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绝世傻妃:战神王爷嗜宠妻 第719章 一眼万年
    第719章 一眼万年

    四目相视,一眼万年!

    相对于宫漠寒的心乱,容浅止绝美的小脸上并没有什么异样,她很快收回了视线,开口道:“夜公子,晨儿还小,他若有什么冒犯到公子的地方,还望公子不要与他计较。Δ书阁ん.『k→shu→.co”说着,容浅止来到了小晨儿的身旁,拉起了他的小手,又道:“晨儿,我们去放风筝吧。”

    宫漠寒怔怔地看着容浅止,眸光紧紧地锁在她淡然的小脸上,他的心砰砰地跳着,止止没有认出他来?

    止止竟没有认出他来!

    他猛地一下抓紧了轮椅的扶手,恨不能捏碎了它们,心中的那丝不甘像毒蛇的信子,把他越缠越紧,他感到一阵窒息。

    小晨儿抿了抿小嘴巴,看了宫漠寒片刻,这才转过身去:“好,娘亲,我们去放风筝吧。”

    容浅止没有再看宫漠寒,看着小晨儿温柔地笑了笑,牵着他的小手往前走去。

    惊云和破风两人忍不住回头又看了宫漠寒几眼,他们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那种感觉既熟悉,又陌生。

    看着容浅止几人越走越远,直到看不见了,宫漠寒轻轻闭上了眼睛,他本就不想现在与止止和晨儿相认,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他还有什么不甘心的?

    他完全就是在作茧自缚!

    他拧了拧心神,让内心归于平静,他不在的这五年,止止把晨儿教得很好,止止还像以前一般无二,如此,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他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如何让自己回到他原来的身体里去。

    “公子,我们要不要去看小世子放风筝?”阿牛再一次不怕死地开口,他觉得自家公子若是能入赘寒王府,那对公子来说,可是天大的好事,他即便是被公子打死,他也要极力促成这桩好事。

    当然,公子想入赘,也得寒王妃同意才行,如何让寒王妃同意,自然要公子跟人家多相处相处了,寒王妃若是看上了公子,公子岂不就能入赘了?

    宫漠寒当然知道阿牛在打什么注意,他没有想到的是,这动不动就哭的家伙竟然还有当红娘的潜质!

    他不想与他计较,冷冷地开口道:“回客栈!”

    阿牛一个激灵,公子的声音好冷!他吓得没敢再出声,急忙应了一声,推着宫漠寒回了鹊来客栈。

    容浅止在一面湖边停了下来,湖边很是空旷,有几个孩童正在放风筝,她让惊云带着小晨儿放风筝,她来到湖边,低头看着湖水中自己的倒影,映入脑海的却是刚刚夜星辰的眸子,她微微扬了扬嘴角。

    夜星辰。

    好名字!

    破风站在一旁,他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开口道:“王妃,刚刚见到夜公子,您有没有觉得他有些怪异?”刚刚,夜星辰看王妃的时候,他也看到了夜星辰的眼睛,他透过他的眼睛,他似乎看到了爷,这种感觉诡异极了,他想知道王妃有没有这种感觉。

    容浅止笑了笑:“你觉得他哪里怪异了?”

    “属下说不上来。”破风没敢提到宫漠寒,怕勾起容浅止思念,让她再度伤心。

    说不上来?只是不愿意说吧。

    容浅止很了解破风的为人,他看似不善言辞,但心思细腻得很,她知道他想说什么,但现在说这些应该早了。

    她开口道:“既然说不上来,必然是你还没有想明白,等你真的想明白了,再说也不迟。”

    “是!”破风急忙应了一声,自从爷出事后,他就发现王妃越来越像爷,越发地深不可测。

    容浅止转身看向小晨儿,惊云带着他已经把那只飞鹰风筝放上了天空,他把长长的绳子握在手里,不管风筝飞得多高多远,他总能把它拉回来。

    看着那根长长的绳子,容浅止微微扬起了嘴角,漂亮的眸子里波光潋滟。

    小晨儿玩好了,他看向容浅止问道:“娘亲,我们要不要把这只风筝放飞,让它飞到天上去?”

    “把它收回来吧,等从我们从你外祖母家回来,我们把它带回家。”容浅止开口,话语中意味深长。

    小晨儿毕竟还是小孩子,他听不出容浅止话语中的深意,他点了点头:“娘亲说得是,风筝并没有被我弄坏,可以带回家继续放。”

    容浅止并没有解释什么,让惊云帮小晨儿把风筝收了回来,之后,几人回了鹊来客栈。

    此时,已是晌午,客栈的大堂里几乎坐满了人,容浅止往大堂里看了一圈,一眼便看到了坐在拐角处的宫漠寒,他虽面对着大门,却低着头品着茶,似乎没看到自己和晨儿一般。

    她微微勾了勾嘴角。

    天星快速从二楼走了下来,他来到容浅止跟前,道:“主子,属下已经给您和小主子在二楼订了一间雅阁。”在人多眼杂的地方,天星几人对容浅止都是以主子相称。

    容浅止低头看向晨儿,摸了摸他的小脑袋,道:“晨儿,你先随星叔他们去雅阁点菜,娘亲想跟那位夜叔叔说几句话,等一下就上去。”

    小晨儿快速往夜星辰那边看了一眼,他点了点头,抬脚往楼梯口走去。

    惊云和破风自然也都看到了夜星辰,两人对看了一眼,似乎都在对方的眸子里看到了什么,他们没说什么,和天星一道护着小晨儿上了二楼。

    宫漠寒虽然低着头,但他一直都在注意着容浅止这边的动静,见晨儿随着惊云三人上楼了,而止止却往他这边走来,他握着茶杯的手紧了又紧。

    在大街上的时候,止止没有认出他来,此时,止止往他这边来做什么?

    此时此刻,他不禁有些后悔,他明知道现在不能与止止相认,他竟还鬼使神差地坐在了这里,他真是蠢得可以!

    容浅止来到宫漠寒的桌旁,她也没有跟他客气,直接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开口道:“夜公子,你不介意我坐这儿吧?”

    “请便。”宫漠寒抬眸,他强压住杂乱的心绪,看向容浅止。

    掌柜的看得出来容浅止身份不简单,亲自送上茶水,问道:“夫人,您想吃点什么?”

    “不用了,这位公子是我的故友,我和他说几句话就走。”

    故友……

    宫漠寒的心一阵莫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