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醒之路〕〔特种兵之神级提取〕〔神兽召唤师〕〔我的老婆超迷人〕〔农门婆婆的诰命之〕〔兵王归来〕〔大英公务员〕〔重生宠婚:霍少,〕〔我的白富美老婆秦〕〔秦城苏婉〕〔顶级神豪林云〕〔陆峰江晓燕〕〔江辰唐楚楚〕〔龙象〕〔重回1990〕〔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快穿女主真大佬〕〔罪妻来袭总裁很偏〕〔易瑾离凌依然结局〕〔罪妻凌依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黄金召唤师 第二百一十四章 确认
    www..,最快更新黄金召唤师 !

    大宛会馆的唐威这几天在上京城中很低调。

    在上次和血魔教的几个人聚会之后,这几日,唐威没有再和血魔教的人聚会,只是在上京城中为唐家采购了一些东西,见了几个生意伙伴。

    就在昨日,唐威已经准备离开上京城,他和唐家的人说自己要离开上京城去拜访几个朋友,实际上,他已经提前准备前往北海港,开始准备。

    夏平安虽然并不清楚唐威接到的具体任务是什么,但唐威去北海港,绝对是与血魔教的阴谋有关。

    血魔教刺杀大商国皇太子北堂忘川的计划在稳步推进,现在4月23日,距离5月15日北堂忘川前往北海港参加大商国海军的新将舰下水仪式还有二十多天。

    “除此之外,那个神秘人物还说了什么没有?”蓝无畏问道。

    “那个人告诉我,他还知道血魔教隐藏在上京城中的另外一个重要人物,如果我们想要知道那个重要人物的身份,就需要拿出五阳境的神泉,还有十万金币作为交换!”

    五阳境的神泉可比前面的所有神泉加起来更加贵重,何况还有后面的十万金币,蓝无畏听到这个条件都眉头紧皱,微微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凭什么敢开这样的条件?”

    “我也这么问他了!”夏平安叹了一口气,摊开手,“他说那个血魔教的重要人物隐藏在上京城中的禁卫军内,随时可以出入皇城,而且身份不低,掌握黑暗战神教的不少机密,想不想把那个人揪出来,就随我们!”

    “什么,禁卫军中隐藏有血魔教的人!”蓝无畏被这个消息惊住了。

    唐家长老是不是血魔教的人还有待确认,但如果禁卫军中有血魔教的人呢,那事态就更严重了。

    血魔教的人渗透到禁卫军内,皇城内不知道有多少人睡不好觉,这件事非常严重。听到这个消息的蓝无畏有些焦躁的在房间里转悠了两圈,“你和那个人接触,有没有感觉他是在骗我们,或者有没有发现他身上有什么特别之处?”

    夏平安摇了摇头,“这些我倒没有发现,那个人和我接触的时候,要么不见人影只能听到声音,要么也是一团黑雾,我倒现在其实连那个人到底是男是女都没搞清楚,估计就是因为我实力低微,那个人才放心和我接触,那个人还说他很快就要离开上京城,还能和我们做交易的时间不多了,我们如果还想从他哪里知道关于血魔教隐藏在上京城的秘密,要尽快……”

    “你在这里稍等,这件事我要立刻向上面汇报,只要那个唐家长老还在上京城内,我们很快就能查证他是不是血魔教的余孽!”

    “要多久?”

    “很快,血魔教的这些重要人物都应该参加过血魔教的献祭仪式,只要能确定要具体查证的目标,裁决军就有办法在不长时间内就能确定那个人到底和血魔教有没有关系!”

    说完这话,蓝无畏就急匆匆的离开了密室,只把夏平安留在了这里等着。

    夏平安估计着,裁决军的这个法子估计没有办法大规模推广,要么施展不方便,要么成本太高,或者兼而有之,否则的话,上京城中每人来检验一次,就可以轻易的把血魔教隐藏的人员找出来。

    夏平安耐心的等着裁决军查证的结果,只要一有结果,他刚刚提出的条件,裁决军这边就一定会同意。

    ……

    一个多小时后,大宛会馆门口……

    唐威从会馆里刚刚走了出来,天上一群鸽子飞过。

    “啪……”唐威刚刚从台阶上下来,天上的一泡鸽子粪从天而降,直接落在了他前面的地上面,散开,就像一颗小小的炸弹,灰色白色的鸽粪涂了一地,把他脚上那一双黝黑锃亮的鞋子给弄脏了,留下一些星星点点。

    唐威也愣了一下,心中大骂晦气,刚刚从会馆里出来,他都没想到会有鸽粪从天而降,避无可避。

    大宛会馆的馆长也在旁边恭送着唐威走出来,看到长老的鞋子被天上的鸽子粪弄脏,也吓了一跳。

    “长老勿怪,这上京城就是鸽子多,我这就让人去端水来给长老您擦鞋子!”馆长这边堆着笑脸和唐长老说完,一转脸就对着身边的两个馆内的小厮骂了起来,“还愣着干什么,一点眼力都没有,唐长老的鞋子脏了,快去打水……”

    等馆内的小厮连忙打水过来,给唐威擦干净鞋子,唐威才板着脸,上了等在门口的马车,并在上车之前吩咐了驾车的车夫一句,“去五湖商会……”

    唐长老乘坐的马车行驶在上京城繁华的街道上,唐威坐在车里,眯着眼,用一种冷漠的眼光打量着外面熙熙攘攘的街道。

    四十多分钟后,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唐威在马车里朝着外面看去,只见街上的马车拥堵成一团,全部堵在了一起,他乘坐的马车刚刚停下,后面就有跟着的马车涌过来,一下子就把他乘坐的马车挤在路上,连掉头都掉不了了。

    “怎么回事?”唐威在车里打开前面的车窗问了车外一句。

    “长老稍等,我去看看怎么回事!”坐在车前面的唐龙立刻跳下马车,朝着前面跑去。

    片刻之后,唐龙就跑了回来禀告,“长老,刚才前面路口有马匹突然受惊,拉着装着菜籽油的马车在道路前面狂奔,撞了几辆马车,现在前面的道路上有马匹倒在地上抽搐,路上还翻了两辆马车把路堵住了,路上到处是油,警察已经来了,在疏散交通,清理地上的油污!”

    “大概要多长时间?”

    “撒在路上的油太多,还要清理马车,我看一时半会恐怕还弄不完……”

    听着这话,唐威从车上下来了。

    他看了看道路前面,堵了七八十米,一辆辆的马车全部就堵在这里,不下数百辆,就这片刻的功夫,他的马车后面已经堵了三十多辆马车,连一辆有轨小火车都不得不停了下来。

    这是上京城中最繁忙的街道,这是一会儿,这路上就堵得让人头都大了。

    “长老,要在车上等着么?”唐龙问道。

    唐威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太阳,又看了看街上的情景,摇了摇头“这里距离五湖商会不远,我们走过去吧,要等的话时间就晚了,过一会道路疏通了让车夫自己过来!”

    “好的!”

    随后,唐威和唐龙从马路上走到了人行道上,顺着人行道朝着前面走去。

    人行道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路两边都是各种商铺,不少堵在马车上和有轨公小火车上的人都从马车上下来了,步行通过这段街区。

    路上有不少人在路边卖花,上京城的四月,春光明媚,鲜花似锦,城外的不少农户就采花来城内贩卖,街道上到处都有卖花的人。

    “卖花了,卖花了,刚刚摘来的鲜花,大家看一看啊,又香又便宜……”一个戴着蓝色头帕微微弓着腰的老奶奶提着一个装满各色鲜花的大花篮,就在人行道上叫卖。

    路过这种卖花的人,唐威眼皮都没有朝那老奶奶看一眼,直接就从那个老奶奶身边走过。

    街上人多,在唐威路过的时候,一个毛躁的小年轻着急往前走,碰到了那个老奶奶的花篮,老奶奶的花篮一下子就掉在地上了,那个小年轻连忙道歉,帮那个卖花的老奶奶把掉在地上的花篮捡了起来。

    唐威已经走到了前面,所以根本没有注意到,那个老奶奶的花篮,掉在地上的时候,刚好落在了他身后的影子上,花篮里有鲜花从他的影子上扫过。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这种细节小事,无时无刻不再发生着,没有人会在意。

    唐威眨眼的功夫就走远了,从街角转了过去,老奶奶拉着那个小年轻扯皮,最后那个小年轻答应买了一捧鲜花之后,老奶奶才放那个小年轻离开。

    卖花的老奶奶继续沿街叫卖鲜花,走了一段路之后,老奶奶转身进入路边的一条小巷。

    巷子里没有几个人!

    老奶奶拿起花篮中的一朵普普通通看起来娇艳欲滴的白色水仙花,认真端详。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在几秒钟的功夫,那朵白色的水仙花的花瓣就慢慢变黑,然后凋零花瓣落在地上,眨眼成灰。

    不知何时,一个挑着扁担同样在卖花的老头出现在那个卖花老奶奶的身边,也低头看着老奶奶手上那多凋零的水仙,轻轻叹息一声,“果然是血魔教的魔崽子,看起来应该还是骨干,等级不算低……”

    “唉,就是可惜了这朵莲池水仙……”老奶奶惋惜的说道。

    “不可惜,用他的命来偿就够了!”

    “说的也是……”卖花的老奶奶莞尔一笑。

    下一秒,巷子里的光影模糊起来,一阵风吹过,卖花的那个老奶奶和那个老头的身形都消失不见了,连地上的那一点微微的灰烬都被吹散,没有半点痕迹留下。

    几秒钟后,穿着红肚兜的福神童子从旁边的墙壁中直接钻出来,看了看地上,又看了看那股风消失的方向,往地下一钻,就又不见了。

    ……

    密室中,夏平安睁开了眼睛,心中暗暗震惊,不知那莲池水仙是什么东西,居然扫过唐家长老的影子,就能确定唐家长老的身份,这裁决军的底蕴还真是深厚,看来自己以后也要小心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雪中悍刀行〕〔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地摊卖大力〕〔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镇妖博物馆〕〔全职艺术家〕〔神秘复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