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奇幻道具〕〔快穿:宿主她有点〕〔家有悍妻怎么破〕〔文娱之全能大咖〕〔女配拒绝当炮灰〕〔炎少宠妻上瘾〕〔都市透视医尊〕〔颤抖吧,渣爹〕〔都市超级高手〕〔裕词宫赋〕〔封先生,你的剧本〕〔悲催村女重生记〕〔黎隐传奇〕〔末日仙尊〕〔直播手术室〕〔神偷问道〕〔人生阅读器〕〔影后常年热搜〕〔重生八零甜如蜜〕〔超级医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绝世傻妃:战神王爷嗜宠妻 第521章 用兵之道
    第521章 用兵之道

    “我说服不了你,但也不会把龙心草交给你,你能奈我何?”雪无心嘴角慢慢扬了起来,姿态肆意,既然左右都行不通,那就耍横好了。

    他们罗刹门向来做的都是杀人拿钱的买卖,耍横自然是最拿手不过的了,她倒要看看容浅止能拿她怎么样。

    泥煤的,敢跟她耍横?

    容浅止勾唇一笑,道:“雪无心,我这个人对自己人向来吃软不吃硬,既然你如此不识好歹,行,我们走着瞧,我可以告诉你,只要有我在,你不要想踏出这京城一步!”

    说完,容浅止没有再理会雪无心,回到了宫漠寒的身旁。

    霸道的话语犹在耳边,雪无心的眸光在容浅止和宫漠寒的身上来回穿梭了片刻,她不禁笑了笑,果然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容浅止原来也是一个如此霸道的主。

    不过,她向来也是吃软不吃硬,容浅止都向她下了战书,她岂有不接的道理,她倒要看看她能不能走出这京城!

    宫漠寒一直都在注意听着雪无心那边的动静,容浅止最后一句话,他自然是听到了,他宠溺一笑:“止止,你若想收拾她,直接把她的行踪告诉你皇伯伯即可。”宫漠寒可不管雪无心是谁,对于跟他无关的人,他的方法向来简单粗暴。

    容浅止知道她皇伯伯此时肯定是在全国通缉盗走龙心草之人,这个时候,她若去告密的话,肯定是大功一件,但她不能这么做,雪无心是慕容哥哥喜欢的人不说,这件事一旦暴露定然也会牵连到慕容哥哥,甚至整个慕容王府,这件事还是暗中解决掉最为稳妥。

    她轻轻摇了摇头:“这样不妥,这件事跟慕容哥哥脱不了关系,我担心会牵连到慕容哥哥。”

    “止止,你这倒不用担心,慕容若是连这点小事都摆不平的话,他就不是南楚曾经大名鼎鼎的左相了。”

    容浅止觉得宫漠寒说得也有道理,但她还是道:“夫君,我还是觉得这件事暂且不要告诉皇伯伯,我想自己弄清楚,雪无心为何要龙心草,她到底是什么身份。”

    雪无心是雪倾天的养女,容浅止这是知道的,但从雪无心的表现来看,她已经和雪倾天决裂了,而且,她的亲生父母到底是谁,她突然要龙心草做什么,容浅止觉得这其中可能大有文章。

    “既然止止想弄清楚,那为夫一定全力配合,好了,吃鱼吧。”说着,宫漠寒夹了一块鱼肉放到了容浅止的碗里。

    “还是夫君最好了。”

    “那是自然。”

    饭后,容浅止拉着宫漠寒直接出了酒楼,甚至看都没有再看雪无心一眼。

    雪无心捏了捏下巴,她很想知道容浅止到底想用什么方法让她出不了京城,派人盯梢?

    容浅止和宫漠寒坐着马车在京城里绕了一圈,两人并没有回沐王府,而是来了慕容王府找慕容邪。

    “漠寒,止止,你们怎么来了,有事?”慕容邪有些意外。

    “慕容哥哥,怎么,不欢迎?”容浅止瞅着慕容邪,笑得意味不明。

    慕容邪一噎,笑着道:“自然能来。”

    “好了,慕容哥哥,我也不跟你拐弯抹角了,我问你,是不是你帮雪无心盗了皇伯伯的龙心草?”

    慕容邪一惊:“你们怎么知道的?”这件事只有他清流和雪无心三人知道,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漠寒和止止也知道了。

    “我和夫君今日在肥鱼馆遇到了雪无心,她承认是她偷了龙心草,当然,她并没有把你说出来,她的意思是都是她一人所为。”

    慕容邪笑了笑:“皇宫戒备森严,就凭她一个人,如何能拿到龙心草?她也真是够傻的。”

    “不是人家傻,只是人家不想连累你,想一个人扛着。”

    闻言,慕容邪心中突然生出了一种无法言述的味道,有欣喜,有苦涩。

    “至于她为何这么做,慕容哥哥,你还是自己慢慢琢磨吧,我和夫君来呢,是想请你帮一个忙的。”感情的事还是留给慕容邪自己去感悟吧,作为旁观者,她点到即可。

    “你们的事便是我的事,止止,说吧,让我做什么。”

    “装病。”

    慕容邪一愣,笑道:“止止,我可以知道理由吗?”

    “当然可以,不过,不是现在,等时机到了,我一定会告诉你的。”

    “好吧,从今晚开始,我就‘旧疾复发’了,明日让父王替我去向皇上告假,一定弄得满城皆知。”

    容浅止抿嘴一笑:“那就多谢慕容哥哥了。”

    “止止,你再说什么谢字,我可要生气了。”

    宫漠寒没等容浅止出声,开口道:“止止,事情都说清楚了,慕容定然还要准备一下,我们就不要再打扰了,我们回去吧。”

    容浅止岂会不知道宫漠寒的小心思,她睨了他一眼,看向慕容邪道:“慕容哥哥,那我们回去了。”

    “好。”慕容邪有些无语,宫漠寒这家伙对他的戒备心还是这么强啊,这可是北燕,他若对止止还有什么想法的话,他能如此太平吗?

    容浅止和宫漠寒出了慕容王府,两人上了马车,容浅止靠在宫漠寒身上道:“夫君,你说,我让慕容哥哥装病这一招用得如何?”

    让慕容邪装病,这目标自然是雪无心,她就要雪无心自己留下来,如此一来的话,她自然就无法离开京城了。

    “我就说我的止止是一只小狐狸么。”宫漠寒宠溺地刮了刮容浅止的小鼻子,他又道:“用兵之道,攻心为上,雪无心对慕容有情,而且,这一次,慕容为了她可能会受到牵连,再加上慕容‘病了’,她自然就不能一走了之了,一切都在止止的算计之中。”

    容浅止咯咯笑了两声:“其实,这也不能怪我呀,我也没有让人拦着她不让她走,是她自己要留下来的。”

    宫漠寒笑:“得了便宜还卖乖!”

    “人家哪有?”容浅止伸手搂上宫漠寒的脖子,眨了眨眼睛道:“夫君,你说,我是不是得到了你的真传?”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超强吸妖器〕〔奕王〕〔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给我一张复活卡〕〔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超凡医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