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家有小傻妻〕〔叶无缺玉娇雪〕〔万世为王〕〔蒸汽朋克下的神秘〕〔夫人总想气我〕〔温阮霍寒年〕〔我在大明当暴君〕〔秦溪傅靳城〕〔地表最狂男人〕〔地表最狂男人楚烈〕〔楚烈萧诗韵〕〔我对系统求婚了〕〔都市:我相亲就变〕〔从地摊开始的修真〕〔暗影谍云〕〔秘战无声〕〔娘子万安〕〔魔王不必被打倒〕〔冰山总裁宠上瘾〕〔盛世狂妃:傻女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424章 晒嫁妆
    婚期越近,镇南侯府就越热闹。

    平时都在隔壁的长公主府出入,这边的侯府就显得几分冷清,但现在,镇南侯府大门敞开,披红挂彩,热闹极了。

    客院里住满了远道而来的宾客,送上丰厚的添妆和贺礼,亲朋络绎往来,云萝也没工夫再偷闲了,太子从瑞王府给她带来的那头鹿最终全便宜了郑虎头他们。

    之后见面,赵三郎不止一次的刻意关注云萝的脸色,想要以此判断她是否已知晓了赵五娘和赵六娘对她的谈论。

    但云萝那张脸,想要从上面看出她的心思,至少也要修炼到景玥那个程度,不然,真是什么都看不出来。

    与她相处的久了,身边的人也都越发的不动声色,兰香安安静静的跟在她身后,眼观鼻、鼻观心,并不因为赵三公子的打量而露出丝毫异色,仿佛不知道他的打量,不知道两位赵姑娘对她家郡主的议论,更没有把那些话转述给她家郡主知晓。

    赵三郎心情复杂,见云萝对他们与昨日并无差别,多少还是松了口气。

    时间一晃就到了十一月初五,天气越发的寒冷,尤其是太阳未升起的清晨,那寒风刮在脸上,似乎能把人的皮肉都给刮裂了。

    镇南侯府昨日一晚上都未曾真正的安静下来,今日天未亮,从前门到后院的空地就已经被无数箱笼摆件占得满满当当,那张独占一整个院子的千工拔步床在晨曦中显露着它特有的光泽,如平地而起的一座华丽卧房。

    它将会被拆卸后送往瑞王府,装进新房之中。

    跟着这张床从江南而来的工匠已经整装待发,在一天之内拆卸重装,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工程。

    今天为云萝送嫁妆的是长公主的八百扈从和老夫人精挑细选的几百侍卫,每个人都戴着大红抹额,腰上束着大红绸带,极大的缓和了他们身上的锐气,每个人看上去都喜气洋洋的。

    天色逐渐明亮,宾客陆续上门,一路进府就是一路观赏嫁妆的过程,一声声的惊叹此起彼伏,皆都被长公主和卫老夫人的大手笔给镇住了。

    有人与卫漓玩笑道:“这怕不是要搬走半座侯府吧?小侯爷你还真是一点都不心疼。”

    卫漓微微一笑,谁说他不心疼?他都快心疼死了好吗!

    想到过了明日,妹妹就成了别人家的,从此与另一个人双宿双飞,为另一个家谋划操持,往后想要回一趟娘家都得经过夫家的同意,回得勤快了还要被人说闲话,他就简直要喘不过气来!

    温大公子刚走过来就要被他身上的气息吓得转身而逃,抚了抚手臂上鸡皮疙瘩,他没好气的说道:“好你个卫逸之,刚一碰面你就给我脸色看,是不是忘了我们如今的身份已经与以往大不相同?”

    叶蓁蓁没有亲兄弟,与叶氏本家不亲,又从小在温夫人身边长大,若不出意外,日后出嫁时还得他这个表兄来送嫁!

    卫漓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你怎么来了?”

    温墨不满道:“你这话说的好奇怪,今日是咱浅儿妹妹的大日子,我若是不来,你才应该多问一句为何不来吧?”

    “今日用不到你。”

    “怎么,用不到你就连看都不想看到我?就不许我来瞻仰瞻仰浅儿妹妹的嫁妆?”

    卫小侯爷今日心情不大好,没心情跟他斗嘴皮子,眼看着宾客来得差不多,时辰也差不多了,就吩咐下去,准备送嫁妆出门。

    金银玉器、古董字画、绫罗绸缎、家具摆设……一抬又一抬的嫁妆蜿蜒成一条红色的长龙,练武的汉子们步伐轻快,但他们肩膀上的扁担却弯曲成了一个惊人的弧度。

    大到千工拔步床,小到一针一线,贵重如遗世孤本、稀世珍宝,寻常如锅碗瓢盆、绣花被面,甚至连棺材板都备上了。

    金丝楠木的棺材板,排在所有嫁妆的最后面,寻常人连最小的那一块都抬不动。

    上千个人抬着嫁妆招摇过市,在街上也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有好事者站在路边清点,数到后来却反而把他自己给数迷糊了。

    “明日就是冬月初六,安宁郡主和瑞王爷的大喜之日。”

    “卫老夫人和长公主这是给安宁郡主准备了多少嫁妆呀?往前往后都看不到尽头,几辈子都用不了这么多东西吧?”

    “上次看到这么长的送嫁队伍,还是皇上大婚的时候。”

    听说,当年景家是实打实的陪嫁了半个王府给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也因此一跃成为历代以来嫁妆最丰厚的一国之母。

    有人站在路边看热闹,也有人坐在雅间里往外看,神情晦暗,紧紧的握着手中的茶盏,指节暴突。

    正是安如郡主宗琦玉。

    身旁的丫鬟被她吓得大气儿都不敢出,小心的捧着茶壶,不敢把它放回到桌上,怕磕碰出响声来惊扰了主子,到时候遭殃的就是她。

    另一个丫鬟的胆子稍微大一些,在主子跟前也更有脸面,此时还能小心翼翼的开口,说:“这也没什么好看的,哪个珍贵的姑娘出嫁不是十里红妆?安宁郡主也就比其他人稍微多了一些,不过奴婢听说卫家在江南行的就是那商贾之事,最不缺金银俗物,如今给自幼失散,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安宁郡主多些陪嫁,也是有些补偿的意思吧?”

    见主子没有一点反应,她的眼珠也不由得轻颤了一下,看了眼身边捧着茶壶的丫鬟,再次开口说道:“金玉楼新上了一批首饰,郡主不去看看吗?说不定正好有你喜欢的呢。”

    宗琦玉终于有了回应,转过头来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不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哪里还能剩下好东西?早不知进了谁的梳妆匣子!”

    她又看向街上连绵不绝的送嫁妆的队伍,那张向来温婉明丽的脸上布满了阴鸷,又冷笑一声,说道:“门口都被堵了,谁还能走的出去?”

    捧着茶壶的丫鬟飞快地看了她一眼,又安静的低下了头。

    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然后未经通报,雅间的门就被直接从外面推开了,一个二十有余的郎君漫步进来,惊讶地看着宗琦玉,“郡主怎么还坐在这儿?不是说好了今日要去给安宁郡主添妆吗?”

    宗琦玉的手一紧,脸上的表情也瞬间扭曲了一下,但是当她转身看向来人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已勉强恢复了平静,扯出一个不大自然的笑容,说道:“只是走累了,想先在这儿歇歇脚。镇南侯府此时宾客盈门,我们迟点过去也能给衡阳姑姑少添些乱,而且你看,正好遇见安宁妹妹这浩浩荡荡的嫁妆。早就猜到她的嫁妆必定丰厚,真正见着了却还是忍不住自惭形秽。”

    年轻郎君的身体似乎不是特别好,脸色微白,走路也比一般人要慢一些,走一直到宗琦玉身旁,与她一起看楼下经过的一抬抬嫁妆,笑着说道:“这有什么好比较的?郡主的嫁妆已经足够丰厚,当初也不知羡煞了多少人。”

    宗琦玉垂眸遮掩眼中的神色,然后抬头看着他,说道:“二郎这么说,可见如今也在羡慕瑞王爷,能娶这么一个身份尊贵,嫁妆无比丰厚的王妃。”

    “又在胡思乱想了,我家夫人已经足够尊贵,我无需再羡慕其他人。”说着,还亲昵地刮了下她的鼻子。

    宗琦玉却似乎有些不适应这样的亲昵,下意识的往后躲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也闪过一丝淡淡的不喜。

    她大概也觉得自己的反应有些不大合适,便扯出一抹笑,状似玩笑的说道:“你就算真羡慕也没用,毕竟人家可是要当瑞王妃的。”

    二郎若无其事的收回手,微微一笑,点头道:“不敢与瑞王爷争锋,不过夫人,是否该起身去镇南侯府了?再坐下去,可就要到中午了。”

    宗琦玉看了眼外面依然源源不绝的嫁妆,然后敛袖站了起来,与男子一起出门。

    安如郡主宗琦玉在两年前,云萝和景玥定亲后就嫁人了,嫁的是冀北总督家的二公子,五年前金榜题名,如今在兵部任职的封炫,两人去年年底还生了个儿子。

    因为封炫身体的原因,这个孩子的出生让封总督一家欣喜若狂,封夫人还亲自到京城来伺候二儿媳坐月子。

    云萝不知这些,也不关心这些,她此时正坐在闺房里接待客人。

    夫人太太们在长公主和老夫人那儿,男客自也有男客的去处,剩下一些姑娘和年轻的太太,还有几个年幼的小郎就到了云萝这儿,总有那么几个格外活泼的,整个院子里都是他们叽叽喳喳的声音,热闹极了。

    叶蓁蓁也在这儿,还送了一套十分名贵的宝石头面,惹得温如初都不禁酸溜溜的说道:“你们现在果然是不一样了,一出手就是这样的大手笔。”

    叶蓁蓁被她说得红了脸,云萝倒是不为所动,还翻出一面镜子递给她,“看看你那嫉妒的嘴脸。”

    温如初捧着镜子一脸忧伤,“我总感觉被你们针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