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辰苏雨涵叶萌萌〕〔我的徒弟都是天命〕〔大明镇海王〕〔蜜婚超甜:墨少家〕〔重生狂妃:太子殿〕〔药香田园:悍妻萌〕〔大魔王娇养指南〕〔医路坦途〕〔医武兵王混乡村〕〔香祖〕〔福满农门:妖孽相〕〔爱你言不由衷林辛〕〔宗少的第一爱妻林〕〔纠缠不清:总裁情深〕〔宗先生的甜蜜计划〕〔蚀骨暖婚宗先生攻〕〔林辛言重生〕〔偏偏对你上了心〕〔林辛言重生之后只〕〔90后风水师李十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443章 卫漓大婚
    景玥心疼媳妇因为忙于兄长的婚纱瘦了一圈,对卫逸之的不满简直要超过了他们十几二十年的交情。

    然而,好友如今是他的大舅子,纵使有再多的不满,除了嘴上抱怨几句,找机会奚落一回,他也没有别的办法。

    于是带着云萝从街头吃到巷尾,风卷云残,把过去一个月里落下的美食全部补上,就是云萝这样的胃口都吃了个肚儿滚圆。

    吃饱喝足,两人携手回了瑞王府,老太妃听说他们回来,又叫人送来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

    云萝难得的吃撑了,摸着肚子幽幽的看着景玥一眼,景玥也不知心里怎么想的,凑过来别帮她揉肚子,揉着揉着,那味儿就变了。

    六月廿三,文彬匆匆赶到了京城,一来就朝老夫人和长公主赔罪道:“不知兄长婚期提前,匆忙而来,请老夫人和殿下恕罪。”

    老夫人笑怪道:“你既然叫逸之一声兄长,可见并非外人,又何必这样外道?你此次回乡,家中一切可都安置妥当?”

    “有劳老夫人挂心,我家如今在乡里也算有几分名望,乡亲们又都是和善人家,家中有他们帮忙看顾,小子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六月廿五,叶蓁蓁的嫁妆送到了镇南侯府,赫赫扬扬、红妆十里,比之云萝当初的嫁妆竟也并不逊色。

    毕竟,叶诀镇守南海边陲十几年,那里海贸发达,奇珍异宝无数,他便是再清廉,手上也不知不觉的积攒了不少好东西。他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因此几乎是把府中所有能看得上眼的东西都打包成嫁妆,成了叶蓁蓁的陪嫁。

    不然,那些东西留在府上,难道用来招叶氏本家的眼吗?

    叶诀在幼年曾遭遇过外人不可知的刻薄,对亲生父亲也几乎没有丝毫感情,和叶氏本家更是只差撕破那一层脸皮,他才不会把自己的好东西留着给豺狼来惦记!

    叶蓁蓁的十里红妆再次看花了京城百姓的眼,京城为此而再一次掀起了风潮,那些正在为儿女谈婚论嫁的人家,也不由自主的跟着添厚了几分聘礼和嫁妆。

    此乃后话,暂且不提,就说六月廿六那一日,一大清早,镇南侯府内的一群公子哥儿就已摩拳擦掌、整装待发,预备在之后的迎亲过程中大显身手,定要帮卫漓顺利抱得美人归。

    这一群人中,文有新晋探花郎郑文彬和一群最会读书的刘家郎,但是对方叶家也有上一届的探花郎温大公子和六年前的状元张睿,不过卫小侯爷本身就才学出众,并不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逊色。

    武就更不用担心了,几代下来与卫家交好的人家几乎大多数都是武将之家,但是叶诀身为为岭南总督,府中定也武将环绕,这势必是一场硬仗。

    不过,硬的不行自然还有软的。

    大大小小的红包装了两大箱子,包裹得花花绿绿的糖果点心一箩又一箩,吹起唢呐,敲起锣鼓,一大群人簇拥着中间的大红花轿浩浩荡荡的离开了镇南侯府,充当着压轿童子的二皇子坐在摇摇晃晃的花轿上,正捧着一个红彤彤的果子用几颗小米牙啃得津津有味,却对四周围的热闹充耳不闻。

    这也是很厉害了。

    太子也在人群之中,他们商量过了,如果叶家太难啃,软的硬的都不行,那就把太子殿下推出去,看还有谁敢拦他们?

    太子殿下觉得他们真是太无耻了,然后兴致勃勃的加入了其中。

    云萝目送他们远去,突然转头问景玥:“迎亲的傧郎是不是必须是未婚的郎君?”

    景玥愣了一下,下意识回答道:“一般来说,确实如此。”

    云萝的目光逐渐异样,“去年你来迎娶我的时候,有好几个已经娶妻生子了吧?”

    他“啊”了一声,似乎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呆了一会儿才说:“我家历代以来,娶亲都是直接领着府中亲兵出动,再找几个世交家的郎君充门面,倒是并没有非得未婚才行。”

    ……所以你们一开始其实是打着“能过就过,不能过就硬抢”的主意吗?

    突然对景家祖上的出身充满了莫名的好奇。

    景玥却一点都没有觉得不好意思,还凑到她耳边说悄悄话:“亏的那日迎亲还算顺利,不然我就要爬墙头把你偷出去了。”

    云萝瞥他凉凉的一眼,突然又忍不住的浮现了一丝笑意。

    景玥见此,顿时就更得意了,在袖子的遮掩下勾一勾她的手心,然后把她的小手握住,“迎亲要到傍晚才返回,我先带你去歇一会儿吧。”

    云萝确实感觉有一点困倦,便顺从的跟着他走了。

    他们避开人群,回到一直为她留着的院子里,窝在榻上,枕着景玥的腿,感受他给她带来的徐徐凉风,竟真的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景玥一手摇扇子,一手轻轻摸她的背,垂眸看着她的眼神中不禁透露出一丝担忧。

    阿萝的体质是不是变差了?她以前可没这么容易觉得累,还在这个时辰睡着了。

    云萝却睡得很舒服,还做了一个不算差的梦,梦里有一只头顶尖角的小恶魔在她面前耀武扬威,被她一巴掌按了下去,动弹不得。

    醒来的时候,她还稍稍回味了一下梦中那肉肉的手感,然后发现竟已经到了中午,而景玥一直坐在她的身边给她摇扇当枕头,他的手轻缓地抚摸着她的背,舒服得她又不由自主的眯起了眼睛。

    她喜欢他摸她的背,仿佛所有的毛孔都被他一点点抚平,舒服极了。

    景玥也喜欢摸她的背,看到她因为他的触摸而舒服得像一只猫儿一样,不自觉露出一副娇憨的模样,胸口就被一下子涨满了。

    阿萝在他的面前越发不设防备,一点点露出她深藏的自己,就想一只软乎乎的猫爪子小心地探出黑笼,却无意识的在他心上挠了一下。

    真是太可爱了!

    他把手移到了她的脸上,在她抬头望来,眼神中似乎带着一丝不满的时候,温柔哄道:“刚才丫鬟已经来催了两次,午宴将要开席,我们先用了午膳再睡好不好?”

    云萝收回目光,脸从他的腿上挪开,缓缓坐了起来,耷拉着眼角轻点头,神情有些蔫蔫的。

    景玥的脸上露出一丝忧色,又迅速收敛,伸手为她理顺有些凌乱的发丝,然后牵着她出了门。

    镇南侯府内到处都是人,人声鼎沸,为今日将要迎接侯府女主人的到来而更添一份喜气。

    景玥把她带到了正院,老夫人正与别人家的老夫人应酬,长公主略显几分高冷,因此也多了一分清净。

    看到云萝和景玥二人进来,长公主的表情顿时一变,笑得十分和蔼可亲的把他们叫到了跟前,关心几句,然后跟旁边的夫人显摆道:“多亏了我家浅儿回来帮我这几天,虽然手忙脚乱的,但好歹把该安排的都安排妥了,不至于因为时间紧张而闹出笑话,还怠慢了新媳妇。也是多亏了老太妃的开明,我家浅儿才有如今的自在日子,就算嫁了人也依然是我想见她就随时随地都能见。”

    老太妃就坐在旁边,听到她这话就转过头来笑着说:“哎呦,快别夸我了,臊的慌!我不过是躲清闲,把所有的事都压到了安宁身上,她年纪轻轻的却能把府里府外都安排得妥妥当当,全是在娘家时被教养的好!”

    旁边顿时响起几声附和,皆是夸云萝的话。

    景玥转头笑盈盈的看着她,却见她目光平静,对耳边的所有赞扬皆无动于衷。

    他轻轻地捏了下她的手心,然后对老太妃说:“我家阿萝天生聪慧,自然没什么是她干不成的。”

    “这么好的姑娘能嫁给你,是你前世修来的福分!”

    “何止?简直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在场的夫人太太们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又有那心思格外灵活的,悄悄去看老太妃的脸色,却见她老人家不仅没有一丝介怀,还笑得比她们还开心。

    午宴之后,又歇了会儿,侯府内就开始迅速而又整齐有序的忙碌了起来。

    将傍晚,远远的传来了一阵喜乐奏鸣的声音,很快迎亲的队伍就出现在了大门口众人的视线之内。

    入目皆是一片喜庆的红,就连最前面童男稚女怀里的大雁都被绑了红绸带。

    鞭炮炸响,闹腾腾的震耳欲聋,喜乐的声音也在瞬间拔高,几条街外都能听见这边的声音。

    大红花轿八人抬,直接穿过镇南侯府的大门进了正院。

    新娘被接亲小娘子拉着衣袖扶了下来,顿时仿佛一团金光闪烁的火焰,延展了整个背部的那只金鸾似乎下一秒就要展翅高飞。

    有人发出一声惊呼,“这是千金难买的赤焰罗?长公主好生舍得,连安宁郡主出嫁时都没有拿出来呢。”

    站在他旁边的人不由得心头一跳,视线往周围一扫,然后说:“你瞎说什么?安宁郡主出嫁时穿的可是景家主母的特制吉服,并不比赤焰罗寻常。再说,你怎么知道长公主没有给安宁郡主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