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绝世傻妃:战神王爷嗜宠妻 第77章 笑傲江湖
    说自己的“傻病”是什么时候好的,容浅止知道这里面可是有文章的。

    若是一般普通人,骗了也就骗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但被骗的人若是宸帝,那可就是欺君之罪,是要砍头的,而且宫漠寒那黑心货若知道她一直在骗他,他绝不会放过她的。

    虽然她不相信宸帝宫漠寒能杀得了她,但她一点都不想过那种隐姓埋名的逃亡生活。

    快速地想了想,容浅止笑着道:“就是昨日,昨日齐傲去慕容哥哥府上闹事的时候,我摔了一跤,然后我就好了,不信,你摸摸我的后脑勺,它上面现在还有一个大包呢。”

    说着,容浅止自己伸手往自己的后脑勺上摸了摸,原本完好无损的后脑勺瞬间鼓出了一个大包。

    容浅止是百变容家的第100代传人,她想在自己的头上弄个包出来,那是分分钟的事情。霍沁桐心中一开始是有些不信的,一个傻子仅仅摔一跤就不傻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她真的伸头往容浅止的后脑勺上看去,又伸手拨开容浅止后脑勺上的头发,真的看见了一个大包,她这才信了,皱了

    皱眉道:“这么大的包,痛不痛?”

    “不痛了。”容浅止摇了摇头,心中有些愧疚,为了避免后患,她只能再骗霍沁桐一次。

    慕容邪就站在不远处,对容浅止和霍沁桐的话听得一清二楚,他回想着容浅止在她和宫漠寒成婚那日的表现,他并不相信容浅止是从昨日才不傻的,不过他不会去拆穿她。

    “那就好。”霍沁桐站了起来:“浅止,你今后有什么打算?”说着,霍沁桐看向了慕容邪,其实她想问的是容浅止要不要跟慕容在一起。

    容浅止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拍了拍手,大笑道:“我要去笑傲江湖!”

    听着容浅止欢快的笑声,慕容邪心情瞬间开朗了起来,他真是糊涂,他爱的是止止,她傻也好,不傻也好,她都是止止。

    他抬脚往容浅止这边走了过来。

    霍沁桐一愣,吃惊地看向容浅止:“浅止,你可知道江湖的险恶?我看,你还是回京吧,你若不想回容相府,就去我家,跟我一起住。”

    容浅止摇了摇头,刚想出声,就见慕容邪来到她们跟前道:“止止,跟我去北燕吧,那名满天下的‘宁剑山庄’就在北燕,它是这天下所有江湖人都向往的地方。”

    闻言,霍沁桐瞬间瞪向慕容邪:“慕容,我又不是洪水猛兽,至于让你带着浅止跑到北燕去吗?你这左相也不想做了?”

    霍沁桐心中气恼,压根没去想北燕和慕容邪有什么关系。

    慕容邪没有理会霍沁桐,看着容浅止又道:“止止,想不想去北燕?”容浅止并不知道“宁剑山庄”是干什么的,而且听到北燕,她就不由地想到了燕不离,燕不离是北燕太子,宫漠寒又跟他关系匪浅,如果有一天宫漠寒知道她骗了他找她后账,她在燕不离的地盘上似乎不太

    安全啊。

    再说,她很清楚慕容邪的心思,她回应不了他的感情,她不能跟他牵扯太多。

    想到这,她轻轻摇了摇头:“我不想离开南楚……”

    容浅止还没说完,就见慕容邪神色一凛,他快速对她做了一个手势,她急忙闭上嘴巴,三人都慢慢蹲下身,隐在草丛里。

    霍沁桐狐疑地看着慕容邪,不过她并没有出声询问。

    片刻后,慕容邪先站了起来,道:“没事了,起来吧。”

    “慕容,刚刚怎么回事?”霍沁桐急忙问道。

    慕容邪看了霍沁桐一眼,看向容浅止道:“止止,我想你应该已经感觉到了,以前你把他当成好人,但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他不是好人,你要记住,从今以后,你要离他越远越好。”

    霍沁桐听得一头雾水:“慕容,你说的那人是谁?”

    容浅止抿了抿唇,她自然知道慕容邪说的那人就是“桃花哥哥”,现在看来,“桃花哥哥”果然是敌非友。她低头看向腰间挂着的香囊,用手托起,问道:“我的身体是不是有问题?”她早就怀疑明明那日她中了那种药,但宫漠寒并没有帮她解,她却自己好了,这一定是她的身体有古怪,否则的话,慕容也不会

    让她挂着这个香囊。

    慕容邪拧了拧眉:“止止,你的身体确实有问题,但对你并没有什么影响,只是会让那人找到你,不过,你只要戴着这个香囊,他就找不到你。”

    容浅止听得出来,慕容邪并不想在霍沁桐的面前说得太清楚,她没有追问,想着总有一天她会弄清楚的。

    霍沁桐瞪着慕容邪,知道他不把她当自己人。

    “好了,我要去笑傲江湖了,慕容哥哥,浅止,你们回去吧。”说完,容浅止抬脚就走。

    “我陪你。”慕容邪没有丝毫犹豫,快步跟上。

    霍沁桐也是想都没想,也跟在了后面,反正慕容去哪里,她就去哪里。

    容浅止有些无奈,想着只能等晚上睡觉的时候,再把这两人给甩了。

    ……

    宫漠寒在书房里坐了一夜,惊云四人也在书房外面站了一夜,看着太阳已经出来了,依然不见爷出来,望月狠狠地瞪了破风一眼,都是这死木头干的好事!

    破风拧着眉,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后悔过,他转头看了看紧闭的书房房门,想了想,抬脚走了过去。

    望月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你干什么去?”

    破风把望月的手拨开,冷冷道:“我去向爷请罪。”

    惊云几人对看了几眼,跟着破风进了书房,破风跪在了宫漠寒的面前:“爷,昨日江边上,属下一时糊涂,说了错话,属下想收回那些话,请爷责罚!”

    此时,宫漠寒依然坐在案桌旁,他没有戴面具,也没有戴人皮面具,俊美的脸上似覆着一层寒冰,他慢慢抬起头,冰冷的凤眸中布满了红红的血丝。

    他看着破风,淡淡道:“你说得没错,何罪之有?”“爷,属下有错!”破风顿时急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逆世腹黑灵魂师〕〔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