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巅峰林炎〕〔十万个氪金的理由〕〔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一世巅峰林炎〕〔反叛的大魔王〕〔重生南非当警察〕〔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逍遥侯〕〔凡世歌〕〔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戚瑜桐燕翊辰〕〔盛世红妆倾天下戚〕〔盛世红妆倾天下〕〔霸道王爷俏医妃〕〔大英公务员〕〔重生之狂暴火法〕〔疯狂进化的虫子〕〔娱乐超级奶爸〕〔钢铁蒸汽与火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黄金召唤师 第一百七十六 救美
    www..,最快更新黄金召唤师 !

    当夏平安坐在四轮马车的车厢里朝着雨虹路码头行去的时候,就在夏平安的秘密坛城之中,几个召唤出来的农夫正在忙活着。

    秘密仓库内,除了有刚刚夏平安放到里面的那些尸体之外,还有夏平安之前在牙行的仓库里拿进来的一些手铐脚镣。

    那些手铐脚镣都是铁的,颇为沉重,这些东西,是牙行平时用来关押恐吓那些女子的东西,有逃跑不屈服的女子一旦被牙行的人抓到,牙行就会给那些女子戴上手铐脚镣,关在自己的仓库内,恐吓虐待折磨,一直到那些女人屈服为止。

    秘密坛城中的几个农夫,正在把那些手手铐脚镣戴在那些尸体的身上——算是物归原主。

    没用多长时间,马车就到了雨虹路码头,夏平安下了马车,在码头上,花了十多个铜板,买了渡轮的船票,刚好赶上今晚的最后一班渡轮。

    上了渡轮没等几分钟,那艘蒸汽渡轮在码头上鸣了两声笛,渡轮的烟囱里冒出黑烟,渡轮上的蒸汽机组吭哧吭哧的转动着,驱动着桨叶,那艘一看就已经上了年龄的渡轮就像一只蹒跚的老牛驶离了码头,朝着秦安河的对岸驶去。

    河面上水花飞溅!

    夏平安坐在渡轮的船尾。

    这今晚的最后一班渡轮上,坐的人不到满座的三分之一,渡轮上都是在上京城中努力打拼的夜归人,有几个装卸工靠在夏平安前面的椅子上,船一开,就已经打起鼾来,沉沉睡去,手上还拿着刚刚吃完一半的饼……

    有几个工厂的工人,身上还穿着工装,一身疲惫的坐在一起,小声的讨论着工厂里加班的工资又被扣了一些……

    有刚刚下班的警察,脱了帽子,坐在渡轮的最前面,那个警察的体型微微有点发胖,从后面看上去头上已经有了一层白发,警服的帽子和衣领上,都是一层被汗水浸透的白白的盐渍。

    有几个看上去像是在上京城中求学的学生。

    还有两个女子,一个看上去像是商场的售货员,坐在渡轮上揉着自己发麻的小腿,还有一个女子长得有些漂亮,那个女子二十多岁的年级,身上穿着一件蓝色的大衣,戴着一顶米色的宽边的帽子,面容精致,气质之中还有一丝知性气息,眉头微微蹙着,看着河水,似乎满腹心事。

    秦安河上的画舫楼船游轮这个时候依然灯红酒绿,那些画舫楼船上的灯光,把秦安河在夜晚点缀得分外妖娆,有歌声和乐曲之声在顺着河风传来,透出纸醉金迷的味道。

    上京城中最高级的妓馆,其实不在地上的那些胡同巷子内,而是在这秦安河的水面上。

    不知道颜夺姜朵儿他们怎么样了?

    想到这次来到元丘的任务,夏平安一时之间也感觉有些寂寥。

    不过很快,夏平安就把自己心中的那一丝情绪驱散,他把手伸出渡轮之外,触摸着渡轮上飞溅起来的水浪。

    秘密仓库之中的那些戴着镣铐的尸体,就这样被夏平安无声无息的丢到了秦安河中,随着渡轮激起的波浪,一具具的沉入到了河底,与鱼虾为伴。

    秦安河的确是沉尸的好地方,特别是晚上,简直神不知鬼不觉。

    没想到自己刚来上京城没几天,就也开始干起这活儿来了。

    想到景老前几天和自己说的那些话,夏平安自嘲的笑了笑。

    十多分钟后,渡轮在河上与对面驶来的渡轮打了一个照面,互相鸣笛致意,又过了差不多二十多分钟,渡轮就来到了秦安河对面的码头,睡着的装卸工被叫醒,渡轮上的人一个个上了码头,从码头离开。

    码头外面,还有一些晚上等着拉人载客赚钱的人力车和马车,几个宵夜摊也摆在了路边。

    从渡轮上下来的人准备回家了,而有的人,这个时候还在工作,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没有几个人是容易的。

    夏平安也不容易,他的肚子早就饿得不行了,今天是干活的一天,从早到晚,他就只是在早上出门的时候吃了两个馒头喝了一碗小米粥,看到码头外面的夜摊上有做面条蒸饺卤肉宵夜的,那食物的香味随风传来,在路灯下蔓延着,一下子就让夏平安的肚皮叫了起来,开始抗议。

    这个世界,最让夏平安满意的就是食物,这个世界的食物,一切都原滋原味,没有地沟油瘦肉精催熟剂等等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所有的食物,哪怕是街边的小吃,在做出来之后,也只有食物本身和调料的地道醇厚的香味,而没有其他的东西。

    夏平安就来到夜摊前,在路灯下面的一个小摊位,点了一碗面条一份卤肉,吃了东西后,才叫了一辆马车,准备返回自己租住的屋子。

    夏平安住的地方,距离这里还有一段路程,就在城郊,乘坐马车要半个多小时才到。

    马车刚刚在路上跑出几分钟,经过路边的一条小巷,坐在车里的夏平安看到小巷里的动静,连忙让车夫停下来。

    车夫也看到了那小巷里的动静,也听到了一点什么,小巷里隐隐还传来女人的呼救声,人影绰绰,只是这里没有路灯,巷子两边黑灯瞎火的,看不太清楚。

    车夫虽然停下了车,但神色有些害怕和犹豫,“先生,你不是警察,这么晚了,还是不要多管闲事,那些人可不是好惹的,不如到警察局去报警吧……”

    “报警的话来不及了,你不用去,在那边等我就行!”夏平安说着,就朝着巷子里走了过去。

    召唤师拥有黑夜视物的能力,刚才他一看,就看到之前和他同坐渡轮的那个年轻漂亮的女子,在前面的巷子里被几个流里流气的人堵住了,那几个流里流气的人开始动手动脚的调戏,情况有些不太妙,把那个女人吓得大叫。

    在这种环境下,要是他不出手,那个女人今晚估计会很惨。

    夏平安还没有走到巷子里,就听到“驾”的一声,夏平安转过头,就看到他刚才乘坐的马车车夫抖着缰绳,片刻都不逗留,居然驾着马车跑了,根本没有留下来等夏平安。

    我靠!

    夏平安暗骂一声,加快脚步就朝着巷子里走了过去。

    巷子里的混混有四个,他们也发现夏平安快步朝着他们走了过来,那几个混混同时停下了手,互相使了一个眼色。

    “妈的,哪里蹦出来的小子,敢管老子们的闲事,简直找死……”一个混混骂了一声,眼中凶光一闪,往身上一掏,就掏出一把雪亮的匕首,直接朝着夏平安的小腹刺了过来。

    那个混混怎么可能是夏平安的对手,看到那个混混用匕首朝着自己刺过来,夏平安一把抓住那个混混的手腕,只是用力一扭,那个混混拿着匕首的手腕就咔嚓一声,直接被夏平安扭断了,那个混混发出一声惨叫,脸上的面容一下子扭曲了,手上拿着的匕首一下子就掉了下来。

    夏平安一把接过那个混混掉落下来的匕首,想都不想,就一匕首插在那个混混的大腿上,匕首的锋刃全部没了进去,只有匕首的手柄拿在夏平安的手上。

    这一下,那个混混的面容都扭曲了,双眼像死鱼一样的突了出来。

    夏平安一只手拿着匕首,面无表情,冷冷看着另外几个混混,拿着匕首的那只手慢慢拧动起来,插在那个混混大腿上的匕首,就像插到锁眼里钥匙,缓缓在肉里转动着,匕首的锋刃在那个混混大腿的肉里面慢慢旋转了九十度。

    这简直就是酷刑,旁边的人甚至可以听到匕首的锋刃和骨头刮动时的声音,那个被夏平安抓住的混混,脸上青筋暴起,一声不吭,就直接口吐白沫的晕了过去。

    夏平安一语不发,只是一刀,就把那几个混混震住了。

    看着夏平安自始至终平静的脸色,那几个混混知道遇到了惹不起的狠角色,一个个脸色大变,体若筛糠,都不敢再冲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深空彼岸〕〔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