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夏言景祗最新章〕〔上门神豪何金银〕〔我在末世要稳亿点〕〔何金银江雪〕〔主人公叫叶辰和苏〕〔狂婿归来杨凡〕〔屠尽万雄的战神杨〕〔永夜组织杨凡〕〔我就是个做玩具的〕〔霍海云晴〕〔叶落落慕少棠〕〔林炎柳幕妍〕〔万亿神婿霍海〕〔古武狂卫霍海〕〔最强豪婿霍海〕〔邪婿来袭霍海〕〔盛世大明〕〔超强狂婿〕〔王蜜王大山〕〔情深不寿言总宠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448章 我要自己喂养
    云萝突然临产,顿时把整个瑞王府惊了个人仰马翻。

    当时景玥就在身边,他特别镇定的把事情都吩咐了下去,又把云萝抱进产房,在被匆匆从旁边院子赶来的稳婆们推出产房之后,才腿一软,直接一屁股坐在了门槛上,把端着一盘干净帕子从旁经过的一个丫鬟吓了一跳。

    那丫鬟不知是该先送东西进产房,还是先去扶一把王爷,一时间顿在了原地,然后被景玥给瞪了,“傻站着做什么?还不快把东西都送进去!”

    世安堂内过了最初的短暂慌乱之后很快就井然有序了起来,毕竟该准备的早就已经准备好,需要的人手也早已经安排在最近一个院子里,都是经过层层筛选、精挑细选的。

    老太妃得到消息匆匆赶来,此时景玥还坐在门槛上起不来,也拒绝人来搀扶帮忙,便索性靠着门框监督着每一个进出产房的人,但若仔细看便能发现,他的眼神中还带着几分空茫,看人的目光略显僵直。

    “你这是做什么?”老太妃看他坐在那儿就皱眉,“还不快起来,别坐在那儿碍手碍脚的!”

    景玥转头看了她一眼,没啥反应。

    毕竟是一手养大的孙子,老太妃很快就发现了他的异常,顿时目光都倾斜了几分,骂一声:“没出息!”

    又朝身边的两个中年嬷嬷说道:“过去扶王爷一把。”

    两个嬷嬷都忍不住的轻笑了一声,领命朝景玥走了过去。

    景玥逐渐缓过神,看着祖母身边的两个嬷嬷过来搀扶,微微抿紧了嘴角,神色中有些抗拒,但还是顺从的站了起来,不在门槛上妨碍人进出。

    坐在椅子上,他看着祖母又骂了他两句,然后转身进了产房,缓缓的皱起眉头。

    产房内除了进进出出的人和一些细碎的说话声之外,没有其余动静,景玥缓过神后竖着耳朵听了半天都没有听见云萝的声音,不禁又逐渐急躁起来。

    他一手托着下巴,一手的手指垂放在腿上飞快的敲打,皱眉侧目看了眼身旁站着的亲卫,又嫌弃的转开了眼。

    门房管事领着几个人飞快的进来了,实在是客人走得太快,他若不小跑起来,就要跟不上脚步了。

    长公主急匆匆赶来了。

    这一刻的她,丝毫不见平日里的娇弱,脚步走到飞起,一进来就朝景玥发问,“浅儿现在如何?”

    景玥下意识的往产房里指了指,还没来得及开口和行礼,长公主就直接撇开他进了产房,仿佛刚才的那句话也只是随口一问,根本就没想听他的回答。

    虽然他也不知道阿萝如今在产房内如何了。

    看着一个又一个的人进去,景玥的眉头皱得越发紧,克制不住的抖了几下腿,忽然站起来就要往产房里走。

    身后的无痕和无妄瞬间伸手拉住了他,无妄还说道:“王爷,您之前答应过王妃的,不去添乱!”

    景玥气绝,他怎么就是去添乱的了?

    他深吸一口气,又看两人一眼,并再次嫌弃的转开了目光。

    又有人从外面飞奔进来了,身上还穿着翰林院编修的官服,正是收到消息后急匆匆赶过来的文彬。

    “三姐现在如何?”

    景玥朝产房方向示意了一下,皱着眉说道:“一点动静也没有。”

    什么叫一点动静都没有?这是好还是不好呀?

    文彬愣了一下,侧着耳朵仔细去听,果然什么动静都没有听见,不禁走到门口问道:“三姐,你还好吗?”

    “没事。”

    云萝的声音特别平静,落在产房门外的两个男人的耳朵里却心突突的。

    原谅他们见识少,女子生产时难道不该是大声哭喊,声嘶力竭的吗?这样平静的是还没有真正发动?

    景玥的脑子“嗡嗡嗡”的,竭力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但越是认真去听,产房内的动静就越是混杂凌乱,听不真切。

    不禁用力的揉了揉眉心,又在门口来往踱步。

    一个妇人端了一个盆从产房内出来,景玥下意识的转头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她手中铜盆里红通通的一盆水,散发着浓重的血腥味。

    景玥顿时眼前一黑,文彬也被惊住了。

    产房内似乎热闹了起来,但仍没有云萝的声音,只有一盆接着一盆的血水被端出来,换上清水端进去,又红通通的端出来。

    景玥感觉整个人都被一层血腥味给包围了,死死的盯着不停开合的产房门。

    那些都是从阿萝身上流出来的血吗?这么多!?

    他脑海里不受控制的跳出了“血崩”、“大出血”之类的字眼,每一个字都血淋淋的,刺得他眼睛都红了。

    捂着头顺着产房门口的墙壁蹲下,此刻的时间被无限拉长,使他的内心焦灼不已。

    然而,始终没有听见云萝的喊叫痛呼,只有不知是稳婆还是其他人的声音,乱糟糟的,景玥根本就没有听清楚都说了些什么。

    门外的日影缓慢移动,当日上中天,产房内突然传出了一声婴儿的啼哭。

    景玥愣了会儿,然后猛的站了起来。

    “恭喜王爷,是个小公子。”

    他面无表情的绕过挡在眼前的稳婆,直入产房,看都没看她怀里的襁褓一眼。

    产房内,云萝已经被迅速的收拾干净,此时精神还算好,正坐在床上吃东西,一大碗荷包蛋被她迅速的吃下,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齁甜齁甜的,太腻了!

    抬头看到景玥从外面进来,那双眼泛红,神色憔悴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生了个孩子呢。

    她默了下,将手中依然空了的碗转手递给丫鬟,然后朝景玥张开了双手,说:“抱我回房,这里的气味太难闻了。”

    说得那么理直气壮,景玥都愣了一下,然后用被子把她裹得严严实实,打横抱了起来。

    站在旁边的另一个稳婆欲言又止,想说这不合规矩,却在长公主的眼神下瞬间败下阵来。

    人家是堂堂郡主,亲王妃,规矩不规矩的,哪里轮得到她一个下九流的稳婆来置喙?

    云萝很快就从产房挪回到了主屋,景玥抱着她走了这一趟,也平静下来,将她小心翼翼的放到床上躺好,摸摸她苍白的脸,叹了口气。

    以后都再不要生了!

    云萝也摸摸他的脸,嫌弃的说道:“你这一副被榨干的模样是怎么回事?”

    景玥……景玥一头埋进了她的颈窝,叼起一块肉咬了咬,然后用力的抱着她,轻声问道:“痛不痛?你要不要睡一会儿?”

    “还好,能忍受。”

    你若是都忍受不住,那得疼到什么程度?想当年,你可是被人生生拧断一只胳膊都能一声不吭的女英雄!

    景玥的手一点点往下移动,想要摸摸她的肚子,却被她一把抓住,然后说:“我想吃烤肉,现在嘴里都是那个糖水鸡蛋的味儿。”

    别摸了,丑得很,她自己都不忍直视。

    景玥反手抓住她的手,一点点收紧,抬头说道:“我让人给你炖鸡汤,烤肉你就别想了。”

    云萝面无表情的抽回自己的手,整个人都往被子里缩了缩,闭上眼睛就看也不想看他。

    这耍小性子的模样真是可爱得很,景玥轻笑一声,又俯身在她脸上亲了亲。

    看到她虽脸上少了几分血色,但精神尚可,刚才挣手的力气也大得很,他便也稍稍安下心来。

    长公主这个时候才和老太妃一起走了进来,怀里还抱着个襁褓,笑盈盈的满脸喜爱。

    看到云萝睁眼望过来,她弯腰把襁褓放在枕头边,“你看这小模样,长得可真俊。”

    景玥的位置被挤占,偏头看了一眼,然后嘴角一抽,不明白岳母大人是怎么从这样一张皱巴巴的脸上看出俊俏来的。

    云萝也看不出来,虽然觉得长开后小模样应该差不了,但她也并不觉得现在这个样子有哪里俊俏。

    长公主又关切的问起了其他事,“伺候的人都安排好了吗?奶娘得多找几个好的。”

    “我自己喂养。”

    长公主一呆,然后大惊失色,“你说什么?”

    云萝摸了摸襁褓里的红皮娃娃,说道:“最好的第一份**,奶娘们已经喂给她们自己的孩子了,养得再好,对我的孩子来说也跟牛乳、羊乳没多大差别。”

    老太妃皱皱眉,说道:“那我们便找那刚生产的妇人,保准让咱家孩子吃到第一份。你是什么的身份,哪里能亲自喂养孩子呢?”

    云萝仍摇头说道:“孩子在我肚子里住了九个多月,血脉相连,我的才是最好的。而且,亲自哺乳对我的身体恢复也有好处。”

    长公主惊道:“这是什么道理?**乃母之精血所化,是极损身的事。”

    云萝不知该如何解释才能让她们更快的明白,想了想便说道:“通得不痛。”

    长公主和老太妃下意识的把目光落到了云萝的胸口,都是女人,她们一下子就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

    似乎、好像也有些道理?

    景玥轻咳一声,掩去眼上的一丝尴尬,然后说道:“阿萝只喂养两个月,两个月后就交给奶娘。”

    老太妃瞪他一眼,“所以你们两个早就已经私底下商量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