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绝世傻妃:战神王爷嗜宠妻 第519章 给他等着
    第519章 给他等着

    宫漠寒离开皇宫,他便接到了止止出了王府在大街上偶遇燕君逸的消息,他的心中顿时生出了浓浓的危机感。

    燕君逸是止止的堂兄,他这危机感看起来有些荒唐,但他不得不防,因而,他径直来了茶楼。

    “夫君,你怎么来了?”容浅止迎上宫漠寒,自然而然地拉上了他的手。

    “我听说你在这里,便来找你了。”宫漠寒快速敛起身上的寒意,看着容浅止宠溺一笑。

    看着两人如此肆无忌惮地秀恩爱,燕君逸心中怒火中烧,袖中的手攥了又攥,而且,他看得出来,尽管现在他的身份还是止儿的“堂兄”,但,宫漠寒并没有对他放松警惕。

    不行!

    为了免得夜长梦多,他必须尽快实施他的计划。

    他站了起来,转身看向宫漠寒,拱了拱手:“寒王爷,久仰!”

    宫漠寒抬眸看向他。

    四目相视,电光火石,风起云涌!

    昨日在宴席上,宫漠寒和燕君逸并没有正面接触,宫漠寒以前也只是听燕不离经常说起燕君逸长得如何如何了得,他并没有特意仔细看过,此时,他看向燕君逸的眸光猛地一顿,他竟然在他的身上看到了百里无尘的影子!

    他微微眯了眯凤眸,把燕君逸仔细打量了一番,没错,他确实长得跟百里无尘有几分相像,这倒是巧合得很。

    他松开容浅止的手,拱手回了一礼:“五皇子,本王也是久仰大名!”

    宫漠寒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他的嘴里虽然说着久仰的话,但王者的威压却一点都没有减少。

    容浅止瞅着宫漠寒很是无语,毫无疑问,这黑心货的醋坛子又打翻了!

    燕君逸温和地笑了笑,道:“寒王爷战功赫赫,声名远扬,本殿望尘莫及,王爷若是不嫌弃的话,坐下来喝杯茶水如何?”

    容浅止本以为宫漠寒不会答应的,不想,就见他道:“好,本王恭敬不如从命。”

    宫漠寒说完,拉着容浅止的手坐到了燕君逸的对面。

    容浅止猜想宫漠寒这黑心货八成是在打什么坏主意,他都能吃五哥哥的醋,他还能跟五哥哥喝茶聊天,开玩笑呢。

    燕君逸亲自给宫漠寒斟了一杯茶,道:“王爷,请。”

    “多谢。”宫漠寒端起茶杯浅抿了一口,看向燕君逸,道:“五皇子,本王有一句话不知当不当问?”

    “王爷,请说。”

    “五皇子已经到了弱冠之年,为何到现在还没有娶妻?”

    闻言,容浅止急忙看了燕君逸一眼,捏了捏宫漠寒的手道:“夫君,你问五哥哥这个做什么?五哥哥已经有中意的姑娘了!”

    “哦?五皇子,你的婚期定在什么时候,不知本王和止止能否喝上一杯喜酒?”宫漠寒又问,他看向燕君逸的眸光深不见底。

    燕君逸不管容浅止有没有看得出来,但他知道,宫漠寒的此举其实是在试探自己,试探他对止儿有没有什么“不伦”的想法。

    他和止儿并不是一脉相承,他对她有任何想法都是天经地义的,纵然宫漠寒再狡诈,他也绝对想不到。

    他垂下眸,声音隐着一丝黯然神伤:“她还没有答应嫁给我,自然就谈不是定下婚期。”

    容浅止有些不忍,觉得宫漠寒有些过分了,他乱吃飞醋也就罢了,干嘛非得打听别人的隐私呢。

    “夫君!”她瞪向宫漠寒,朝着他使了个眼色。

    看着如此的燕君逸,宫漠寒不禁想,他是不是有些草木皆兵了,他看向燕君逸道:“抱歉,是本王多言了。”

    “没什么,王爷不必介意。”

    “五皇子,本王和止止就不打扰你的雅兴了,告辞。”说着,宫漠寒拉着容浅止站了起来。

    “五哥哥,那我和夫君就先走了,你若有空的话,欢迎去寒王府做客。”

    “好,慢走。”燕君逸也站了起来,他眼角的余光却紧紧地落在了宫漠寒和容浅止握在一起的手上,他袖中的手又不由地攥了起来。

    宫漠寒没再说什么,容浅止朝着燕君逸挥了挥手,两人一道出了雅阁。

    目送着两人的身影消失不见,燕君逸这才慢慢坐了下去,他猛地握紧了面前的茶杯,茶杯瞬间碎裂来开。

    宫漠寒!

    给他等着!

    宫漠寒拉着容浅止出了茶楼,他的脸色瞬间便沉了下去,薄唇紧抿。

    他的心情有些烦躁,没有坐马车,拉着容浅止在大街上走着。

    容浅止瞅着他,翻了个白眼,心道:大醋王,小气鬼!气吧,气吧,她看他能气多久!

    因而,容浅止并没有主动搭理宫漠寒,一双眼睛滴溜溜乱转,在大街上东看西瞧,完全是没有把宫漠寒放在眼里。

    宫漠寒自然看到容浅止在做什么,过了一会,他终是忍不住了,拉着容浅止停了下来,看着容浅止幽怨道:“止止……”

    “干嘛?”容浅止强忍着笑意,但眉眼弯弯还是出卖了她。

    “我生气了!”

    “我看出来了呀,所以我才没有招惹你呀,免得变成了无辜的出气筒,遭受了池鱼之殃。”容浅止笑着道。

    宫漠寒不禁被容浅止气笑了:“止止,你不问问我为何生气?”

    “这还用问?”容浅止瞅着宫漠寒眨了眨眼睛,往前走去,又道:“肯定是因为我和五哥哥去喝茶了,没有带上你,你生气了呗。”

    兰儿跟在两人的后面,紧紧捂着嘴巴,免得自己笑出声来,小姐,别这么逗,行吗?

    宫漠寒低笑出声:“好了,止止就是一只狡猾的小狐狸,不过,下不为例。”

    “什么意思?”容浅止转头瞅着他。

    “离他远一点。”

    容浅止自然知道那个“他”指的是谁,她有些无语,但还是道:“夫君,过几日我们就要离开这京城了,以后啊,可是千山万水的距离,想不远都不可能了。”

    “那是最好的。”若可能,他倒想明日就离开,不过,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好。

    但,这个时候,宫漠寒并不知道,对于一个能够为了一个女人舍弃江山的男人来说,任何东西都阻挡不了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圣源武祖〕〔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