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寻唐〕〔朔明〕〔天道罚恶令〕〔这个大佬画风不对〕〔独宠小萌妻〕〔一胎二宝,腹黑邪〕〔诸天神帝〕〔黎明之剑〕〔清穿之八爷后院养〕〔今天先败一个亿〕〔一胎二宝:总裁宠〕〔闪婚总裁契约妻〕〔逍遥包租公〕〔女战神的黑包群〕〔八零娘亲是女配〕〔驭夫有道:捡个侯〕〔重生最强锦鲤少女〕〔启禀陛下,娘娘又〕〔画堂归〕〔香火炼神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绝世傻妃:战神王爷嗜宠妻 第539章 唱歌送你
    .. ,绝世傻妃:战神王爷嗜宠妻

    第539章 唱歌送你

    燕君逸离开后,容浅止也出了屋子,她在廊檐下站了会,就见白玉止提着一个包袱从他的房间里走了出来,他往她这边看了一眼,没出声,去了趟燕君逸的房间,片刻出来后,便转身往院子门口走去。

    她微微蹙了蹙秀眉,顿时计上心来,开口道:“白神医,你这这么快就要走了呀,我唱一首歌送送你吧。”说着,她抬脚往白玉书跟前走去。

    白玉书脚步一顿,停了下来,过了片刻,他才转身看向了容浅止,浅浅地笑了笑,道:“止儿姑娘还会唱歌?”

    这时,燕君逸也从他的屋子里走了出来,他道:“止儿,你就不要为难玉书了,他是不会帮你传消息的。”在燕君逸看来,止儿要唱歌送玉书无非是想让他给宫漠寒送消息。

    “五哥哥,你想多了吧?白神医可是你的人,是我想让他传消息他就会传消息的,你也太高看我了吧?”容浅止转头瞥了燕君逸一眼,看向白玉书又道:“白神医,你说,我说的对吗?”

    白玉书早已敛起了脸上的笑意,他抿了抿唇,没出声,他先祖受过大岳皇室的恩泽,他也发过誓,他永远不会背叛殿下的,他自然不会帮她给宫漠寒传消息,但此时此刻,他却不忍说出来。

    燕君逸来到容浅止的身旁,看着她道:“止儿既然都知道,你为何还要这么做,岂不是白费功夫?”

    “因为我无聊啊。”容浅止捏着胸前的一缕碎发,看着燕君逸挑了挑眉,又道:“五哥哥,我还没唱呢,你就如此千方百计地阻止,你是对自己没有信心,还是对白神医没有信心?”

    燕君逸一噎,随即笑了笑道:“好吧,止儿想唱便唱好了。”他正好也想看看,当着他的面,止儿如何让玉书帮她传消息。

    白玉书看了燕君逸一眼,看向了容浅止,心中莫名地紧张了起来。

    “那我可唱了。”容浅止笑,随即清了清嗓子,唱道:“天上的白云飘啊,飞机飞过来,地上的鹿儿跑啊,火车开过来……”容浅止把现代的一首歌稍稍改动了几个词,反复唱了几遍,曲调欢快,朗朗上口,很容易被记住。

    容浅止可没有指望白玉书真能帮她传消息给宫漠寒,她只是希望她的这首歌能被传到宫漠寒的耳中,以前她跟宫漠寒说过现代的飞机火车,他只要听到这两样东西,定会知道这一定跟她有关,再顺藤摸瓜,他就能找到天岳山来了。

    当然,这只是她的设想,这首歌到底能不能被白玉书记住,他会不会无意间唱出来,能不能被宫漠寒听见,这都很难说。

    燕君逸皱了皱眉,他可从来没听说过什么飞机,火车,待容浅止停了下来,他问道:“止儿,飞机是什么,火车又是什么?”

    “飞机像鸟一样,可以在天空中飞,火车就像马车一样,可以在地上跑,我在一本书里看过。”容浅止说得一本正经,她笑了一下,又道:“怎么,五哥哥,你连它们都没听说过?”燕君逸若是听说过,那就怪了。

    “哪本书?”燕君逸追问。

    “哦,我忘了,等我什么时候想起来,再告诉你吧。”哼,等他下辈子吧。

    燕君逸微微蹙着眉头,他看向白玉书问道:“玉书,你听说过吗?”

    白玉书摇了摇头。

    “好了,你启程吧,记住我刚刚说的话。”

    白玉书点头,眼神有些复杂地看了容浅止一眼,朝着燕君逸拱了拱手,告辞离开。

    看着白玉书的背影,容浅止想的是,她刚刚突如其来的想法不知有几分成功的概率,希望她的运气不要太差。

    白玉书出了院子,很快便进了出谷的密道,密道出口和入口处都有士兵把守,但中间是空无一人的,他手举着夜明珠,走在漆黑一片的密道中,脑袋中不由地想起了容浅止唱的那首歌,他不由地唱了起来:“天上的白云飘啊,飞机飞过来……”

    他唱着唱着,不知不觉走到了出口处,一名士兵笑着道:“白神医,您还会唱歌啊,您唱得真好听!”

    “是吗?”白玉书心中莫名地一喜,更是在心中把那首歌又唱了一遍。

    出口处有两名士兵看守,那名士兵见白玉书离开了,对另一名士兵道:“喂,告诉你,刚刚白神医唱的那首歌,俺都会唱了!”

    “你就吹吧!”另一名士兵显然不信。

    “你不信?俺现在就唱给你听。”说着,那名士兵唱了起来:“天上的白云飘啊……”

    他还没有唱完,另外一名士兵就笑弯了腰:“哈,俺说,你快别唱了,你的调都跑到东辽去了,笑死俺了!”

    “喂,你笑什么笑,你若唱的话,你还不如俺呢!”那名士兵不服气道。

    “你少来,就你那嗓子,俺还能不如你?你听好了!”

    两人比试了起来,两人唱得虽然都难听得很,但两人却都成功记住了歌词。

    燕君逸的先祖在大岳被灭之后,便逃来了天岳山,在天岳山上开挖了一条又一条的密道,出山的密道,白玉书自然都是知道的,他从密道下山,在下午的时候,他便出了天岳山。

    天岳山在南楚北燕东辽的交界处,他没有回北燕,也没有去东辽,而是骑着马走在了南楚的官道上。

    他一直都相信自己是不会背叛燕君逸的,即便见到宫漠寒,他也不会把容浅止的消息告诉他,而且,他去南楚还有一个目的,他早就听说宫漠寒因为容浅止的“死”一夜白发,他始终不信那样一个男人能深情到如此地步,他想去看看宫漠寒的白发到底是真是假。

    从天岳山到南楚京城有一千来里,白玉书骑的是匹良驹,五日后,他便来到了京城,他先找了家客栈住了下来。

    他在江湖上号称“玉面神医”,也算是个人物,他刚一进京城,消息很快便被传到了宫漠寒的耳中。

    “爷,两炷香前,玉面神医白玉书进城了,他现住在李庄客栈里。”惊云禀告道。

    “白玉书?”宫漠寒拧了拧剑眉:“就他一个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最佳赘婿〕〔洪荒之六道真人〕〔重生北大荒〕〔日渐崩坏的地球〕〔禁地密码〕〔六宫凤华〕〔言安希慕迟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