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绝世傻妃:战神王爷嗜宠妻 第334章 罚你抱抱
    被宫漠寒带着落到了对岸,容浅止依然处于花痴中,她不禁道:“夫君,你真好看!”

    “既然如此,止止,那你以后是不是就不会看别的男人了?”宫漠寒笑着道。

    “啊?”容浅止这才回过神来,脸一红,娇嗔了宫漠寒一眼。

    宫漠寒笑了笑,没再逗容浅止,拿过鱼到江边处理干净。

    “夫君,要不要我帮忙?”看着宫漠寒娴熟的手法,想着他以前肯定没有少做。

    “不用,等一下我们再去捡点柴火,就可以烤鱼了。”

    “那我去捡。”

    “不行。”宫漠寒顿了顿,又道:“止止,从今日开始,你不可以离开我半步,今日那人来者不善,我们还是小心一点为上。”

    容浅止点头:“嗯,我都听你的。”

    宫漠寒把鱼处理干净,又和容浅止一道捡了些柴火,两人便在江边烤起了鱼。

    燕不离本以为宫漠寒会在他的院子里烤鱼,不想却扑了个空,他和楚天娇又来到江边,看着江对岸的两人,顿时被气笑了。

    “宫漠寒,你还真是我的好兄弟啊!”

    “那是自然,作为兄弟,我自然是想你多长些本事,你若能过来,我便为你再烤一条鱼。”

    “这可是你说的!”燕不离撸了撸衣袖,看向楚天娇问道:“天娇,我以前听说你的轻功不俗,你应该能过得去吧?”“你听谁胡说的,我的轻功只够翻墙的,这江面这么宽,我哪能一口气过得去?”楚天娇有些心虚,她并没有原主的记忆,再加上她这一年来就忙着找回现代的方法了,疏

    于练功,她根本没把握能过得了这江面,她可不想掉下去成为落汤鸡。

    “这样吗?”燕不离有些犯难了:“我若带着你的话,我们两个恐怕都得掉下去。”燕不离对于自己几斤几两自己还是很清楚的。

    “那算了,你过去吧,我回去了。”楚天娇转身往宅子走去。

    “那我也不吃了,再说烤鱼也没什么好吃的,走,回去我做烤鸡给你吃!”燕不离跟在楚天娇身后,回头又狠狠瞪了宫漠寒一眼。

    闻言,楚天娇停下了脚,转身看向燕不离道:“不离,等我们回京城,我们就成婚吧。”

    “真的?”燕不离有些惊喜。

    “嗯,真的,我想清楚了,不管以后如何,我都愿意嫁给你。”

    燕不离有些激动,他一把将楚天娇搂进了怀里:“天娇,你放心,我燕不离今生一定不会负你!”

    “嗯,我相信。”

    “走,我们去烤鸡吃!”

    “好。”

    看着两人回了宅子,容浅止这才看向宫漠寒道:“天娇接受了不离哥哥,她应该是想清楚了,她不准备回现代了。”

    “应该,希望不离也能幸福。”“希望,只是不离哥哥是一国的储君,等他以后继承了皇位,很难做到后宫中只有一个女人,他若是必须得纳妃的话,我担心天娇会难以接受,在我们那里,人们只接受一

    夫一妻制。”

    “放心好了,不离对皇位无意,而且有一个人比他更适合做那个位置。”

    “你说是五哥哥燕君逸?”容浅止听她爹爹提起过,说燕君逸文韬武略,是治国之才。

    宫漠寒点头:“抛开我和不离的私交不说,我觉得燕君逸更适合做一个好皇帝。”

    “我觉得五哥哥的名字也很好听,就不知道模样长得如何。”容浅止咯咯笑了两声。

    “他自然没有为夫长得好看!”宫漠寒快速转移话题:“止止,鱼差不多了,你先尝尝好不好吃。”

    容浅止抿嘴一笑,接过鱼,咬了一口,点头道:“真好吃!”

    “那就多吃点。”

    “嗯。”

    凌幽绝远远地看着坐在岸边的两人,眸光幽幽,之前,听奶奶说过容浅止之后,他便又问了容浅止的夫君是谁,这才知道他叫宫漠寒。

    他看得出宫漠寒此人武艺极高,而且似乎已经对他有了防备,他一直形影不离地跟着容浅止,他想靠近容浅止并不容易。

    若不能靠近容浅止,他就不能断定她到底是不是她。

    他正想着,猛地间想到了什么,他快速转身离开。

    “夫君,都怪你烤的鱼太好吃了,我都撑得走不动路了。”容浅止摸了摸自己圆圆的肚子,真的好撑啊。

    “嗯,都是为夫的错。”宫漠寒笑。

    “就是,那就罚你抱我回去。”说着,容浅止张开胳膊。

    宫漠寒自然是乐意之至,他把容浅止抱了起来:“止止,你不怕被人笑话了?”

    “怕什么,他们笑他们的,我就当没听见好了,再说,不是还有夫君你嘛,他们傻了才敢笑话你。”

    宫漠寒低笑了两声,抱着容浅止回了宅子。

    时间到了晚上,临睡前,宫漠寒去了茅房,去茅房,他自然不能让容浅止跟着,容浅止留在了房间里。

    容浅止正坐在梳妆台前梳着头发,她听到开门声,便以为是宫漠寒回来了,看着铜镜开口道:“夫君,你回来了。”房间里只点着一根蜡烛,光线有些昏暗,容浅止看着铜镜中越来越近模糊的身影并没有太在意,她又道:“夫君,你在想什么,为什么不说话?”说完,她这才转过身去,

    看到来人,她神色一凛。

    来人和宫漠寒的容貌一模一样,但她一眼便认出他用了“整骨易容术”,她眯了眯眼道:“你是谁?”

    “止止,你说我是谁?”凌幽绝轻轻开口,此时,他已经可以肯定容浅止就是他要找的止止。

    “整骨易容术”是容家独创,她既然能一眼就认出他不是宫漠寒,她不是止止又是谁?

    容浅止猛地睁大了眼睛,一股寒意快速从脚底升起,流向她的四肢百骸,他是凌幽绝,一个她永远不想记起的男人!心中波涛翻滚,但容浅止却知道,此时此刻,她绝不能承认,她冷冷地哼了一声:“在我看来,你不过就是一个会点易容术的鸡鸣狗盗之徒!你是自己走,还是等着我夫君

    把你抓住打入大牢?”“他也要有这个本事才行!”说话间,凌幽绝突然朝着容浅止出了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