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蚀骨缠绵:痴情阔〕〔傲娇爹地找上门〕〔无限逃生指南〕〔天桐神女〕〔穿越之这个王爷好〕〔我是大佬爸爸们最〕〔王者荣耀:最强抽奖〕〔至尊狂婿〕〔至强上门狂少〕〔快穿:反派BOSS是〕〔至尊狂婿林栋〕〔豪门弃婿林栋〕〔豪门狂婿林栋〕〔主角是林栋沈心若〕〔主角叫洛诗涵战寒〕〔战爷,您老婆又作〕〔小萌包被七个大佬〕〔大魔主〕〔我有一卷养魔经〕〔顾九墨离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457章 献礼
    封炫的一句句诛心之语让宗琦玉羞愤交加,在之后的宫宴中神思不属,再没有去关注其他的心思。

    但不管她关不关注,世间的运转都不会因她而停止。宫宴仍在继续,新罗公主献舞完毕,玲珑身姿跪伏于君王殿前,等待君王对她的安置。

    然而,上方的帝王却许久都没有出声,她伏在地上不敢动弹,新罗的几位使者则忍不住抬头往上看了一眼。

    只是一眼而已,但也让他们看清了大彧的皇帝坐在高高的龙椅上,正拿着一枚果子逗他怀里的小皇子,仿佛压根就没有看刚才那一曲惊艳的舞蹈。

    殿内渐渐的越来越安静,原本在窃窃私语的大臣和家眷们也都安静下来,不管眼角是怎样的飞扬转悠,姿态都是正襟危坐的。

    这么多年相处下来,朝中哪个老臣家不知道他们的皇上其实是个惧内呢?甭管他在外表现得多么强硬,只看如今宫中的形势就知道皇后娘娘的地位有多稳固。

    仅有的两个皇子皆是嫡出,仅有的两个嫔妃所生的庶出公主还是在皇上年轻时生下的,那时候的泰康帝还是个要看臣子脸色行事的小皇帝。

    据说,四年前入宫的西夷三公主,至今仍是清白之身;据说,后宫的那些娘娘们如今全靠叶子戏、投壶斗诗、对月抚琴此类游戏打发无聊的时间;据说,皇上每晚不是住崇明宫就是去皇后娘娘的长春宫,已经很久没有踏入后宫的那道门了。

    这要是换个平庸些的皇上,皇后娘家势弱一些,又或者皇后娘娘的手段软绵些,她恐怕早已经被打上妖后的罪名了。

    而今相安无事,实在称得上是一桩奇事。

    但新罗人不知这些,只以为这是大彧给他们的下马威,因此神态越发恭谨。

    过度的安静终于让泰康帝把注意转了过来,看着趴在那儿已经有些瑟瑟发抖的新罗公主,似乎才发现的样子,惊讶道:“公主跳完了吗?别跪着了,快平身吧,仔细别冻坏了身子。”

    新罗公主谢恩,站起来的时候也不知是真被冻着了还是怎么的,脚下趔趄了一下,带起双手轻晃,正好就把蒙在脸上的面纱给勾了下来。

    轻纱落地,露出了下面吹弹可破的貌美容颜,泰康帝都不由多看了一眼,然后看向新罗使者,“倒也不亏是贵国最美的姑娘,贵国主有心了。”

    李进忠躬身说道:“能侍奉在您身边,是鄙国和六公主的荣幸。”

    ?泰康帝“呵”了一声,太子已经不耐烦的朝新罗使者开口,“废话少说,赶紧把你们的礼献完,本宫还等着开席吃宴呢。”

    李进忠飞快的看了眼高座上看不清表情的皇后娘娘,微微一笑,笑容中有谦卑,还隐约带着一点克制不住的得意,大概是觉得太子这般着急,是感受到了他们公主对皇后娘娘的威胁?

    不过,听说大彧的皇后娘娘出身大族,不仅出身高贵,还有一个十分有出息,手握大权的亲兄弟,六公主想要取而代之恐怕不容易呢。

    李进忠自个儿在心里琢磨了一圈,然后打开了身后随从手上的第二个匣子。

    匣子刚一打开,大白天也看见有一道莹白的光芒从缝隙中迸射而出,待匣子完全打开,便见一颗夜明珠放置在匣子中央,珠子浑圆,足有寻常女子的拳头大小,莹莹的散发着光芒,远远看去,整颗珠子都仿佛缭绕着一层烟雾。

    ?殿内响起了一阵抽气声,这么大的夜明珠,放在大彧也称得上是稀世珍宝了。

    李进忠得意的一笑,连动作都比刚才更夸张了几分,手臂扬起的弧度更大,声音也更加响亮,躬身说道:“这是鄙国的国宝日之辉,白日亦能生辉,当黑夜降临时,它比天上的月亮更明亮迷人,请彧皇陛下笑纳。”

    ?太子殿下轻嗤了一声,神态之中尽显不屑,“不过一块会发光的石头罢了,瞧你们那没见识的样儿。”

    诸位大人很想说,便是在大彧,这样巨大又明亮的夜明珠也几乎没有,真不是他们没见识。

    但这是自己家太子爷,当着外国使者的面,就算是为了自家脸面,他们也绝不能拆太子爷的台!

    于是一个个的都摆出不以为然、见怪不怪的模样,谁也不想让人觉得他们见识浅薄。

    李进忠觉得这位大彧的太子殿下似乎在故意针对他们,大概是因为他们六公主让大彧太子感觉威胁到了他母亲的地位吧。

    嗯,一定是这样!

    他被自己的想法高兴坏了,就算被大彧太子驳了面子也一点都不影响他的好心情。

    心里越高兴,他的姿态就越谦卑,朝太子躬身说道:“大彧国土辽阔,物产丰富,太子殿下更是见多识广,寻常俗物自然进不了您的眼。但我新罗土地贫瘠,国力微弱,自是不敢与天朝相比,这日之辉已是我国最珍贵的宝物,在王族宝库里已经珍藏了几百年,现在拿出来是为了向天朝表示敬意。”

    “哦,你是想说礼轻情意重吗?”太子撇撇嘴,“我说你们大小也算是个国家,怎么把个石头当稀世珍宝还当了几百年?也不知是个啥样的穷乡僻壤!虽然原本也没有期待你们能送多么像样的东西,但你是觉得我大彧没有漂亮的姑娘,还是稀罕你几块破石头?”

    他是不知这新罗使者心里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不然他还能说得更难听。

    身为泰康帝的儿子,又是从小在景玥的压迫下长大,太子殿下一向把脸面看得很淡,跟那些把面子看得比天大的帝王储君很不一样。

    他原本也以为夜明珠是珍贵的好东西,不用火烛就能发光,数量稀少,价值千金还有价无市,他收集了一匣子,一直仔细保管,但在后来拿给阿姐想要抵债的时候,却竟然被嫌弃了!

    从此,夜明珠在他眼里也不再是什么好东西,用阿姐的话说,那就是几块会发光的石头,还不如一箱银子来的实惠。

    于是他把那一匣子夜明珠全都换成了银子,可惜,不等他沉浸到一夜暴富的美梦之中,转眼就被支取光了。

    一直到现在,他也没有把阿姐手上的那张欠条收回来!

    不过总有些人傻钱多的以为这是稀世珍宝。

    太子爷的目光在那颗拳头大的夜明珠上转了一圈,不知把这个拿出去卖能值多少银子?

    算了,卖东西太费手脚,还是想办法让爹多给他点精盐分成吧。

    那才是一本万利的大生意!

    自己国家的珍宝被人这样一贬再贬,连带着把他们整个新罗都给贬了,李进忠身后的另外几人不由得朝太子露出愤怒之色,那壮硕似武将的使者说道:“不知大彧有什么稀世珍宝可让我等开个眼界?”

    太子爷下巴一抬,神态睥睨,“我大彧的珍宝又岂能轻易示人?你是何身份?凭什么敢说出这样的话?”

    话音刚落,便听见殿下有人拍案喝彩,“说得好!弹丸小国,蛮夷之邦,你们是不是忘了此次来我大彧的目的?竟敢对我大彧的太子殿下出言不逊!再瞎比比,老子灭了你新罗,你们又能奈我何?”

    开口的是沈聪将军,半年前率水兵出海,不见踪影,一度让朝中大臣以为他已葬身海洋,再出现就是新罗的两城已入大彧囊中,新罗急匆匆派使者前来大彧求和。

    太子在上面“啪啪啪”的鼓起了掌,毫不掩饰对此话的赞同,又对沈聪说道:“有劳沈将军,听说那新罗百济仗着离我大彧近,还为远渡重洋的倭寇提供落脚地,为祸我大彧的沿海百姓,你若再去那边,定要记得查探此事。”

    李进忠大惊失色,连忙道:“太子明鉴,这是绝没有的事!那倭寇十分凶狠,我新罗也是深受其害,又岂会为他们提供落脚地?”

    是这样吗?

    太子下意识的往云萝那边看了一眼,结果发现阿姐根本没看他,不由得冷哼一声,然后也不说信没信李进忠的话,在自己的宝座上坐得四平八稳,挥挥手不耐烦地说道:“此事过后再议,你们不是说要献三样礼吗?赶紧的,本宫一直在饿着肚子等你们献完礼呢!”

    李进忠明显还想再解释,但是太子殿下已是一脸不耐烦,而且大彧的皇帝居然一点都没有要管一管他儿子的意思,就由着年幼的太子在这样重要的场合胡闹,这是不是也是大彧皇帝的意思?

    侧目看了眼站在旁边的六公主,他又打起精神,说道:“这第三样礼还需先征求大彧陛下的同意,才能送进宫里来。”

    太子翻一个白眼,“又是什么稀罕东西?故作神秘!”

    皇后看了他一眼,跟身旁的宫人说道:“给太子拿一碟点心,先垫一下肚子。”

    太子看着落到面前的点心,不高兴的撇撇嘴,不过母后都发话了,虽然他桌上并不缺点心,但还是为这碟新点心闭上了嘴。

    就看看这些人还能出啥幺蛾子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都市之终极医神〕〔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真没想重生啊〕〔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玩家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