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我只想种田 第1454章 炸了(端了圣母人设,贤淑十九年,猖狂之前预热下,求票)
    “不必担心,当天我戒律堂的人已看穿了此毒,也调查过与他接触的人,并事先隔离过,如今被感染上的人都已经被隔离起来驱逐毒性,你们能在这里,自然是无碍的。”

    “此毒本无传染性,能有如此效果,是因为有人施法下咒,配合灵兽毒虫血蜈蚣的毒性,十分隐蔽。”

    “我们彻查了齐云冶的踪迹,排查所有可疑之人...”

    李钊一说,在场的五个真传弟子忽有一人开口:“可疑之人?不是解疏泠下的毒吗?”

    此人是破甲峰第五真传颜召,素来跟解疏泠不和。

    不过话说回来,真传弟子里面也没几个人跟解疏泠是“和”的。

    李钊皱眉,淡淡道:“我们戒律堂还未定罪。”

    颜召撇嘴,“不是她还有谁,身为真传弟子,屡屡跟一个内门弟子计较,仗着修为欺负人,骄横跋扈,行为不端。”

    他说的基本也属实,所以其他真传也没有打断,就算想法各异,也总不会直接去反驳另一个真传。

    除了湛蓝。

    “既还未定罪,不宜在公共场合谈论,万一是无辜的,假若旁人传言甚广,难以回天,于对方是污点,于你也不好。”

    湛蓝说得也很有道理,并不偏倚,也没有其他责怪的意思,至少在场的人听着没错。

    这是很讲道理很委婉的规劝了。

    破甲峰第六真传颜召,流星峰第六真传湛蓝,都是第六,也都排最后。

    但颜召这个人年纪轻,因为天赋不错,自小得天独厚,脾气其实也不小,偏偏遇到一个更横的,吃了不扫瘪,所以乘机编排,本来就是有目的的,被湛蓝这么一说,自觉自己说的没错,湛蓝是在偏帮,顿时来了脾气。

    “你什么意思?!你觉得是我污蔑她?我倒想问问你跟她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帮她?”

    颜召口不择言,当场给湛蓝没脸,但其他人好像也不是很意外。

    湛蓝人缘好,倒也有人愿意帮忙说几句的,其中以朝阳峰第六真传弟迢小俊为主。

    迢小俊此人面白清冷,声音颇为清澈,仿若少年人,昭昭如挺拔小白杨一般,跟湛蓝一向私交甚好。

    闻言就连怼了三四句。

    “你这话忒没道理,湛蓝姐姐也不过是出于好心规劝你而已,毕竟大家同为真传弟子,调查结果未定,在背后说人也实为不好,怎么就偏帮了?”

    “你倒好,不分青红皂白就攻讦湛蓝姐姐,哪门子的不跋扈?跟那解疏泠一比又好在哪里去?”

    “况且你我都是儿郎,怎能如此行事,端是不大气!”

    “当然了,我跟湛蓝姐姐一样,也非看你不喜,只是规劝之心而已,若是你愿退让一步,不如大家来喝喝酒啊...”

    前面三句还是逼格在线的。

    第四句什么的...分分钟让秦鱼想起无阙宗门的这厮名号——无阙朝阳峰第一酒鬼,口头禅是“道友,来喝酒吗?”,目前正以无阙宗第一酒鬼名号努力进取。

    秦鱼也的确从这小白杨身上闻到了~~酒味。

    不过颜召这个人也刚,颇有怼人小钢炮的潜质,见迢小俊帮湛蓝,以为两人要联手起来对付自己,神色顿时不好看起来,冷嘲道:“怎么,还想联手?”

    他还特地瞟了湛蓝一眼,十分不屑的样子。

    虽说湛蓝初入真传也才十几年,苦于修炼,并不爱交际,因此跟其他真传弟子接触也都泛泛,但名声是从入内门开始就自带起来的。

    若是通俗点理解,就是以名望带来的路人好感来衡量,湛蓝=(颜召+解疏泠)x10。

    其他人见状也开了口,让颜召注意点。

    只是颜召不愿听,话说得更不入耳了。

    “呵,我看啊,你们是忘了以前是怎么被解疏泠欺负的了!”

    其他人一下子就不说话了,湛蓝也有些无奈,他们都自持身份跟气度,不愿意跟年纪小又倔的颜召多费口舌。

    其实她自己也一样。

    然而有人不一样。

    “这话也甚有道理,被欺负多了,自有理由去多编排,颜召小师弟如此愤怒不罢休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道声音忽然就来了,又来得仿佛无比自然,如沐春风。

    比起湛蓝的温柔善意,又多了几分雅致深邃,让人遐想。

    有两种遐想。

    1,她的声音,她话里的内容,在宽容体谅中提点出颜召在背后说解疏泠是非,一来是落井下石,二来是因为自己在解疏泠那吃了不少亏才落井下石。

    这让颜召一听,本来就心里有鬼,顿时脸色难看起来。

    2,她的人,并非姿容出众,但气质醒目,卓越于这里所有人。

    众人齐齐看向说话的秦鱼,包括颜召。

    眼前的女子无疑是在年纪最小的真传弟子。

    年纪小,修为最低,但放眼整个无阙,在弟子中,她的身份尊贵排第五。

    若是孤道峰以后不收徒了,她未来还十有八九就接管孤道峰,那意义又不一般了。

    可她到底身份尴尬啊,按理说以目前无阙宗群体对她的看法,她应当暂避锋芒,低调度日,结果她也敢露面得罪颜召?!

    要知道颜召的背景可不小,绝对不弱于解疏泠。

    众人静了,一时气氛微妙。

    内心,他们对这位青丘师姐尊重吗?

    并不。

    只是他们不会表现,但颜召会。

    “是你!你一个金丹期也敢说话?!”颜召可不在乎秦鱼背后是不是站着一个峰主,因为真传弟子之间闹矛盾,向来以道理跟实力论高下,动不动就搬出背后峰主,反而会让峰主们失望,所以...

    颜召觉得这个什么青丘于情简直是个傻逼!

    ————————

    偌大的室内,气氛冷凝了。

    李钊不说话,仿佛这些事情跟自己无关,而真传弟子们...湛蓝正要说话。

    “嗯,我的确说了,该怎么办呢?”

    傻逼青丘于情自带浅淡笑意,不咸不淡瞧着颜召,目光温厚,颜召愣了下,猛然想到——这女人是在嘲讽自己吗?!竟然还敢喊自己小师弟!谁给她的勇气?!

    其他人:???没有啊,感觉她脾气很不错啊,一点都不生气不羞耻的样子。

    但颜召还是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