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败神婿杨辰〕〔战神杨辰回归都市〕〔杨辰秦惜〕〔上门龙婿叶辰〕〔叶辰帝豪集团〕〔萧家上门女婿〕〔上门女婿叶辰〕〔上门好女婿〕〔渐微的爱〕〔摄政王是病娇,要〕〔最强龙婿叶辰〕〔摄政王是病娇,要宠〕〔快穿团宠:她又美〕〔一个顶流的诞生〕〔我有无数神医技〕〔夫人每天都想落跑〕〔朝为田舍郎〕〔最豪赘婿叶辰〕〔妖虫之心〕〔只有我老婆不知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廉政公署开始称雄港片 第十五章 方不方便把录像关掉
    “虽然以现有的证据来说,想咬死雷洛还比较困难,但凭你提供的那些材料,咬死猪油仔肯定不成问题,只要猪油仔愿意转做污点证人指正雷洛,这个毒瘤差不多就可以铲下来了,另外,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突破口也已经被我们突破,雷洛已经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粥哥,请你帮个忙。”

    “大家现在同乘一条船,有什么需要尽管讲出来啊。”

    “好,稍后,我们会请四大探长全部来廉署做客,对他们发起贪污控诉,不过因为证据不足的关系,十之八九全都定不了罪,但是借此机会,我们会向海关申请让他们的禁止离港,不过我拦得了正轨航运,却拦不住蛇头船夫,你懂我意思?”

    潮州粥想了想,道:“给我一个电话。”

    很快,潮州粥打了一个电话出去,一个小时之后,两个小弟点头哈腰的就进了廉署。

    “仁哥,这是阿乐,这个是大d,都是我的小兄弟,叫人。”

    “仁哥!”大d与阿乐齐刷刷地朝他鞠躬行礼。

    潮州粥坐在证人室,依然嚣张霸气:“我说两件事,听说昨天晚上条子扫了我们的场子?今天晚上,我要你们把场子全部重新开起来!哪个条子还敢扫就告诉我,让仁哥替咱们做主!”

    郝仁稍微皱了下眉,毕竟让他去给黑帮做主,这事儿听起来就让他不太舒服。

    可谁让他是icac呢,反贪是他的本职工作,反黑反倒是跟他没啥关系。

    点了点头,示意可以。

    “另外,给我发出江湖贴,我要请另外三大家族一起吃饭,同时让弟兄们放出风,知会全港所有的大小黑帮,所有有船的蛇头,谁也不许帮雷洛逃出港岛!”

    雷洛?逃?

    俩小弟实在很难将这个名字与这个动词联系到一起,要知道,就在昨天,雷洛一句话差点就要了他们整个和胜和半条命!

    郝仁适时地道:“替我也放出个风,我要让全港的帮派从龙头到四九全都知道,雷洛,以后再也罩不住任何人了,他死定了,我郝仁说的,耶稣也留不住他。”

    “………………”

    “家驹。”

    “头。”

    “你跟阿乐一组,给我盯死雷洛的家人,我不但要他不能走,就连他老婆孩子,最关键的是他贪污的几亿块钱,一个大子儿也不能带走。”

    “啊?我跟他?”

    郝仁质问道:“不然呢?你一个人去盯?他们要是找百八十个古惑仔砍你你挡得住么?”

    说罢,郝仁用手指着阿乐的胸口,有点不太礼貌,但很优雅地笑着道:“黑道上的人你来搞定,警队里的人找麻烦由他搞定,有没有问题?”

    “没有。”

    “李鹰,你跟大d,盯死雄爷和肥仔b。”

    ……………………

    当天下午,调查组a、b两个小组,顺着潮州粥提供的证据和证词,顺着猪油仔的这条线就开始调查了起来,起获的证据也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严谨,韩志邦甚至兴奋的说,只要再多给他一些时间,他有把握零口供也能把雷洛的罪名钉死。

    当然,黄炳耀还提审了猪油仔,只是费了一下午的劲,这个雷洛的御用白手套却是什么都不肯说,更别提乱咬了。

    下午五点钟,快下班的时候由严国良亲自带队,将无头、雄爷、肥佬b三名探长请回了廉署,当天晚上,严国良亲自提审雄爷。

    雄爷是四大探长中,唯一一个没有当过总华探长的探长,跟英国佬的关系也相对差一些,相比于其他探长,无非是资历更老一些,而且在九龙城寨那么个三不管的地方说话可以说话,这两个点而已。

    换言之,雄爷这个四大探长就是个凑数的,只因为国人不管干啥都喜欢个四字,如四大才子四大美女四大名著等等。

    其实,港岛应该说是三大探长更合适一些。

    严国良从雄爷开始入手,自然是希望他能转做污点证人指认雷洛,凭他的地位,正好是那种掌握了关键性证据,自己的罪过又不是特别大的那种,最容易策反的对象。

    郝仁,则负责招待无头。

    相比于其他三位探长,无头的待遇简直不要太好,因为怕他闷热,郝仁还特意在审讯室里放了几个大炭包吸湿,又找来一个电风扇来给他吹风。

    还特意去宝福茶楼买了上好的烧鹅、鲍鱼饭来给他当盒饭,甚至还买了一瓶白兰地给他喝,这伙食待遇比严国良的工作餐都要高出好几个档次。

    同事们倒也不是完全没有非议,不过这都是黄炳耀自掏腰包,所以其他同事再怎么有意见,也没法说什么。

    “刚哥,严sir将你的问询交给我了,不管大家立场如何,我阿仁真心的希望可以跟您交朋友,刚哥,请。”

    说着,郝仁给无头满满的倒了一杯白兰地酒,又给自己倒上,轻轻地,主动地碰了一下杯子,然后一饮而尽。

    黄炳耀紧张地看着无头。

    他害怕无头一生气,把一整杯酒给泼过来,这事儿无头绝对干得出来。

    却不想这回无头却冷静得多,轻轻抿了一口酒水,抬头瞅了他黄炳耀一眼道:“酒不错,破费了。”

    黄炳耀大喜,正要站起来说一些什么,却见无头随即就放下酒杯,道:“阿耀,你出去一下,我和你们郝长官有话说。”

    黄炳耀愣了一下,然后点了下头,听话的就出去了,出去后关上门,还索性站在门口当起了门童。

    屋里,无头放下酒杯,认真地看了郝仁一眼,道:“你们icac的人,是不是真的都不怕死?”

    郝仁则淡定的回答:“用我们严长官的话说,这不是一件案子,而是一场革命,而革命,又哪有不流血的。”

    “方不方便把摄像机关掉。”

    郝仁从善如流,关闭了录像。

    “其他人死不死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一定会死。”

    “是么?不过我这人从小命硬,要不要赌一下。”

    无头乐了。

    “想跟我赌啊,那要看看你的成色了。”

    说着,无头突然起身,抄起屁股下面的铁椅子就朝郝仁扔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万界圆梦师〕〔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家娘子不是妖〕〔瞄准你的心〕〔阴婚不散:我的高〕〔鬼喘气〕〔超极品太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