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爷撒糖甜蜜蜜〕〔苏雨涵叶辰〕〔初见深情:左少,〕〔林阳苏颜〕〔不死的我只好假扮〕〔我对系统求婚了〕〔重生之万界天尊〕〔爱你成瘾:偏执霸总〕〔重生大唐我为世界〕〔秦一飞杨若曦超强〕〔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创造的万事屋〕〔凤落蛮荒叶清心〕〔重生,偏执老公的〕〔重生后变成团宠人〕〔唐芯秦南枫〕〔网游之远古争霸,〕〔秦烟陆时寒〕〔夏笙儿权玺〕〔炮台法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446章 等他赢一笔巨款
    从这天开始,云萝的胃口突然就小了,不说跟前几天相比,就是连未怀孕时的胃口都比不上,每到饭点吃上一碗就放下筷子表示饱了,把景玥惊得不轻。

    追根溯源,问题就出了太子身上,气得景玥差点关上大门把亲外甥列为拒绝往来户。

    太子听说之后也有些歉疚,更多的却是不解,他不过是随口一说,阿姐哪里就至于连饭都不吃了呢?她不是向来最爱吃了吗?一天天的,几个人都吃不过她。

    想虽然这么想,但该关心的还是要关心,于是他又在百忙中抽了个空出来找云萝,好言好语百般手段,想让她多吃一些,但云萝只是淡淡的看着他,特别的平静,一点都不像是介意长胖而赌气不吃饭的样子,但想让她多吃点,她就是不吃。

    更奇怪的是,几天下来,她竟也没见憔悴消瘦。

    “我说了,我是真不饿吃不下,并不是故意不吃的。”云萝心里也无奈得很,又不好明确表示出嫌弃的样子,嫌弃他们大惊小怪,整天在她眼前烦扰她。

    日子过了九月,她除了突然胃口大减之外,连每天昏沉沉的犯困也消失了,每天从清晨醒来一直到深夜睡觉,不知有多精神,要不是怕吓到人,她还能每天耍上两个时辰的长刀。

    但其实她如今这个样子就已经吓到了一群人,就是见多识广如老太妃,也只听说过怀孕后胃口大增,或者因为呕吐而吃不下东西的人,却从没有她这样,每天精神奕奕啥反应都没有,胃口却不增反减。

    真是要了她老太太的老命了!

    太医轮番上门,都查不出问题,只能说各人体质不同,孕期的反应也会各不相同,只要身体无碍,无论多奇怪的现象都不必太过担心。

    这等和稀泥的话让景玥不禁怀疑他们那些精通医术的话是不是全都是吹嘘出来的,因为过于担心,他几乎时刻都要围在云萝身边,就算有必须要他出面处理的事情,也要在视线范围内能看见云萝,不然就坐立不安。

    反观云萝,倒是对自己表现得没有一点点负担,还嫌弃他多事碍眼。

    碍眼就碍眼吧,反正景玥是不会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的,天天盯着她的肚子数日子,度日如年。

    在他的深切盼望中,日子缓慢的进入了十月中旬,这一天,有喜信从江南传来,郑嘟嘟以第四十九名的成绩考中了秀才。

    盯着这个排名,云萝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幽幽的问道:“这是倒数第二名吧?倒数第一名是谁?”

    景玥轻笑一声,说道:“倒数第一也是熟人,庆安镇金来。”

    哦,金多多,考了这么多年,花费无数金银,年已过弱冠,终于还是被他考上了秀才,虽然名列倒数第一。

    不管倒数还是顺数,能考中功名那就是喜事,尤其是对金家这样的商贾人家来说,家里出了个有功名的子孙,那就是改换门庭、光宗耀祖的大喜事。

    而对金多多本身来说,他也能松一口气了,因为更进一步继续考举人的事情,不管是他还是金家人都连想都没有想过,以后他基本就能想干啥就干啥。

    云萝转手让人把这个消息给文彬送去,到傍晚下衙之后,文彬就亲自来了瑞王府。

    文彬如今已经从镇南侯府搬了出去,住在离翰林院不远的一个小宅院里,平时上下班只需步行一刻钟就到了。

    这个宅院和宅院里配备的一个厨娘、两个仆妇和三四小厮都是云萝给他安排好的,是他当初高中探花之后,作为姐姐送他的贺礼。

    姐弟俩坐在一块儿说起郑嘟嘟考的这个成绩,表情是一样的一言难尽,毕竟文彬可从没考过这么差的名次,而云萝,今生不能科考,前世却从小就是家长们口中的别人家孩子。

    所以,到底要不要写封书信夸他一下呢?

    这是一个问题。

    这名次实在拿不出手,但是能考取功名就是喜事,况且郑嘟嘟如今还只有十岁。

    他终于还是在跟哥哥一样的年纪,一样的考中了秀才。

    商量了一顿饭的时间,姐弟俩最终决定还是不要助长了郑嘟嘟的气焰,随便选个东西托人带回去作贺礼便是,夸奖就不必了。

    郑嘟嘟不适合鼓励教育,他需要打击和压迫,还有更多的作业。

    这件事商量完,文彬突然凑近云萝,还伸手在她的脸上轻轻的戳了一下,神情带着几分犹疑的说道:“三姐,你最近是不是太辛苦了,怎么脸色暗淡无光,也不如以前饱满了?”

    原本坐在旁边听着他们姐弟商谈的景玥下意识转头去看云萝的脸,然后冷眼瞥了眼文彬。

    真是一派胡言,明明还是这么的光彩照人!

    云萝也突然落下了脸,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声音凉凉的说:“你看错了。”

    “没有。”文彬凑得更近了,依然坚定的摇头,说,“一直都有听说女子怀孕十分辛苦,身体遭罪不够,就连性情脾气都会莫名改变,若是身旁的人不体谅,更是罪上加罪。三姐,你可要先顾好自己,毕竟肚子里的孩子再金贵也比不上你的十之一二。我看你面色暗淡、精神气也不足的样子,都快要赶上黄脸婆了。”

    云萝的目光已经转冷,冷冷的看着他,直接开口撵人,“天黑了,你可以回去了。”

    文彬便站了起来,彬彬有礼的朝她和景玥拱手告辞,小模样怎么看都是斯文秀气的。

    景玥亲自送他到门口,看到他的马车驶离才转身回来,进屋就看见云萝坐在梳妆镜前仔细打量,听到他进门的脚步,也只是冷淡的瞥了他一眼。

    她这个模样,景玥却莫名的想笑,嘴角甚至都已经不自觉的弯了起来,反应过来后又硬生生压下,走到她身后安慰道:“那小子当了官之后就学会胡说八道了,我家阿萝明明光彩照人的,还是那么好看。”

    云萝依然不理他,盯着铜镜里映照出来的那张脸,眼微眯,突然说了一句,“这镜子太不清晰了。”

    “那我明日给你换一面更光亮的。”

    “不要。”

    铜镜不都这样吗?再光亮又能清晰到哪里去?

    emmm……玻璃和镜面反应的材料及配比是怎样的?

    景玥现在还不知道他媳妇又想干大事了,他只看到,从第二天开始,云萝的胃口又奇迹般的好转,逐渐恢复到了以前的模样,什么也都能吃得下了。

    对此,他除了诧异和一点点哭笑不得之外,就开始每天变着花样的夸她,时常羞得屋里伺候的丫鬟们都待不住了,纷纷避开。

    云萝一边嫌弃着一边心里也美滋滋的,最明显的表现大概就是食量稳定,吃什么都香,肚子也跟着飞快膨胀了起来。

    她并没有太明显的孕期反应,老太妃都说这个孩子会疼人。她老人家如今的心情就跟过年似的,天天见人就先笑三分,格外的慈祥和善,好东西更是不要钱似的往云萝这边送。

    又过了一年除夕,云萝怀孕也有七个月了,预计三月中旬就要临,外界已经开始猜测安宁郡主这一胎究竟是儿是女,甚至还有赌坊开设了赌局,到目前为止,男女各占一半。

    太子听说此事后,还特意去见为云萝请脉的御医,旁敲侧击的打听胎儿的性别,第二天,他身边的内侍就揣着银票悄悄进了那家赌坊。

    云萝很快就从景玥的口中知道了这件事,便问道:“他压了多少?”

    景玥朝她伸出一只手。

    “五百两?”

    景玥摇头,又摆了下手说道:“五千两白银。”

    云萝不由得眉头一挑,意味不明的冷“呵”了一声。

    景玥摸摸她的背,又摸摸她肚子,轻笑道:“看来他最近银钱有所缓解,竟能一口气拿出五千两白银的赌资。之前欠你的那笔买书钱,他是不是还没有还你?”

    这是打算去催债吗?

    云萝想到自己好歹也是当姐姐的,不能这么欺负弟弟,就说道:“再等等,等他从赌坊赢一笔巨款,不用我催他也肯定会把钱还上。”

    景玥忍不住笑出了声音,轻轻抚摸着云萝的肚子,忽然感觉到手心被踢了一下。

    他顿时眼睛一亮,先扶着云萝坐好,然后将脸贴在了她的肚子上面,仔细聆听肚子里的动静。

    虽嫌弃这个孩子来得太快,以后也势必会跟他抢夺阿萝的关注,但此时此刻,他的心里仍充满了一种莫名的喜悦。

    云萝垂眸看着伏在她肚子上的男人,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在他因此抬眼关切的看过来的时候,忍不住的,朝他微微弯了下嘴角。

    景玥一下子就觉得孩子不香了,孩子娘才是最勾人的那一个。

    “阿萝。”他抱着她蹭了蹭,声音低沉的仿佛带着钩子,“要不要本王伺候你。”

    “不要。”

    “你这是不相信本王吗?我一定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

    “不……”

    之后的声音细碎不成语,引人遐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