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侯府重生富贵妻〕〔最难不过说爱你时〕〔寒门崛起〕〔史上最强炼气期方〕〔玉鼎真人你徒儿又〕〔江宁林雨真〕〔星空风暴之速度为〕〔天下倾覆〕〔全服都知道我暗恋〕〔镇神司〕〔天庭收租系统〕〔穷光蛋〕〔海贼之手术大将〕〔时笙顾霆琛.〕〔我就是豪门〕〔林隐张琪沫〕〔时笙顾霆琛〕〔战爷,团宠夫人路〕〔逍遥小地主〕〔时笙顾霆琛_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423章 菜比肉贵
    兰香一路把赵家四兄妹领到了他们各自的客院,从始至终,她都含笑恭谨、进退有度,仿佛并没有听见赵家两位姑娘在身后的窃窃私语。

    他们四人分在两个客院,两位赵公子在前院的客院,距卫漓的主院不远,两位赵姑娘则与她们的祖母同住,也十分宽敞。

    兰香把他们送到之后,又招来一队丫鬟仔细吩咐了一遍,并把人留在客院,然后才躬身告退。

    赵三公子站在屋檐下目送她离开,许久都没有收回目光,惹得赵四都不由得跟着多看了两眼,挑眉问道:“三哥怎么这般依依不舍的?难道是看上这丫鬟了?这可不好弄,怎么说也是郡主身边的大丫鬟,当心祖母打断你的腿。”

    赵三收回目光看了他一眼,神色并不因为他的话而有羞恼或窘迫,淡然的理着袖子说道:“这里不是川城,别什么话都不过脑子的往外说。”

    “那你看她做什么?”还这么含情脉脉的,让人想不想歪都不行。

    赵三公子顿了下,说道:“我只是在想,刚才五娘和六娘在后面说的那些话,她听到了没有?”

    “她们说什么了?”赵四公子一愣,拧着眉头说道,“我倒是没留意,不过我都没听见,她一个丫鬟哪里来的那么好耳力?”

    然而,赵三公子并没有被安慰到,还鄙夷的看了他四弟一眼,“听说安宁郡主身边有两个丫鬟是姑婆亲自调教出来的,练得一身好武艺,寻常高手都近不了她们的身,你还真未必能打得过她们。”

    赵四顿时一哽,犹自不服气的说道:“哪里就这么夸张?我好歹也是在校场大营里摸爬滚打着长大的,你说我还打不过一个丫鬟?”

    话虽如此说,但看到三哥一脸的意味深长,他的底气也不那么足了。

    不过与此相比,他更关心另一件事,“五娘和六娘到底说了什么,让你这么紧张?”

    赵三眯了眯眼,又看看满脸好奇的堂弟,话到了嘴边又咽回去,摇头说:“也没什么,不过是些女儿家的小心思,我看郡主未必会放在心上。”

    云萝确实没有放在心上,听完了兰香在她耳边的转述,面上连点表情的变化都没有。

    她本来就是在乡下长大的,也确实小小年纪就自力更生了,全京城的人都知道的事情再被人拿出来跟姐妹说几句悄悄话,有什么大不了的?

    她与温如初她们相聚的时候,也经常说起别人的私房八卦。

    主要还是温如初说得最多。

    她如今混迹在夫人太太圈中,听到的八卦也就比以前更多、更有趣,让她总是忍不住想要拿出来跟好姐妹分享,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但是云萝不放在眼里,她身边的人却相当在意。

    此时,他们一群人正在亭子里围着火炉烤肉吃,刚才兰香附在云萝耳边说话的时候,虎头耳朵灵光,听到了零星几句,现在就竖着眉毛说:“这里又都不是外人,干啥偷偷摸摸的?兰香,你给我把话说清楚,是不是有人欺负小萝了?”

    兰香看了眼云萝的脸色,说道:“文琰公子说笑了,放眼京城,谁敢欺负我家郡主?”

    郑虎头冷哼一声,“遮遮掩掩的,我都听见了,有人说小萝穷酸,不懂大户人家的那一套,会丢人,会被人欺负!你跟我说,这都是哪个混账说的话?”

    兰香不由得惊呆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呀?她刚才说的明明不是这样的!

    文彬放下了筷子,皱眉看向兰香,“哪个不知好歹的敢这样说我三姐?”

    金多多抓着筷子若有所思,“兰香你刚才不是去送赵家的那几位公子小姐了吗?是不是他们说的?”

    是的,金多多也在这里,刚才云萝说的找他有事,就是叫他一起来烤肉吃。

    此刻,在这个亭子里坐着的都是庆安镇人,彼此自幼结识,一起玩到大。

    “赵家?”郑虎头转头看他,“哪个赵家?”

    “平川侯府赵家,已故的太夫人是卫家的老姑奶奶。”

    “哦,没听说过!”虎头恍然,又十分理直气壮的说道。

    金多多噎了下,索性把他往边上一推,问兰香:“是那位赵四公子,还是两位姑娘?在镇南侯府说云萝的坏话,这心挺大的呀!”

    网架上的一片肉在炭火的炙烤下一点点卷曲,云萝的目光就一直落在它上面,手上的筷子已经做好了准备,耳朵听到他们这你来往往的几句话,头也不抬的说:“不过几句闲言碎语罢了,我都不在意,你们这么激动是想要做什么?”

    金多多一脸无奈的看着她,“有人在背后说你是非,你就一点都不生气?”

    肉已经烤的差不多了,油脂滴落到炭火上,“呲”的一声冒出了一串火苗,还有属于肉类的香气。

    云萝迅速的把它夹了过来,轻轻咬一口,满嘴都是香料和肉混合的味道,好吃极了!

    一片肉吃完,她盯着即将烤好的第二片随口说道:“不值得生气,谁都免不了会被人说,就像你们很快就会说别人。”

    文彬咳了一声,脸色微缓,又伸手重新拿起了筷子,当他低头看到面前的烤架时,表情忽然一顿,然后若无其事的添上新的,又把另几片肉翻了个面。

    郑虎头还未察觉异样,眼皮往上一翻,抱着双手说:“你怎么知道我们会说人?偏不说!”

    云萝“哦”了一声,不说就不说呗,正好她也不怎么想听。

    真不说,虎头又觉得浑身都难受,但他是一个有骨气的人,于是转头跟金多多打听,“这个平川侯府赵家是咋回事?好像没咋听说过。”

    金多多无奈道:“你在京城呆了这么久,如今大小也是一个将军,还要我这个第一次来京城的人给你介绍朝中勋贵?”

    “我又不在京城里头,咋会晓得这里有些啥人呀?”说起来,他自己还觉得委屈呢,每天累死累活的训练,完了还要捡起课本重新读书识字,不然连教授兵法战略的课堂大门都踏不进去,烦都要烦死了,哪有时间关心京城里有些什么人家?

    但虎头终于弄清楚赵家和卫家的关系,还撬开了兰香的嘴,得知了那两位赵家小姐悄悄话的内容,心满意足的捡起筷子要继续吃烤肉的时候,突然发现肉已经所剩无几了。

    一双筷子从旁边伸出来,夹起了最后一大片完整的烤肉,他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跟着这片肉移动,眼睁睁的看着它被塞进嘴里,然后就消失不见了。

    一双虎目眨了眨,他幽幽的问:“小萝,你吃饱了吗?”

    云萝摸了下肚子,说:“半饱。”

    金多多也有些呆愣,看看还剩下零星几点残肉的烤架,又看看只剩下腌料汁水的肉盘,不禁有些担心的看着她问道:“吃这么多没关系吗?你可是还有几天就要当新娘子的人,别吃上火了!”

    毕竟他们之前可是准备了一大盘肉,那是镇南侯府大厨房里最大的一个盘子,一般人甚至都搬不动它。

    本来想用盆的,但是侯府的人表示,他们金尊玉贵的郡主殿下,怎么能用盆吃东西呢?太不讲究了!

    金多多的手都抖了起来,一脸害怕的看着云萝,若是真的吃肉吃上火,在出嫁那天脸上突然长了个包啥的,此时在场的这几个人都会被打死的吧?

    绝对会被打死的!

    云萝很淡定,“不会,放心,已经备好凉茶。”

    虎头倒是一点都不担心她会不会上火,而是指着她控诉道:“你把肉都吃了,我们吃啥呀?我辛辛苦苦打一头鹿,拼死抢回半只,结果还是没能吃上几口?”

    “吃菜!”她把一盘绿油油、水灵灵的小青菜推到了他面前,“青菜比肉还贵。”

    再贵不还是一盘青菜吗?

    “下次猎到什么东西,你看我还给不给你送来!”他一边啃着小青菜,一边愤愤地说道。

    最终,比肉还贵的青菜全进了他的肚子里,金多多和文彬都不跟他抢。

    鹿肉没有了,不是还有其他肉吗?

    郑嘟嘟回来的时候,整个院子里都弥漫着一股烤肉香气,他呆了半天,然后控诉的看着他们,“你们竟然趁我不在的时候自己在这里吃肉!”

    虎头斜了他一眼,“你不是跟太子殿下去瑞王府做客了吗?他们连肉都没给你吃?”

    那怎么能一样呢?

    他硬是挤进了云萝和虎头之间,伸着鼻子用力的吸了两口气,“好香,跟以前吃的都不一样!”

    太子被落在后面,慢悠悠地走了进来,看到盯着残羹流口水的郑嘟嘟,嫌弃的撇开了脸,简直没眼看!

    虎头、金多多和文彬纷纷站起来行礼,“见过太子!”

    太子挥挥手,随意的坐在了云萝的另一边,说道:“阿姐,我舅舅叫我带来了一整只鹿,说是给你尝个鲜,已经送去大厨房。”

    虎头的眼睛顿时“噌”的一声就亮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秦阳萧君婉〕〔大周仙吏〕〔我真没想重生啊〕〔婚久成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