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卿言萧容衍〕〔顶级神豪林云〕〔我的白富美老婆〕〔都市无敌神医〕〔废婿归来陈华〕〔长生〕〔灭神榜〕〔重生之再铸青春〕〔夜的命名术〕〔从杀猪开始修仙〕〔天醒之路〕〔特种兵之神级提取〕〔神兽召唤师〕〔我的老婆超迷人〕〔农门婆婆的诰命之〕〔兵王归来〕〔大英公务员〕〔重生宠婚:霍少,〕〔我的白富美老婆秦〕〔秦城苏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黄金召唤师 第三百二十五章 落网
    www..,最快更新黄金召唤师 !

    黑夜之中,一道从云层之中钻出来的闪电毫无征兆的直接落在了无忧楼外面的小广场上,把周围的人吓了一跳。

    闪电一消失,就看到铁面男抓着夏平安的手,已经出现在这里。

    警察已经在无忧楼外拉起了封锁线。

    刚刚铁面男带着夏平安用雷遁之术赶来这里实在太刺激了,对夏平安来说,就像坐过超级山车一样,在一团电光的呼啸中,整个人忽上忽下,头晕了几秒钟,就已经赶了过来。

    铁面男这本事,的确牛掰。

    “是谁?”看着那突兀出现在这里的闪电和闪电后出现的两个人,几个警察一下子围了过来。

    夏平安拿出了随身的督查使令牌,对着那几个警察亮了一下,那几个警察的态度也就变了,立刻退下下去。

    夏平安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和铁面男穿过封锁线,上了无忧楼。

    一对巡逻的裁决军小队已经把这里围了起来,夏平安亮出身份,那队裁决军的小队长看了看夏平安到的令牌,问道,“这里不是东港区,大人之前在追查水月大师的案子么?”

    “不是,这个人之前欠了我很多钱,我听说出事,过来看看,确认一下是不是他跑了,请兄弟行个方便!”夏平安说道。

    “哦!”听到夏平安如此说,那裁决军小队也没有阻拦,就行了一个方便,让夏平安和铁面男上了楼。

    无忧楼内的气味有些刺鼻,带着一股难言的腥臭,一滩脓血在无忧楼外,一滩脓血在无忧楼内部。

    两个人直接来到了无忧楼内的那一滩脓血面前,夏平安微微皱着眉,看着那滩脓血。

    福神童子刚才比两人先一步到了这里,所以这里发生的事情夏平安已经全部知道了——就在刚才,无忧楼内的水月大师和他身边的那个小厮,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声不吭,突然化为脓血,把来这里占梦的人吓了个半死,连忙报警,接到消息的裁决军小队也连忙赶来。

    裁决军小队勘察后发现,这里没有召唤师出手的痕迹,那两滩脓血,疑似中毒。

    铁面男蹲在一滩脓血面前,仔细看了看,站起,就对夏平安说道,“这是一种叫销魂的剧毒,中毒之人,整个人的神魂骨血就一点点溶解,不会留下半点东西!”

    夏平安点了点头,在无忧楼内找了找,没有发现任何其他的线索,心中不由叹息一声,还是让梦魔给跑了。

    这个化为脓血的水月大师和水月大师的跟班,绝对是梦魔控制的傀儡之一。

    梦魔让这个水月大师以他的身份面目在上京城招摇撞骗,梦魔在遥控,而梦魔在上京城,应该还有其他的身份面目和隐藏点,轻易不会暴露。

    这梦魔的狡诈,超出想象。

    一旦发现自己的行踪暴露,梦魔立刻就断尾求存,让这个水月大师直接“自毁”了,连福神童子都找不到梦魔的半点踪迹。

    这也间接证明了,自己投掷出的那一剑,并没有把梦魔杀死。

    刚刚抓住的梦魔的踪迹,就这么断了。

    不过这次也不算全无收获,至少梦魔没有那么容易再隐藏了,梦魔在灵界断了一只右手,所以以后梦魔无论有什么手段,他的右手都应该废了,什么仙丹妙药都不可能救回来,这样锁定梦魔会更容易。

    夏平安随后和铁面男就退出了无忧楼,来到了外面的大街上,漫步走着。

    “那个水月大师真欠了你很多钱?”铁面男问了一句,其实一直到现在,铁面男都不知道为何夏平安一从密室醒来,就急匆匆要赶来这里。

    “假的!”夏平安不假思索的说道,“真正的水月大师,就是梦魔,那个死了的,是一个傀儡!”

    铁面男微微倒吸了一口冷气,“梦魔?”

    “是的!”

    “你这几天就在地下密室,我还担心你醒不过来,你怎么知道的?”铁面男匪夷所思的问道。

    “所以啊,你以为我这几天为什么没醒来,我在梦里和梦魔打了一架,砍了梦魔一只手,以后你如果看到没有右手的人多注意点,那个人说不定就是梦魔,这个消息你知道就行了,暂时保密!”夏平安耸耸肩笑了笑,摸了摸肚子,“走吧,找个地方我请你吃点东西,几天没吃东西,我实在饿坏了!”

    铁面男深深看了夏平安一眼,感觉夏平安实在太高深莫测。

    两人就在附近找了一个酒楼,夏平安点了一桌菜,狼吞虎咽。

    夏平安看起来一切正常,但铁面男还是发现夏平安的神色和平时稍有不同,在吃着东西的时候,夏平安有些平静得超出异常,没有平时那么随意,目光偶尔变得深邃,就像在思考着什么问题。

    梦魔这事,的确没完,而且还留了一个尾巴,夏平安不得不仔细考虑血魔教知道自己能进入灵界之后会带来什么后果,这一次,虽然自己暂时解除了梦魔对自己的威胁,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自己也完全暴露在了血魔教的面前。

    夏平安不得不小心面对。

    水月大师的死亡,在这天晚上,除了在上京城的占梦师圈子里引起一些波澜之外,几乎就没多大动静,裁决军调查之后,得出了一个服毒自杀的结论之后,也就没有多少人在意了。

    裁决军的资源也是有限的,而一个招摇撞骗的占梦师的死亡,在眼前的上京城,实在算不上什么事。

    和铁面男吃完饭,再次回到租住的小院,夏平安算了算时间,发现黄家找的那个要自己命的杀手这两天估计也就要到上京城了。

    ……

    两天后,上京城东港区码头……

    “呜呜呜……”在那嘹亮的汽笛声中,一艘万吨级的天青号客轮缓缓的停靠在了码头的一个泊位上。

    等客轮停好,客轮上的乘客就像泄闸的洪水一样,拿着大包小包的行礼,从客轮上涌了下来。

    这样的场景,每天在码头区都可以看到。

    繁华的上京城,每日都吸引着无数人涌来这座城市。

    一个三十多岁,其貌不扬,身材瘦弱,戴着一副圆框眼镜,模样斯文,有些吃力的提着一个半旧的牛皮行李箱穿着一身灰色的短外套的男人,也挤在人群之中,提着行李箱向外涌去。

    任何人看到那个男人,都不会对那个男人有太多的关注,那个男人一看,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来上京城逃生活的普通人,有可能是一个普通的会计或者是小文员之类的。

    这样的人在上京城有很多,他们做着各种美梦来到上京城,想要发财和出人头地,但用不了多久,这座城市就会让他们明白什么是生活的艰辛——那些一群人合租的地下室,阴暗漏水嘈杂的老破小的楼房,还有那些繁重的低收入的生活,熬夜,加班,每天上下班路上几个小时的漫长煎熬,会在几年之内,榨干他们身上的最后一丝热情,让他们黯然离开这座城市。然后,新的人会继续涌来……

    那个男人提着自己的行李箱,终于走出了港口。

    看着眼前这座城市,男人的眼中闪过一道冷光,嘴角不知不觉也泛起一丝奇异的微笑——好久没有接来自上京城的活了,这次对方给的报酬高,而且目标也只是一个小小的督查使,这次的任务,不算难。

    不过,一个裁决军的小小督查使都要自己出手,那主顾还真是财大气粗啊。

    看着周围涌动的人群,男人眼中的冷光和嘴角的笑容眨眼消失,一下子又泯然众人,混在人群之中,走出港口的大门。

    就在那个男人走出港口的瞬间,两个人从大门旁边自然而然的走了过来,自然而然的就挽住了那个男人的两只胳膊。

    那个男人一愣,看向挽着他左边胳膊的那个人——那个人戴着一块铁质面具,看不清面目,但气息森冷强大。

    挽着他右边胳膊的那个男人,四十多岁的年级,脸型消瘦,颧骨突出,脸上的皮肤有些粗糙黝黑,一个鹰钩鼻显得格外的阴鸷狠辣,身上的气息同样让人惊悚,正用一种幸灾乐祸的残忍眼神盯着他。

    “啊,你们是谁,我不认识你们,我没钱,我坐公交,不要坐马车……”那个被驾着胳膊的男人假装惊慌的说道。

    抓着他左手胳膊的那个铁面男只是手指动了动,一股幽蓝色的电弧就从他的手上钻到了他的体内,让他全身一下子彻底麻痹,而那个用幸灾乐祸的残忍眼神看着他的家伙,更是干脆利落的用锢神针一下子就封住了他的秘密坛城。

    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嘿嘿嘿,装得还挺像的,没关系,你很快就认识我们是谁了……”炎犀怪笑着。

    一辆黑色的马车从旁边驶来,停在路边,马车的门打开,夏平安正坐在车厢里,脸上带着微笑,手上拿着一个装着红酒的酒杯,然后用同情的眼神看着那个被铁面男和炎犀夹着胳膊架过来的男人。

    那个男人看到夏平安,脸色终于变了,这面孔,他在任务的画像上看到过,但是,想跑,已经不可能了。

    ……

    今日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雪中悍刀行〕〔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地摊卖大力〕〔深空彼岸〕〔全职艺术家〕〔神秘复苏〕〔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