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先生的娇太太时〕〔半岛有妖气〕〔快穿炮灰女配又要〕〔我可以点化万物〕〔回到农家当幺女〕〔方羽唐小柔!〕〔帝国再起〕〔第二世界的除灵师〕〔私人定制大魔王〕〔剑侠风云志〕〔我的全英雄皮肤〕〔亮剑之杀敌爆装系〕〔超神学院之泰坦核〕〔艰难登仙路〕〔从绝代双骄开始穿〕〔超绝圣医〕〔九叶芝兰〕〔重修升级之路〕〔反派天王〕〔仙灵漫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428章 我觉得还差一点
    景玥也是猝不及防,却真是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在喜嬷嬷还在愣神的时候,他已经过去把那碗饺子拿过来放到了边上,并转身吩咐道:“去为王妃端几样吃食。”

    “王妃”两个字说出口,他的心也跟着被烫了一下。

    喜嬷嬷忽然觉得自己挡在这里甚是碍眼,不由得退到了一边。

    云萝擦了擦嘴角,侧目看他,问道:“你为什么不看我?自从进了新房,你就再没看我一眼,之前在侯府的时候,你还用扇子遮我的脸。”

    景玥似乎叹了口气,然后缓缓的把目光转到了她的身上,那一双眼里满满的全都是她,还有几乎要流泻出来的情意和涌动的不知名暗潮,能把人的魂儿都吸进去。

    只看一眼,他就又下意识的偏开,再抬眼看她,似乎终于稍稍平静了些,俯身在她的面前缓缓蹲下。

    “我不敢看。”他垂首贴在她的腿上,轻声说,“看了我怕把持不住。”

    云萝瞬间垂眸,手按在他的后脑勺上用力的拧了一下,拧得他闷哼一声,然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喜嬷嬷木着脸站在旁边,心甚累。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跟他们不一样了,真会玩!

    门口突然响起了一阵捶门声,紧接着响起的还有温墨的大嗓门,“阿玥,出来敬酒了,你今日休想安安分分的待在新房里躲过去!”

    与他一起的还有其他几人,在新房门外吵吵嚷嚷的,大有景玥若是再不出去,他们就要闯入进来的架势。

    新房内带几分旖旎的气氛瞬间被破坏殆尽,景玥杀气腾腾的往门口看了一眼,转头却又回到了温柔细致的www.gdzqrl.模样,对云萝说道:“折腾了半天,你先在房里吃些东西,填一下肚子,我出去应付完他们就回来陪你。”

    云萝淡定的点头,“好。”

    景玥仍不放心的又嘱咐了几句,再吩咐下人照顾好王妃,然后才转身走向门口。

    转身的瞬间,他脸上的表情瞬间从温柔到冷酷,打开门后,看着门外还在举手砸门的几个人,他的眼神简直要把他们冻成冰坨子。

    几个人往后退了一步,温墨却仍坚挺的站在原地,在房门打开之后还伸着脖子想要往新房里面张望,可惜被景玥挡住了视线。

    对上景玥不善的目光,他摸摸鼻子后退一步,然后嬉笑着想要勾住他的肩膀,“走走走,大家伙都等着你去敬酒呢!”

    景玥拍开他的手,问他:“你怎么又来我府上了?”

    “咱俩好歹也是多年交情的知己,今天是你的大喜之日,我自然是来喝喜酒的!”

    刚才迎亲时,在侯府拦门拦得那么起劲,现在居然还好意思来王府喝喜酒?

    景玥看了眼他的脸皮,果然非比寻常的厚。

    顾安庭把玩着腰上挂着的玉佩,笑言道:“你就算不屑于应付其他客人,送嫁的大小舅子还在宴席上等你去招待呢,那可怠慢不得。”

    所以,还是别着急慌忙的躲在新房里跟新娘子亲亲我我,怠慢了送嫁的娘家人,以后的日子难过。

    景玥去招呼客人了,云萝则留在新房,不慌不忙的吃完了丫鬟端上来的丰盛佳肴,然后卸下沉重的凤冠,脱下厚重的吉服,沐浴更衣,顿时一身清爽。

    新房里只剩下陪嫁的四个贴身大丫鬟,多余的丫鬟都退出了门外,云萝没别的事可干,坐着无聊,看到眼前四个俏生生的貌美丫鬟,忽然问道:“你们是不是也该嫁人了?可有看上的意中人?”

    “我不嫁。”如歌想也没想的说道,“我如今过得这样好,郡主疼我,每天都只需做自己喜欢的事,嫁人做什么?找个没什么用的男人来给自己添麻烦吗?”

    月容的手肘怼了下她,“今日是郡主和王爷的大喜之日,你在这儿说什么丧气话?”

    如歌就低着头不说话了,其他人也都了解她的性子,每天专注于她自己的爱好,想听她多说几句话都千难万难,今天能一下子听到她说了这么长一段话,简直是受宠若惊啊!

    云萝就对另外三人说:“你们最小的也已经年满二十,按照规矩,此后的路也该做个选择了,是脱了奴籍回自己的家,还是继续留在我身边,以后当个管事嬷嬷?”

    依然是如歌最先开口:“我哪也不去,就留在郡主身边,一辈子给您做漂亮的衣裳和配饰。”

    兰卉举手说道:“我如今已经是铺子里的管事了,郡主给我的月钱那么高,我才舍不得走呢!再说,我若是走了,谁给郡主看铺子呀?谁看我都不放心!”

    月容摇头说:“奴婢没爹没娘,也不知家在www.jcgg168.何方,除了郡主这里,并无其他的地方可去,至于终身大事还是别的,奴婢都听从郡主的吩咐。”

    兰香反而犹豫了一下,但最后也说:“奴婢也不走,一辈子留在郡主身边,听候您的差遣。”

    云萝多看了眼兰香,默默的点头,沉默了下,似乎是在考虑她们之后的安排,随后说道:“那就暂时跟之前一样的安排,你们该干嘛干嘛,我身边不喜欢留太多的人。”

    但嫁入王府之后,她身边势必会增加几个人,想到还要给她们安排去处,就觉得脑壳疼。

    没有其他的事情可以打发时间,难得跟几个丫鬟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说话,时间竟也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深夜。

    喜宴散席,宾客也都各自离去,丫鬟们已经等得在旁边打起了瞌睡,云萝倒是还清醒,清醒的等着景玥送完客人后回来。

    将近亥正,门外终于响起了熟悉的脚步声,守在门外的丫鬟们行礼道:“参见王爷。”

    房内的丫鬟们一个激灵就清醒了过来,连忙站直站好、严阵以待。

    房门从外推开,景玥带着一身酒气的从外面走了进来,但看他的脸色,似乎还算正常,并没有醉酒的失态和迷糊。

    进门就看到了坐在床沿的云萝,他愣了一下,问道:“怎么还没睡?”

    云萝觉得他这句话问得真奇怪,当即抬眸瞥他一眼,“这不是规矩吗?”

    景玥忽然就红了脸,一边挥手让多余的丫鬟们全都退出去,一遍跟云萝说:“这都已经过了你平日歇息的时间,你若是觉得困乏,只管自己先睡便是,不用特意等我,我……”

    他看着云萝,突然就说不下去了。

    云萝此时就坐在床沿,换下了厚重的衣冠,洗去了脸上过多的胭脂,素面朝天却如清水芙蓉,在轻轻跳跃的龙凤烛烛光下,大红色的寝衣衬得她粉面桃腮,双眼之中两点星光闪烁,水泠泠的,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要显得更加温柔。

    丫鬟们安静的退出了新房,云萝拍了拍身旁的位置,特别淡定的问了一句,“睡吗?”

    景玥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站在那儿简直不敢再往前走了。

    他扶额冷静了一下,最终却忍不住笑了出来,手掩在口鼻处,目光幽幽的看着她,有暗潮在眼底生成,逐渐涌动,似要将眼前的人搅碎了。

    “阿萝,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云萝眉头一挑,似乎奇怪他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洞房花烛夜还能干什么?盖着棉被聊天,还是来一场单纯的友好交流?你若是想,我倒也没意……见。”

    之后的话就说不下去了,因为景玥已经瞬间到了她的面前,没有再给她说出话的机会。

    红罗帐暖,一夜春宵,当大红龙凤烛燃尽最后一滴的时候,天光破晓,天际的云被渲染出了璀璨的色彩。

    云萝的生物钟突然失去了作用,已经过了她平日醒来的时辰,但她却依然沉浸在睡梦中,整个世安堂都静悄悄的。

    晨曦透过窗户钻进了世安堂内的新房,越过屏风,穿过帐子,悄悄的照亮了床上相拥而眠的两个人。

    一直修长的手从被窝里伸了出来,轻轻遮在身旁人儿的眼前,不让晨光扰了她的安眠。

    景玥侧身,双眼细细的描绘着云萝的额头、鼻子、嘴巴,下巴藏进了被窝里,柔软的身躯正与他紧贴。

    他的眼底忽然浮现一抹暗色,忍不住凑过去与她贴得更紧。

    &nlhzlucky.bsp;云萝不耐的动了一下,睫毛在他的手心扑闪,一只白玉似的胳膊探出被窝,一把推开了埋在她颈窝乱啃的脑袋。

    “够了!”

    被窝因她的动作被掀开了一点,露出白生生一截锁骨上的点点红梅,分外妖娆。

    景玥惋惜的叹了口气,手从她的眼前移开,只把她搂得很紧,还特别不要脸的说:“我觉得还差点。”

    云萝背过身去理都不理他,却忽略了这个姿势正好方便他把她整个纳入怀中,贴得严丝合缝,肌肤相贴的触感都是清清楚楚的。

    她睁开眼睛,面无表情的看着床内侧,仔细看的话,还能看到眼底的一点点羞窘。

    景玥又往她身上贴得更紧了,轻轻咬着她的耳朵说:“阿萝,有没有哪里难受?我给你揉揉。”

    云萝……你的手能不能先规矩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大周仙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