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话之龙族崛起〕〔狂妃来袭:腹黑王〕〔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快看那个大佬〕〔毒医狂妃:邪帝请〕〔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总裁爹地霸道宠〕〔赠您一世荣华〕〔好孕连连:总裁爹〕〔柳浩天平步青云〕〔林羽江颜〕〔胜者为王〕〔王爷,听说你要断袖〕〔九零后天师〕〔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黄金召唤师 第二百一十九章 较量
    www..,最快更新黄金召唤师 !

    这巨变,只是瞬间就出现,基本没有留给北堂忘川和观礼台上的人反应时间。

    哪怕是像颜夺这样的召唤师,也是在发现不对的瞬间,脑袋里闪过这么一个念头,那狂涌的巨浪,水龙,刀片凝聚的风暴,就已经笼罩全场,根本来不及做出半点反应。

    身处风暴之中的皇太子北堂忘川脸上也闪过一丝惊愕慌乱之色,但人却很镇定,没有惊慌失措,只是身体微微后仰,想要从台上下来。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黑袍的人,出现在北堂忘川的身边,那个黑袍人刚才一只跟在北堂忘川的身边,不起眼,但在这关键的时候,那个人就像北堂忘川身边的影子一样,瞬间出现。

    一声冷哼,黑袍人伸出一只手,北堂忘川身边一下子就出现了六个浑身穿着金色铠甲的武士,那铠甲武士一个个手持金色的巨盾,站在在北堂忘川的身边,身体和巨盾一起,就像六道门板一样,把北堂忘川密密实实的保护了起来。

    那风暴一样的刀片全部斩那六个金甲武士的身上和他们的盾牌上,一时间,那六面巨盾和那六个金甲武士的身上被无数的刀片切割而过,留下百十万道细密的伤痕……

    虽然只是电光石火的一瞬间,但对那六个金甲武士来说,就像是经历过万年时光洗礼一样,六个武士的身体在刀片的风暴中如沙丘一样的苍老,风化,失去光泽,最后粉碎,化为光点消散,那刀片风暴也随之完全粉碎……

    黑袍人这个时候才伸出一只苍老的手,对着那扑过来的巨浪和水龙,冷冷的说出两个字,“冰封……”

    这两个字一说出来,一股冰冷的气息笼罩全场,夏日炎炎的海港清晨瞬间变成了冰天雪地。

    张牙舞爪扑来的水龙在空中被冻结,身体变为冰块,一下子失去了灵活,变得僵硬,就像关节生锈的怪物……

    那扑过来席卷一切的巨浪和干船坞外面的海面上,也瞬间被冰冻住了,连那艘刚刚下水的战列舰的整个舰身上,也被冰冻住了,和周围翻滚的水浪冻在一起,倾斜在水面上。

    那冰冻的一切,就像把时间完全停止住一样。

    “碎……”

    黑袍老者嘴里吐出第三个字,冰冻的巨浪,水龙,瞬间全部粉碎,粉碎,粉碎,随着黑袍老者一挥衣袖,狂风乍起,那粉碎的冰渣一下子漫天飞舞,犹如大雪,纷纷扬扬从天空落下,在整个北海港下起大雪。

    那恐怖的水龙和巨浪杀招,就此化为无形……

    在远处观礼的那些市民,还没看清发生了什么,就看到漫天大雪纷纷扬扬从天空之中落了下来。

    “有刺客……”一直到这个时候,那笑容完全凝固在脸上的北海港的地府总督才扯着嗓子大叫了起来,众人也才瞬间反应过来,观礼台上乱成一团。

    刚刚发生的那些,从刺杀开始刀片风暴出现到最后漫天大雪在北海港落下,时间只不过是过了一秒而已……

    刚刚被冰封住的数万吨的战列舰在这个时候才又再次重重的砸在海面上,大半个舰身像一个小孩的玩具一样的被那天地之间的巨力按在水下又从水下反弹漂起,掀起一阵阵巨浪。

    颜夺被惊得眼珠都要掉下来了,无论是动手刺杀的人还是皇太子身边的那个黑袍老头,给颜夺的感觉,就是一个字,强!

    那已经强到了非人的境界。

    在那样的较量中,普通的召唤师要冲上去,甚至二阳境三阳境的召唤师冲上去,瞬间就被秒得渣都不剩。

    观礼台上慌乱一片,颜夺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许多了,身形一闪,一下子越过身边那些侍从,就连忙朝着林青伯爵冲去,要把女伯爵从那危险的地方带出来。

    女伯爵的脸色已经白了,有些惊慌的朝着颜夺这边看了一眼。

    当然,在这种时候,颜夺也不忘记大喊上一声,“别慌,我来了……”

    嗯,动作一定要帅,行动一定要干脆利落,脸上的表情一定要义无反顾赴汤蹈火在所不惜,眼里一定只能看着她,目光要转注而深情,不能看别人……

    颜夺对自己说道。

    果然,看着在慌乱之中像是一只利箭一样朝着自己冲过来的颜夺,女伯爵的脸上,露出一丝痴迷和感动之色。

    ……

    刺杀还没有结束,只是开始。

    皇太子北堂忘川从台上被身边的侍卫保护着退下,海面上被战列舰砸起的波浪刚刚落下第一波,下一秒,水面下伸出一只巨大到恐怖的大手,一把就抓住了那还在摇晃的战列舰,然后一个全身闪动着红光,身高差不多足足有三四百米高的巨人就从海中慢慢站起,像山丘一样的站在海面上。

    数万吨的战列舰被巨人用双手举起,然后狠狠朝着干船坞和皇太子北堂忘川所在的地方砸了过来。

    在地上看去,那从空中砸过来的战列舰,就像是一座山从天而降一样。

    正在拉着女伯爵朝着远处飞奔的颜夺只感觉天空一暗,他扭头一看,就看到那艘巨大的战舰正从天而降……

    尼玛!

    颜夺冷汗都吓出来了,想都不想,就召唤出了一匹千里马坐骑,在坐骑刚刚召唤出来的瞬间,他就带着女伯爵跃上马背,千里马长嘶一声,四蹄甩开,驮着两个人,一下子越过前面一米多高的护栏和障碍,亡命飞奔……

    数万吨的战列舰并没有砸下来,因为,几乎瞬间,同一个巨人也被召唤了出来,那召唤出的巨人双手抓住那从天空之中砸下来的战列舰,两个巨人,一个在水中,一个在岸边,四只手,就捏着那巨大的战列舰,开始角力……

    战列舰的巨大的舰身开始扭曲,数万吨的钢铁像麻花一样的开始变形,战列舰上那些高大的上层建筑和巨炮开始弯曲破损,战列舰龙骨断裂的声音,咯吱咯吱的作响,让人牙酸,震动着方圆十里内所有人的耳膜。

    远处围观的市民都被惊呆了。

    要是说刚才许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一个个还在奇怪那漫天的雪花是不是特别的欢迎仪式,那么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情况不对了。

    “轰……”就在这时,更远处的军港弹药库所在的地方,传来惊天动地的巨大爆炸声。

    北海港城内也有多处地方,同时燃起了熊熊大火。

    更糟糕的是,那围观的人群之中,突然有人丢掉了手上的国旗和海军的旗帜,拿出身上携带的枪支,对着那些维持秩序的警察和水手开始射击起来,一边射击一边大喊,“击杀北堂忘川,屠净北海港……”

    枪声,爆炸声在北海港各处响彻起来,整个港口,整个城市,乱作一团。

    观礼台那边,站在岸上的巨人怒吼着,双手抓着那巨大的战列舰,连人带舰朝着水中的巨人扑了过去,因为水中的巨人站起来要矮上一些,所以两个巨人连同那艘已经完全扭曲的战列舰一下子扑倒在海中,砸起百米多高的巨浪。

    北堂忘川身边的那个黑袍人在两个巨人同时倒在海中的时候已经身形一闪,没入到了大海之中。

    眨眼之间,水面上波涛一涌,两道人影从海面上一下子飞起,一前一后就朝着远处的大海的方向飞去。

    在场的,只有少部分人可以看到是那两个人影后面的那个,正是北堂忘川身边的那个黑袍人,那个黑袍人正在追着另外一个戴着黄金面具的人影迅速飞离。

    “快点保护太子殿下离开……”北堂忘川身边的侍卫差不多都要疯了,那些侍卫一个个穿上腾空战甲,护送着北堂忘川,直接飞离这里,连飞艇都不要了。

    真遇到刺杀,那飞艇目标大,速度也不算快,飞在天上就是靶子,必须马上舍弃。

    海上的巨浪涌来,把干船坞边上的那些吊塔和建筑冲得七零八落。

    ……

    北海港城外的一座山上,早已经在这里埋伏多时脸上戴着鬼怪面具的唐家长老唐威看着从北海港方向朝着这里飞来的北堂忘川和那些侍卫还有乱成一团的北海港,舔了舔嘴唇,正准备施法召唤。

    突然间,唐威听到自己的身后有一个人幽幽叹息了一声。

    那一声叹息,犹如惊雷,几乎惊得唐家长老浑身寒毛直竖,他一下子转过身,就看到他的身后,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个手上提着一个花篮戴着蓝色头巾的老婆婆。

    “唐长老,你加入血魔教的事,唐家的家主知道么?”那个老婆婆看着唐威,幽幽的问道。

    她是谁,她怎么知道自己的身份?自己什么时候被人盯上的?

    这种时候,唐威脑袋里瞬间闪过这个问题,但现实却已经容不得他多想,唐威想都不想就飞速后退,但那个提着花篮的老婆婆却拿出一根绣花针,对着唐威刺了过来。

    只是瞬间,唐威就感觉周围的天地之间,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穿梭的绣花针,那绣花针上连着的红线,如密网一样切割过周围的空间,变成了一道道红线连成的墙壁,挡住了自己的退路。

    一个名字一下子从唐长老的脑袋里闪过,他骇然叫道,“裁决军尤婆婆……”

    “还有我,无颜鬼……”耳边又响起了一个声音。

    这一下,还不等唐长老反应过来,他就觉得胸口一痛,一截明晃晃的刀尖,已经从他的前胸透了出来。

    唐长老艰难的扭过头,却看到自己身后空空如也,没有人,但那把插入到他身体内的刀,却像有人拿着一样。

    唐威全身的气血精神,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朝着那把刀涌去,被那把刀吸收,那把刀贪婪的吸收着唐威全身的气血,眨眼的功夫,就变成了妖异的桃红色。

    刀尖上,有两只诡异的眼睛慢慢的睁开,打量着周围的这个世界,而那刀身轻轻颤抖着,从刀身上,传来大口咀嚼吞噬血肉的声音。

    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唐威就变成了干尸和灰尘,哗啦一声散落在地上,那个鬼怪面具还在地上打了两个转,空间装备中的东西爆了一地。

    尤婆婆收起她的绣花针,有些忌惮的看了那把睁开两只眼睛的妖刀一眼,退后一步,轻轻叹息一声,“这妖刀,你少用,控制不了就交到秘库封印吧……”

    诡异的妖刀消失,只有虚空之中传来一个略微沙哑的声音,“唉,这妖刀,用了一次就不忍放手了,你放心,在杀了我的那个仇人之前,我不会有事的……”

    尤婆婆不再说什么,只是身形眨眼消失。

    战斗还没有结束,远处的北海港总督府方向,还传来爆炸声,血魔教这次是下了血本了,动用了不少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球进入大洪水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