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绝世傻妃:战神王爷嗜宠妻 第118章 止止不哭
    左长依已经把容浅止住的院子的位置跟宫漠寒说了,宫漠寒很快来到了院子外面,他脚步未停,直接往院子门口走去。

    院子门口的两名府兵自然都是认识叠翠的,他们更是清楚地记得她拿着金簪去追大小姐了,也不知道那金簪有没有还给大小姐。

    “叠翠,你那金簪还给大小姐了吗?”其中一人见叠翠就要踏进院子,终是忍不住问道。

    宫漠寒脚步一顿,看了那府兵一眼,没出声,随即继续往前走去。

    这倒不是宫漠寒不想出声,而是不能出声,因为他还没有学会容浅止的变声之术,他若一张嘴,肯定就露馅了。

    不过,那名府兵也没有追问,而是咕哝道:“拽什么拽,肯定是收下了。”

    宫漠寒快步进了容浅止的房间,他的心忍不住砰砰跳了起来。

    此时,容浅止依然坐在床头,她听到开门声,以为是叠翠又进来问她是否用膳了,随即道:“叠翠,我不想吃,你先出去。”

    听到容浅止的声音,宫漠寒脚步一顿,紧接着,他三步并作两步,快步绕过屏风,往容浅止的床边走去。

    容浅止不悦,抬眸想让叠翠出去,猛地看到“叠翠”的容貌时,她的双眸瞬间眯了起来。

    她是百变容家的第100代传人,对“整骨易容术”是再熟悉不过了,看着眼前的“叠翠”,她瞬间就认出了“她”是易了容的,而且用的还是她容家的易容术。

    容浅止正想着此人会不会就是宁珞所说的她的夫君,就见“叠翠”快步来到床沿上坐下,一把将她拥进了怀里,好听的男声带着明显的轻颤:“止止,止止……”

    一时间,容浅止不知道该做如何反应,但当她听到宫漠寒深情的呼唤时,她瞬间想到了那几次的梦境,似乎梦中她听到的就是这个声音。

    “王,王爷……”容浅止轻轻唤了一声,她已经不记得以前怎么称呼他的,但此时,她可以万分肯定他是她的夫君,因为纵然失去了记忆,她的身体却一点都不排斥他的碰触,她伸手慢慢搂上了他的腰身。

    宫漠寒一阵心疼,把容浅止搂得愈发得紧了,他沙哑地开口:“止止,我知道你失忆了不过,没关系,我记得我们在一起的每一件事情,等有时间,我慢慢告诉你。”

    闻言,容浅止的眼眶瞬间红了,泪水夺眶而出,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可她就是想哭。

    见容浅止哭了,宫漠寒更是心疼坏了,他伸手帮容浅止抹去脸上的泪水,不想却越抹越多,他只能哄道:“止止乖,不哭。”

    宫漠寒如此一说,容浅止哭得更凶了,她扑到宫漠寒的怀里,任泪水打湿了宫漠寒胸前的衣襟,宫漠寒没办法,只能等容浅止哭好了再说。

    不知过了多久,容浅止终于哭好了,她抬起小兔子般的眼睛,看着宫漠寒道:“你易容成女人的模样好丑!”

    宫漠寒不禁笑了,点了点头,道:“确实很丑,不过,只要能见到止止,为夫就死变得再丑都愿意。”

    “好傻!”容浅止抿嘴一笑。

    宫漠寒笑了笑,随即言归正传道:“止止,为了不打草惊蛇,能顺利拿下左林,你恐怕还得再委屈两日留在这里。”

    他自然是想立即把止止带走,但止止若是走了,左林肯定就会立马发现,他们再想兵不血刃地来拿下他恐怕就难上加难了,至于左长吉,只要他来这里,他立即就能把他拿下。

    “不委屈!”容浅止眨了眨眼睛:“左长吉让人抹去了我的记忆,没有收拾完他,我可不想走!”

    听到左长吉三个字,宫漠寒眸光快速划过一道杀机,他知道左长吉是个好色之徒,他担心止止被他用阴招欺负了,但他并没有多问。容浅止知道作为一个男人最在意的是什么,她拉了拉宫漠寒的手,低下头,不好意思地开口:“宁珞说我还是完璧之身。”说到这,容浅止不禁纳闷了,他既然是她的男人,她为什么还是个黄花闺女,莫不

    是他不行?

    宫漠寒自然不知道容浅止在想什么,闻言,把容浅止搂进了怀里,快速转移了话题:“止止,宁珞都跟你说了些什么,你跟我说说。”

    “好。”随后,容浅止把她如何见到宁珞和莺歌,宁珞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以及莺歌下毒害她的事都跟宫漠寒说了一遍。

    之前,左长依并没有提到莺歌给容浅止下毒,此时,宫漠寒才知道,眸中顿时杀气肆意,他攥紧了拳头,她真是找死!

    宫漠寒一直怀疑莺歌不是燕沐和宁珞的女儿,从容浅止的话中,他知道宁珞也在怀疑,其实想解开谜团很简单,只要滴血验亲就是。

    不过,这个时候做这些显然不妥,必须先把左林拿下再说。

    明显感到宫漠寒浑身上下散发的阵阵寒意,容浅止往宫漠寒怀里钻了钻,道:“左长吉也知道了她想害我,我看左长吉的样子,他应该会对她动手。”

    宫漠寒快速敛起身上的寒意,把容浅止往怀里搂了搂,道:“左长吉不了解莺歌的武艺,派一些虾兵蟹将去,恐怕得不到便宜。”

    容浅止点了点头:“嗯,有道理,你打算怎么办?”

    “没关系,等先拿下了左林,我再好好让人‘收拾’她。”

    容浅止皱了皱秀眉,有些担心,问道:“她是宁珞的女儿,你若杀了她,宁珞会不会找你麻烦?”

    “她不是宁珞的女儿。”

    “啊?”容浅止有些蒙:“你怎么知道的?”

    “直觉。”

    容浅止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直觉”果然很神奇啊。

    宫漠寒并没有解释,笑了笑,这时,就听见有脚步声传了过来,他压低声音道:“有人来了!”

    容浅止已经能听出来左长吉的脚步声了,她仔细听了听,道:“是左长吉。”

    “他这么快就送上门来了。”宫漠寒嘴角勾出一抹嗜血的笑意,让容浅止坐好,自己站了起来。很快,左长吉推门进了房间,他还没到床边,便道:“窈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