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巅峰林炎〕〔十万个氪金的理由〕〔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一世巅峰林炎〕〔反叛的大魔王〕〔重生南非当警察〕〔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逍遥侯〕〔凡世歌〕〔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戚瑜桐燕翊辰〕〔盛世红妆倾天下戚〕〔盛世红妆倾天下〕〔霸道王爷俏医妃〕〔大英公务员〕〔重生之狂暴火法〕〔疯狂进化的虫子〕〔娱乐超级奶爸〕〔钢铁蒸汽与火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黄金召唤师 第三百二十九章 追击
    www..,最快更新黄金召唤师 !

    “这就是神国……之间的碰撞么?”

    屏山之上,林毅站在自己的院子之中,抬着头,轻轻自语,看着天上那如火如潮的恐怖碰撞,双眼神光灿灿……

    密布整个上京城的法阵把碰撞隔绝在了大阵之外的天空之中,大阵之中的人,就像海底的生物一样,只能抬头看着大阵之上北堂兆和祖摩天两个顶级召唤师在较量。

    那是数百万的召唤生物在上京城的天空之中在战斗着,每一秒,都有无数的召唤生物陨落,但又有无数的召唤生物源源不断的出现。

    那夜空之中,一半是红色,一半是金色,双方的战兵战偶,都源源不断的从那若隐若现的神国之中层层叠叠的涌出,奔向战场。

    神国之间的碰撞,就像两个不同的空间挤在一起,在互相挤压,碰撞,可以想象那其中的威力,因为神国的挤压摩擦,那虚空之中,有无数的电光和闪电在生出,跳动,轰鸣,然后被上京城的大阵挡住。

    在这样恐怖的碰撞之中,九阳境的或许还能有机会逃命,九阳境以下的召唤师卷入到这数百万召唤大军的厮杀之中,瞬间就要成渣。

    天空之中的那两人中的任意一个,都有举手之间就毁城灭国的力量。

    这半神间神国的碰撞,震撼着上京城中的每一个召唤师的心灵,所有的的召唤师,在看到那样的战斗之后,都会情不自禁的把自己代入其中,想象一下自己在其中的话能坚持多久。

    然后,每个召唤师的脸色都会有些发白。

    半神之间的较量,能亲眼目睹这种顶级召唤师之间的战斗,对每个召唤师来说都是千金难换的机遇,也都给每个人带来巨大的冲击。

    为什么主宰魔神能为一个夏平安开出这样的条件?

    杀夏平安,得永生之躯,血祭夏平安,凝聚神轮封神?

    这样的条件,怪不得血魔教会发疯,连祖摩天都亲自来到了上京城。

    林毅偏过头,看了一眼小院旁边的那个客厅,就在前天晚上,夏平安还在那个客厅之中。

    如果自己不是黑暗战神的神眷者,血祭夏平安就能封神,这样的条件,自己能拒绝么,会不心动么?

    在封神的诱惑下,一条人命算什么?

    林毅也知道夏平安今天的遇刺有些蹊跷,但此刻,就算夏平安还活着,他接下来要面对的情况,恐怕难以想象。

    除了血魔教的人之外,无数人会想要他的脑袋,想要血祭了他。

    在这种情况下,夏平安能活多久,谁都不知道。

    ……

    “这样的神国之间的碰撞,双方其实还没有出全力,各自都在克制,双方都没有召唤出真正强大的生物,祖摩天没有攻击上京城的护国大阵,没有让神国的战争波及到城中的百姓,北堂兆也没有引动护国大阵的反击,没有召唤黑暗战神降临,对半神来说,这样的战斗,只是热身而已……”

    上京城的鹏王拍卖行内,一身长裙美艳动人的萱夫人站在拍卖行的阳台之上,抬头看着夜空之中那一团团爆发出来的璀璨光华与满天的光雨,满眼震撼。

    一个穿着青衣的老者站在萱夫人的旁边,刚刚那句话,就是那个老者说的。

    相比起萱夫人,那个老者的目光,要格外的冷清。

    “北堂兆……需要这场战斗……或者说,这场战斗正是他期待的……”萱夫人轻轻开了口,“上京城最近太乱了,血魔教,还有靖王,还有躲在红叶山庄吃人的那些人,唉,的确让北堂兆头疼,能够在半神入侵的时候守护大商国和上京城的皇帝,才是真正的好皇帝……”

    “不错!”那个老者点了点头。

    萱夫人轻轻摇了摇头,“可惜,我们知道的还是有些晚了,我们没想到主宰魔神能给夏平安开出这样的价码,夏平安的身上,一定有我们不知道的巨大秘密,这个秘密,值一个神位,谁人能拒绝?夏平安今天遇刺,也有很多疑点,我不相信他已经死了……”

    “元丘世界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那个老者凝视着天空,“此次魔门大开,祖摩天和北堂兆或许用不了多久,就要去寻找封神的机缘……”

    “您老的意思是,北堂忘川很快就会登基?”

    “嗯!”

    “那这场半神的战斗呢?”

    “天亮之前会结束,祖摩天想要得到确切的消息,而北堂兆也不会把战事扩大……”

    “我相信夏平安还没有死,您老能占卜到夏平安的所在么?”

    那个青衣老者摇了摇头,两只手从袖子里伸出,老者的手上,拿着一个已经碎裂的密布着符文的龟甲和几个古朴的青铜古币,“刚刚我已经试了两次,每次的占卜结果都被导入到灵界之中,我看到的只是一片灰雾,灵界把一切都遮蔽了,夏平安这三个字,有灵界的气运加身,能遮蔽一切,夏平安的身上,的确有大秘密……”

    萱夫人的眼神之中一下子充满了震惊,“您老说的,是那个传说中的灵界?”

    那个青衣老者轻轻点了点头……

    ……

    天空之中战斗,持续了大半夜,在黎明之前,随着一道血光冲天而起,那遮蔽天空的血云,瞬间消散,血魔教教主祖摩天已经消失,整个上京城的天空之中,只有北堂兆那伟岸高大的身影在屹立,犹如擎天之柱。

    “万岁……”

    “万岁……”

    “吾皇神威……”

    提心吊胆了一夜的上京城,终于响起了山呼海啸的欢呼声,无数人激动得热泪盈眶。

    血魔教突袭上京城的危机,终于被北堂兆化解,皇帝陛下还是皇帝陛下,是整个大商国和上京城的守护神,地位实力,无人能撼动。

    ……

    随着第一缕阳光出现在东方的云层之中,上京城外,虚空之中。

    祖摩天站立在云层之上,金月殿的殿主站在夜摩天的前面,他的旁边,一大堆金月洲的血魔教高手站在金月殿主身后,低着头,双手下垂,就像一群乖学生。

    “那夏平安昨日在上京城已经遇刺?”祖摩天的满头红发无风自动,气息骇人。

    “是的,裁决军调查的结果是这样,而且有很多证人,夏平安昨日在督查署大院内遇刺,尸骨无存!”金月殿殿主躬身回应道。

    昨晚祖摩天与北堂兆大战,血魔教已经有高手潜入到上京城探查消息,两边都没闲着。

    “不可能,夏平安绝对还没有死!”祖摩天额头上的血色竖眼瞪圆,神秘诡异,他斩钉截铁的说道,“我昨晚与北堂兆大战一夜,就是想看看夏平安到底在不在上京城,可上京城内毫无动静,我以魔神之眼搜遍上京城都无法在上京城内找到夏平安,上京城皇城内也外都无异常,看样子,夏平安的确已经不在上京城,他昨日自杀,应该是假死脱身,夏平安一定没跑远,立刻顺着上京城水陆交通追查下去,所有离开上京城的召唤师都不要错过……”

    祖摩天说着,一挥手,数百面奇异的青铜镜就出现在他身边,漂在虚空之中,那些铜镜,呈菱形,两端略长,中间略窄,就像祖摩天额中的竖眼,一面面青铜镜闪动着奇异的光泽。

    “这是照颜镜法器,那夏平安诡计多端,他要逃跑离开上京城,用的绝不是本来面目,但不管他现在是何种面目,只要在这照颜镜子上一照,必将无所遁形!拿去吧,谁击杀血祭夏平安,主宰魔神的奖励就会落在谁的头上,看你们的机缘运气了……”

    一干血魔教众看到有这神奇的照颜镜法器可拿,一个个大喜,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各自拿过一面照颜镜法器。

    “去吧……”祖摩天挥了挥手。

    “是!”

    天空之中,除了祖摩天和金月殿殿主之外,所有血魔教的人全部四散,朝着上京城的四面八方飞去。

    “金月殿这次行动迅速果断,不错……”祖摩天看向金月殿主,声音一下子温和了起来,“其他人都去了,你为何不去啊……”

    “属下就在老祖身边,随时听老祖吩咐,助老祖擒获血祭那夏平安就心满意足了,老祖能封神,才是属下最大的心愿!”金月殿主一脸真诚的笑着说道,又对着祖摩天行了一礼。

    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两人是亲祖孙。

    祖摩天目光闪动,然后哈哈大笑,“不错,不错,这金月殿能在你手上发展壮大,果然是有原因的,我没看错人!”

    “不知老祖有何吩咐?”

    “其他各州的血魔教教众此刻也正陆续赶来金月洲和大商国,你可传我之令,带那些人来见我,我赐予他们照颜镜法器,助他们能早日找到夏平安,完成魔神令!”

    “是!”

    ……

    火车依然不知疲倦的在铁路上奔行者。

    天亮时分,昨晚休息了一夜的那两个“动物爱好者”的小家伙,就又来敲夏平安房间的门。

    “叔叔,叔叔,我们想到那雕枭可以吃的东西了……”两个小家伙在门外叫着。

    叫了一阵,发现夏平安的房间里没有回应,一点声音都没有,两个小家伙互相看了一眼,以为是夏平安去餐车吃早餐,两个人大着胆子把房门推开,却发现夏平安的房间里,没有了人,已经空了,行礼,鸟笼,人,都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深空彼岸〕〔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