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话之龙族崛起〕〔狂妃来袭:腹黑王〕〔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快看那个大佬〕〔毒医狂妃:邪帝请〕〔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总裁爹地霸道宠〕〔赠您一世荣华〕〔好孕连连:总裁爹〕〔柳浩天平步青云〕〔林羽江颜〕〔胜者为王〕〔王爷,听说你要断袖〕〔九零后天师〕〔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黄金召唤师 第四百一十三章 公子庆忌
    www..,最快更新黄金召唤师 !

    卫国,大雪,山上……

    雪是昨夜开始下的,已经下了半天,漫山遍野,一片银装素裹,山野之中一片寒风呼啸。

    距离这座山十多里外,就是卫国的艾城。

    艾城是一座小城,此刻也笼罩在满天的大雪之下。

    在吴王僚被专诸刺杀之后,作为吴王僚之子的庆忌,就逃到了卫国的艾城,开始在艾城招兵买马,训练士卒,频频派出使者沟通接连吴国的邻邦,誓报阖闾的杀父之仇,而且准备夺回吴国的王位。

    这样的庆忌,自然成了阖闾的心腹大患,阖闾在让专诸干掉吴王僚之后,又让伍子胥帮他继续物色刺客高手,准备继续用刺客来干掉庆忌,就这样,身为要离的夏平安就再次被伍子胥推荐给了阖闾。

    历史上的要离,为了刺杀庆忌,想办法接近到庆忌的身边,不惜用了苦肉计,故意牺牲了自己的妻儿,还让阖闾砍了自己的手臂,如此才取得了庆忌的信任,在逃到卫国之后,接近到了庆忌的身边,耐心潜伏,最后在庆忌有一次坐船的时候,终于找到了杀庆忌的机会。

    夏平安曾经很好奇,要离为什么能这么狠,为了杀一个人,不惜把自己和自己妻儿的性命都义无反顾的搭了进去,只有在成为要离之后,夏平安终于明白了要离这么狠的缘由,根源在要离的父亲身上。

    要离的父亲也是刺客,要离出身刺客家庭,在春秋时,刺客也是一种职业。

    要离的父亲身为刺客,但一直籍籍无名,没有做出过任何一件可以留名的壮举,这也就成为要离父亲一辈子的遗憾,到了老后,每日借酒浇愁,在这样父亲的教育下,要离从小耳濡目染,就是要立志成为能名动诸侯的刺客,让父亲的遗憾不再成为自己的遗憾。

    要离刺庆忌,为什么这么狠,那是因为他背负的是他们家族的理想和宿命。

    而庆忌身上,背负的却是吴国王室家族的另外一种宿命和悲剧,这悲剧来源于阖闾的父亲,在阖闾的父亲把王位传给自己的兄弟而不是阖闾的时候,吴国王室的悲剧就已经埋下了。

    被专诸刺杀的吴王僚其实是阖闾三叔的儿子,和阖闾是堂兄弟。

    庆忌是阖闾的堂侄。

    一个刺客,一个王室贵族,今晚就要在这里碰撞。

    ……

    夏平安抱着手上的长剑,戴着狗皮帽子,穿着皮衣,坐在半山腰上的一个草亭内,草亭内烧着炭火,又背风,比外面温暖了很多,而且坐在草亭内,可以看到艾城到山下的情况。

    夏平安在草亭内温着酒,此刻他的身份,就是要离。

    这颗界珠想要突破融合,要离所为,他不为也!

    日暮时分,一个穿着黑色大氅的骑士骑着一匹骏马,手上拿着长枪,从艾城来到了山下,那个骑士把马留在了山下,然后一个人,拿着长枪就上了山。

    那个人的伸手矫健无比,大雪之下,山路被雪封住了大半,湿滑难走,但那个人却在跑动着,犹如虎豹,敏捷无比,连跑带跳,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来到了半山腰,看到这个亭子,然后拿着长枪走了过来。

    风雪落在那个男人的一对浓眉之上,浓眉之下,是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那个人死死盯着坐在亭子里温酒的夏平安身上。

    如果有艾城的人在这里,看到这个男人则一定会认得出来,这个男人,正是庆忌。

    “公子既然来了,那就来喝一杯暖暖身子……”夏平安对那个人说道,然后夹起温着的酒壶,倒了两杯冒着热气的酒。

    庆忌大步走来,来到亭子里,在夏平安面前坐下,看着夏平安,沉声说道,“我还不知道阖闾手下何时有了阁下这样的刺客高手,昨夜你本可杀我,为何不杀?”庆忌说着,啪的一声,就把一把连鞘短剑放在了桌上。

    这剑,正是鱼肠剑,是专诸用来刺杀他父亲的武器,也是夏平安从阖闾手上再次要来的东西。

    庆忌今早醒来,就发现自己的枕边,多了这把刺杀他父亲的鱼肠剑还有一枚竹简,这让庆忌一下子惊出了一身冷汗,然后他就按照竹简上的约定,没有带任何随从,一个人来到了这艾城外的小山坡上,看到了留剑之人。

    “公子是我敬重欣赏的豪杰,不应死在睡梦之中,我觉得公子就算要死,眼睛也会睁着,而不是闭着,公子应该死在真正的搏杀之中,而不是暗剑之下,所以我约公子今日来此,我要在这里,光明正大的刺杀公子!”夏平安看着庆忌说道。

    庆忌,在夏平安眼中,是春秋时代华夏真正贵族的代表人物,公子庆忌,出身吴国王室,自幼习武,力量过人,勇猛无畏,喜狩猎,史书记载,庆忌每次狩猎,都带千骑,萧管华盖,虎豹巨象,穿行瀑布溪流,折熊扼虎,斗豹搏貆,勇猛无比。

    而真正体现公子庆忌贵族气质的,却不是这奢华的排场,而是他对要离的态度,要离取得他的信任后刺杀他,庆忌重伤濒危,将死之际,想的却不是杀了欺骗他置他于死地的的要离报仇泄愤,而是吩咐手下,说要离是世间真正的猛士,让手下不要伤害要离,放了要离,让要离离开。

    所以,要离最后不是死在公子庆忌手下的报复中,原本可以活命离开的要离最后选择了自杀,陪着被他刺杀却又真正懂他的公子庆忌共赴黄泉。

    正是因为有公子庆忌,有刺客要离这样无数精彩的人物,华夏的历史,也才如此璀璨,整个华夏民族,也才拥有着延绵不绝的勃勃生机,华夏文明才能延绵数千年而从不断绝。

    “请问阁下尊姓大名?”庆忌端起酒杯问道。

    “要离!”夏平安也端起酒杯。

    “哈哈,有趣,有趣,像你这样的刺客,能在夜晚潜入我卧室,放着我这睡着的大好头颅不取,反而留下鱼肠剑,要约我来这里光明正大决一死战,那阖闾要是知道了,说不定要捶胸顿足!”庆忌哈哈大笑。

    “公子你原本也可以找刺客刺杀阖闾为你父亲报仇,但为何你从不找,而是要在这艾城砺兵秣马呢?”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各自把手上的酒一饮而尽,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也。

    两人继续喝,直到把酒壶中的酒全部喝完,喝到两人全身暖和起来,热血滚滚。

    喝完最后一杯酒,丢下酒杯,公子庆忌站起,解开大氅丢在地上,拿起身边的长枪,“痛快,今日能与你一战,无论是生是死,我都无憾,请!”,说着话,就走出了草亭,来到外面的山坡上。

    夏平安拿起身边的长剑,也走出草亭,“请!”

    两人盯着对方,目光交错之间,几乎同时动手。

    庆忌的长枪刺来,夏平安的长剑刺出,那刺出的长剑的剑尖,就在那千钧一发之中,重重击在了长枪的枪尖上,两个人同时朝着身后飞跃而出。

    相比起夏平安,庆忌心中的惊骇更是难以言语,因为刚刚那一枪,他取的是夏平安的胸口,而夏平安的剑尖,取的却是他的枪尖,如此精绝的剑术,世所罕见,而且那剑上传来的巨力,差点让他拿枪的手都拿不住。

    庆忌不知道,此刻和他对战的,其实不是要离,而是聂政,也是夏平安。

    这是生死之战,庆忌怒吼一声,长枪如龙,卷起漫天风雪,朝着夏平安刺去。

    枪剑的交击声叮叮当当细密绵长的响个不停,两人身如游龙,在那大雪满天的山坡上,飞舞翻旋,直接变成了两个影子。

    几分钟后……

    “轰……”庆忌的长枪一枪挑飞了整个草亭。

    满天茅草飞溅之中,夏平安的身形在庆忌的枪头下一闪,瞬间避过,身形犹如鬼魅般的迅速贴近,还不等庆忌收枪,庆忌只觉得自己颈部一凉,夏平安的长剑的剑刃已经贴在了他的脖子上。

    满天的茅草终于落下,两个人影都没有再动了……

    庆忌身体僵住,丢下长枪,轻轻叹息一声,“我输得心服口服,你可以动手了!”

    夏平安一剑斩出,庆忌只觉得自己头顶一凉,却是自己的头顶的头发和头冠被斩断,一下子披头散发。

    夏平安轻轻弹剑,“公子庆忌今日被要离刺杀于艾城外的山中,尸骨滚落山间,恐为虎狼所食,以后世间再无公子庆忌!”

    说完这话,夏平安收起长剑,转身就走。

    因为公子庆忌是真正的贵族,所以,这场决战,可以用真正贵族的方式了结。

    刚刚那一剑,公子庆忌其实已经死了!

    庆忌呆呆的站在雪地之中,看着夏平安逐渐消失的背影,一直到夏平安的背影彻底消失,庆忌仰头向天,长叹一声,然后在草亭下面找到那把鱼肠剑,他用鱼肠剑在自己的脸上重重一划,一下子就血流满面,那狰狞的伤口,让他的脸再也不是以前的模样。

    庆忌流着血下了山,重新骑上那匹马,却不是返回艾城,而是消失在与艾城相反的方向,没入到暮色之中,就那么消失了。

    一日后,艾城传出庆忌失踪的消息,整个艾城人心惶惶,流言满天飞。

    又过了几日,艾城传言庆忌已死的消息,庆忌留在艾城的旧部兵马分崩离析,整个卫国都在说庆忌已死。

    庆忌再也没有出现过。

    界珠的世界轰然粉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球进入大洪水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