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戚瑜桐燕翊辰〕〔盛世红妆倾天下戚〕〔盛世红妆倾天下〕〔霸道王爷俏医妃〕〔大英公务员〕〔重生之狂暴火法〕〔疯狂进化的虫子〕〔娱乐超级奶爸〕〔钢铁蒸汽与火焰〕〔野性为王〕〔深空彼岸〕〔叶辰萧初然〕〔神话之龙族崛起〕〔狂妃来袭:腹黑王〕〔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快看那个大佬〕〔毒医狂妃:邪帝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黄金召唤师 第九十章 现场
    高家的大屋内乱哄哄的,一群人又吵又闹又哭,还带打砸动手,徐局长也就没有带着夏平安到客厅内凑什么热闹,而是绕过大宅的客厅,上了楼,走过一条长长的走道,就直接来到了高家主屋二楼的会议室的外面。

    “这里就是案发现场,里面的东西都没有动过,嗯,里面的场面有点血腥,最好有点心理准备”徐局长还提醒了一句。0

    和一个与恶魔之眼打过交道的召唤师说血腥这徐局长恐怕没有亲眼看到过恶魔之眼的献祭现场吧!

    再说,那所谓的血腥,夏平安已经见过了。

    夏平安暗暗想着。

    高家的这间会议室设计得很有意思,会议室在二楼大宅的中间位置,整个会议室没有外面可以看到的窗户,会议室里唯一一面有窗户的墙壁,是朝着大屋内部的天井方向的,也就不可能被外面的人窃听。

    一进会议厅,就能看到牧青辰坐在靠窗一面轮椅上,眼睛瞪着,一脸惊恐,心脏位置被利器洞穿,一身都是血。

    牧青辰背后的窗户已经碎裂,玻璃散落在会议室的地板上。

    会议厅内很血腥,有七具尸体或坐或倒的倒在会议厅内。

    会议厅内,有一张大会议桌,那些尸体就散落在会议室的各处,但都没有离开那张会议桌太远。

    徐局长说血腥,其实也有点,七个男人死去,鲜血流干,整个会议室内的地上,撒了三四十公斤的鲜血。

    就在会议室其中的一面墙壁上,还有一个用鲜血涂出来的恶魔之眼的图案,让人心底发寒。

    这场面,并不令人愉悦。

    “这个人是高家的女婿牧青辰,牧青辰是益州省内有名的召唤师,受伤在家休养,会议室里没有看到牧青辰与人搏斗的痕迹,他靠近窗口这边,凶手从窗口破窗而入,他应该是第一个被杀的,心脏位置中了一刀,直接被洞穿,凶手出手非常利索,应该是职业老手”徐局长指着牧青辰的尸体向夏平安和郭唯介绍道。

    “牧青辰还没有来得及施展召唤师就被杀了,应该是第一个死的,从伤口上判断,凶手用的是非常锋利的刀剑,一击致命”郭唯蹲下来看了看牧青辰,又仔细看了看地上的那一大片蛛网痕迹破碎散落的玻璃和窗户,“这个会议室用的玻璃是防弹玻璃,凶手可以破窗而入,实力非常恐怖!”

    “是的,我们检测过,这会议室内的防弹玻璃不是被抢和爆炸物轰碎的,而是被一股蛮力从外面轰碎的,凶手从四楼楼顶的阳台翻下来,从外面破窗而入,可能是武道高手”徐局长有些心有余悸的说道。

    郭唯站起来,绕过地上的一滩滩血迹,来到了会议室的主位,查看了一下主位地上的那具尸体。

    那里的地上也倒着一个人,六十多岁的年纪,方面大耳,皮肤细腻,头发乌黑,一派官气,同样,也是心脏位置中了一刀,然后就倒在地上。

    “这个人是高鹏吧,益州省议会的议长,之前在电视上和媒体上看到过,没想到就这么死了”夏平安也走了过去,看了看地上那具尸体,故意叹了一口气。

    重回现场,夏平安心中一丝波动也没有,如果让他再选择一次,他还是会毫不犹豫的出手,这屋子里的人,都是一群该死的垃圾

    很多时候,现实就是这么讽刺,一群下流的人凑到了一起,居然就成了上流社会。

    “嗯,这个人是高鹏,高家的核心人物,那边地上的那个人是高举,高鹏的兄弟,高家的二号人物,高举主要负责高家的生意和经营,旁边的地上的这位是高天麟,高举的大儿子,新川市矿业局的副局长,这位是高天赐,高鹏的长子,是高家矿业的主要掌权者,这位是高天祥,高鹏的次子,市新川市商贸局的处长,这位是刘琦荣,高举女儿的女婿,也是高家产业的负责人之一”徐局长介绍了一下那些死者的身份。

    “高家的安排挺有意思,高鹏高举两人一个从政一个从商,高鹏的长子却执掌着高家矿业,而高举的长子却在政坛突飞猛进,互相扶持,资源共享,这是豪门大族的经典套路啊”郭唯轻轻说道。

    “咳咳,夏先生,你看这里有没有特别的气息,是不是恶魔之眼的成员所为”在会议室里转了一圈之后,徐局长看到夏平安话不多,只是到处走走看看,就主动问了一句。

    这种案件,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能干得了的,徐局长心理其实不想接手调查,谁知道里面牵扯了多少势力多少东西,如果这里面涉及到恶魔之眼的成员或者召唤师,那徐局长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抽身出来,把这事交给更专业的人士去处理,省得自己心惊胆战。

    高家这样的家族都被灭了,他一个新川市警局的局长,身份能力可不比这会议室里高家的人更尊贵更强悍,心里自然有些发憷。

    “会议室里没有半点神力施展释放的术法气息,无法确定这案件和恶魔之眼或者与其他召唤师有关!”夏平安开口说道,说得非常严谨。

    徐局长心中有些失望,但没表现在脸上,而是疑惑的问道,“夏先生,我不是不相信你的判断,只是你看,那墙壁上还有恶魔之眼的图案呢,这又是什么意思!”

    夏平安指着会议室内的那张大桌,“如果是恶魔之眼的成员所为,那么这会议室内就不只是有墙壁上的一个标记那么简单了,只要给那个恶魔之眼成员十分钟的时间,房间里的这七具尸体,就会被分解切成一段段的材料,所有人的脑袋会被砍下来,像食物料理一样,在那张桌会议桌上被恶魔之眼献祭,弄成一个尸体拼盘,那场面会更血腥,这个大宅内的其他人员可能也很难活下来”

    徐局长听着夏平安的话,脸色微微有点发白,悄悄的吞咽了一口吐沫。

    “所以这案件并没有超自然能力的介入”郭唯问了一句。

    “是的,我判断那只恶魔之眼的图案,应该是杀人的人故意留下来的,有可能是一个警告,更大的可能是想故布疑阵,把后面追查的方向往恶魔之眼成员和召唤师的方向来引导”x

    那只恶魔之眼的图案,是一个夏平安留下的套中套,现场没有术法气息,但却留下这样的痕迹,秩序委员会只要派人来一看,就不会接手追查。

    如果真有人顺着这个线索去追查,就会被带入歧途,夏平安刚刚那句话,只是那只恶魔之眼图案留下的第一层“真相”,顺着这个“真相”追查下去,所有的召唤师就会被排除在凶手之外。

    如果追查的人走出这第一个“真相”的歧途,发现后面有超自然能力的介入,真有可能是恶魔之眼所为,那么,追查的人就要想想这后果是什么,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实实在在的威胁。

    “徐局长,既然这里没有术法气息和其他超自然能力的介入,只是普通的凶杀刑事案件,这案件就由市警局这边负责侦破吧!”郭唯直接对徐局长说道,他和夏平安来这里,不是来破案的,只是来确认一下这里需不需要军管委员会派出召唤师来接手而已。x

    徐局长有些傻眼,看着刚刚到来的强援马上要走,再看看墙壁上那恶魔之眼的图案和这满室的鲜血,他不由有些急了,直接一步拦在了夏平安和郭唯的身前,脸上堆满了笑容,“这案件实在太棘手,遇害的人身份都不一般,影响太坏了,军管委员会那边警局也要有个交代啊,夏先生你能不能再看看,这里还有没有其他追查凶手的线索,或者有什么隐藏的术法气息,拜托了,就当帮我一个忙!”

    夏平安脸上露出为难之色,略微沉吟了一下,“我这里其实有一个秘法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还原当时这屋子里发生的事情,或许能帮助徐局长找到凶手和线索,只是”

    徐局长一听,瞬间惊了,接着大喜,没想到夏平安真有法子帮忙,只是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秘法可以还原出当时这屋子里的情形来,要是真有这样的秘法,那也太逆天了。

    不只是徐局长,连郭唯都用一种奇异的眼神看着夏平安。

    这谋杀案件已经过了一夜,夏平安居然还能在一定程度上还原案发现场的情况,这秘法郭唯也没有听说过,不由好奇起来。

    “夏先生施展秘法有什么困难么”徐局长看到夏平安没有说下去,不由连忙追问了一句。

    “实不相瞒,最近几日我连日与入侵魔物战斗,今日又施展安魂幡为牺牲的战士安魂,神力消耗甚多,同时我身体还有暗伤在身,秘密坛城有些震荡,施展那秘法有些困难”夏平安摊开手,略显无奈的说道div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深空彼岸〕〔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