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蛮荒种田之族长你〕〔让巨龙再次伟大〕〔病娇男恋爱实录〕〔无双庶子〕〔曜辉乾坤〕〔弃妃轻狂:反派嫡〕〔原来我早就无敌了〕〔不小心捡了一个宇〕〔重生之帝君归来〕〔老婆发现了我千亿〕〔我只想自力更生〕〔娇妻很拽:隐婚老〕〔都市医品仙尊〕〔重生狂妃:太子殿〕〔一婚二宝:帝少宠〕〔我家宿主是预言女〕〔美漫里的武僧〕〔快穿之末世挣命日〕〔反派他过分阴阳怪〕〔进击的丧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445章 我大外甥
    云萝怀孕的事没有外传,但是除了瑞王府的人,娘家人必然也要告知一声,一时间,送到云萝面前来的各种补品和各色花样的绫罗绸缎简直要晃花她的眼。

    “如此,我怀个孕还能发一笔财。”她随手把刚刚又从长公主府送来的礼单扔在桌上,有些头疼。

    月容和兰香领着几个丫鬟正在旁边整理新送来的东西,闻言,月容便笑道:“可不止发一次财呢,过了三月公开之后还有其他人家送礼上门,等小世子出生后,洗三、满月、百日、周岁不都得大办呀?那时送礼的人更是络绎不绝。”

    云萝面无表情的听着,然后用一句话结束了这个话题,“到时候再说吧。”

    只是提了一下,她就已经开始觉得烦了,真想静悄悄的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再静悄悄的养大。

    卫老夫人原本在卫漓大婚之后就要回江南,因为云萝突然怀孕,又耽搁了几日,重新择日就索性落到了中秋之后。

    过完中秋,她老人家就再也待不住,飞快的收拾行囊要动身离京回江南,长公主对此有些不满,几次挽留她,“这京城里是有老虎追着您跑不成?您就不能留在京城,让我们好好的给您尽几天孝心?”

    老夫人拒绝得很干脆,“我已经不习惯京城的气候了,连呼吸都是干涩的,见天儿上火。”

    长公主赌气道:“江南就那么好?不是黏黏糊糊就是冻得人骨头缝都疼,您小时候不也在京城住得好好的?”

    “我都这么大岁数了,哪里还能跟小时候相比?那时候年轻,身体壮实就咋样都行,我如今年老体衰的可经不起折腾。”

    长公主看着比她更有精神气,就刚刚清晨还拎着银枪在院子里耍得虎虎生威的婆婆,目光幽幽的。

    老夫人轻咳一声,有点好笑又有点无奈,放低了声音跟她说:“我离开快一年了,没有我看着,那两个人在府中也不知有没有翻天,我得回去看看。”

    那两个人是哪两个人?长公主也心知肚明,不禁皱皱眉头,劝解道:“不是有管事们看着嘛,能翻起什么浪来?况且,您是什么身份?何必费心费力的去跟那种人计较?还累了自己大半辈子。要我说,由着他们自生自灭就是了。”

    老夫人摇摇头,“毕竟是我儿的亲爹,你儿的亲祖父,再是个贱人,又岂能让他跑到外面去丢人现眼?还是放在眼皮子底下更让人放心,像现在这样畜牲一般的圈养在府中就很好,我卫家也不缺那几口吃的。”

    说起那个人,老夫人言辞锋利,没有丝毫的怜悯宽和,更没有一丝残留的夫妻情谊。

    那个人,顶着卫漓和云萝祖父的名头,却这辈子都得不到自由,云萝和卫漓接连成婚,也没有他出场的机会。

    谁都拦不住老夫人想要回江南的心,无法,当小辈的只能顺从,一路送她出城,卫漓和景玥更是直到把她送上南下的客船才返回。

    八月下旬,正是秋高气爽的时节,气温适宜,云萝就越发的犯困了。

    生物钟已经被彻底的打乱,她每天必要睡到日上三竿才能醒来,歇过午觉,晚上又是天刚黑就犯困,晚饭稍微迟一点,她几乎捧着碗筷都能睡过去。

    她以前不是贪睡之人,如今却仿佛要把她之前那些年落下的懒觉全都一次性补上,有时候刚睡醒,转眼却又困了。

    景玥背地里已经把府中的大夫、宫里的太医全都打扰了个遍,所有人都告诉他,孕妇嗜睡再正常也没有了,但他还是觉得心里不踏实,回到家里摸着云萝尚未显怀的肚子时,更是愁得不要不要的。

    “你怎么就这么贪睡?”他捧着云萝的肚子念念有词,一抬头却发现她又睡着了。

    他一愣,然后叹一口气,除了给她调整一下睡姿,让她睡得更舒服一些,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太子听说了此事,觉得特别好玩,还特意出宫来看她,身边跟着一个如今已经很会跟人、只要看见就必然他走到哪里就跟到哪里的二皇子弟弟。

    他看到云萝坐在廊下的美人靠上,神情因困倦而显得几分柔和,连坐姿都不如以往的端正,却面色红润,好看得很。

    他在云萝面前转了两圈,在她抬眼轻飘飘的看过来时,清了下嗓子,说:“我看舅舅那样儿,还以为你怎么了?现在看着也没咋的嘛,脸色红润,好像还胖了点。”

    他说前面的还好,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云萝看他的眼神瞬间就变了。

    她抬手摸摸自己的脸,看似淡定的反问了一句,“胖了?”

    太子殿下突然觉得心里头毛毛的,甚至有点不敢看她的眼神,却特别机灵的用力摇了摇头,“没有,只是觉得阿姐似乎比以前更和软了一些,特别的雍容!”

    都是那一点点温和的错觉,竟让他说出了那样大胆的话,在她冷眼看他的时候,才知道,阿姐还是那个阿姐!

    二皇子扶着云萝的腿,仰着头好奇地看她,看到哥哥竟然都特别听话的样子,他也跟着表现得十分乖巧,两只乌溜溜的大眼睛blingbling的闪着光,引人垂涎。

    他如今还不大会记人,今天才刚刚见过,过两天再见可能就不记得了。

    云萝好歹也是从郑嘟嘟那里经历过的,对此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只是忍不住手痒的在他脸上捏了两下,又捏捏他扶在她腿上的那只肉乎乎软绵绵的小手,最后干脆把他搂在了怀里捏。

    这超乎寻常的亲近,看得太子都不由得眼热,忍不住说:“阿姐你不是不爱跟小孩子玩吗?难道是因为怀了我大外甥之后,突然开始喜欢小孩儿了?”

    云萝嘴角一抽,不着痕迹的往廊道那边看了一眼,问他:“你叫他什么?”

    “大外甥!”太子的回答既义正言辞又理直气壮,“你是我阿姐,你的儿子不就是我的大外甥吗?”

    他自己说了还不够,又向他弟弟寻求同盟,“胖胖,你说对不对?”

    “胖胖”这个小名终究还是给二皇子殿下用上了,主要还是因为太子叫的多,二皇子又与他亲近,听的次数多了,他自己就把这个小名给认了下来,一听见这两个字就知道是在喊他。

    因为这件事情,之前泰康帝还闹了几天别扭,又装模作样的跟皇后叫屈,寻求安慰。

    这点小小的要求皇后娘娘还是能满足他的,虽然之前的意外怀上二皇子让她在一开始有些不快,但是看到儿子这么可爱之后这点气也就消了,只要别跟她谈感情,她如今依然是通情达理又温柔大方的皇后娘娘。

    泰康帝就是抱着一种“我得不到你的心,就先得到你的人”的心态,似乎也挺自得其乐。

    那对大彧最尊贵夫妻的感情纠葛且不说,就说此时在云萝面前,二皇子听见兄长叫了他的名儿,下意识转头看了过去,眼神懵懂,显然并没有听明白他那句话的意思,但是身为一个最喜欢哥哥的好弟弟,当然是哥哥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于是他用力的点了点头,奶生奶气的应了一声:“对!”

    这个字说得特别字正腔圆,音调也标准极了。

    太子就越发理直气壮的看着云萝,然而,不等他把尾巴得意的翘起来,突然有一道阴影从背后投下,他下意识转头,便看到了他亲舅舅正站在他身后,那双与他如出一辙的桃花眼中含着笑,却笑得他心也拔凉拔凉的。

    他转头控诉地看着云萝,他不相信她刚才没有看见这个人,却丝毫没有提醒他,甚至还引导他说出更多的话!

    果然嫁了人的女子都是以夫君为大,弟弟什么的,随便出卖就好了!

    云萝没什么诚意的摸摸他狗头,“乖,叫弟弟。”

    在这个时代,辈分大一点还是很有好处的。

    太子用力的呼出一口气,冷哼一声不说话。

    二皇子似乎觉得这样很有趣,也学着他的样子从鼻子里呼出气,哼一声,然后就被他自己给逗笑了,却气得太子瞪了他一眼。

    不过,稚嫩的笑声总是格外干净,让人听着也觉得心里舒服极了。景玥把他从云萝的怀里接了过去,又把手上拎着的一个油纸包递给云萝,“这是庄氏的荷花鸡,刚才路过那边,正好出炉,就顺手给你带了一只回来。现在还温热着,你赶紧趁热吃。”

    云萝却捧着油纸包没有马上动手,状似不经意地先问了一声:“我最近是不是吃的有点多?”

    景玥从来都没有为云萝的胃口担心过,突然听到这个问题,不由得愣了一下,随后说:“怎么会突然说起这个?你如今一人负担着两个人的食量,自然要吃的更多一些。”

    所以,她果然吃得比以前更多了!

    荷花鸡的香味隔着油纸包都在丝丝缕缕的往外飘,惹得二皇子扭过头来频频张望,垂涎欲滴,云萝却突然没有了胃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婚久成殇〕〔我只会拍烂片啊〕〔我真没想重生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