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绝世傻妃:战神王爷嗜宠妻 第307章 我就生气
    容浅止瞪了宫漠寒一眼,气鼓鼓道:“我就吃醋了,怎么了,你还不准我吃啊!”

    宫漠寒低笑了两声,觉得止止吃醋的模样真是可爱极了,他伸手把她揽进怀里,在她气鼓鼓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这才道:“夫人如此威武,为夫怎么敢呢?”

    容浅止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嗔了宫漠寒一眼,别过脸去。

    “好了,止止不生气了。”宫漠寒亲了亲容浅止光洁的额头,又道:“那林依依并不知道我们在这里,我也不会去见她的,等明日雨停了,我就让慕容打发她们离开。”

    听宫漠寒这么一说,容浅止反而觉得自己小心眼了,她把脸靠在宫漠寒的胸前,闷闷道:“知道的。”

    宫漠寒知道止止心里定然还是有些不舒服的,他希望明日早点到来,早点把那对主仆打发走。

    但天公并不作美,第二日,雨依然下个不停,宫漠寒站在窗前,微蹙着剑眉。

    这时,慕容邪撑着伞进了院子,宫漠寒回头看了眼正坐在床上练功的容浅止,快步出了房间,来到廊檐下。

    慕容邪走上廊檐,收了伞,看向宫漠寒问道:“止止呢?”

    “她在练功。”宫漠寒问道:“何事?”见慕容邪这个时候来,他心中突然隐隐有些不安。

    慕容邪抿了一下唇,道:“那林姑娘昨晚高烧了一夜,现在还迷迷糊糊的,你要不要去看看?”

    “她病了?”宫漠寒拧着剑眉,他一点都不希望那林依依在这个时候病。

    “那林姑娘一看就是身体羸弱,再加上昨夜淋了雨染上了风寒,自然就病倒了,不过,我已经让清流请大夫给她看过了,并没有大碍,吃几副药,休息几日应该就没事了。”

    宫漠寒拍了拍慕容邪的肩膀:“慕容,你知道,我和她的婚约,我定然是要退掉的,我不想让她知道我在这里,只能辛苦你了。”

    “辛苦倒不怕,只是,你不要让止止受委屈了。”

    “放心,我定然不会让止止受半点委屈的。”

    “那就好。”

    目送着慕容邪离开,宫漠寒又在廊檐下站了一会,这才回了房间,不想,止止已经收了功,正站在屋子里看着他。

    他快步上前,问道:“止止,你都听到了?”

    “嗯,她病了。”容浅止转身,往桌旁走去,她一点都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她不想去想林依依病了,是不是又激起了宫漠寒男人的保护欲。

    “止止,你又怎么了?”宫漠寒一把握住了容浅止的手腕,猛地把她拉了回来,他看着容浅止神情寡淡的模样,竟莫名的心慌,心中更是生出了一团莫名的怒气。

    听着宫漠寒带着怒气话语,容浅止烦躁担心不安的心似乎找到了一个宣泄的窗口,她猛地甩开了宫漠寒的手,怒道:“什么叫‘又’,我怎么了,我能怎么?”

    看着容浅止瞬间红了的眼眶,宫漠寒心中的那团怒气瞬间消散了,他急忙把容浅止搂进怀里:“止止,对不起,我不该向你发火的,乖,别生气了。”

    “我就生气!”容浅止在宫漠寒的胸前轻捶了两下,两滴清泪从眼角滚落了下来,随即,她趴在宫漠寒的胸前呜呜地哭了起来。

    她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明明是她抢了原本就跟林依依有婚约的宫漠寒,她有什么好哭的,该哭的人应该是林依依啊。

    此时此刻,她倒希望林依依是宁婉心那样的女人,那样的话,她绝对是以一个勇士的姿态出现在她的面前,再毫不犹豫地把她拍死掉。

    但,林依依却是一个羸弱的弱女子,她没有对她做任何不好的事情,反而是她抢了她的未婚夫,她像一个让人不齿的小三,即便她孔武有力,这个时候,她也不能把她怎么样。

    不论前世,还是今生,她还从来没有这么无力过,但她却是什么也做不了。

    见容浅止一哭,宫漠寒心更疼了,急忙哄道:“止止乖,别哭了,你若还生气,就打我好了。”

    “我为何要打你,你又没有做错什么。”容浅止紧紧搂着宫漠寒的腰身,带着哭腔道。

    “我刚刚朝你发火了,就是错事。”

    “可我也朝你发火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算抵消了,止止,不生气了,嗯?”宫漠寒低头,轻轻吻去容浅止脸上泪痕。

    “嗯。”容浅止双手搂上宫漠寒的脖子,瞅着他,咬了咬唇道:“漠寒哥哥,我害怕。”

    “害怕什么?”

    “我害怕你会对林依依心软,会因为她改变。”“傻瓜,我怎么会因为她改变?”宫漠寒此时根本不相信一个林依依能改变他,他又道:“止止,我和你说过,母妃生前对我而言,就跟你一样,只因为母妃的关系,我才会对那林依依有所不同,我并不认为

    那是心软,止止,相信我,好吗?”

    “嗯,我相信你。”容浅止把脸贴在宫漠寒的脖颈上,此时,她不想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

    ……

    彩云见林依依睁开了眼睛,惊喜道:“小姐,太好了,您终于醒了!”

    “我病了?”林依依摸上自己的额头,见额头上放着一块湿湿的帕子。

    “小姐,您昨天晚上发了一夜的高烧,可吓坏我了!”彩云把林依依额头上的帕子拿了下来,摸了摸林依依的额头,欢喜道:“小姐,您的额头不烫了。”

    “嗯,彩云,辛苦你了。”

    “小姐,你说哪里话,我伺候您是应该的。”看着如此娇弱知书达理的林依依,彩云早已忘了林依依让她害怕的时候。

    林依依柔柔地笑了笑,问道:“彩云,昨晚是谁给我诊治的?”

    “是这宅子的主人让人去请的大夫,他还帮小姐付了诊金,又让人去抓了药,小姐,他真是好人。”

    “既然如此,彩云,你赶紧扶我起来,我现在就要去好好谢谢人家!”林依依急切道。

    “小姐,现在外面还下着雨,而且您的身子还没完全好呢。”

    “无妨,快扶我起来。”

    彩云无法,只能伺候着林依依起身,找了一把伞,扶着她出了房间,见四下没人,为难道:“小姐,我们又不知道这宅子的主人住在什么地方,我们去哪里谢人家?”林依依往四周看了看,往宫漠寒和容浅止的院子指去,道:“彩云,你看,那边有个精美的院子,兴许这家主人就住在那里,我们过去问问。”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