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绝世傻妃:战神王爷嗜宠妻 第498章 管她是谁
    第498章 管她是谁

    长公主和慕容世子大驾光临沐王府,燕沐自然是要设宴的,几人又在厅中闲谈了一会,长公主并没有提及慕容颜的事,她站了起来,道:“翎儿,姑姑也好久没有来过府上,你陪我走走如何?”

    宁珞正想着,是不是她想多了,误会了长公主,闻言,顿时不悦了起来,她刚想出声,却被燕沐捏了捏手,她转头看向了他。

    燕沐看着她轻轻摇了摇头,她瞪了他一眼,不过,她终是没有出声。

    “好!”容浅止笑着站了起来,看向宫漠寒道:“夫君,你陪着慕容哥哥,我陪姑姑出去走走。”

    宫漠寒也看出来了,长公主完全就是想跟止止提那慕容颜的事,他心中有些不爽,不过,他倒不用担心什么,以止止的能耐,她可不会被谁欺负去了,他点了点头。

    到了这时,慕容邪自然是明白了,他看向长公主叫了声:“母妃!”

    “不许跟着!”长公主瞪了慕容邪一眼,拉起容浅止的手:“翎儿,我们走,不用理会他。”

    容浅止笑了笑,跟着长公主出了前厅。

    “慕容,我们好像还从没有切磋过棋艺,今日,你不介意跟我下一盘吧?”宫漠寒站了起来,看向慕容邪道。

    慕容邪掸了掸衣袖,站了起来,挑了挑眉道:“你都不介意,我还介意什么?走吧。”他和止止都不着急,他还操个哪门子心?

    待两人离开后,宁珞看向燕沐不悦道:“你明明知道你那皇妹想找翎儿说什么,你为何不让我说,你是怕我得罪了她?”

    “珞儿,你想多了,我们是她的兄嫂,我们为何要怕她?我只是觉得,翎儿已经长大了,这些事情,我们该放手让她自己去解决,毕竟漠寒的身份摆在那里,这种事情以后也是少不了的。”

    宁珞知道燕沐说得有理,没出声,宫漠寒是南楚的王爷,位高权重,又长相俊美,想嫁进寒王府的女子估计能绕着京城排上三圈,再者,以宫漠寒的身份,即便他想一生一世一双人,但朝政和南楚的那皇帝能如他所愿吗?而以翎儿的性子,她绝不可能跟别的女人共侍一夫的。

    一时间,宁珞突然觉得容浅止嫁给宫漠寒并非是一件最如意的事情。

    “珞儿,你在想什么?”燕沐见宁珞迟迟没有出声,开口问道。

    “我在想,之前,翎儿若是和宫漠寒真的和离了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珞儿,你什么意思?”

    “他们若是真和离了,宫漠寒若还想跟翎儿在一起,他就得入赘沐王府。”

    燕沐不禁笑了:“珞儿,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我还不是为了翎儿着想么,你想啊,若那南楚的皇帝下了道圣旨,让宫漠寒娶个侧妃什么的,翎儿若是不能忍,就只能跟宫漠寒和离,但若是宫漠寒入赘了沐王府,他便是我们北燕的人了,皇上定不会再给他弄个侧妃什么的,而且,给他个胆子,他也不敢!”

    燕沐笑:“珞儿,你想多了,不说那宸帝不会同意漠寒入赘沐王府,就是漠寒自己,他也不会同意的,他是王爷,他有他的责任。”

    宁珞睨了燕沐一眼:“我只是说说而已。”说着,宁珞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又道:“这孩子若真是男孩也就罢了,若是女孩的话,等她长大后,我定要招个上门女婿,到时候,你可不准有意见!”

    “好,为夫都听珞儿的。”

    与此同时,容浅止跟着长公主来了花园,此时已经是深秋,但花园里依然是一副姹紫嫣红的景象。

    容浅止看向长公主道:“姑姑,您想跟我说什么,说吧。”

    “翎儿真是聪慧!”长公主笑,看了容浅一眼,眸光移向了眼前花圃上那些娇艳欲滴的花儿,她缓缓道:“翎儿,对于位高权重的男人来说,女人对他们来说不仅仅是传宗接代,女人往往代表的是他们的权势和颜面。姑姑贵为公主,但慕容王府里的女人不比任何一家王公大臣的要少,这并不是姑姑多么的大度,而是身在这个位置上,有太多的不得已。”

    容浅止笑了笑,没有立即出声。

    长公主转头看向她:“翎儿,你明白姑姑的意思吗?”

    “明白。”容浅止笑:“姑姑的意思不就是说,只要慕容颜嫁给了夫君,那慕容王府和寒王府就有了姻亲关系,而有了慕容王府这个靠山,夫君以后在朝堂上可以不把任何一个大人放在眼里,甚至皇上?”

    长公主脸色一变:“翎儿,姑姑可没有这个意思!”

    “姑姑,你别紧张,我只是随口说说。”说着,容浅止快速敛起了脸上的笑意,又道:“姑姑,在我看来,一个男人若是只能靠女人来保住他的权势和颜面,那他就是一个窝囊废!我夫君可是一个纵横疆场顶天立地的男人,他可不是什么窝囊废,你回去告诉慕容颜一声,让她趁早死了这条心,否则的话,就不要怪我不认识她是谁!”

    长公主呆呆地看着容浅止,没有想到容浅止竟能说出如此霸气的一番话,比宁珞当年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其实,她这次来只是想看看容浅止对慕容颜嫁给宫漠寒的态度,若容浅止同意,自然再好不过了,若不同意,也没什么关系。

    “好,姑姑回去后一定把你的话转告给她。”长公主拉起了容浅止的手:“翎儿,你有没有生姑姑的气?”

    “没有,我想姑姑也是被她缠得没办法了,才来跟我说这些的。”

    “翎儿真是蕙质兰心。”长公主叹了口气:“也怨我,是我把她宠坏了。”

    “姑姑,若慕容颜还不肯善罢甘休的话……”

    容浅止并没有说完,但长公主明白她的意思,她道:“她若还执迷不悟的话,她随你处置,姑姑绝不插手。”

    “多谢姑姑!”

    中午,燕沐设宴款待了长公主和慕容邪,宴席过后,两人告辞回府,慕容邪没有再骑他的马,而是上了长公主的马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圣源武祖〕〔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掉入异世界也要努〕〔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