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绝世傻妃:战神王爷嗜宠妻 第370章 不解风情
    惊云来到百里无尘面前,把百里无尘上上下下又打量了一番,心中那种诡异的感觉更强烈了,他冷冷地开口:“你是谁?”

    百里无尘看得出来惊云这是在怀疑他,不禁对惊云有些刮目相看,一个小小的侍卫还真是不简单呢。

    但,他知道,惊云此时仅仅是怀疑而已,他并没有看出来他是男扮女装,否则的话,他可不会这般跟他说话了。

    他施施然行了一礼,柔柔道:“民女顾情色见过大人。”“我问你,你不去伺候公主,跑到这里来做什么?”之前在路上的时候,他就听到“她”说“她”叫顾清色,此时听来,惊云愈发地觉得这名字也是那么的不顺耳,但不顺耳归

    不顺耳,他却没能看出什么破绽来,只能继续问道。

    “太子殿下不让民女伺候公主,民女闲来无事,便随便走走,不想却走到这里来了。”百里无尘微微低下头,涂满胭脂水粉的脸上带着几许黯然的神色。

    惊云紧紧地盯着百里无尘,但让他失望的是,他依然没有看出什么破绽,想着,莫非真是他想多了。

    但,这是宁剑山庄,人多眼杂,他若长时间地盘问也不太妥当,他开口道:“即是如此,你还是回屋早些歇息吧,莫要再随便走动了,免得再让公主殿下为难。”“是,民女这就回去。”百里无尘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依然趴在石桌上的容浅止一眼,心中自是不甘心的,但他也知道他不能再上前了,否则的话,定然就被惊云看出破绽来

    了。

    目送着“清色”离开了,寒霜看了一眼惊云,这才发现她似乎误会他了,他若真是想勾搭女子,怎会问那些无关紧要的话?

    “姐,你误会惊云大哥了。”寒露凑到寒霜耳边道。

    “我知道。”寒霜抿了抿唇。

    “那你准备怎么办?”

    “我会跟他道歉。”寒霜向来敢做敢当,既是自己错了,她跟他道歉就是了。

    “就这样?”寒露眨了眨眼睛。

    寒霜猛地看向她:“站好了,收起你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

    寒露撇了撇嘴巴,姐姐真是一点都不解风情啊,这可如何是好?

    百里无尘正走着,就见宫漠寒迎面快步而来,他的心中顿时咯噔一声,他急忙低下了头。

    他清楚地知道,宫漠寒之所以没有怀疑他,只是因为他根本没有正眼看过他一眼,此时,若是让他看出破绽了,他可就真的危险了!

    此时此刻,宫漠寒的眼里心里都是那个趴在石桌上的人儿,他根本不会把眸光分给百里无尘一点点,他飞身而起,直接落在了凉亭外面。

    百里无尘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中却又涌出了一抹莫名的滋味,他攥了攥袖中的手,快步离开。

    宫漠寒摆了摆手,让惊云几人不必行礼,他抬脚进了凉亭,坐到了容浅止身旁的石凳上,看着容浅止苍茫的眸子,心中一阵心疼。

    “让你不要靠我这般近的。”容浅止开口,但她的身子并没有动,依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止止,我们是夫妻,夫妻本是一体,靠得多近,都是天经地义。”冷静下来的宫漠寒知道对待此时的止止不能用寻常的方法,说着,他伸手把容浅止搂进了怀里。

    “可是,我不喜欢。”容浅止皱着眉,有些抗拒宫漠寒的碰触,只是听了宫漠寒的那番话,她并没有立即推开他。

    “止止,你生病了,现在只是不习惯而已,等你习惯了就好。”宫漠寒柔声哄着,他虽然没有从止止的脉象上看出什么来,但他可以肯定一定是止止的身体出了问题。

    “生病了?”容浅止蹙眉,不由地想到了以前她和宫漠寒相处的情形,如此看来,兴许真的是她生病了。

    宫漠寒点头,把容浅止搂得更紧了:“止止,相信我,我一定能找到治好你的方法,但你不要再说休了我好吗?”

    他不惧死,最惧的是不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

    容浅止抬眸,对上宫漠寒恳求深情的眸子,眸子里全都是自己的影子,猛然间,她的心忽地一痛,她伸手捂住了胸口。

    “止止,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宫漠寒急切道。

    “只是刚刚胸口有些疼,现在已经没事了。”

    宫漠寒觉得古怪,急忙探上容浅止的脉搏,脉象平稳,没有一丝异常,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更是隐隐不安了起来。

    “止止,你若是胸口再疼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

    “嗯。”容浅止莫名地发现,胸口疼过之后,她竟有些不抗拒宫漠寒的碰触了,她想了想,慢慢伸出手,搂上了宫漠寒的腰身。

    宫漠寒自然是感觉到了,他一阵惊喜:“止止……”

    容浅止急忙缩回了手,咬了咬唇道:“我只是想试试看……”

    “试试看什么?”

    “试试看有没有以前的那种感觉。”容浅止自然知道以前是什么感觉,但此时,她根本无法感知。

    “止止,你还记得以前是什么感觉?”宫漠寒脑中灵光一闪,循循善诱。

    “很欢喜,很开心。”容浅止顿了顿又道:“可是在我现在看来却是很荒唐。”

    “荒唐?”宫漠寒无奈地笑了笑:“止止,那你刚刚抱我的时候觉得荒唐吗?”

    容浅止摇了摇头:“倒不觉得荒唐,只是觉得有些怪怪的。”闻言,宫漠寒阴郁迷茫的心中顿时出现了一道曙光,他紧紧地搂着容浅止道:“止止,你现在觉得怪怪的,没什么,只是你的心被什么东西蒙住了,你只要相信我,我们一

    定能拨开云雾,好吗?”

    容浅止点了点头:“好。”

    宫漠寒拉着容浅止站了起来:“止止,我们回屋吧,否则岳父岳母大人该担心了。”

    容浅止根本不知道担心为何物,但还是应了声:“好。”

    望月和惊云暗暗松了一口气,王妃虽然还没有恢复正常,但至少没有再说休了爷了,否则爷恐怕又会一夜无眠。

    宫漠寒拉着容浅止回了院子,他没有带容浅止去见燕沐宁珞,只是让寒露去宁珞的屋里说了一声。两人用过晚膳,梳洗过后,容浅止指了指软榻对宫漠寒道:“你今晚睡榻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逆世腹黑灵魂师〕〔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原来我生而不凡〕〔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