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无敌神医〕〔废婿归来陈华〕〔长生〕〔灭神榜〕〔重生之再铸青春〕〔夜的命名术〕〔从杀猪开始修仙〕〔天醒之路〕〔特种兵之神级提取〕〔神兽召唤师〕〔我的老婆超迷人〕〔农门婆婆的诰命之〕〔兵王归来〕〔大英公务员〕〔重生宠婚:霍少,〕〔我的白富美老婆秦〕〔秦城苏婉〕〔顶级神豪林云〕〔陆峰江晓燕〕〔江辰唐楚楚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黄金召唤师 第十七章 魔灵&.
    !

    巷子在几栋居民楼的中间,巷子里原本有路灯的,不过有几盏路灯最近坏了,市政部门还没有来得及修,那巷子里的灯光远远看去,一段明,一段暗,特别是在这深夜之中,那昏暗的巷子曲折通幽,对要通过巷子穿过周边两个小区的夜归客来说不太友好。

    一辆橘色的出租车在巷口停下,出租车的车门打开,两个穿着黑色超短裙和高跟鞋,身上有些酒气,浓妆艳抹的女人下了车。

    两个女人都已经不再年轻,只能看到一点青春的尾巴,两人的脸上身上都有那种常年混迹欢场夜场留下的那种很特别的风尘气息,那风尘气息难以细说分辨,沾上那气息的女人,就像沾上油的鲜花,懂的人,只看一眼,也就懂了。

    开出租车的大叔收了钱,对着两个女人吹了一下口哨,一双眼睛在两个女人扭动的肥臀和腰肢上狠狠盯了一眼,才踩了一下油门,有些不舍的离去。

    巷口还有灯光,巷口的地上,有几堆烧化的纸钱,两个女人小心的避过那烧化的纸钱,有些胆战心惊的朝着巷子里走去。

    巷子里一股冷风吹来,把地上纸钱的灰吹得飞起,幽深的巷子莫名显得有些阴森。

    巷子里回荡着两个人高跟鞋的声音,咵咵咵的,像惊慌的小鹿,路灯把两人的影子拉长,紧紧按在了地面之上,在有些积水的地面上扭动着。

    “阿美,我们还是换个地方住吧……”一个女人牙齿打着颤,紧紧抱着另外一个女人的胳膊说道,“每次晚上回来走这条巷子,我都害怕……”

    “丽丽,有什么好怕的!”叫阿美的那个女人假装镇定,“不就上次遇到个小流氓么,那个小流氓也就敢揩点油,嘴上花花几句,我们也不会少块肉,再说这里房租便宜啊,咱们下班回来又近,这么便宜,还这么方便的房子,已经不好找了……“

    那个叫丽丽的有些担心的朝着那漆黑的巷子深处看了一眼,“你说今晚那个小流氓还会不会在巷子里?”

    “管他在不在,他那种小流氓,拿着刀就是吓唬人的,不敢怎么样……”

    两个女人走在巷子里,却没有发现,她们身后的影子在异常的扭动着,和她们的步伐很不协调,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从她们身后的影子里钻出来。

    加快脚步穿过一段二十多米长的黑暗区域,又来到有灯光的地方,那小巷的灯柱,正有一个穿着蓝色卫衣的人影,背对着她们,靠在灯柱旁边。

    那个人影头上戴着帽兜,不过那件卫衣却很熟悉,那个背影也很熟悉——正是那个经常在这巷子里拿着匕首晃荡出没揩油的那个小流氓,似乎就是在等着她们。

    两个女人互相看了一眼,脚步也没停下,直接走了过去。

    “我说,你这就没意思了吧,大半夜的,真当我们姐妹俩好欺负,我们可是雄哥罩着的,再乱来,老娘就算不告诉雄哥收拾你,也要报警了,想要玩女人,到俱乐部和夜总会啊,只要能掏钱,什么女人都有,你在这里算什么意思,想白嫖……”阿美有些泼辣,上去就骂,还使劲儿推了一下那个小流氓的肩膀,

    小流氓倒下,摔在地上,一颗面色苍白眼神惊恐皮肤干枯如树皮没有一丝血色的脑袋滴溜溜的从帽兜里滚了出来,在地上滚出几米。

    在倒下的无头尸体的衣服里,无数的老鼠蟑螂从那个人的脖子里和胸膛的血窟窿里钻出来,在巷子里乱窜。

    那掉在地上的那颗脑袋里的嘴里,耳朵里和鼻孔中,则有一条条花花绿绿的蛇钻了出来。

    这样的场景,把两个女人吓得尖叫起来,腿都软了,一下子就倒在了那还有些乌黑积水的地上,直接被吓晕了。

    女人倒下了,但她们的影子却没有倒下,而是在一下子膨胀起来,张牙舞爪,那影子扭动着变成了一个如有若无像是半透明的的人形的模样,眼睛血红,张开的血盆大口从面部一直裂开到后脑勺,朝着那个叫阿美的女子咬去。

    “畜生……“一声怒吼,屠破虏从天而降,手上那铡刀一样的大刀的刀刃上闪动着一层淡淡的金光。

    从天而降的大刀一刀就把那从影子里钻出来的怪物从头到脚劈成了两半。

    那被屠破虏劈成两半的人形虚影滋啦一声,冒出焦臭的黑烟,身体直接粉碎,然后一道暗红色的烟雾,从那虚影之中钻出来,一下子就穿过旁边的墙壁,向着不远处的下水道钻去。

    就在那一道黑色的烟雾即将钻进下水道的瞬间,方灵珊冷清的声音响起,“火……”

    下水道的入口处,一团火球突然飞来,直接命中那一团黑色的烟雾,把那一团黑色的烟雾给包围住,剧烈的燃烧起来。

    烟雾之中发出刺耳高频的的尖叫,小巷里那仅亮着的几盏路灯,在那尖叫声中砰的炸开,化为无数的玻璃碎屑如雪花一样的散落下来。

    小巷也彻底变成了黑暗。

    只有那团明亮的火光还在剧烈燃烧着,眨眼的功夫,那团黑色的烟雾就在火焰之中化为轻烟,彻底消散,现场什么都没留下。

    方灵珊的身形,这个时候才从旁边的屋顶上一跃而下,在墙壁上轻轻一点,带着夜色的轻灵,稳稳落在小巷之中。

    小巷之中,两个女人这个时候都已经被彻底吓晕了,倒在地上。

    除此之外,那小巷里并没有其他尸体,不远处的路灯灯杆下面,干干净净,那个小混混不在,也没有什么老鼠蛇虫和蟑螂。

    “那只幻影怪魔灵的波色体已经被清除了……”方灵珊的目光扫过小巷,“这里已经没有其他魔灵了!”

    “还好我们及时赶到,不然这两个女人就要变成干尸了,也不知道这两个女人被致幻后刚刚看到了什么,居然被吓成这个样子……”屠破虏沉声开口说道。

    屠破虏看起来五大三粗,不过这个时候,却很心细,看到那两个风尘女子倒在小巷的污水之中,他摇了摇头,一只手提着一个,把那两个风尘女子从污水之中拖出来,靠在路灯下的墙边放好。

    方灵珊走过来,从身上掏出一个造型奇异的注射器,蹲下,在两个女人的脖子上迅速的注射了两针淡绿色的药剂。

    那两个女人脸上刚刚还满是惊恐的神色,在被打了两针之后,那惊恐的神色就逐渐消失,片刻之后就完全靠在巷子里睡着了。

    方灵珊给两人注射的药物是一种有特殊作用的镇定药剂,那药剂在注射到人体之后会让人沉睡过去,并且在醒来之后会忘记之前发生的事情。

    如果不注射此类的药物,一些普通人经历过这些恐怖经历之后,神经也会变得不正常,被吓疯是常有的事情。

    屠破虏拿出电话,通知警局过来把人送到医院。

    不过在警察赶来之前,接到消息的漠言少和安晴已经赶了过来,随后是曹兴华和李云舟。

    李云舟骂骂咧咧,浑身湿漉漉的,就像刚被人从水里捞上来一样。

    听完屠破虏和方灵珊说完事情的经过,漠言少眉头紧紧皱着,对几个人说道。

    “香河市已经两年多没有出现过幻影怪的魔灵了,所以这只幻影怪的魔灵一定是最近才被宿体带到了香河市,从时间上看,那个带着幻影怪魔灵来到香河市的宿体,很有可能就是制造天琴购物中心血案的那个恶魔之眼的成员,那个恶魔之眼的成员还在香河市,没有离开,而且就在周围十公里的范围之内……”

    漠言少的目光扫视着四周,但四周万米之内楼宇重重,把整个市区的核心区域都覆盖在内,酒店小区不计其数,想要在这个区域内锁定一个陌生人,太难了,凭他现在的遥视能力,还做不到。

    “这只幻影怪魔灵是独立体,所以那个恶魔之眼成员的身上,可能寄生着不止一只魔灵……”安晴轻轻说道。

    “今晚和那个人交手,是在试探我们是否在点灯么,这是打算和我们耗上了!”李云舟揉了揉鼻子。

    “只要那个人还呆在香河市,我们就要把他揪出来,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有多少魔灵?”漠言少目光变冷。

    ……

    片刻之后,两辆警车来到巷子外面,在巷子外面停了下来,打着电筒的几个警察来到巷子深处,发现了那两个躺在巷子里沉睡过去的女人,连忙呼叫救护车过来……

    三盏被点燃的心灯依然亮着,在城市的三个角落,默默守护着香河市的夜晚。

    ……

    就在距离出事小巷五公里外的一个酒店的三十七层的一间普通客房内,一个四十多岁的微微有些秃顶长得毫无特色的胖子,正坐在窗边,拿着一个酒杯,眯着眼睛,看着出事的小巷方向。

    胖子就像一个普通的来香河市出差的公司业务员,在外跑了一天,衬衣的纽扣解开了几颗,领带扯开,很随意的挎在脖子上。

    房间内只点着一盏台灯。

    胖子的影子在房间的地毯上扭曲着。

    “别闹了……”胖子低声说了一句,那些扭曲的影子就安静了下来。

    随后,一丝诡异的笑容出现在胖子脸上,胖子低声说了一句,“秩序委员会的点灯人啊,动起来好,都动起来吧,圣临的日子,快了……”

    第二天早上,胖子从酒店退房,然后开着一辆毫不起眼的老皮卡,悄然离开了香河市。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雪中悍刀行〕〔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地摊卖大力〕〔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全职艺术家〕〔神秘复苏〕〔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