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品仙婿〕〔乱世:开局截胡战〕〔岂是蓬蒿〕〔火影之一拳系统〕〔一世狼王〕〔青萍〕〔狼性燃情:快被总〕〔第八密度纪〕〔我以阴府镇阳间〕〔我穿越成了旁门左〕〔大道玄途〕〔比邻〕〔绝代神婿〕〔万界大轮回〕〔冥王异界生活〕〔异世之神鬼奇门〕〔本妃想低调,王爷〕〔你们的仙帝回来了〕〔重生九零:小哥哥〕〔替嫁娇妻,老公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447章 现在就向着他了
    话说远在江南的郑嘟嘟,他于去年年底,正是寒冬腊月的时候,收到了从京城而来的贺礼和书信,怀着满腔的期待打开却被当头淋了一头冷水,自从考中秀才之后就一直飘着的心也瞬间掉落到了地上。

    文彬的贺礼还算中规中矩,虽没有多么的别具一格,但笔墨好歹也是文人之间最常用的礼物,且质量上乘,价格不便宜,就是身为亲兄弟,好像略显敷衍。信中还在讽刺他的名次,倒数第二,以后是不是应该改名叫他孙山弟弟?

    把郑嘟嘟给气的!

    云萝的贺礼就有点可怕了,竟然是过去三届的各地乡试考卷和六届院试考题,加上各自的精彩答卷,满满当当塞了一大箱子。

    就是因为要收集这一箱子试卷,所以这份贺礼才姗姗来迟,直到年底才送到江南。

    不仅如此,云萝还在信中说,郑嘟嘟此次能考中秀才有很大的侥幸,但无论是做学问还是做人,都不可时常抱着侥幸之心,在之后的学习中务必要更加认真刻苦,就从把这些考卷都做一遍开始吧。

    看着那满满的一箱子考卷,郑嘟嘟简直要窒息,郑丰收和刘氏却高兴极了,把这个箱子宝贝似的轻轻抬进了书房,还叮嘱郑嘟嘟一定要好好的做,不可浪费了他三姐的这一番心意。

    郑嘟嘟……郑嘟嘟用力的把信塞回到信封里,哼哼唧唧的不想说话。

    这要不是三姐,他能把那些东西连同箱子一起给烧了!

    越想越委屈,他忍不住转头问爹娘,“我考得是不是真的不大好?哥哥竟然在信中嘲笑我考了倒数第二名!”

    最后一句就是明显的告状了。

    刘氏不由得支吾了一下,又与郑丰谷对视一眼,然后温声安慰道:“你别听你哥哥瞎说,能考中功名就已经是祖上积德的大喜事了,名次不名次的有什么要紧?再有,你还小呢,听说整个考场中就数你的年纪最小。”

    郑嘟嘟却更生气了,因为娘这些话看似是在安慰他,其实就是她也是那么认为的,认为他名字不好,是倒数第二!

    越想越气,他不由得大声说道:“那么多人一起参考,我明明考的是第四十九名,怎么就是倒数第二了?那些没考上的,难道就不是人吗?”

    这说的也很有道理,刘氏与郑丰谷对视一眼,恍恍惚惚的有些分辨不清。

    郑嘟嘟咬咬牙,觉得自己被轻视了,于是一头钻进了书房,开始认认真真的翻读书籍,又拿出其他地方的历年院试考卷,照顺序一份一份的做了起来,什么喜宴庆功宴,他都没心思再去参加。

    下次就是几年后的秋闱了,他一定会得个好名次,让三姐和哥哥都刮目相看,还要让哥哥为今日说过的这些话向他道歉!

    郑嘟嘟发下了如此弘愿壮志,一下子对读书学习这件事充满了无限热情,枯燥晦涩的书籍都阻止不了他的激情,因为他仿佛已经看到了哥哥向他低头示弱的美好景象。

    到时候,他是要大方的原谅他呢,还是叉腰狠狠的奚落回去?

    这是一个大问题,必须要好好想想!

    不过在这之前,他是不是应该先给三姐和哥哥写一封回信?

    写什么好呢?

    先写家中安好,爹娘身体康健;再写几样村里的家常闲事;最后就要写写他自己了!

    “家里又开了一次席,邀请了全村的乡亲和书院的先生同窗,也请了爷爷来坐上席,热闹极了。但是,我总觉得他看我的眼神甚是奇怪,像是在打量啥稀罕东西。大伯和大哥他们没有来,在村里遇见时还偷偷的朝我翻白眼,小虎说,他们这是嫉妒,嫉妒如今连我都要比他们厉害了!”

    “哥哥信中写错了,倒数第二名根本就上不了榜,考不上功名,所以我是去年院试的第四十九名,还是整个考场中年纪最小的学生。”

    “三姐,你等着吧,我很快就会去京城找你!”

    云萝收到这封信的时候已经是泰康二十四年的二月,离预产期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如今,她的肚子已经十分大了,站立的时候,低头看不见自己的脚背,却能感觉到双腿浮肿,时常半夜三更还会被突然的抽筋惊醒。

    景玥现在几乎时刻不离她左右,毕竟她如今那么大一个肚子,走路都看不见脚下的地,若是不小心磕着碰着,他真是哭都没地儿哭。夜里更不敢睡得太踏实,云萝稍有动静,他就会立马惊醒过来,为她端茶递水,给她揉腿按摩,还要陪她起夜上茅房。

    随着胎儿逐渐长大,内脏在腹腔内的空间被一点点挤压,其他的都能忍,尿频尿急却已然是无法避免的尴尬,云萝也逃脱不了这个境况。

    不过她向来心态平稳,在把景玥赶出到屏风外之后,她就基本能若无其事地解决自己的生理需求了,至于他有没有听到奇怪的声音,这个问题已经被她自动忽略。

    听到就听到吧,人吃五谷杂粮,谁都免不了这个需求,只吃不拉的,那是貔貅!

    哦,还有蜱虫,俗称牛虱子,一种能活生生把自己撑死,还能咬死人的神奇生物。

    在二月二十二那天,登州那边突然传来一个消息——登州总督沈聪在过年前就率领船队出海追击海寇,却至今未归,也不知去向。

    同时,西夷那边前来大彧朝贡的使者也即将抵达京城。

    云萝听到这两个消息的时候正在看如歌新做出的几件小衣服,巴掌那么点大,用的是最柔软的料子,行针走线都十分仔细,没有一丝多余的线头露在外面,保证不能伤到小孩子一丝娇嫩的皮肤。

    听到外面的新闻,云萝抬了下头,挑眉问道:“这西夷是不是又不安分了?”

    真是打不乖的野狼,总是安分不了多久就要做点小动作。

    景玥摸着她的肚子,不是很在意的说道:“去年闹雪灾,挡住了他们朝贡的路,这才拖延到现在。为了赔罪,他们将会献上比往年更多的贡品。”

    “刚闹过雪灾,却反而要送出更多的贡品,西夷百姓的日子是不是就更加难过了?若大彧仁德,想必不能眼睁睁看着附属国的百姓受难,或返还贡品,或赏赐丰厚,总要显示一下上国的风度和宽厚?”

    这似乎是历代君主的常规操作。

    景玥轻笑了一声,“你把我们的皇上想得太大方了,他才舍不得这么做呢。看着吧,不管接下来西夷是哭穷还是卖惨,皇上都不会让他们沾去一点便宜的,或许还要问罪他们误了朝贡的日期。”

    云萝想了下她舅舅的脾性,竟也一点都不意外景玥的话,索性撇开他,只问:“这是不是西夷的又一次试探?”

    “或许吧。”景玥跟她的肚子玩得不亦乐乎,用手心细细感受着活跃的肚皮,不时还要挠一下、按一下,其余事便显得有点漫不经心,“雪灾确实是真的,去年刚进入十月,那边就开始连降大雪,但积雪是不是真的严重到阻拦了他们来大彧朝贡的道路,却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云萝忽然抓住他的手,推开,微皱着眉头似乎已经忍无可忍,“别摸了!每次你一靠近,他都格外活泼,你让他歇一会儿。”

    景玥反手捏捏她的小手,委屈的说道:“你现在就开始向着他了?我总觉得他不是很喜欢我,每次想要亲近他,他都对我拳打脚踢的,一点都不把我放在眼里。”

    “所以你刚才是在对他进行反击吗?”隔着她的肚皮?

    云萝目光凉凉,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瑞王爷顿时就怂了,亲亲她的手指,说道:“怎么会呢?我是想要提前跟他培养父子之情。”

    怀孕之后,他在阿萝心里的地位果然是越发的下跌了,连个还未见过面的肉团儿都比他重要。

    气不过,就咬着她的手指磨了磨牙,终是舍不得真咬下去,幽幽的叹息一声,把她往怀里一搂,往后靠在软枕上就不说话了。

    云萝又看他一眼,坦然的靠在他怀里,渐渐的感觉到了一丝困意。

    进入孕期八个月之后,她就不怎么睡得好了,白天夜晚的都在被肚子折磨,站不住、坐不好、躺不下,什么姿势都不舒服。

    景玥见她闭上眼睛,呼吸逐渐轻缓,便让屋里伺候的丫鬟们全都噤声,退了出去,他则小心的调整了一下姿势,好让她睡得更舒服一些。

    手指从她微微泛青的眼下划过,又摸摸她依然纤细的手臂,最后看着她的肚子轻声说了一句:“你可快些出来吧。”

    肚子轻轻动了一下,似乎是对他作出的回应。

    大概是景玥催得次数多了,刚进入三月,云萝的肚子就突然发作了,将要临盆。

    这天,是三月初一,离预产的日期还差十来天。

    早晨,云萝还在院子里走了一圈,到半上午的时候,她刚吃下一大碗肉汤,突然就尿裤子了。

    不,是羊水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