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深夜聆阴〕〔超越狂暴升级〕〔大奉打更人〕〔团宠龙女萌萌哒〕〔医神小农民〕〔萧战苏沐秋〕〔战神奶爸〕〔36749〕〔无敌真寂寞〕〔三国之随身魔法塔〕〔星空三界〕〔全球游戏:只有我〕〔时倾澜薄煜城〕〔成吉思汗的动物军〕〔医武高手闯天下〕〔三爷,夫人她又惊〕〔小妻太娇嫩,枭爷〕〔神医狂妃:邪王的〕〔超级豪婿〕〔爹地快来,巨星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440章 婚期提前
    这软软的撒娇真是让人挡不住,云萝面无表情的把他按倒在了榻上,等待房门再次开启,已是傍晚时分。

    两人一起去福安堂给老太妃请安,顺便蹭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等两人告辞离开的时候,老太妃看着一桌的空盘子不仅莞尔,跟身旁的老嬷嬷说笑道:“卫家的人都有个好胃口,连我都跟着多吃了半碗,总觉得吃慢点就连残羹都轮不到我了。”

    老嬷嬷笑道:“如此,倒是真该请王妃多来陪您用膳。”

    “还是别了吧,我看阿玥不乐意的很,好像是我打扰了小两口的独处。”虽是抱怨的话,但眉眼间却染着开怀的笑意,不知想到什么,突然说道,“叫个人去把那方状元及第的端砚寻出来备着,明日就是殿试,郑家大郎总能得个好名次,若是有幸得中状元,那可就是三元及第的大喜事,送上这方砚台正好,若是往后推了几名,就送那管步步高升的白玉笔。”

    殿试开场,此时离会试放榜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月,上榜贡生们一大早就排队进入皇宫,于崇明宫的崇明殿内接受皇帝陛下和满堂高官朝臣的亲自考核。

    黎明入,傍晚出,又三天后,放榜排名,文彬得中一甲探花,披红挂彩,打马游街,引得无数京城百姓围观张望。

    “今年的状元又是个年轻的郎君!”

    “年轻人脑子活,能这么年轻就考过秋闱、春闱的,肯定也不是泛泛之辈,年纪大的还真未必能比得过他们。”

    “探花郎是安宁郡主的弟弟呢,去年江南秋闱的解元,也是今年春闱的会元,才不过十六岁而已。”

    “可惜了,如果再等三年,说不定能考个状元,那就是连中三元了。几百年来,真正连中三元的用手指头都数得过来,传到后世也是要受人敬仰的。”

    “你个大字不识一箩筐的倒是替探花郎可惜上了,真是稀奇。”

    “嘿!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不识字就不能说读书人了?那你不是木匠咋还挑剔前些日子新打的木桶呢?”

    进士游街,当先三骑便是一甲的状元、榜眼和探花郎,除文彬之外,状元郎也是个很年轻的公子,年约弱冠,正是那天会试最后一场结束时,云萝凑巧多看了一眼的那个伸着懒腰、一脸睡意朦胧的出来的书生。

    此子名周许,京城人士,自幼随父任职在洛阳长大,据说,还是门下省侍中周大人家的同宗旁支。他从小就十分聪慧,才思敏捷,但每逢考试,成绩却总是忽上忽下,随着他的心情剧烈波动起伏。

    传说,他县试考了第一名,府试落入中游,院试更是低空飞过,差一点就没考上那一年的秀才。四年前上一届乡试,他成功的落榜了,去年乡试却一举得中洛阳道的解元,上个月会试又低空飞过,排名在到处第三,殿试却一举夺得状元。

    这样的波澜起伏,可以想象,他的家人必然有一颗十分强韧的心。

    这是一个年轻的、俊俏的郎君,哪怕懒洋洋骑在马背上,低垂着眼一脸困倦,仿佛随时都会睡过去的样子,依然引得两边的年轻姑娘和小媳妇们眼中异彩连连,小手绢、小荷包、小花小朵纷纷朝着他抛洒过去。

    被两个年轻又俊俏,各有风采的少年郎衬着,旁边已过而立之年,蓄着小胡子的榜眼就不禁有些黯然失色,就算他本身其实长得也挺斯文俊秀。

    这毕竟是一个看脸的世界,长得丑的人是当不了官的。

    刘氏坐在路边的茶楼雅间里,朝着游行开始的方向翘首以盼,随着锣鼓喧鸣,她终于看到了穿着探花吉服,跨马游街的文彬,当时就激动得抹起了眼泪。

    老夫人今日也随着一起出来凑热闹,见她如此便笑道:“寒窗苦读十载,今日算是有个结果了,以后必然前程似锦。”

    刘氏又擦擦眼泪,赧然道:“让您见笑了。”

    “你这是喜极而泣,多少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谁会笑话你?”

    刘氏“哎”一声,摸摸趴在窗户上探出半个身子张望的郑嘟嘟,“要不是小萝,他们兄弟两个哪里有读书的机会?更不要说这整个京城都在关注的光荣了。”

    郑丰谷已经激动得说不出话了,只咧着嘴笑,终于用力的拍了下郑嘟嘟,说道:“看你哥哥多气派,你要多看看,以后读书刻苦一些,等你到这一天的时候,爹娘也来这里看!”

    郑嘟嘟一脸无辜,他啥都没干,怎么就一个个的都把话说到了他的身上?他还这么小,就要往他幼嫩的肩膀上放千斤重担吗?

    愁死个人!

    游街之后是琼林宴,满朝文武皆赴宴,云萝和景玥也进了宫,坐在高座上看这些新晋的进士各展风采。

    琼林宴后,一甲三人的任命就下来了,文彬任翰林院编修,正七品。

    但在上任之前,他将随父母回乡,祭拜祖宗、拜谢先生、与同窗相聚,还要宴请乡邻。

    郑家现在不仅在白水村,在庆安镇也是数得上的人家了。

    虽然郑丰谷和刘氏夫妻俩一如既往的经营着他们的小食肆,做着他们本本分分的庄稼人,没事连村子都不出,却抵不住儿女有出息,也有人说他们是运气好。

    多大的运气呀,才能捡到卫家大小姐、长公主之女、皇上的亲外甥女养育一场?而今,他们的长女随夫在岭南任职,大小也是个官太太,长子高中探花郎,又云萝在旁护着,前程就不用说了,小儿子虽淘气了些,却也是个读书的料子,说不定过上几年就又是一个进士。

    那白水村似乎也是个风水宝地,家家户户有余粮,手上有余钱,就能送孩儿们上学,就算不走科举之路,以后的前途也能更好一些。

    匆匆收拾整理完毕,文彬就随着家人一起离京回家了。

    这天已是五月上旬,头顶的太阳火辣辣的已初现炎夏的端倪,但却丝毫也挡不住离家半年、归家心切的郑家人。

    随着考中的、落榜的读书人纷纷返乡,京城也逐渐平静下来,有关于会试、殿试的热度逐渐消退,百姓们又回归到了正常的生活。

    朝中却从来都没有平静的时候,景玥之前召集大批工匠,经常出城,大肆砍伐树木,装船顺水而下,早已经引起了不少大臣的注意,而随着卫漓和叶蓁蓁的婚期提前,他们更是嗅到了一些异样的气息。

    卫漓和叶蓁蓁的婚期原定于今年十月,虽然从定亲到成亲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确实有点急了,但这两人的年纪都不小了,赶着时间成亲也没什么,毕竟长公主和卫老夫人可是把该有的礼节都做得足足的,日子再紧也没有丝毫敷衍。

    但是,十月的日子本就已经很紧张了,突然又提前到了六月,正是一年中最炎热,连寻常人家都会避开办喜事的时候,实在是让人想不多想都难。

    皇上似乎并没有要动叶诀位置的意思,但他从押解甄庆回京到现在已经有半年多了,就等着把唯一的女儿风风光光的嫁出去之后再回岭南,如今,难道是等不及要回去了?

    卫小侯爷在岭南桂州府的三年任期已满,但皇上也没有要把他留在京城的意思,所以是想让他赶紧成亲好尽快赴任?

    南边出什么大事了?或者说,将要出什么大事?

    跟瑞王前段日子的动作有关吗?他召集那么多工匠做什么?砍伐那么多的巨树又送到了哪里?要作何用?

    老夫人和长公主如今却没空理会外面的风言风语和朝中的波澜云谲,因为突然提前的婚期,她们都要忙疯了,连云萝都被抓了回来帮忙。

    长公主天天在家里骂皇上,一边骂一边忙于儿子的婚礼,好不容易被养起来的几两肉在如此忙碌中迅速的消瘦。泰康帝不仅不敢因为被骂而责罚,还得小心的送上各种补品好东西,在宫中能横行的赵大总管更是在长公主面前赔尽了小心。

    云萝长住娘家,景玥一点都不带犹豫的也跟了过来,还接手了老夫人交给他的一个艰巨任务——教卫逸之人事。

    这原本是父亲的责任,但卫漓没有父亲,也没有其他的亲近男性长辈,皇上倒是亲舅舅,但老夫人和长公主衡量了几天,还是决定这种事情就不去麻烦皇上了,于是便落到了景玥的手上。

    他于卫漓,既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至交好友,又是亲妹夫,定然说什么都比他人方便。

    景玥当时的内心是复杂的,又莫名有点跃跃欲试的兴奋,小心瞥了几眼云萝的脸色之后,就揣着一本精装版的图册找好友聊天去了。

    其实他觉得这个事情根本就不需要谁教,卫逸之这么大把年纪了,就算身边一直没人,但是会到现在都不知晓人事?那恐怕得请大夫。

    他就是想去看看笑话,谁让卫逸之以前老是阻扰他亲近阿萝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