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蜜陷阱:爹地别〕〔半笺清欢不诉情深〕〔校草的蜜宠甜心〕〔我把大秦打造成了〕〔我能召唤华夏英杰〕〔道与碳基猴子饲养〕〔太古龙象诀〕〔农女重生宠夫至上〕〔大明之雄霸海外〕〔重生南非当警察〕〔我是大佬爸爸们最〕〔商运红途〕〔极品透视民工〕〔修罗丹神〕〔冠冕唐皇〕〔神级偷取系统〕〔乱世栋梁〕〔儿子住我家隔壁〕〔绍宋〕〔老婆是花瓶,得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460章 大团团
    ,农门贵女有点冷!

    坏叔叔顾安庭在被侍卫圈出的空地上与新罗力士打得不可开交,那拳拳到肉的激战,每一声闷响都能引发一阵呼喝,围观的朝中大臣和眷属们都看得十分过瘾。

    但渐渐的,顾安庭开始落入下风。

    那崔力士确实有几分力气,一拳砸在地上竟是把青石地板都砸开裂了,顾安庭左支右拙,应对得逐渐勉强。

    崔力士又是一拳轰出,顾安庭躲避不及,双手交错于胸前挡下这一击,整个人却因为这一拳的力道而猛的往后倒飞,重重的撞上关着猛虎的铁笼子。

    “砰”一声巨响,所有人的心都不由得跟着震了一下,更有人忍不住惊呼出声,眼睁睁看着一只虎爪从笼子里伸了出来,对着顾安庭的后背就是猛地一挠。

    虎爪挠在盔甲上,擦出一串火花,顾安庭被这一击,又猛的往前扑倒在地,离他近的人都看到了他后背一大片崩坏的甲片。

    众人倒抽了一口凉气,那崔力士却趁着这个时候又朝顾安庭挥拳扑了过来。

    有人拍案而起,大喝一声:“卑鄙!”

    但崔力士的拳头已经到了近前,顾安庭原地打滚避过这一拳,同时双脚锁住崔力士用力一拧,崔力士下盘不稳,顿时扑倒在地上。

    “砰”一声就像是一堵肉墙砸落,腾起了一片尘雾。

    一片叫好声中,太子不由得嘀咕,语气中充满了担忧,“他不会真要赢了新罗力士吧?”

    二皇子原本正一脸紧张的看着比武,听到兄长这声嘀咕,便抬头看他,不解的问道:“赢了还不好吗?”

    太子双手环胸,一脸高深莫测的说:“你不懂。”

    二皇子挠挠头,然后就又被精彩的比武吸引了目光。

    你来我往,这一场比武足足打了半个多时辰,终于,顾安庭被再次打飞,落在地上吐了口血,站不起来了。

    崔力士获胜,他欣喜若狂,连头颅都得意的高扬了起来,新罗的几名使者却脸色铁青,看着他的眼神中隐隐透出了几分杀气。

    顾安庭擦擦嘴角的血迹,被两个侍卫扶了下去。刚被扶进屋里就活蹦乱跳的直挠后背,又在看到亲媳妇过来的时候迅速扑在了榻上,装出一副奄奄一息、半死不活的样儿。

    世子妃蒋华容看到他这个模样,顿时心疼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听到他说后背疼,就小心的替他解开盔甲,退下衣衫,然后便看到一大片乌青爪印落在他背心。

    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本就摇摇欲坠的眼泪终于控制不住的落了下来,反倒把顾安庭吓了一跳,连忙爬起来安慰她。

    “怎么伤成这样呀?”世子妃泪水涟涟,“你还跟那个蛮人打了这么久!”

    顾世子安慰道:“那新罗人空有一身蛮力,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我刚才那都是故意的,就算是输也不能输的太难看了,对不对?”

    蒋华容擦擦他的嘴角,心疼的说道:“你都吐血了。”

    “这是不小心咬破了嘴角,不信你自己看。”

    “不正经!”

    刚才扶顾安庭进来的两名侍卫面无表情的站在旁边,内心只想自插双目,他们到底是为什么会站在这里的?

    是啊,他们为什么要站在这里被强塞酸臭至极的狗粮?

    于是两人头也不回的出了屋,却在门口迎面遇上了一个俏丽的姑娘,不由得脸一红,然后看到姑娘朝他们盈盈行了个礼,说:“奴婢是瑞王府的,我家王爷叫奴婢给顾世子送药,劳烦两位小哥帮忙通传一声。”

    虽然姑娘很美丽,但他们并不是很想进去通传呢,可不可以先跟姑娘聊会儿天?

    另一边,“赢”了顾安庭的新罗力士已获得了泰康帝的赐名,名忠勇,希望他能对大彧尽忠持勇。

    这是一个寓意很好的名字,被大彧皇帝赐给一个新罗人,却显得不那么和善,李进忠的脸都黑了,崔力士……崔忠勇却是个粗蛮人,想不到那么深,自以为是个好名字就喜滋滋的接下了。

    他不仅有了一个大彧皇帝亲赐的尊贵名字,还在大彧的京城有了一个大房子,许多金银珠宝,以及一个长得跟花儿一样的媳妇。

    这个媳妇与他同出新罗,不用担心他磕磕绊绊的生硬大彧话会无法跟媳妇沟通;他媳妇还是个公主,是新罗最美丽的姑娘,若是以前,他连看她一眼都是亵渎,连给她提鞋都不配,但大彧的皇帝却竟然把她赏给了他当媳妇。

    新罗公主在听到泰康帝的赐婚之后就晕过去了,并被女官抬了下去。

    崔忠勇关切的往那个方向看了几眼,对于公主这明显不愿意嫁给他,听到要嫁给他就晕了过去的情况也不生气,毕竟原本,她是要嫁给大彧最尊贵的皇帝陛下的。

    看到公主被抬走,他转身朝李进忠拍着胸口说道:“国相大人尽管放心,小人以后一定会好好对公主,不让她吃苦受累!”

    李进忠一点都没有被感动到,大彧皇帝的这一串行为就是一个个的大耳光,“啪啪啪”的打在他、打在出使诸人、打在整个新罗的脸上,他羞愤交加,却不敢反抗,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尊贵的公主被大彧皇帝如同处置一个廉价的物件,赐给了一个粗鄙贱民。

    这真是奇耻大辱,但他们不得不咽下。

    只怪新罗国小力弱,面对大彧的进攻竟毫无抵抗之力。但是过去的那么多年,中原天朝从未像现在这样充满了侵略性,竟横渡大海来打新罗。难道不应该只在沿海陈设兵力,被动抵挡来自大海的浪人和海寇吗?

    比武结束,今日的宫宴也就结束了,新罗不管愿不愿接受,这个结果他们都反抗不了,甚至连公主他们也暂时见不到了。

    大彧的皇后娘娘说,新罗公主要留在宫中待嫁,等崔忠勇的新房准备好,再选个良辰吉日,就从皇宫出嫁,陛下和皇后娘娘将会亲自为公主主持婚礼。

    这可是极大的荣耀,你们怎么敢拒绝呢?

    李进忠近距离看到了皇后娘娘的容貌,忽然就有点明白了大彧皇帝为何会对他们美丽的公主无动于衷。

    大彧的皇后娘娘竟这么美吗?明明已经生了两个孩子,年过三十,难道不应该是一个雍容华贵但是不那么好看的妇人?

    亏得皇后不知他的想法,不然他们能不能顺利出宫还有待商榷。

    新罗人出宫了,王公勋贵、满朝文武和家眷也都出宫了,景壮壮却还留在宫里不愿意走,他甚至不愿意离开放着关押猛虎铁笼的殿前广场,胖胖的一根手指指着大老虎,转头看景玥,两只眼睛里分别写了一个大大的“要”字。

    景玥把他的手按了下去,他又迅速抬起,咿咿呀呀的吐出两个不甚清晰的“团团”。

    “好,爹带你回家找团团玩。”

    景玥转身要走,景壮壮当即一把抓紧他的衣领子,急得两条小短腿直扑腾,指着虎说:“大!”

    这只团团更大!

    他的小手肉乎乎软绵绵的,抓紧了景玥的衣领却差点把他扼过气去。

    轻轻把他的小手掰开,转头朝云萝控诉,“阿萝,臭小子又欺负我。”

    云萝勉为其难的往这边看了一眼,皇后则说了他一句,“出息!”

    都会跟媳妇告儿子的状了。

    景壮壮张着小手想要往云萝那边扑,景玥又把他搂了回来,教育道:“你不知道你有多胖吗?别累着你娘。”

    低头看了看自己圆滚滚的肚子,景壮壮安心的窝在爹的怀里,却看着云萝伸手指向铁笼子。

    “想跟它玩?”云萝问他。

    他点点头,两只眼睛亮晶晶的,激动得整个人都在他爹怀里跳了一下。

    可惜云萝直接拒绝了他,“不行。”

    野性未驯,小祖宗都不够它一口吃的。

    景壮壮的小脑袋瞬间就蔫吧了下来,眼睛湿漉漉的,仿佛再不满足他的愿意,他就要哭给他们看了。

    太子爷都看得心疼了,说道:“叫人摁住,就让壮壮摸一下嘛。”

    “你去摁?”

    太子爷翻起一个白眼,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他要是有这本事,好歹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低声下气,被怼了也只能自个儿默默咽下。

    景壮壮小小的人儿,却已经很会看脸色,看到太子哥哥竟然都被娘骂了,顿时就乖乖的没有再闹着要靠近大虎,只是小眼神仍往那边一下一下的张望。

    那只虎大概也累了,此时又不如刚才那么人员密集、烦乱嘈杂,在笼子里卧了下来,但一双虎目却仍对着眼前仅有的几个人虎视眈眈,仿佛盯着一串肉香扑鼻的猎物。

    二皇子忍不住好奇的看一眼,鼓起的勇气就被瞬间驱散,又躲回到了泰康帝的身后,抓着他的一片衣角,忽然奶声奶气的问了一句,“父皇,它是不是饿了?”

    泰康帝摸着下巴若有所思,“或许吧,新罗人竟敢带一只饿虎进宫,定是不安好心。”

    二皇子茫然的抬头,咦,他说的是这个意思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