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绝世傻妃:战神王爷嗜宠妻 第528章 相思入骨
    第528章 相思入骨

    惊云三人都知道爷是不会真的想娶那兵部尚书家的二小姐的,王妃在爷心中的位置根本无人能替代,至于爷为何要这么做,惊云不解,但他没有多问,应了一声,快速去办。

    宫漠寒转身径直回了屋,兰儿看着他的背影,气得跺了跺脚,自己的一拳完全是打在了棉花上。

    待宫漠寒进屋后,她猛地一转身,飞快地往院子外面跑去,半年以来,兰儿瘦了一圈,脚步也轻盈了不少。

    “兰儿,你干什么去?”望月急忙追上她,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

    “你放手,王爷都要娶新王妃了,我还留在王府里做什么?我要去给小姐守陵,我再也不回来了!”兰儿吼道,一想到葬身火海的小姐,不禁又哭了。

    望月急忙回头往正屋方向看了一眼,把兰儿拽出了院子,低斥道:“不要在爷的面前提起王妃,你怎么又忘了?你还嫌爷不够伤心?”

    这半年以来,望月见到最多的就是爷在拿着王妃留下的凤天索发呆,望月知道爷这是在睹物思人,爷痛失挚爱的伤痛他们根本无法体会,否则爷也不会一夜之间白了头发,所以,他们能做的就是尽量少在爷的面前提起王妃,让爷慢慢淡忘,那么爷也就不会那么痛了。

    兰儿瘪了瘪嘴巴,哭得更伤心了:“我,我只是气不过,小姐才走了半年,王爷就要娶新王妃了,小姐泉下有知,她该多伤心啊,唔……”

    “好了,说你笨,你还不信!”望月帮兰儿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压低声音道:“你放心好了,爷不会真的娶那谢婉儿的。”

    兰儿顿时便不哭了,急切道:“你怎么知道?”

    “在王妃生前,爷对王妃如何,你也看到了,像爷这样一个深情长情的男人,他怎么会这么快就娶别的女人呢?打死我,我都不信!”

    “可是,万一王爷真的……”

    望月快速打断了兰儿的话:“没有什么可是,也没有什么万一,兰儿,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

    “三年前,那谢婉儿当时还只有十二岁,她就给爷写了一封情书,那封情书我和惊云他们都看到了,言辞火热,根本没有半点女儿家的矜持,你说,这样一个女人,她怎么能配做王妃的位置,爷才不会娶他呢。”

    兰儿这才放心了下来,她吸了吸鼻子,道:“就是,除了小姐,谁都不配做王妃的位置!”

    望月张了张嘴巴,终是没有再开口,爷是个长情的男人,但他们也担心爷会因此真的孤老终身。

    其实,若是真有一个像王妃那样爱着爷的好姑娘,他们也不介意让她做爷的王妃。

    宫漠寒直接进了内室,坐到床沿上,他从怀里掏出一块帕子,打开帕子,帕子里包着容浅止的凤天索。

    他把凤天索拿在手里,指腹轻轻地摩擦着,眼前又不由地浮现出他第一次见到止止的情形,她故意装傻,古怪精灵,从看到她的第一眼,他就知道,他再也不会放她离开。

    生生世世,她都只能是他的。

    但,一场精心的设计,一场大火,让她已经离开了整整一百八十六日,到现在她依然渺无音讯。

    没错,其实,他一直相信止止还好好地活着,只是,他还没能找到她在什么地方。

    那天晚上,猛然看到那场大火的时候,他确实乱了心神,以为自己真的失去了他的宝贝,后来,他看到那具焦尸手腕上的凤天索,他便明白了过来。

    凤天索是江湖人人人都想抢夺的宝贝,那背后之人肯定认得,他若真想烧死止止,岂有留下凤天索不拿走的道理?

    如此说来,这就说明那人是故意留下凤天索,让他误以为那具烧焦的尸体就是止止,让他误以为止止真的死了,给他来了个金蝉脱壳。

    他一开始也认为那人是百里无尘,但以止止对百里无尘的戒备,以及百里无尘在北燕的势力已经尽数被铲除,他根本不可能做到那一步,因而,一定是另有其人。

    后来他又得到消息,在那场大火的同一天晚上,灵幽寺的慧尽大师圆寂了,灵幽寺靠近那片山谷,他不得不怀疑那慧尽大师一定与这件事有着某种关系。

    这半年以来,他一直让惊云在暗中打探,但依然没有半点线索,可见,那背后之人藏得极深。

    半年来,他相思入骨,每每午夜梦回,全都是止止的影子,他不想再这样毫无头绪地等下去,他想,借着娶新王妃之名,事情说不定会有所转机。

    这时,望月的声音在屋子外面响了起来:“爷,离太子的八百里加急书信送到!”望月也觉得奇怪,离太子怎么会用如此方式给爷送书信呢,难道是什么顶要紧的事情?

    宫漠寒神色一凛,快速把凤天索揣进怀里,出了屋子,望月急忙把书信呈上。

    “爷!”望月这才发现燕不离这一次的书信比以往要沉得多。

    宫漠寒接过,从信封中抽出了一叠信笺,展开看去,他剑眉越拧越紧。

    看着自家爷的神色,望月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想着,不会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吧?

    “燕君逸!”宫漠寒突然眯了眯眼,好看的凤眸中寒光乍现。

    “爷,五皇子怎么了?”望月忍不住问道。

    “他‘死’了!”宫漠寒咬牙切齿,这个时候,他终于知道那背后之人是谁了,他就是燕君逸!

    不离在信上说燕君逸“死”得蹊跷,在他看来,他只是故技重施,又用了一招金蝉脱壳而已,燕君逸隐忍了半年,终于忍不住了,想带着止止一道远走高飞!

    望月自然不明白宫漠寒话中的意思,他有些吃惊,觉得燕君逸那样一个男人这么年纪轻轻就死了,真是可惜了。

    宫漠寒快速回了屋,提笔简单地写了两封信,一封给燕不离,一封给慕容邪,在信中跟他们说燕君逸可能并没有死,让他们暗中派人打探。

    把两封信交给望月后,宫漠寒站在院子里,举头看着远处的天空,他相信,他的止止就要快回来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