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夏言景祗最新章〕〔上门神豪何金银〕〔我在末世要稳亿点〕〔何金银江雪〕〔主人公叫叶辰和苏〕〔狂婿归来杨凡〕〔屠尽万雄的战神杨〕〔永夜组织杨凡〕〔我就是个做玩具的〕〔霍海云晴〕〔叶落落慕少棠〕〔林炎柳幕妍〕〔万亿神婿霍海〕〔古武狂卫霍海〕〔最强豪婿霍海〕〔邪婿来袭霍海〕〔盛世大明〕〔超强狂婿〕〔王蜜王大山〕〔情深不寿言总宠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420章 婚期将近
    秋闱过后,京城就越发热闹了起来,各地举子纷纷进京赶考,有上几届的,也有新一届举人,酒楼、茶馆、客栈里聚集了大批书生文士,每天吟诗作对,谈古论今,还要把最好的文章投到各府,求一个扬名。

    十月中旬,正是初冬时节,风刮在脸上、钻进领子里,冻得人不禁缩起了脖子,并且咧嘴“嘶”一声。临河的码头上更是寒风凛冽,把云萝用来挡风的帷帽都吹走了。

    她和兄长已经在这里等了两天,今天终于在远处的河面上看到了卫家的船队,船头迎风招展的旌旗上,一个大大的“卫”字,足以让沿途的水匪望而却步,不敢惊扰。

    巨大的楼船逐渐靠岸,在码头上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云萝也不由得多看了几眼,身为卫家大小姐,她还没坐过卫家的船呢。

    楼船有三层,不起眼的暗色外表并不能掩盖它本身的巍峨峥嵘,看似慢悠悠的,但它实际行进的速度却很快,当它们终于停靠在岸边,一下子就把码头上的其他船只比成了玩具小舟。

    人群涌动,还有人在惦着脚尖往那边看,却又不敢靠得太近,生怕冲撞了贵人。

    “这是专门给安宁郡主送嫁妆的船队,来来回回的已经运了好几趟,跟卫家的其他船队不大一样。”

    “今儿多了一艘楼船,应该是卫老夫人从江南进京,来给安宁郡主送嫁,我从没见过这么气派的大船!”

    “这算什么?禺州那边出海远航的海船才叫真气派呢,寻常的河道甚至都装不下它们。”

    在“嗡嗡”的议论声中,楼船靠着码头彻底停稳了,卫家管事迅速的带人上前,清理出了一块地方,迎接老夫人和贵客下船。

    艞板落到了地上,当先一个管事领着几个小厮过艞板下船,与船下迎接的管事打个招呼,然后分列左右护在艞板两侧。

    后面的人还没有往下走,两颗脑袋就先从甲板上的护栏后探了出来,一人挥着手朝云萝喊:“三姐!”

    背着光,看的不是很清楚,但云萝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是郑嘟嘟。

    她和兄长一起登船,刚踏上艞板,就微不可察的顿了下,然后面不改色的继续往上走。

    兄妹俩踏上甲板的时候,老夫人才刚刚从舱房里走出来,原本趴在船沿的一个小胖子忽然转身就先一步朝她飞奔过来,脚踩在甲板上,发出“噔噔噔”的声响,脚下的船都跟着微微震动了起来。

    云萝眉心一抽,垂首冷眼相看,那目光特别的冷酷无情。

    郑嘟嘟眨了下眼,不知想到什么,慢慢的放轻了脚步,然后冲她咧嘴傻乐,“三姐,娘跟你一样,刚登船就晕了!”

    云萝……谁晕船了?你看我这样像是晕船的样子?

    可惜郑嘟嘟没有读心术,说完之后还十分贴心的伸手扶着云萝,嘴上也巴巴的说着:“你在码头上等就好了,我会扶卫奶奶下船的,你看我现在还得先扶你。”

    云萝一脸冷漠的看着他,两年未见,郑嘟嘟这是飘了呀。

    文彬朝卫漓拱手作礼,又叫了声“三姐”,然后就站在旁边默默的看着亲弟弟作死。

    所幸老夫人已经走过来了,深知自家孙女看到船就头晕的神奇体质,她直接拉着云萝就往艞板方向走,还越过她瞪了卫漓一眼,怪道:“也不护着你妹妹一些,跑船上来做什么?”

    卫漓好脾气的笑着请罪,“是我的错,祖母教训得对。”

    于是,刚登船,云萝就又被拉了下去,连行礼问安的工夫都没有。

    在她的身后,郑丰谷和文彬一左一右的扶着刘氏下船,明明脸色苍白,神情蔫蔫,但刘氏此时却脚步飞快,看着码头的眼睛都亮了,仿佛看到救命的稻草。

    这一刻,云萝特别的感同身受。

    老夫人看到等候在码头上的马车,转头对刘氏说道:“接下去一直到京城,都再不用乘船,你也能宽宽心。”

    “让您老见笑了。”刘氏掩了下嘴,赧然说道。

    老夫人摇头,“这有什么好见笑的?要不是赶时间,原本从官道走马车也无妨。”

    “原本就因为等文彬耽搁了不少时间,可不能为了这么点小事继续耽搁,我这一路躺过来,其实也没有多难受。”

    云萝不由问道:“娘你们上次来京城也是乘船的吧?怎么一直没有听你说起晕船?”

    刘氏笑了笑,“这有啥好说的?我就是觉得摇摇晃晃的有些不踏实,下来就没事了。”

    这是实话,下船后双脚踏在地上只一会儿工夫,她就觉得整个人都舒坦多了。

    郑嘟嘟站在边上点点头,煞有其事的说道:“跟三姐一样。”

    云萝幽幽的看他一眼,老夫人则笑了起来,说道:“合该有这母女缘分,咱两家人就只有你二人坐不得船。”

    这话让刘氏喜逐颜开,晕眩的症状也越发缓和了,拉着云萝上上下下的打量,满脸稀罕的说道:“两年未见,越发的标致了,终于是个大姑娘。”

    下个月就要嫁人了,可不就是个大姑娘了吗?

    云萝乖乖的站着让他们看了个够,然后才各自登上马车,离开码头朝着京城的方向前行。

    停靠在码头的船上的东西,自然不用他们操心。

    一路没有停留,到傍晚的时候,他们就到了京城。

    天色微暗,远远的看到城门附近站着一队人,走近了便发现正是景玥带着几个侍从等候在那儿。

    “给老夫人请安。”车马缓缓停下,他翻身下马迎上前来,先朝老夫人问安,又转身朝后面的另一辆马车行礼道,“二叔、二婶一向可好?”

    郑丰谷和刘氏连连说好,越看他越是稀罕,脸上都要笑出两朵花儿来了。

    云萝与老夫人共乘,此时从马车内探出头来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景玥的目光落到她身上,笑盈盈显得云淡风轻,“昨日才听说你和逸之去洛水码头迎接老夫人和贵客,本想追上去,又被府中事绊住脚步,只能让人留意动静,来城门外迎接。”

    老夫人笑道:“你祖母年纪大了,府中就你一个主事的,何必还要抽出时间到这儿来?你以前可不是这样客套的脾气。”

    景玥拱手一揖,说道:“自是要费尽心机的讨您欢心,不然若是您突然反悔,不愿意把阿萝嫁给我了,该如何是好?”

    “贫嘴!”老夫人忍不住笑出了声,“快别在这儿堵着了,天色不早,再不进城就要被拒之门外了。”

    谁敢把她老人家拒之门外啊?守城门的小将早已得了吩咐在旁边恭候多时,闻言连忙在前引路,把他们一行放进了城。

    此时夜幕已降临,街上路人行色匆匆,两边的店铺也大都关了门或正在关门,但也有那酒肆之流仍开门营业。

    途径西镜湖附近的时候,远远的还看到湖边灯火阑珊,湖面上也被一艘艘的画舫点缀得华灯明媚。

    郑嘟嘟曾在京城住了大半年,京城的大街小巷基本上都被他钻了个遍,虽然时隔三年,记忆已经褪色,但从城门一路走过来,褪色的记忆也就又一点点的明媚了起来。

    对郑嘟嘟来说,三年格外的漫长,占据了他人生的三分之一,有些小伙伴他都已经记不清他们的长相了。

    他歪着脑袋很认真的想了想,指着灯火灿烂的西镜湖说道:“我们在那里塞过龙舟!蔡嵘还被温家和苏家的哥哥打哭了!”

    文彬伸手把他探出车窗的脑袋按了回去,“谁打他了?不过是被牵连得摔了一跤而已。你小时候记不住三姐,大了些还会随意篡改记忆呢?”

    好气啊,哥哥老是欺负他!

    郑嘟嘟从鼻孔里喷了口气,目光飞跃到前面的马车上看了一眼,又看看骑马护在马车旁的景玥,再看看眼前的哥哥,忽然忧伤的叹了口气。

    文彬侧目,然后就听见他说:“很快,三姐也要变成别人家的了。”

    想想就伤心。

    暮色更深了,镇南侯府的大门前却灯火通明,长公主亲自站在门口等候,看到终于出现在街头的一行车马,她脸上的神色舒缓,从高高的石台阶上走下去,快步往前迎接。

    马车停下,老夫人从车内走了出来,长公主亲自伸手搀扶,语气恭敬又不是亲昵的说道:“您可算是来了,家里乱糟糟的,就等着您来帮我理一理。”

    老夫人莞尔,“我这还没歇口气呢,你就把活儿都给我指派好了?”

    “这不是怕您心里不踏实嘛,孙女儿出嫁,您当祖母的总得理个章程出来。”

    “我踏实得很。”

    “那您疼疼您儿媳妇。”

    逗趣两句,长公主又与郑家人招呼,然后一起簇拥着老夫人进了镇南侯府。

    云萝被景玥轻轻的一扯就落到了最后,手里还被悄悄的塞了个小盒子。

    盒子四四方方的巴掌大,棱角都被磨得圆润,那在手上触感细腻,也不知里面装了什么。

    云萝低头看了眼,又转头看向他,“什么?”

    “在街上随手买的小玩意,给你玩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