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绝世傻妃:战神王爷嗜宠妻 第280章 欲加之罪
    宫漠寒没再说什么,快速和容浅止穿戴整齐,之后,把天星四人都叫到了屋里。

    望月恼怒,一拳砸在了自己的手掌上:“宁天佐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他竟然想对我们动手,他不知道爷的身份?”

    惊云看了望月一眼:“你以为他傻?他自然是知道的,否则的话,他也不会等到今日,他恐怕早就对我们动手了。”

    望月疑惑:“你什么意思?”

    破风接道:“这还不明白,宁天佐肯定是找到了一个名正言顺对我们动手的理由。”

    惊云点了点头。

    望月还是有些不明白,看向一直没有出声的宫漠寒:“爷,属下们什么都没有做,宁天佐怎么会找到对我们动手的理由的?”

    宫漠寒眸光幽幽,他凉凉地开口:“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们就先来听听他的理由好了。”

    说完,他看向容浅止:“止止,今日一场硬仗在所难免,你相信我吗?”

    容浅止心一紧,她咬着唇,使劲点了点头。

    “好,等一会,我让你先走的时候,你就用你的移影幻步快走,不要管我,也不要回头,记住了吗?”

    容浅止猛地抓住宫漠寒的衣袖,急忙问道:“漠寒哥哥,那你呢?”

    宫漠寒把容浅止的小手握在掌心:“我断后,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有事的,等出了宁剑山庄,我们用信号弹联系。”

    容浅止自然是相信宫漠寒的实力的,她也知道到时候她留下来只会拖累了宫漠寒,她轻轻点了点头,把身体靠到了宫漠寒的怀里:“你自己也要小心。”

    “嗯。”

    ……

    黄笼没有想到赫赫有名的宁剑山庄的宁大庄主竟然亲自把他迎进了山庄,他肥嘟嘟的脸上早已笑成了一团花,这可是沐王妃的娘家呀,多少人仰慕的地方,他今日竟有幸来一睹它的风采!

    “大庄主真是太客气了!”黄笼跟着宁天佐进了宁剑山庄,笑着寒暄道。“大人这才客气,宁某还怕招待不周呢。”宁天佐捋着长须,笑着又道:“前几日,宁某得了一把宝剑,此剑削铁如泥,但宁某一时间却不知道它出自哪位大师之手,今日听说大人就在附近,便想着请大人来

    赐教一二。”

    黄笼哪里会听不出宁天佐话中的意思,两只小眼睛已经笑成了两条缝,这宁天佐是要给自己送宝贝啊。

    他笑着道:“大庄主真是太谦虚了,不过,本官倒可以鉴赏一二。”

    “多谢大人。”宁天佐话锋一转:“不过,大人,在此之前,宁某有一事相求,不知,大人可否答应?”

    黄笼在官场上混迹了多年,他早就猜到宁天佐定然是有求于他,才对他如此客气的,他笑着道:“大庄主请说。”

    “多谢大人,其实,那也不是什么难事,宁某只是想请大人做一个见证。”

    “什么见证?”

    “请大人随宁某来便知。”宁天佐并没有立即说出来,卖了一个关子。

    老狐狸!

    黄笼在心中骂了一句,他有些犹豫要不要跟宁天佐去做这个见证,但一想到那把宝剑,他顿时觉得,不就是个见证而已,应该对他不会有什么影响,他这才道:“好,走吧。”

    他跟着宁天佐来到宫漠寒住的院子外面,一眼便看到很多弓箭手埋伏在了院子四周,他拧了拧眉,看向宁天佐:“大庄主这是何意?”

    宁天佐笑了笑:“大人稍后便知。”说完,他对一名护院又道:“去把大小姐带过来。”

    “是!”

    黄笼更疑惑了,不知道宁天佐在搞什么鬼。

    很快,宁婉心是被那名护院提着来到了宁天佐和黄笼的跟前,宁婉晴跟在她的身后,宁婉心并没有换下自己一身破烂不堪的衣服,披头散发的模样顿时吓了黄笼一跳。

    “大庄主,这是怎么回事?”黄笼一眼就看出宁婉心是被男人欺负过了,有些惋惜那男人不是自己,心中也猜到了几分宁天佐是想让他做什么见证了。

    “大人稍等。”宁天佐看向宁婉心:“婉心,把你的遭遇一五一十地跟大人说一遍。”

    “是。”宁婉心跪在地上,把自己编的故事又说了一遍。

    此时,宁婉心就跪在院子的门口,而且她的声音很大,这让宫漠寒和容浅止几人听了个清楚明白。

    “该死的贱人!”望月怒不可遏,恨不能现在就去宰了宁婉心,她竟然敢这么诬陷爷,她真是该千刀万剐!

    惊云三人也都是怒火中烧。

    容浅止攥了攥拳头,压了压心中排山倒海的怒火,她非常清楚,宁天佐如此做一方面是想激怒他们,让他们自乱阵脚。

    宫漠寒面色如常,一双凤眸深如寒潭,他冷笑了一声:“宁天佐以为他如此做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杀了我了?他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他盘膝坐到了地上:“惊云破风望月天星,助我一臂之力!”

    “是!”四人依次来到宫漠寒身后,把内力传到宫漠寒的身上。

    黄笼本以为是哪个不知名的采花大盗干的好事,不想从宁婉心嘴里听到的男人竟然是宫漠寒,他的额头上顿时惊出了一层冷汗,他娘的,早知道是宫漠寒,他肯定不来了!

    谁不知道宫漠寒和太子殿下的关系,宁天佐这明显是想杀了宫漠寒呀,若让太子殿下知道了是他给宁天佐做的见证,他还有命吗?

    他急忙道:“那个,大庄主,本官还有要事,先行告辞了!”

    宁天佐早就知道黄笼是个贪生怕死的东西,他快速轻弹了一下手指,假意道:“大人等喝口茶水再走也不迟。”

    黄笼身体一麻,他目光呆滞地看着宁天佐,点了点头:“好。”

    宁天佐满意地笑了笑,猛地一挥手:“放火矢!”以为躲在屋子里当缩头乌龟,他就拿他们没办法了?他照样可以烧死他们!

    他的话语刚刚落下,突然一阵地动山摇,就听见宁婉晴惊呼道:“爹爹,地动了!”他神色一拧,稳住脚底,快速往远处看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