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半生离落半生醉〕〔夏晨曦〕〔团宠女帝五岁啦〕〔系草的小可爱甜爆〕〔夜北收徒〕〔魔头夜北〕〔仙帝归来当大佬〕〔网游之远古争霸,〕〔拼搏年代〕〔主角陈塘林初雪〕〔豪门狂婿林初雪陈〕〔顾少的独家挚爱版〕〔穿成偏执皇帝的白〕〔全球格斗〕〔攻妻不备:俏,我〕〔糖果战记〕〔凌云狂少〕〔九都狂龙〕〔忍者就该出肉装〕〔我真的是反派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426章 闯关
    为了能顺利迎到他的新娘,景玥可谓是做足了准备。

    他把身边的人都扒拉了个遍,最终带着浩浩荡荡几十个傧郎,随着迎亲的队伍来到了镇南侯府门前。

    出发前就已经商量好,一定要规规矩矩、客客气气的,不能惊扰到新娘家人,让人以为不重视对方,所以文的有才子,武的有将军,要雅致的让世家公子上,要粗暴的……世代领兵镇守疆域的景家,最不怕的就是粗暴。

    其实景玥觉得他一个人就够了,文的武的,琴棋书画、君子六艺他都行,但是一个人显得太冷清,而且他也不能把所有力气都花在进门这一道程序上,于是人手十分充足,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来抢亲的。

    过第一道正大门的时候,镇南侯府内的人只觉得外面闹哄哄的,肯定来了不少人,这推门的力度也让里面顶着的人甚感吃力,来来回回、摇摇晃晃,这两扇自大彧开国以来就屹立在这儿的大门都差点被他们给折腾倒了。

    “别推了别推了!若是把大门弄坏了,你们可吃罪不起!”

    门内有人喊,门外的人却一点都没有要听从的意思,反而推得更加用劲儿,还有人在往里喊:“要吃罪也是大家伙一块儿吃,要不然,你们倒是松手啊!”

    “呸!奸猾之徒,你们今日休想轻易踏进镇南侯府的大门!”

    卫漓皱着眉头站在旁边,脸色不是很好看,他精心设置的关卡到底是如何变成眼前这个场景的?门里门外的竟然比着力气推门,你们是有病吧?

    刚才又是谁在门外说,迎亲也要客客气气的,要像个斯文人?

    他差点就相信了。

    前头突然架上了一架梯子,这梯子有点长,露出来一截在墙头上方。宗琪钧眼明手快,迅速扯过旁边的凳子垫在脚下就跃上高耸的围墙,伸手就想要把梯子推开。

    对方的速度却也不慢,已经顺着梯子攀爬了上来,一把抓住他的手,并顺势也跃上了墙头。

    赫然是广平王世子顾安庭。

    两人在墙头上你来我往的交起了手,都是自幼习武,走武职一道的,短时间内谁也奈何不了谁。

    宗琪钧皱眉看着他,“你今天是那边的?”

    顾安庭笑一声,“没办法,阿玥比逸之快了一步,今儿个,我是来抢亲的!”

    宗琪钧抬脚就朝他踹了过去,顾安庭侧身躲过,然后与他乒呤乓啷的打了起来。

    两人在墙头打的分外精彩,吸引着下方众人纷纷抬头往上看,还有不知谁站在人群中忍不住喝了一声彩。

    大门就是在这个时候被推开的,十几二十多个大小伙子从推开的门缝中涌了进来,直接把里面顶门的人冲撞的七零八落。

    温墨温大公子正趴在二门的墙头上看热闹,眼见着迎亲的人冲开大门涌了进来,顿时瞪大眼睛怪叫了一声:“我滴个娘亲嘞,景玥你竟然带了这么多人,这是要抢亲呀!”

    “快快,他们要过来了,赶紧准备好!”他低头朝脚下喊了一声,又扭头朝二门外,已经冲进前院的迎亲队说道,“这一关我们不来硬的,像本公子这样的文弱书生肯定打不过你们。这一关由咱新娘子的弟弟亲自出题,过了才给开门,可不许硬闯!多说一句哈,咱这位小舅子可是今年江南秋闱的解元!”

    在他的一左一右探出了两颗小脑袋,一个圆头圆脑的跟他不满道:“还有我呢!”

    温墨摸了摸他的圆脑袋,惊讶道:“你不是守着下一道门吗?怎么跑这来了?”

    郑嘟嘟这眼神飘了一下,随后理直气壮的说:“我先来看看热闹!”

    迎亲的人看到了他另一边的那颗脑袋,当即就喊了起来,“太子殿下,您怎么站在那里面?您不跟我们是一伙的吗?”

    太子高高在上的看着他们,抬着下巴,神情睥睨,“本宫现在是拦路的娘家人!”

    “您明明昨日还陪我家王爷同睡新床上,拿了丰厚的大红包,怎么转头就成了我等的拦路虎?”

    郑嘟嘟在旁边摇头晃脑的说道:“不要在这儿拉交情,没面子的,今天谁都没面子!”

    景玥施施然从后面走了上来,抬头看一眼趴在墙上的太子殿下,轻笑一声,能有这样一个光明正大刁难他的机会,这小子都不知道高兴得几宿没睡了。

    今天就且让他高兴一回,今日过后,他再出宫找阿萝,就要去瑞王府了。

    此刻的太子殿下一点都不虚,他今日可是奉旨而来,这样的大喜之日,舅舅也绝对不能跟他生气,至于以后会不会被打击报复……

    能爽一天是一天!

    门内已经递出了题目——先作诗三首,每一首都要包含对新娘的情意和承诺,旁人不得帮忙。

    好歹也是考过状元的人,虽然那已经是前世的事情了,但这显然难不倒景玥,只稍稍一沉吟,便张口就来。

    从上午到中午,跑腿的丫鬟一趟一趟的来回,腿都跑细了,嗓子也说哑了,却依然挡不住她的满腔兴奋。

    “启禀郡主,瑞王爷带了好几十个傧郎来迎亲,趁着简王世子和顾世子在墙上打架,吸引了我们注意的时候闯进大门。”

    “启禀郡主,瑞王爷只用了不足一盏茶的工夫就作诗三首,奴婢叫人抄写了下来,您看看。”

    “启禀郡主,蒋三公子出了个对子,据说是什么千古绝对,瑞王爷对上了,都没有用上他人帮忙,这是那副对子。”

    “启禀郡主,太子殿下和郑二公子被瑞王爷的两个大红包收买了,都没有怎么为难的就放了行。”

    “启禀郡主……王爷往这边过来了!”

    姑娘们已经在院子里筑起了一道人墙,就那么笑吟吟的站着,却似乎比之前的任何一道关卡都更加坚固,反正几十个傧郎,不管是文人学士还是粗莽汉子,又或者世家公子,全都连碰也不敢碰她们。

    哪里敢碰她们呦?这每一个可都是金贵的玉娃娃!

    一个长着张讨喜娃娃脸的少年走上前来,拱手朝他们团团作揖,笑嘻嘻的问道:“不知要如何,姐姐们才肯让道?有什么要求,你们只管提,能答应的我们绝无二话,暂时做不到的我们也能想想办法!”

    云萝坐在屋里,听着外面的热闹,也有些忍不住的把视线投向了外边。

    宾客们也大多跟着汇聚到了过来,站在旁边看着一群小姑娘堵在院子里,再严谨古板的老夫人都对她们此时的行为表现了极大的宽容。

    长公主扶着老夫人绕过人群走了进来,一直走到云萝面前,伸手为她细细的打理并没有不妥的衣冠,并把一柄团扇塞进了她手里,“就快要进来了,你遮一遮。”

    团扇也是以黑玉为骨,黑面绣着金色的并蒂莲。

    云萝顿了下,然后乖乖的用扇遮住了脸。

    院子里的笑闹声一股脑的钻进耳朵里,透过扇面,她隐隐约约的能看到门外的人影晃动。

    吵闹逐渐停歇,空气中却似乎涌动着更不平静的气息,她看到一个人出现在了门口,直直的朝她走过来,踏出的每一步都仿佛踩在心尖上,除了他的脚步声,仿佛再也听不见其他。

    云萝突然就有那么一点点的紧张了起来。

    他站在她的面前一步远,伸手就能触碰,从扇子的边缘能看到他黑色的衣摆,以金线绣着祥云,还有一节似乎是什么的尾巴。

    看不到全貌,但似乎是龙尾的形状。

    龙?不对,应该是蟒吧?

    景玥平时喜穿红衣,今天的大喜之日却反而穿了一身黑,跟云萝的一样,只在袖口衣襟处能看到一截红,那其实是内衫的颜色。

    她看他的时候,他也在看她,虽然扇子挡住了她的脸,但这似乎并不影响他欣赏她此时的模样。

    其实单只是看到她穿着这一身吉服,他心里就已经涨满了,尤其她还得穿这么好看。

    扇子悄悄地往下移了一点,露出光洁的额头和一双泠然的眼睛,眼尾上挑,胭脂在上面晕出色彩,就像一只毛茸茸的从洞穴中探出头来的小狐狸。

    景玥忽然呼吸一窒,差点就要伸手去揉揉她了。

    手已经伸出去,伸到半途却突然拐了个弯,托着她的手把扇子往上抬了抬,又遮住了她的眼睛。

    云萝……云萝真想一扇子砸在他的脸上,但是她忍住了。

    今天,她是一个温柔贤淑、端庄大方、美美美的新娘子!

    所以她只是又把扇子往下移了一点,没啥表情的盯着他。看的仔细了,就突然发现了一点异样,不由问道:“你眼睛怎么了?”

    他下意识伸手摸了摸眼眶,轻声问她:“很明显吗?”

    他明明已经用脂粉盖了一层,竟然还是没有遮住两个黑眼圈?

    云萝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默默的用扇子遮住了脸。

    景玥……真是抓心挠肝的,又不能抓着别人去问,他脸上的黑眼圈是不是很明显?看上去是不是特别的憔悴,很不精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