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绝世傻妃:战神王爷嗜宠妻 第797章 真的回来
    第797章 真的回来

    破风从不懂得什么怜香惜玉,他紧抿着薄唇,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床边,他伸手抓向九铃儿的胳膊,就想把她从床上抓起来。Δ书阁ん.『k→shu→.co

    九铃儿眼瞅着破风的手落下,顺势一滚,滚到了床的里侧,一手撑着脑袋,笑着问道:“怎么,想切磋切磋?”

    “这是你自找的!”破风咬牙,扬起一掌挥向了九铃儿,掌风阵阵,可没有半点手软。

    “喂,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我还没说开始呢!”九铃儿一个鱼跃躲开了破风的掌风,下了床,瞪着破风道:“臭木头,我们先说清楚啊,是你先动手的,等一下惊动了王妃,你自己去跟王妃解释,不关我的事啊。”

    破风拧了拧眉,收回了手,心中有些暗恼,王妃刚回府,正需要休息,他若这个时候跟这丫头动手肯定会打扰到王妃休息的。

    算了,今晚先放过她,明日再赶她走!

    想到这,他拿起外衣,转身出了屋子。

    眼瞅着破风出了屋子,九铃儿慢慢收起了脸上漫不经心的神色,她心中默默地想着:爹爹,女儿今晚成功留在了沐王府里,您就安息吧,女儿一定会完成您的遗愿的。

    今晚是惊云守夜,他见破风来了,问道:“你怎么来了?”

    破风抿了抿唇:“睡不着,出来走走,我听说王妃回来了?”

    “嗯,王妃回来了,王妃还把那九姑娘领进了府。”惊云笑着开口,破风被九铃儿缠上的事,他今日早就听说了。其实,他不用问,都知道破风定是被那九姑娘缠得没有办法,才跑出来的,不过,他也不想点破,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爷常说,看人不能看表面,其实,我觉得那九姑娘是个不错的姑娘。”

    破风看着惊云,过了好一会才道:“她是怪盗九天的女儿。”

    “那又如何?我们在跟着爷之前,我们又是什么出身呢?再说了,她能让王妃把她领进府,定是有着不同寻常之处,好了,你去我屋睡吧,好好想想。”

    破风没出声,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惊云目送着破风离开,笑了笑,他和望月的孩子都那么大了,他真希望破风和那九姑娘能修成正果。

    他正想着,就见一道人影突然闪到了他的面前,他定睛一看,一阵惊喜,还是不忘压低声音道:“爷,您这么快就到了,属下估摸着您还得三日呢。”

    太好了,爷终于回来了!

    宫漠寒一身黑衣,风尘仆仆,他自然不会跟惊云说他已经三日没有合过眼了,他看向容浅止住的房间,轻声问道:“止止这些日子以来可好?”

    “……”

    一时间,惊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两日王妃被关入天牢的事情,王妃让他们不准把消息透露给爷。

    宫漠寒收回视线看向惊云,看着惊云脸上的神色,就知道他有事瞒着他,他声音猛地一沉:“说!”

    惊云一个激灵,单膝跪在地上,把容浅止被关入天牢的始末都跟宫漠寒说了一遍,他急忙又道:“爷,王妃不让属下等告诉您,只是不想您担心!”

    宫漠寒当然知道止止是为了他着想,不想他长途跋涉还要为她的事情操心。

    他眯了眯眼,覆着血丝的眸子里乌云翻滚,好一个武德帝!

    他是止止的皇伯父又如何,他宫漠寒的妻子是随随便便给他做棋子的吗?

    还有那上邪彧,五年前他本该变成一堆黄土,是止止心善,饶了他一条狗命,他竟然还不知死活地打止止的主意!

    他真是该死!

    感受着爷浑身上下散发的阵阵寒意,惊云知道,有人要倒大霉了。

    这时,正屋的门被拉开,容浅止走了出来,她一眼便看到了院子里站着的宫漠寒,她先愣了愣,随即飞奔而出:“夫君!”原本容浅止只是睡不着想出来走走,不想却看到了宫漠寒,她心中狂喜不已。

    宫漠寒快速敛起了身上的寒意,脸色也瞬间柔了下来,他张开了双臂。

    惊云眼瞅着变脸比翻书还快的自家爷,想着不管过了多少年,爷的温柔从来只会给王妃一人。

    容浅止扑到了宫漠寒的怀里,紧紧地抱着他的腰身,满足地闭上了眼睛,任泪水肆意而出,五年了,她终于等到他好好地站在了她的面前。

    宫漠寒收拢双臂,紧紧地搂着容浅止,他轻声道:“止止,我这次真的回来了。”

    容浅止咬着唇,使劲点了点头。

    此时此刻,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小晨儿出了屋子,他愣愣地看了宫漠寒片刻,又回了屋子,小晨儿想着,爹爹真的回来了,太好了,他再也不用操心给娘亲找个夫君了,今晚就把爹爹留给娘亲吧,他明日再拜见爹爹也不迟。

    惊云自然注意到了小晨儿,他有些惭愧,小世子小小年纪就如此淡定,他真是自愧不如啊。

    宫漠寒把容浅止打横抱了起来,回了屋子,直接把依然跪在地上的惊云忘在了脑后。

    惊云倒没有觉得有什么,不管怎么说,他确实也不该把王妃的事情瞒着爷,这时,他见小晨儿又出了屋子,他抬脚往他这边走了过来。

    待小晨儿来到他的跟前,他小声地问道:“小世子,你怎么不睡觉?”

    “爹爹回来了,我睡不着。”小晨儿顿了顿,又道:“云叔,你还是起来吧,爹爹眼里只有娘亲,肯定把你给忘了。”

    “属下做错了事,本该受罚。”

    小晨儿抿了抿小嘴巴,看着惊云,一本正经地问道:“云叔,我想去茅房,你打算就这么跪着陪我去?”

    “……”

    听着传来的几声偷笑声,惊云扶了扶额头,站了起来:“小世子,属下陪你去茅房。”

    “走吧。”

    宫漠寒把容浅止放到了床上,伸手轻轻抹去容浅止脸上的泪水,宠溺道:“止止还跟以前一样,就是一个爱哭鬼。”

    “对,我就是爱哭鬼,我永远都长不大。”容浅止双手搂上宫漠寒的脖子,睁着一双泪眼看着眼前的男人,泪水再一次决堤而出,五年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她终于等回了他!

    “我的止止就是一个傻瓜。”宫漠寒轻叹了一声,侧身躺下,把容浅止紧紧搂在怀里,止止想哭,就让她好好哭一场吧,之后,他再也不要让她为他伤心流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圣源武祖〕〔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