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绝世傻妃:战神王爷嗜宠妻 第331章 来者不善
    姑娘?

    容浅止蹙了蹙秀眉,转头往那小船看去,就见那小船像离弦之箭般正朝他们这边飞掠而来,转眼间已经离他们很近了。

    船上的男子一身青衣,衣袂翻滚,水花四溅中,他似乎正看着自己,这就是说他刚刚是在叫自己。容浅止摸了摸鼻子,貌似她现在不能被称为“姑娘”了吧,若是放在现代,十五六岁的年纪自然还是小姑娘一个,但,她现在已经是有夫之妇了,再被称为“姑娘”就不合适

    了,不知是那人眼拙,没看清她的发式还是根本没有把宫漠寒放在眼里。她转头看向宫漠寒,就见宫漠寒正沉着一张俊脸微眯着凤眸看着船上的男子,显然极其不悦,她捏了捏他的手道:“夫君,我们回去吧。”素不相识,容浅止就当那人眼拙

    了,不想理会,也不想因为这点小事让宫漠寒和那人发生冲突。

    “好。”宫漠寒这才收回冰冷的眸光,拉着她往宅子走去。

    “姑娘!”随着话音的落下,男子已经飞身落在了宫漠寒和容浅止前面,他背对着二人,一身青衣,身姿笔挺,如松似竹。

    “阁下是白生了双眼睛有眼无珠还是就是来找死的!”一而再地被眼前之人挑衅,宫漠寒好看的凤眸中寒光乍现,说出来的话更是冰寒彻骨。

    “喂,你是谁?你到底想干什么?”容浅止也恼了,她也觉得眼前的男子就是故意的,完全就是赤果果的挑衅!

    男子慢慢转过身来,他并没有看宫漠寒,而是把幽冷的眸光直直地落在了容浅止的脸上,他并没有立即出声。容浅止这才看清男子的容貌,就见男子二十岁左右的年纪,五官俊朗,一双漆黑的眸子幽如寒夜,他面无表情,浑身上下散发着冰冷的味道,但他身上的冷却又与宫漠寒

    有所不同,若说宫漠寒像寒潭里的寒冰,让人冷得彻骨,而眼前的男子却像寒夜里的幽谷,让人冷得心惊。

    看到这,容浅止心中竟生出了一股莫名的寒意,她不由地握紧了宫漠寒的手。

    宫漠寒顿时感觉到了,他快速上前一步,把容浅止护在身后,同时一挥手,一掌劈向了男子,掌风凛冽,带着排山倒海之势。

    男子幽冷的眸子里划过一道轻蔑的笑意,他飞身躲过,落在了离容浅止稍远的地方,看着她开口道:“你很像我的一个故友,你叫什么名字?”

    “阁下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更不可能是你的什么故友,阁下还是请回吧。”容浅止顿了顿又道:“还有,我已经成婚了,请不要再叫我姑娘,这不合适。”

    说完,容浅止拉了拉宫漠寒的衣袖道:“夫君,他就是认错人了,我们回去吧,不必理他。”

    宫漠寒冷冷地看了男子一眼后,拉着容浅止回了宅子。

    男子并没有立即离开,他目送着容浅止身影消失在门后,眉头微微蹙了蹙,到底是不是她?

    站了半炷香的时间,他这才飞身回了小船上,乘船离开。此时,惊云早已从炎城回来了,他和宫漠寒正站在屋脊上,他见宫漠寒一直看着男子离开的方向,他想了想,开口道:“爷,要不要属下去跟着他?”之前宅子外面的动静

    他也听到了,心中亦是觉得此人很是可疑。

    “此人武艺极高,你是跟不住他的,传令下去,加强戒备!”宫漠寒开口,他隐隐觉得此人来者不善。

    “是!”

    ……

    男子驾着小船顺流而下,在一个山峡处停了下来,此处水流湍急,南北两阴山耸立在宁江两岸,男子直接飞身上了南阴山,几个纵身之后,他来到了山腰处。

    山腰处有一片竹林,竹林后面隐着一栋小竹楼,此时,一名满头白发的婆婆正坐在竹楼前的石桌旁自斟自饮。

    她见男子来了,开口道:“阿绝,你又去找她了?”

    “是的,奶奶。”男子在婆婆的对面对面坐了下来,拿起酒壶帮婆婆斟了一杯酒。

    “还是我家阿绝最好。”婆婆呵呵笑了两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看向男子问道:“今日可有收获?”

    男子拧了拧眉,道:“我今日见到了一名女子,她让我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但我不敢肯定是不是她。”

    “哦,她是谁?奶奶可认识?”

    “我也不知道她是谁,不过,她长得很美,住在离这里二十里处宁江边上的一所宅子里。”

    “阿绝,那宅子的门外是不是悬挂着琉璃宫灯?”婆婆突然问道。

    “正是,奶奶,您知道她是谁?”

    婆婆顿时笑了:“阿绝,你算问对人了,奶奶告诉你,那女子叫容浅止,是宁剑山庄那老不死的外孙女,奶奶今日还去找过她呢。”

    容浅止!

    男子毫无表情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死裂痕,他急切地问道:“奶奶,您没有弄错,她确实叫容浅止?”

    婆婆想了想,道:“她是南楚前丞相容敬忠的养女,以前是叫容浅止的,只是后来跟燕沐宁珞相认了,她现在还叫不叫这名字,奶奶就不得而知了,阿绝,你怎么了?”

    “没什么,奶奶。”男子幽冷的眸子慢慢恢复了平静,名字一样说不定仅仅是一个巧合,到底是不是她,他还必须再会会她!

    ……

    宫漠寒送容浅止回屋后便出去了,容浅止一个人坐在桌旁发呆,一想到那名青衣男子,她竟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她好像见过他,又好像没见过,他到底是谁?

    正想着,就见宫漠寒推门进了屋,她站了起来,迎上前,道:“漠……夫君,你刚刚做什么去了?”

    “去找不离要了件东西。”宫漠寒把手中的小瓷瓶递给了容浅止。

    “这是什么?”容浅止接过小瓷瓶瞅了瞅,见小瓷瓶都是镶着金边的,就知道里面肯定装着什么宝贝。

    “玉肤膏。”宫漠寒拉着容浅止坐到桌旁,撸起她的衣袖,看着那些针眼,他心疼道:“还疼吗?”容浅止心一暖,使劲摇了摇头:“早就不疼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