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话之龙族崛起〕〔狂妃来袭:腹黑王〕〔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快看那个大佬〕〔毒医狂妃:邪帝请〕〔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总裁爹地霸道宠〕〔赠您一世荣华〕〔好孕连连:总裁爹〕〔柳浩天平步青云〕〔林羽江颜〕〔胜者为王〕〔王爷,听说你要断袖〕〔九零后天师〕〔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黄金召唤师 第三百一十章 回营
    www..,最快更新黄金召唤师 !

    屏山,裁决军大营……

    魏美瑜侧身躺在沙发上,就像睡着一样。

    白竹祭司和夏平安站在她的旁边,白竹祭司手上拿着他的那颗灵魂水晶球,口里念念有词,水晶球在魏美瑜的头上转来转去。

    水晶球里出现各种变幻的光影,各种各样的面孔,各种各样的人物,有些面孔模糊,有些面孔清晰,有些是迷离的梦境,还有些则是魏美瑜每日乘坐有轨公交车上下班的情景,而在魏美瑜的那些断断续续的迷离梦境之中,隐约可见她的头上围绕着一团灰黑色的雾气……

    良久之后,白竹祭司轻轻收起了手上的灵魂水晶球,转头对旁边的夏平安说道,“可以确定,的确是梦魔,这个小姑娘是在睡梦之中被梦魔入侵,不知不觉成为了梦魔的傀儡……”

    夏平安皱了皱眉头,“她的黑煞之毒是怎么来的?”

    “应该是她在乘坐有轨公交车上下班的时候,被人悄悄塞到她的包里的,她自己都不知道!”

    “能确定是谁塞给她的么?”

    白竹祭司摇了摇头,“无法确定,她每日上下班来回路上要遇到很多人,她记忆之中的那些面孔太模糊,有些根本就没有记忆,她自己也不知道是谁塞给她的,所以即使追溯她的灵魂和记忆,也不可能把那个人找出来!”

    “也就是说,我们没有办法找到梦魔,锁定梦魔的行踪?”

    “恐怕是这样的,迄今为止,裁决军没有任何关于梦魔的资料,连梦魔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梦魔才是五魔之中最难对付的……”

    “那梦魔为什么能够入侵到她的梦境之中?”

    白竹祭司的目光深邃起来,梦呓般的轻轻说道,“梦的神秘,能超出所有人的想象,梦境,并非是大脑中无意识的幻象,而是人的灵体在另外一个世界的历练,那个世界可以超越时间和空间而存在,所以梦境之中的很多事情都是现实世界的预兆,这才有占梦师的出现……”

    “您老的意思是,梦中的那个世界是相通的,就像现实世界一样,所以梦魔才能通过梦境入侵控制他人,让别人成为傀儡?”

    “梦境的领域是我不熟悉的,这个领域太过神秘,但根据重重迹象推测,恐怕是这样的,梦魔不需要与人接触,就能通过梦境影响控制他人!”说着话,白竹祭司深深看了夏平安一眼,微微摇头,叹息一声,“你也真能惹事,来到上京城还没多久,那么多人想要你的脑袋!”

    夏平安苦笑,“您老还不知道么,我都是被逼的!”

    “行了,你自己以后多注意吧,孙家的事情裁决军这边会处理,你多关注一下梦魔吧,梦魔这次虽然失败了,但既然你已经被他盯上了,他应该不会这么放弃的,以后你身边的人你自己多注意,别被人拿枪顶在脑袋上都不知道!”

    “我会注意的!”夏平安已经把白竹祭司送到了门口,“我能问一下,梦魔能控制召唤师么?”

    “召唤师也会做梦,自然就会被他控制,但召唤师的精神意志比普通人强大太多,所以,他就算能控制,应该也没有那么容易,而且等级越高的召唤师越不会被他轻易控制!”

    “好的,我明白了,您老慢走!”

    白竹祭司离开,这房间里就只剩下夏平安和躺着像是睡着的魏美瑜。

    下午的时候,夏平安找了一个理由,带着“炎犀”的供状和魏美瑜来到了裁决军的屏山大营,找到了白竹祭司。

    在夏平安的口中,那个刺客刺杀失败之后,被自己捉住,在写下这份供状之后趁自己不注意就服用毒药身亡,化为浓血,反正口供有了,刺客活没活着已经不重要。

    至于魏美瑜,夏平安是让白竹祭司看看魏美瑜身上到底还有没有什么隐患和线索,这个姑娘不错,夏平安可不想她莫名其妙的卷入到这些复杂的事情里被梦魔给祸害了。

    白竹祭司一离开,夏平安在魏美瑜的耳边弹了一个响指,魏美瑜才一下子醒了过来。

    让人睡着只是一个小小的术法,夏平安之前融合的南柯一梦的界珠之后,就掌握了用神力召唤瞌睡虫的法子,召唤出来,瞌睡虫飞入人的耳朵,人就睡着了。

    醒过来的魏美瑜看到自己睡在沙发上,有些失态,脸一下子红了,连忙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裙,低着头喏喏的说道,“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没事,估计你这些天有些累了,以后早上没有必要那么早到办公室,可以多休息一会儿,正常时间上班就可以了……”

    “大人,那个,文件弄好了?”魏美瑜看了看,发现自己带来的文件已经不见了,脸色一下子更红了。

    “嗯,已经弄好了,刚才看你睡着就没有叫醒你,文件我已经交上去了,走吧,没事了!”

    夏平安随即带着魏美瑜离开了裁决军的总务大楼。

    走出裁决军的屏山大营的大门,时间已经是傍晚,外面的路边还停着两辆黑色的出租马车,夏平安把魏美瑜送上一辆马车,让车夫送魏美瑜回家,自己则上了另外一辆。

    铁面男坐在车里等着,小黑猪则蜷缩在车厢座椅的下面,完全不让自己有什么存在感。

    “怎么样?”铁面男问。

    “确定了,是梦魔!”夏平安点了点头。

    “那以后你要小心了!”

    “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夏平安说道,“对了,要不要一起去吃点东西?”

    从昨晚到鹏王拍卖场一直到现在,他和铁面男其实一直都没有吃过东西,事情太多,一时间都忘了,现在想来,肚子还有点饿了。

    “好啊!”铁面男摸了摸肚子,“我知道上京城中有一家鱼脍,做得不错,那鱼脍配上桃花酒,梅子酱,算是一绝!”

    “行,那就去尝尝!”

    说到上京城的吃喝玩乐,十个夏平安加起来,都没有铁面男懂得多。

    昨晚到现在,说起来已经经历了两次暗杀,一场大变故,夏平安的精神一直在绷着,适当的放松一下,还是有必要的。

    ……

    桃花鱼脍就在上京城秦安河边一片老旧居民区的小巷内,马车来到这里,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能找到这个地方的,都是上京城中的老饕。

    鱼脍的鱼用的是鲜美的海鱼,加上和鱼脍搭配的桃花酒,梅子酱,都是店家祖传的手艺。

    来到这里,铁面男取下了自己的面具,颇为放松。

    作为老板的厨娘风风火火,当伙计的丈夫则木讷淳朴,店内食客不多,一张桌子搭配着一个小火炉,占据了一个小房间,颇有格调,因为这里的鱼脍宴价格对普通人来说小贵,吃一顿下来,十多二十个银币就没了,所以来这里吃鱼脍的,都是像铁面男这样的熟客。

    小黑猪就在马车上,没有跟着下来。

    那鱼脍的确又鲜又美,桃花酒别有滋味,夏平安和铁面男大快朵颐。

    ……

    那只小黑猪一直在马车上老老实实的呆着,那居民区的巷子里进不去马车,马车就停在秦安河边。

    随着夏平安和铁面男一走,那躲在座椅下面的小黑猪眼睛就滴溜溜的转了起来。

    夜色渐深,秦安河上一片安静,只有浪花拍打着堤岸的哗哗声,往日的那些画舫今日都消停了,没有载歌载舞。

    夏平安和铁面男去吃鱼脍已经很久了,车夫刚刚离开了马车,去小解。

    小黑猪一下子从座椅下钻出来,用后脚站立,趴在马车的车门口,用两只前蹄压着车门内的门把手,咔的一声就打开了车门。

    下一秒,小黑猪就从车内窜了出来,速度如电,一下子没入到黑暗之中。

    那小黑猪以为自己跑了,却不知道福神童子正骑在它的身上,把它当成坐骑,在咯咯咯的笑着,好不欢乐……

    ……

    铁面男的眉头动了动,微笑着看向夏平安,“你的那只小宠物不太老实啊……”

    “没事,让它跑!”夏平安笑着,举起酒杯,“这杯酒,多谢你昨晚仗义出手,你不出手,我一个人弄不过来……”

    小房间内用术法隔绝了传到外面的声音,所以两人可以在这里放心的聊天。

    “不用谢,昨晚那种局面,只要看见了,我就不能坐视!”铁面男把桃花酒一饮而尽。

    “其实你更适合加入裁决军!”

    铁面男的微微有点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当初我一阳境的时候也想加入,但被刷下来了,没选中,要不然,也没有我后来的事了,等我有了钱,也就没有必要再加入了……”

    夏平安微微一愣,哈哈大笑……

    “说说吧,你为什么加入裁决军呢?”铁面男问道。

    “其实我是渡空者,加入裁决军,只是因为想在上京城立脚,然后获得修炼资源……”夏平安微笑着说道。

    铁面男微微倒吸一口冷气,看向夏平安的目光都有些变了,用大有深意的目光凝视着夏平安,“这种秘密都告诉我,你还真不拿我当外人……”

    “哈哈,没什么,血魔教都知道的事情,你知道也不怕,我现在正被血魔教通缉追杀呢!”

    “奇怪了,那血魔教为什么要特意针对你呢?”

    “我说我也不知道你信么?”夏平安摇了摇头,“应该是血魔教对渡空者都是这样吧!”

    铁面男想了想,摇了摇头,“不对,血魔教对渡空者的确不友好,但这么特意针对的,似乎不多,而且你的身份,他们又是怎么知道的?”

    “你的意思是,血魔教一般不会通缉追杀渡空者?”

    “至少我知道的,以前没有!”铁面男摇了摇头,“因为进入元丘界的渡空者很多,而且渡空者都是秘密进入,要是每个渡空者血魔教都发追杀令,那你想想血魔教要通缉追杀多少人?那样的追杀和通缉就和没有一样,而且,一般情况下,渡空者的身份都是秘密,只有渡空者自己知道,血魔教想要确定渡空者的身份也不容易啊,你又是怎么暴露的?”

    听铁面男一说,夏平安也感觉这事似乎有些蹊跷,情况可能和自己想象的有些不同。

    回想一下,从一开始,这次“补天计划”从传送的过程之中就出现意外,他和许多人都偏离了传送地。

    而且众人一来到元丘界,失散之后,还没有做什么,血魔教就已经知道他们的身份,开始悬赏追杀,似乎要把这次“补天计划”的成员一网打尽。

    如果这一切都是不正常的,那么,背后一定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

    第二章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球进入大洪水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