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先生的娇太太时〕〔半岛有妖气〕〔快穿炮灰女配又要〕〔我可以点化万物〕〔回到农家当幺女〕〔方羽唐小柔!〕〔帝国再起〕〔第二世界的除灵师〕〔私人定制大魔王〕〔剑侠风云志〕〔我的全英雄皮肤〕〔亮剑之杀敌爆装系〕〔超神学院之泰坦核〕〔艰难登仙路〕〔从绝代双骄开始穿〕〔超绝圣医〕〔九叶芝兰〕〔重修升级之路〕〔反派天王〕〔仙灵漫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441章 衣锦还乡
    且不管京城的喧闹,就说郑家人离开京城之后乘船一路顺流而下,日夜兼程,归心似箭,只用了六天就在越州府的码头靠岸。

    京城会试、殿试的消息早几天就传到了江南,因此各码头路口都早有人等候,看到郑家的客船靠岸,当即就有人迎了上去,敲起锣打起鼓,本就热闹的码头顿时越发的喧腾了起来,码头上的商客力夫船伙计都不由得转头往这边张望,看到竟然连官府的人都出动了,显然是等候已久,便知道定是哪个中了进士的大人回乡了。

    当他们得知是新科探花郎回乡,一个个的也都跟着伸长脖子,想要一睹探花郎的风采。

    听说新科探花郎年仅二八,出身贫寒农家子,却又是卫家大小姐,当朝安宁郡主的养兄弟,才学出众、前程似锦。

    不知长的什么模样,婚配与否?

    一路锣鼓开道,衣锦还乡,从越州城到庆安镇再到白水村,沿途百姓纷纷出门张望。

    “咱庆安镇又出进士了?”

    “今年进京赶考的似乎只有白水村郑家的大郎,去年秋闱刚结束就到京城去了,全家人都跟着卫家的老夫人一块儿进京,说是要去给卫大小姐送嫁。”

    “郑大郎可是咱江南去年的解元,不知去京城考得咋样。”

    “肯定差不了!”

    突然有人从前方跑过来,一路喊着:“是探花,咱庆安镇又出了一个探花郎!”

    众人不由得想起了六年前,郑家的表侄袁承也是高中探花郎。

    “哎呀,那袁探花不是咱庆安镇人吧?”

    “但他是咱庆安镇的表侄!”

    “正是正是!”

    一路的乡亲皆都与有荣焉,仿佛是他们自己家的子弟得了如此荣耀,说起话来也底气十足。

    “白水村的风水莫非特别好?这几年接连出现的几个出息儿郎,不是白水村人就是白水村的亲眷女婿。”

    “是郑家的风水格外好吧?”

    “要我说,这还全赖于当年郑家夫妇收养了卫大小姐,把养女视如己出,连自己家里人都看不出差别,这才有卫大小姐被接回了本家仍不忘他们的养育之恩。”

    “真是好人有好报呀,连带着整个白水村的乡亲都受了恩惠。那儿如今可是顶顶富裕的地方,家家户户比镇上人家都过得滋润,还开了学堂,人人都能识得几个字。”

    热热闹闹回到白水村,里正早一步得到消息,已经领着乡亲们在村口等待。郑大福穿了一身新衣裳,也被众人簇拥搀扶着站在人群的最前面。

    郑大福如今已经很老了,须发皆白,满脸沟壑,佝偻着背站在那儿,混浊的双眼用力眯起,才隐隐约约的看见一个穿着大红吉服的身影从马背上翻身而下,朝他快步走了过来。

    走到跟前,先朝他躬身作揖,说:“爷爷,孙儿得中一甲探花,不负教诲。”

    郑大福看着站在面前已经比他还要高,一表人才的孙子,干裂的嘴唇轻颤,哆嗦了好一会儿才讷讷说道:“好,好。”

    文彬转身又朝里正和乡亲们拱手行礼,一番寒暄,被簇拥着进了村,回到家中。

    他们一家人已经离家半年有余,但是进了院子,屋里屋外却都被整理得干净整洁,不见一丝脏乱,似乎还是他们离开时的模样。

    郑丰谷和刘氏谢过了帮忙看房子的郑丰收和吴氏,乡亲们却又热情的主动上门帮他们打扫院子、清理尘埃、整理一路带回来的行囊,到处都是欢声笑语,看文彬的眼神更多了几分稀罕,仿佛突然就不认识这个他们从小看着长大的同村少年郎了。

    日夜兼程回到了家,一家人却并没有清闲,反而更忙碌的才刚刚开始。

    开门宴客,摆开酒席,请上戏班子,敲锣打鼓开场上演。

    邻村的、镇上的、县城的、甚至还有从府城而来的宾客到来恭贺,整个白水村都洋溢着欢声喜庆。

    上一次这么热闹,还是三年前栓子考中进士的时候。

    镇上金家的老爷太太扶着金老太爷一起来了,看到他们,郑丰谷和刘氏都不由得更多几分亲近,跟他们说起了尚留在京城的金多多的近况。

    “小侯爷是十月的大喜日子,要不是文彬要回乡,日子不可耽误太久,我们原本也应当等过了那个时候再回来。”说起这件事情,刘氏还有些难为情,又说道,“金公子如今住在侯府,每日到老夫人跟前请安,临行前,老夫人托我跟你们传个话,金公子有她看着,定不会让他损伤丝毫,你们在家里只管安心。”

    金夫人便笑道:“有她老人家看着,我们没啥不放心的,只担心那皮猴子太过闹腾,扰了她和长公主的清净。”

    闲话几句,又有新的客人到访,刘氏告罪一声就匆匆离开,忙得脚不沾地。

    有个太太凑到了金太太跟前,悄悄打听,“您家与郑家一向交好,可知这郑大郎说亲了没有?似乎一直也没有听说这回事。”

    旁边的太太们隐约听见一些,也都纷纷竖起了耳朵,另一个太太说:“郑大郎才十六而已,又是这般人才,怎么会那急样急忙忙的就定了亲?是吧,金太太?”

    金太太笑了下,说道:“倒是未曾听说有定亲,不过,这个恐怕还得问过安宁郡主的意思吧?毕竟郡主和文彬自幼感情甚笃,这一路走来也多赖郡主的功劳,终身大事自然更要多关心几分。”

    顿时,大部分太太都歇了心思。

    她们虽自认自家女儿哪哪都好,但是郡主身份尊贵,又见多了京城的高门贵女,如何也看不上她们这些乡绅富商家的闺女吧?怎么也得是个官家女。

    刘氏不禁觉得很奇怪,在京城都有那么多人家想要跟她做儿女亲家,怎么回到了乡下却反而没人跟她打探文彬的亲事了?这让紧张了好几天,生怕有人来跟她说亲却不知该如何拒绝的刘氏莫名有些失落。

    那些挖空脑子想出来的拒绝的借口,都白想了!

    郑丰谷得知她的想法,还笑话了她一回,笑话她瞎操心。

    几日的热闹之后,家中的一切都归置妥当,郑丰谷和刘氏一起收拾了一些东西,要带着文彬前往老屋专程拜访郑大福和孙氏。

    过去的几天宴席,老屋的人每天都被邀请入席,但按规矩,文彬还是应该再亲自去拜见祖父母,并将他之后的安排仔细告知。

    这是为人子孙该有的孝道。

    拎着大包小包十来样老人家能用上的或吃上的礼,郑丰谷带着文彬出了家门前往老屋,一路与村里的乡亲碰面时打个招呼,短短的一段路竟也花了小半个时辰。

    郑嘟嘟原本在家里,但实在坐不住,就蹬蹬蹬的追了上去,没想到竟然在半路就被他追上了。

    他看到爹逢人就说要带文彬去看望老人家,还把手上拎着的礼给他们看,因此获得阿叔阿伯、大婶大娘们的一致称赞,顿时眼珠骨碌一转,好像明白了什么。

    小碎步挪到了文彬身旁,咧着嘴朝他挤眉弄眼的一脸作怪,在被文彬警告的瞥了一眼之后才换上一本正经的表情。

    父子三人到了老屋,老屋里不知在干啥,郑文杰的一对妻妾正闹得欢。

    郑丰谷无意去听侄儿屋里的妻妾矛盾,便站在大门外用力的咳嗽了一声。

    院子里一静,然后屠六娘扭着腰走了出来,朝着三人盈盈一礼,“给二叔请安,哎呦,三弟怎么过来了?您如今可是探花郎,转眼就要到京城去做官的,怎么还往我们这穷酸地方踏足?”

    文彬在郑大福这一脉的同辈兄弟中排行第三,因此屠六娘叫他一声三弟也并没有错,只是分家之后,他乃家长长子,外面的人却大都称呼他为郑大郎,至于郑文杰这个大郎,如今又还有几个人放在眼里?

    屠六娘这扭捏的作态让郑丰谷皱眉,下意识想要去把文彬挡在身后,但文彬却已经目不斜视的一拱手,矜持而不失礼的喊一声,“大嫂。”

    郑嘟嘟也跟着兄长拱手叫一声“大嫂”,眼睛却滴溜溜的直往她身后看,看到站在她身后院子里委委屈屈的女子,又是一拱手,说:“小大嫂,我怎么听见我那小侄儿的哭声?谁给他委屈受了?”

    屠六娘不屑的一撇嘴,身子一侧就挡住了郑嘟嘟的视线,说道:“不过是一个贱种,哪里值当四弟费心关注?便是哭死了也不过用破草席一裹的事。”

    那妾顿时嘤嘤嘤的跑进了屋里,郑丰谷不欲跟侄儿媳妇多应付,实在是不喜她的行事,便绕过她就进了院子。

    文彬和郑嘟嘟紧随其后,穿过院子的时候,看到东边厢房的一个窗户开启了半扇,郑文杰正站在窗户后面直勾勾的盯着文彬。

    郑嘟嘟的身上突然冒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下意识微微张开了手臂拦在兄长身旁。

    文彬侧头看向那边,停下了脚步朝郑文杰拱手道:“大哥今日怎么也在家?小弟从京城特意为你带了一套笔墨,本想等你休沐的时候再送来给你。”

    神色平静,姿态蹁跹,一派斯文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大周仙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