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无双陈宁〕〔一纸薄婚:陆先生〕〔雁回鸣〕〔毒泷〕〔唐尘夏语梦全部章〕〔大唐疑云录〕〔凌辰〕〔医婿〕〔重生之无限武侠世〕〔甜妻还小,总裁需〕〔华年时代〕〔我的1990〕〔祭炼山河〕〔柯南之我不是蛇精〕〔天下第一〕〔极品上门狂婿〕〔穿越星际妻荣夫贵〕〔星际大头条〕〔超神大掌教〕〔大佬的乖软小可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458章 娘说你穷得很开心
    新罗故作神秘,这献礼的时间已经远远超过了原本的预期,殿内饿着肚子等他们赶紧弄完好开宴的大臣们也都有些不耐烦了。

    一是貌美如花的新罗公主,二是能与日月争辉的明珠,那第三样就更加神秘了,不仅需要君王的同意,还请求大彧派兵将从旁相护,也不知是多珍贵的东西,又或者,会对人造成危险?

    两国邦交,泰康帝耐着性子满足了他们的这个要求,但同时也吩咐了开宴,似乎想要等宴后再去看新罗的第三样礼。

    乐声奏响,舞姬起舞,宫女们捧着精致的器皿鱼贯而入。

    御厨出品,自是色香味俱全,就算天气寒冷,这一路过来也依然升腾着袅袅热气。

    殿内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推杯换盏、歌功颂德,每个人都似乎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这场宫宴之中。

    景壮壮也早已经饿坏了,自己抱着碗“咕咚咕咚”的喝下一大碗羊奶,仍觉得意犹未尽,对着桌上摆得十分好看的御膳直流口水。

    景玥夹了一块米糕喂他,被他直接嫌弃的撇开脸,然后指着离他最远的那碟五花肉。

    见爹拿着筷子一动不动,他抬起头看他,又拍拍他拿筷子的那只手,指着五花肉奶声奶气的吐出了一个字,“吃!”

    景玥从善如流的夹了一块酱红色油光发亮的五花肉,放在嘴边吹了吹,待热气稍散,就在景壮壮的目光中一口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景壮壮瞬间瞪大了眼睛,满脸都是不敢置信,然后一只手去拉景玥手中的筷子,另一只手则去挖他的嘴,一副不把那块肉从他嘴里挖出来誓不罢休的架势。

    “不是你让我吃的吗?怎么我吃了,你又不高兴?”景玥咽下肉,又避开来掏他嘴的小肉爪子,把小祖宗在怀里安置得稳稳当当,没有一丝扑腾的余地。

    景壮壮气极了,冲着他就是一阵“呜哩哇”的控诉,本也说不清几个字,一着急就越发的口齿不清,反正旁边谁也没听懂他具体说了些什么。

    但那个控诉、愤怒的小眼神也够了。

    景玥随手给他擦了一下不自觉流出来的口水,又挠挠他下巴,惊讶的问道:“难道你也想吃肉?”

    景壮壮听懂了,然后用力的点点头,舌头都几乎要被绕成结,终于还算清晰的又吐出了两个字,“肉,吃!”

    并抬手拍了拍他自己的胸膛,表示是他要吃。

    景玥继续挠他的下巴,笑眯眯的说道:“你都没牙齿,怎么吃肉?”

    景壮壮当即咧嘴露出了他的四颗小米牙,上边两颗,下边也是两颗,旁边的牙床上还隐隐的露出了两个小白点。

    云萝倾身过去,勾着他肉嘟嘟的下巴仔细看了看,“上面又冒出两粒牙了。”

    景壮壮咧着嘴让他们看个够,然后眼巴巴的看着云萝,又把手指向那碟五花肉。

    云萝就往他面前的小碗里夹了一块,他见状,立刻拢着两只小胖手捧住碗,又抬头示意景玥赶紧喂他。

    景玥笑道了一声“小祖宗”,然后伸筷子夹下一粒小小的肥肉,投进了景壮壮早已经张大、嗷嗷待哺的嘴里。

    肉已经被炖得酥烂,入口即化,几乎用不到牙齿的咀嚼,三秒不到,景壮壮就又张开了嘴,如等待着投喂的雏燕,看得旁边桌上的人都不禁心痒痒,很想伸筷子给他喂上几口。

    一块肉很快就全进了他的肚子里,他眼巴巴的看了会儿另一盘喷香的酥肉,然后拿着娘塞到他手里的一块果子乖乖磨起了牙。

    肉只能吃一块,吃完就要等下一顿,他都已经习惯了。

    反正哭闹是没有用的,要是哭闹的话,不仅没有第二块肉,就连下一顿的肉也没有了。

    这乖乖的小模样看得旁边的成王妃心都要化了,又诧异的问云萝,“这么小,就给他吃油腻荤腥了?”

    云萝点头回答,“五个月后就开始吃了,不过一开始吃得没现在多。”

    “这……身子没出啥事?”

    “没有,他现在还是喝奶为主,一日三餐时给他吃点别的,他胃口大,爱吃肉,至今没有任何不良反应。”只有不够吃的。

    成王妃看着景壮壮若有所思,又问道:“听说你家小郎一开始是你亲自喂养的,之后就吃羊奶,羊奶是不是格外养人?瞧你家小郎这健壮白胖的样儿,只是看看就让人心里头欢喜。”

    “……他有些挑嘴。”

    挑嘴的景壮壮磨完手里的果子,又拍拍爹的手臂,张开嘴向他讨食吃。

    这个时候的景壮壮总是格外的乖巧可爱,一点都不跟他爹对着干,也不吵不闹。

    他已经吸引了殿内许多人的注意,二皇子也已经往这边张望了好几眼,觉得他爹的大腿坐起来并不舒服,他更想下来找弟弟玩。

    宴席正酣,忽然有一声虎啸从远处隐约传来,几乎被殿内的热闹淹没,大部分人都未曾听见,只有少数几个人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似在侧耳倾听什么。

    景壮壮突然从奶糕中抬起了头,扭头看向大殿门外。

    他扯了扯他爹的袖子,手上的奶糕渣子就很顺理成章的沾到了瑞王爷的袖子上,偏偏他还一脸无辜的忽闪着大眼睛,让人想责备他都觉得是不是太刻薄了?

    景玥垂眸看他一眼,捏着袖子把上面的奶糕全擦回到了他的身上,还义正言辞的指责道:“这可是你娘亲自为我挑选的,不是你的抹布!”

    景壮壮掸掸身上的渣,伸手指向大殿外。

    景玥把他的胖爪爪按下,“坐好了,待会儿你自会知晓究竟。”

    父子俩说话的这会儿工夫,又一声虎啸传来,比之前清晰许多,也离大殿更近了。

    殿内忽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乐师停止了弹奏,舞姬也暂停了舞姿,所有人都转头看向殿外,或不动声色、或惊疑不定,还有人甚至已经摆出了护驾的姿势,一双双带着杀气的眼眸落到新罗使者的身上。

    该死的蛮夷小邦,竟胆大包天的准备了一头猛兽作礼?

    泰康帝反倒是很平静,毕竟他其实早就已经知道新罗准备了些什么花样,不过是小小的配合他们一把罢了。

    不然,难道猛兽是能轻易运送入京城的吗?若没有征得他的同意,在城门口就已经被打死了。

    他侧身跟皇后说:“太子不是一直羡慕浅儿养的那只食铁兽吗?这新罗倒也有些能人,竟活捉了一只虎,回头建个虎苑,就送给太子吧。”

    皇后无情的说道:“他恐怕没钱喂养一只猛虎。”

    泰康帝想起他家扣扣搜搜的太子爷,也不由得沉默了。

    “要不,朕给他拨点银子?”

    “我却觉得他似乎很乐在其中,您还是莫要坏了他的兴致。”

    二皇子的眼珠骨碌碌转着,在所有人都往殿外走的时候,他迈着小短腿到了太子跟前,伸手扯扯他的衣角,在太子弯腰之后就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道:“皇兄皇兄,我刚才听见父皇说要给你拨银子。”

    太子顿时眼睛一亮,一下子就顾不得要先去看看外面是个什么猛兽,吼声这般惊人,而是拉着二皇子问道:“当真?那爹有没有说要拨我多少银子?”

    二皇子歪着脑袋想了想,说道:“娘说,你穷得很开心,让爹不要坏了你的兴致。”

    大起大落,太子爷仿佛已经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幽幽的看着一脸无辜的二弟,没好气的说道:“那你跑来跟我说什么?”

    说完甩袖就走。

    二皇子颠颠的跟在他身后,拉着他的衣角说道:“但是父皇说了要给你银子啊,皇兄你去问父皇要,君……君无戏言,娘有时候也要听爹的!”

    太子脚步一顿,转头用力的摸了摸他的脑袋,眉梢飞扬,“你怎么这么聪明呢?”

    二皇子顿时挺起了胸膛,挺得太用力,差点站立不稳往后栽倒,亏得太子伸手扶了他一把。

    他朝兄长甜甜的一笑,忽然看见前面,表弟在舅舅的怀里伸着手要往外走,当即又撇开兄长,颠颠的往前追了上去。

    “舅舅。”他拉住景玥的衣角,又抬头朝景壮壮打招呼,“弟弟。”

    景玥缓下脚步,弯腰把二皇子也拎了起来搂在怀里,顿时把怀里的两个孩子都高兴得欢呼了一声。

    太子在后面,翻个白眼轻哼一起,迅速的凑到了云萝身旁。

    “阿姐,你知道外面是只什么东西吗?”

    云萝反问他,“听见过虎啸吗?”

    “虎啸?”太子愣了下,然后猛的瞪大了眼睛,抬手指向外面,指尖都在微微颤抖,“虎?!”

    “嗯,虎。”

    走出几步,发现太子没跟上来,站头便见他站在那儿一脸沉思的模样。

    过了会儿,他忽然叹了一声,“我宫里有一张虎皮呢。”

    那模样,让云萝下意识接了一句,“你想再添一张虎皮?”

    太子爷顿时一个激灵,看她的眼神不由得带着一丝悲愤,控诉道:“阿姐,你怎么会这样想呢?活的比死了值钱啊!”

    “活着只能观赏,死了才值钱,虎骨泡酒,最是强筋健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