆琛_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418章 浅儿想要哪块地
    甄家的事在折腾了半年之后终于尘埃落定,太子不经意间听见教授他课业的孙少傅在私下里言论帝王与后宫,心中恼怒,之后寻找机会,几句话把孙少傅问得老羞成怒,还跑到泰康帝面前去告状。

    紧接着,太子还因为此事受到了几封弹劾奏表。

    然后,太子就换了个少傅。

    这些事之后的紧接着就是二皇子的百日宴,云萝、卫漓跟着长公主进宫赴宴。

    满百日的二皇子已经白白胖胖,跟刚出生的时候相比,大变了模样,太子也再没有嫌弃过弟弟长得太丑,让他多看一眼都觉得眼睛疼。

    宴上,当所有人都围着二皇子赞不绝口的时候,太子又悄悄摸到了云萝身边,趁着身旁无人,便小声的说道:“阿姐,我爹让我问你,那你舆图画好了吗?”

    云萝侧头问道:“他自己怎么不问我?”

    太子轻哼一声,一脸深沉的说道:“大概是觉得不好意思吧,毕竟他上次亲口说了,让你慢慢来,不用着急,先顾着自己的身体。金口玉言,哪里还能再来催促?”

    不过时间已经过去大半年,泰康帝也等得十分焦心,于是暗搓搓的指使太子来问。

    云萝面不改色,“还没完成,再等等。”

    太子从端坐到不知不觉的托腮,问道:“画舆图这么慢的吗?”

    云萝只是“嗯”了一声,没有多做辩解,慢就慢,这事本来就快不了,她已经尽量的抽时间到这上面了。

    她看了眼那边被众星捧月的小皇子,又转头看已经懒懒的趴在她桌案上的太子,没在他脸上看到丝毫阴霾,反而有几分惬意轻松。

    不禁若有所思,问他:“小皇子近来如何?”

    “还能如何?吃吃睡睡,不知道有多舒坦。”他转了个方向继续枕着双手趴在桌上,并说道,“不过他现在有点粘人,我都不爱理他。还一点都不知羞,在我身上尿了好几次,脏死了!”

    说起来都要皱眉头,满脸的嫌弃从眉眼中溢出来。

    可是你若当真不理他,他是怎么能够在你身上尿了好几次?

    看到云萝的目光转到了那边簇拥着的人群,太子不知想到什么,突然坐直了身子,装作一副不经意的样子问道:“阿姐,你要去看看我弟弟吗?他现在特别喜欢长相好看的人。”

    云萝坐着不动,她从不会主动靠近小孩子,从来都是被主动靠近的那个。

    太子轻咳一声,眉眼间浮动着一丝喜色,转而跟她说起了别的事情。

    百日宴后,天气越发的炎热,加上之前太子的询问和皇帝舅舅明里暗里的催促,云萝索性躲在家里专心这一件事,反正她原本也并不是一个多爱出门的人。

    这一幅與图太大了,画得又尽可能精细,翻阅无数的资料书籍,又与她记忆中的模样一一对应,许多地方都有着随时间流逝而改变的差异,她也无法保证全部正确。且这么多的事情全部由她一个人完成,所需要耗费的时间自然也是极大的,从开始到现在已经一年有余,也不过只完成了大半。

    从东往西,又穿越辽阔的海洋到另一片陆地……

    如同闭关修行,她把自己关在了书房里一整个暑天,惹得长公主都差点跟她弟弟闹意见。

    皇帝陛下能怎么办呢?哄着呗!

    除此之外,他又从自己的私库里扒拉出了许多珍奇玩物,巴巴的叫人送出来,说是给宝贝外甥女的添妆。

    那低声下气的模样,真是毫无一国之君的威仪。

    到云萝终于完成出关的时候,日子已经进入八月,三年一届的乡试又将开场,牵动着无数学子和家长的心。

    科考开场,全城关注,云萝就是在这个时候卷了她终于制作完成的舆图,往宫里递了帖子。

    帖子刚送进去,宫里就派了人出来接云萝,进到崇明宫,就看见她的皇帝舅舅亲自从含英殿内迎了出来。

    这高规格待遇,让云萝下意识的掉头就走。

    然后被舅舅给一把拉住了,“跑什么?进了宫你还能跑哪里去?”

    云萝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最后还是被拉进了含英殿。

    突然想到,她其实完全可以把舆图交给别人送进宫,而不是亲自送进来。

    天知道她又要面临多少答不完的问题,烦躁。

    泰康帝很喜欢跟云萝对着舆图讨论大彧之外的疆土,虽然云萝表情欠缺,话也不多,多问几次还会没大没小的瞪他,但他莫名有一种心有灵犀的畅快。

    这是类似的,对周边土地的惦记。

    “浅儿最喜欢哪块土地?”他站在占据了半面墙壁的舆图前,突然问云萝。

    云萝看了他一眼,然后伸手指向了距离大彧最远的那块陆地。

    她主要是想要那上面的物种。

    泰康帝顿时沉默,默默的与云萝对视了一会儿,然后很干脆的撇开了脸,仿佛什么都没有问过。

    见他这般,云萝只眉梢微动,也跟着转开了眼,真是一点都不意外他的反应。

    上午进宫,被硬留下吃了一顿午饭,期间还被太子拉着说了会儿话,之后又在含英殿直到暮色降临,云萝才终于被放出了宫。

    正逢秋闱第一场结束,回家的途中,还遇到了好几拨从贡院接家中子弟回家的车马,气氛各不相同。

    走过一处街角的时候,云萝听见了从旁经过的另一辆马车内传来一阵男子的哭声,还喊着“对不起祖宗”什么的,让她不由得侧目。

    月容掀起帘子往外看,回身对云萝说道:“也不知是谁家的马车,想必是第一场没考好,有些受不住吧。”

    云萝默然,这种体验,她无法想象,毕竟像她这样聪明的人,从来就没有为考试犯过愁。

    月容放下帘子,轻声说道:“不知郑大公子考得如何。”

    文彬吗?

    云萝不怎么担心,十分淡定的说道:“考得上是喜事,考不上就三年后再考。”

    月容抿嘴轻笑,“若是世间所有的长辈都如郡主这般开明淡然,定能少许多为了成绩要死要活的书生。不过,郑大公子的学问一向都好,又有郡主为他搜罗的那么多书,此科定能榜上有名。”

    秋闱三场九天,江南的八月还有些炎热,京城却正是秋高气爽的时候,对朝廷来说,这也是一件大事,几个部门连续运转,忙得脚不沾地。

    但这件事情对太子暂时还没有太大影响,他如今最犯愁的依然是他那个如无底洞一般填不满的所谓私产。

    他今天又出宫来请教云萝,正好看到长公主在清点整理一箱箱的好东西,据说全部是皇姑母给阿姐准备的嫁妆,他就停下脚步站在那儿看,看得眼睛都红了,满腔的羡慕嫉妒恨简直忍不住。

    他还跟着到专门堆放云萝嫁妆的库房里去看了看,更是大受刺激,酸得表情扭曲,差点就要忍不住伸出手去了。

    一脸深沉的转身离开,到了云萝面前却瞬间变成一个小可怜,“阿姐,我过来的路上遇到一家馕铺子,正好有些饿了,却翻遍了所有地方都找不出几文钱。”

    这可怜的,堂堂太子殿下,竟连买个馕饼的钱都掏不出了?

    云萝嘴角一抽,却意外的没有对他无情嘲笑,而是转身打开一个匣子,从里面抽出了一沓银票,直接塞他怀里,“拿去!”

    太子殿下捧着一沓银票,不由得惊呆了。

    他就是心里酸,嘴上说说,没想到竟然还能有这样的收获!

    这个时候,他反倒是有些难为情,脸也红了,吭吭哧哧的说:“你真给我啊?这可是你自己给我的,以后都不能问我要欠条!”

    越说越理直气壮,如果他的眼神不那么飘忽的话。

    “给你的。”云萝一如既往的淡定,仿佛给出去的只是一叠纸,而不是一叠银票。

    太子抿了抿嘴,然后利索的塞进了怀里,也不去看看这些银票的具体面额。

    有得进账,就算只有一两银子他也要!

    云萝转头又拿出了一本书递给他,“接下去的十天,你都不用来找我了,把这本书看透,十天后我会考校。”

    太子接过书,翻了几页,抬头问她:“是不是短时间内你看到我就会想到损失了一大笔银子,所以不想看到我?”

    这么薄的一本书,他不用三天就能倒背如流,毕竟他这么聪明!

    云萝说:“不,这是给你不能出宫的补偿。”

    “那你可以多补偿我几次吗?”

    嗯?

    云萝眉头一挑,然后伸手就朝他藏银子的胸口探了过去,吓得太子殿下一下子往后跳了三步远,从没有过这样的敏捷。

    他轻咳一声,一手护着胸口,又义正言辞的说道:“送出去的东西哪里还有往回拿的?脸面都不要了吗?”

    脸面值几个钱?

    她虽然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但意思却已经表达出来了,太子歪着头想了想,觉得竟然还挺有道理。

    他爹就是因为不要脸,所以霸占了他的几乎全部精盐份额,不然的话,他现在哪里还需要为银子发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秦阳萧君婉〕〔大周仙吏〕〔我真没想重生啊〕〔婚久成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