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深夜聆阴〕〔超越狂暴升级〕〔大奉打更人〕〔团宠龙女萌萌哒〕〔医神小农民〕〔萧战苏沐秋〕〔战神奶爸〕〔36749〕〔无敌真寂寞〕〔三国之随身魔法塔〕〔星空三界〕〔全球游戏:只有我〕〔时倾澜薄煜城〕〔成吉思汗的动物军〕〔医武高手闯天下〕〔三爷,夫人她又惊〕〔小妻太娇嫩,枭爷〕〔神医狂妃:邪王的〕〔超级豪婿〕〔爹地快来,巨星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435章 你怎么又回来了
    寒冬腊月,外面已经十分寒冷,京城里除了几条主要的街道,到处都是白雪皑皑。

    云萝处理完又一个偷奸耍滑的,徒步行走在街上,身后跟着兰香和一辆马车,方便她走累的时候随时都能休息。

    这一路走过来,她听见了各种各样的声音,为即将到来的年关忙碌准备的,谈论这一年来家里收成的,家中有人身体不好而忧心忡忡的,街上嬉闹的孩童,还有小孩淘气正在被爹娘拎着打的……

    在天子脚下,自然也少不了谈论朝廷政事的,尤其如今京城里到处都是等待明年会试的读书人,他们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谈诗论画,也颇有些指点江山的言论,往往能吸引附近普通百姓的围观关注。

    “以前只是听说瑞王爷年少英才、功高盖世,少年时便以一己之力统领西北三十万大军守住了我大彧的边关,之后更是打得西夷大气都不敢出。此次来京,有幸亲眼得见瑞王爷,却觉得他行事未免过于张狂了,就因为有御史在朝中弹劾太子便直接带人冲进人家府中将那御史大人给抓了出来,这般下去,以后谁还敢在朝中发言?皇上竟也不管他吗?”

    云萝从门外经过,忽然停住了脚步。

    跟在她身后的兰香也是脸色一变,猛的转头看向了旁边的酒馆。

    声音就是从这酒馆中传出来的。

    “郡主。”她上前一步,语气中带着询问。

    云萝摇头示意不用管,但却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又有几声附和响起,还有隐晦的说道,景玥功高震主,恐怕连皇上都管不了他,而太子有这么个舅舅不分青红皂白的护着,也不知以后会养成个什么性子,真是为大彧的未来担忧。

    云萝的神情始终淡淡的,周身萦绕的气息却让身旁的兰香不由自主地冒出了满身的鸡皮疙瘩,肃立在旁,连呼吸都轻轻的。

    然,不等酒馆外的听众有反应,忽然听见一声大喝在酒馆内响起,“呔!凑在这里背后说人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你们就到瑞王爷的面前去说这些话,看他理不理你们!瑞王爷功高盖世却从不居功,太子爷更是仁慈爱民,还经常跟着安宁郡主到庄子上亲自耕种、收割庄稼,跟庄子上的先生们一起研究如何让粮食增产,这几年的时候,已经让咱田地里的粮食增收了近百斤,又岂是你们这些在背地里说人的酸书生能够轻慢的?”

    这个人的嗓门大,酒馆里外都清楚的听见了他的声音,还把刚从酒馆门前跑过的一个孩子吓了一跳,憋着嘴就要哭。

    兰香看了云萝一眼,然后走上前去,从荷包里掏出了一块糖果来哄他,很快就把他哄得眉开眼笑,甜甜的说一声“谢谢姐姐”,然后就抓着糖果跑走了。

    酒馆内因为那一声大喝而寂静了一瞬,然后就是来自那些书生们的连声讨伐。

    读书人的一张嘴多会说话呀,几乎瞬间就说得那人无力招架,撸起袖子就要与他们干仗。

    云萝突然轻笑了一声,吓得兰香和身后的侍卫们一个激灵,脸上的表情如同见鬼一般。

    酒馆内吵吵闹闹的,那汉子一个人说不过一群书生,却有其他人也加入了进来,指责这些书生胡言乱语,败坏瑞王爷和太子殿下的名声,瑞王爷抓御史,定是因为那御史说了不好的话,不然瑞王爷才懒得理他们呢!

    尤其瑞王爷如今还在新婚之期,他竟然不在家里陪着心爱的王妃,而是跑出来管事了,肯定是因为那些人做了过分之事!

    他可是连朝都懒得上的人,未把安宁郡主娶过门之前,他最热衷于做的事情就是天天往长公主府跑,什么好的都往安宁郡主跟前送,恨不得住在那里头算了。

    若没有大事,他怎么会不在府里陪着王妃?

    云萝朝罗桥看了一眼,罗桥心领神会,当即派遣了一个机灵的小子装扮一番,扮成一个普通百姓的模样,然后钻进了酒馆里。

    云萝没有继续在那里停留,只是事后听说,最后这几个书生被愤怒的京城百姓打得鼻青脸肿、狼狈逃窜,还被他们租住小院的房东赶了出来。

    两天后,罗桥回来禀报,“那几个书生一起新租了一个院落,是由一个叫王腾的书生牵头,那院子归在一家绸缎铺掌柜的名下,实际上却归周侍中府上一个叫周岩的管事所有。”

    “周侍中?”

    云萝让罗桥退下,在屋里坐了一会儿,直到月容来说,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何时动身?

    带着一车的东西,云萝回到了镇南侯府,先去向老夫人请安,正好遇到长公主也在此,一起坐着的还有刘氏和一脸生无可恋的金多多,四人围坐成一圈正在玩叶子戏。

    刘氏的牌技最差,还需要丫鬟在旁边指点,却挡不住她运气好,身旁的小笸箩里已经铺了厚厚的一层铜板。

    看到云萝回来,金多多的眼睛猛地一亮,差点当场就要扔下手中的叶子戏,他可真不想陪着中老年妇人坐在这儿玩牌,赢了说他不孝,输了又说他蠢!

    然而,卫漓有差事,文彬要读书,在三缺一的情况下除了他还能找谁?郑嘟嘟吗?

    长公主从叶子牌上抬起眼睛扫了云萝一眼,“你怎么又回来了?”

    她如今已经不那么稀罕云萝了。

    出嫁才一个多月,却已经是第六次回娘家,紧跟着,女婿也会寻上门来蹭吃蹭喝,家里有点什么好东西还会被他们顺手牵走,这跟长公主之前想象的有些不大一样。

    虽然长公主似乎有些不耐烦,但是老夫人还是很高兴的,连叶子戏也吸引不了她老人家了,随手一扔就拉着云萝说道:“外面天寒地冻的,怎么还是穿得这样单薄?看你,手都冻得冰冰凉的。”

    “被风吹的,很快就会暖起来。”

    云萝的身体一向很好,身上也热乎乎的,不怕冷。

    刘氏也放下了叶子牌笑眯眯的看着她,伸手摸摸她身上的衣裳,说:“这衣裳好看,颜色鲜亮,以前都没看见你穿过。”

    今日云萝穿了一身桃粉色的罗裙,衬得她整个人都水灵灵的,粉嫩得像一只水蜜桃,与她往日的风格大相径庭。

    她面无表情的说:“景玥买的。”

    刘氏笑眯了眼,“还是王爷有本事,以前想让你穿得鲜亮些,你都不乐意。”

    云萝嘴角一抽,不,她现在也不乐意,不过是因为打赌输了。

    所以,她为什么会幼稚的去跟他打赌呢?

    云萝忽然惊觉,她如今有智商下跌的趋势,她身上已经不知不觉中多了许多原本从不会上身的东西。

    定下心来,她先分派了带来的礼物,然后被金多多强按着坐到了他的位置上,陪老夫人和两个娘继续玩叶子戏。

    所向披靡。

    一个下午的时间,她赢了满满一笸箩的铜板,虽然换成银子并没有多少,但这么多的铜板装在一起,瞧着真是大丰收。

    如长公主所料,景玥果然在傍晚时分跟着大舅子卫漓寻上门来,不仅蹭吃蹭喝,还在离开的时候顺手拿走了她新得的一个珊瑚手串。

    实在是那珊瑚手串带在云萝的手腕上,红艳艳衬得她手腕皓白,好看极了,长公主一个没忍住就送了出去,回头想想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心疼的。

    嘴上说着心疼,转头却又去寻摸了更多的珊瑚饰品,打算等云萝下次回来的时候再一起让她带走。

    而这边,云萝和景玥一起回王府,把她前两日在街上听见的和罗桥查出来的,都说给他听。

    “周侍中?”景玥听完后眉头一挑,然后骂了一句,“那个老匹夫!”

    云萝看他一眼,没有多问,景玥也就没有多说,毕竟他家阿萝对朝政之事一向没有兴趣,说多了,她可能还觉得烦。

    夜色这么好,与其烦扰,不如做些更能增进夫妻感情的事情。

    一番痴缠,景玥翻身把她放到身上紧紧抱在怀中,手抚着她的背,在她耳边问:“好不好?”

    云萝闷哼一声,在他肩上挠了一下。

    他就轻轻地笑了起来,床边摇曳的一盏灯火光线昏黄,透过纱帐映照出他眼底的光影,埋首在她的颈侧蹭了蹭,轻声呢喃:“仿佛跟做梦一样。”

    云萝忽然抬头看了他一眼,“你这做的都是什么梦?”

    手指在她的背上轻轻滑动,一路往下来到被窝的深处,被窝内的温度骤然上升。

    太子残害幼弟之事随着年关将近而逐渐平息,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景玥把该抓的都抓了,该审的也都审了,那些蹦哒起来的人无力对抗,自然也就沉寂了下去。

    太子却不知从何处得知了那天御史中丞前来拜访云萝时的对答,十分得意的到景玥面前去转了几圈,身后就差一根高高翘起的尾巴了。

    为他辛苦奔波了一个多月的景玥只觉得胸口一堵,这要不是亲外甥,他早就把他给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