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杨辰秦惜〕〔杨晨秦惜〕〔都市之最强赘婿〕〔黑雾之下〕〔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死刑犯的生存游戏〕〔星辰之主〕〔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南明第一狠人〕〔惊天战龙〕〔无敌战王杨辰〕〔篮坛之重开的大姚〕〔狂少杨辰秦惜〕〔镖行四海〕〔楚风苏影顾菲菲〕〔梅心冻〕〔曲瓷薄时延〕〔九天战神〕〔名侦探世界的警探〕〔重生南非当警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廉政公署开始称雄港片 第十六章 单挑无头
    砰

    郝仁一脚踹开了飞来的椅子。

    就见无头整个人已经凌空飞起,狠狠一脚正朝着他的胸口踹来。

    郝仁也不慌,两只手摆成十字一挡,就让过了胸口要害,整个人却被踹得后退了好几步,后背撞在了墙上。

    无头得势不饶人,又是狠狠一脚踹来,郝仁贴着墙一滚躲避,随后,直接上手就是一个巴西柔术的标准抱腰,马步一扎就将无头给举了起来,狠狠朝桌子上摔去。

    无头用双腿夹着郝仁的腰,两只手则就势抓住了他的头发,狠狠拽着就一起摔了下去。

    咣的一声。

    无头背部摔在桌子上,但郝仁也被无头拽着失去了平衡,被无头一起带到了地上,俩人开始打地面。

    这一招之间,无头稍微吃亏了一点点,但他受撞击的位置是背,皮糙肉厚的也不当个事儿,却抓下来郝仁的一缕头发,算不上什么伤吧,但疼是真疼。

    这么大的动静,外面的同事自然听了个清清楚楚,要知道无头可是知名勇探,靠拳头打出来的总华探长,抓过不知道多少个悍匪,把他和郝仁这么个刚出炉的大学毕业生关在一件小屋里单挑,这怎么看都是郝仁要单方面挨揍啊!

    “仁长官!”

    “仁sir!”

    韩志邦等一群年轻人义无反顾的就冲了上去,却被门口守门的黄炳耀拦在了门外。

    “长官正在和刚哥谈事情,不方便你们进去。”

    “黄炳耀,你让开!”

    “黄炳耀!我知道无头对你有恩情,但请你认清楚你现在的身份,你现在是icac!不再是警察了,仁长官才是你的直属上司!”

    黄炳耀丝毫不为所动,依然坚定地说:“抱歉,我不能让,他们是在谈事情,不是在打架。”

    “顶你个肺啊,姓黄的,你到底让不让!”

    黄炳耀大吼:“不让!”

    “同僚们,把他拉走,救仁长官!”

    “上啊~”

    黄炳耀大吼一声:“夺命剪刀脚!”

    哗啦一下,审讯室的大门突然从里面被人拉开,郝仁露出脑袋。

    那脑袋上,嘴角处有一丝血迹,左眼框还有一点淤青,看起来颇为凄惨。

    “干什么!大白天的不做事,起内讧啊!”

    “仁sir,你……你没事吧。”

    “我跟刚哥聊一聊天,能有什么事啊!”

    “仁哥,你的嘴角还在流血啊。”

    郝仁连忙一抹,道:“什么血啊,这是番茄酱,我跟刚哥吃薯条不行啊。”

    “仁……仁长官,要不,您还是把门开着聊吧。”

    “开什么啊,我和刚哥聊的是机密的么,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别都在这里堆着,纳税人花钱养你们不是让你们游手好闲的知不知道。”

    说着,郝仁咣的一下重新关上了大门。

    很快,审讯室里就又传来了叮叮咣,叮叮咣的声音。

    大约十几分钟之后,郝仁捂着一脑门子的血重新打开了门,吩咐道:“阿邦啊,找一找有没有纱布。”

    “是长官。”

    黄炳耀也担心地道:“头,你有没有事啊。”

    郝仁一边擦着脑袋上的血,一边道:“没事,他比我惨。”

    “啊?”

    黄炳耀连忙去看,就见无头气喘吁吁地躺在地上,鼻梁好像是被打断了,左半边眼眶高高的肿起,看起来的确是不比郝仁强多少。

    通过这次交手,郝仁对自己的身手大致也有了个数,差不多,相当于和胜和普通红棍的水平吧,比洪兴的普通红棍还差上一些,碰倒双花红棍的话就只能赶紧跑了。

    可惜,这一波抓了这么多大人物,没一个可以定罪,否则他哪里会只跟这无头打个平?分分钟打哭他!

    待纱布、酒精、跌打酒等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到位了之后,郝仁还是把自己和无头单独关在审讯室里,互相包扎伤口,涂跌打酒什么的,一时间显得基情满满。

    直到俩人都穿上衣服,人五人六的重新坐下来,这才重新开展刚刚的话题。

    “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

    “希望刚哥可以同意,转做污点证人。”

    “靠!想让我当二五仔啊。”

    “刚哥,你知道,案件进展到这个地步,只要我们坚持去查,查到雷洛的证据一点难度也没有,他贪得数额太大了,分钱的人也太多了,这样巨额的数字,证据并不难找。有没有你这个污点证人,我们都可以定雷洛的罪,之所以这么做是想帮你。”

    “帮我?怎么帮啊!还不是要蹲大牢?我为港岛流过多少血,赤柱里多少穷凶极恶的凡人都是我亲手抓进去的!我怎么可以坐牢!”

    郝仁笑了。

    听话听音,郝仁已经读懂了无头的潜台词。

    “严长官答应,向港督申请你的特赦,不止是为了让你当污点证人,更希望到时候,你可以出面安抚没有雷洛的警队。”

    “呵呵,港督也会怕的么?”

    “谈不上怕吧,不过一座城市,可以没有icac,但却不可以没有警察,金钱帝国里裹挟进来的警员太多了,不可能一棍子全都打死,而如果出于安抚下层警员的目的,刚哥你是全港最合适的人选。”

    无头道:“年轻人,我知道你们icac的背后是有港督罩的,可是那又怎么样,洛哥说,他把银子化成水,就是大象也能泡得软,港督如果不识趣,我们就拿着钱,去祖家议院告他!闹他!让他下台!换一个港督过来管港岛!到时候你还嚣张得起来么?”

    郝仁一听却是噗呲一声乐了,道:“看来,雷洛注定就只是个市井枭雄,眼界、格局、手段,也就这样了而已,且不说他说的这些胡话是白日做梦,丝毫不了解祖家的政治规矩,就算可以,或者你们有本事连港督都杀,可难道换一个港督,一切就又可以重新回到以前的样子么?刚哥,你知不知道廉署成立的真正背后动因是什么。”

    无头皱眉:“还能是为了什么,新港督沽名钓誉喽。”

    “不是的,刚哥,这些年,每年从港岛流出,最终出口到米国的白粉大概有13-14吨,在米国那边严打南美毒枭的背景下,这个比例,港岛已经仅次于哥伦比亚和墨西哥,成为北美第三大白粉输出地,连智利都没有港岛卖的多。而根据米国长臂管辖的法律,凡是米国的盟友,都有义务配合米国的海外禁毒工作。”

    “但是,港岛这里,白粉几乎合法着卖,四大家族与你们四大探长称兄道弟,不拔了你们,就动不了四大帮派,而动不了四大帮派,鬼佬就没有办法向他们的米国爸爸交代,所以,别说你们有没有本事换一个港督,你们就是把女王都给换掉也无济于事。”

    “靠!”

    听了郝仁的话,无头不自觉的脸色就苍白了起来。

    因为郝仁的话里其实很清楚的透露出一个信息:icac有证据了会好好的办,没证据了也会硬办,如果icac不顶用,祖家那边出动特工搞秘密枪决也不是没可能,因为这一切,居然都是为了平息米国爸爸的怒火。

    “所以我才敢说,雷洛,死定了,刚哥,是不是死了心非要跟他一起沉船啊。”

    无头则是轻轻地笑笑,道:“等你有命活到洛哥入罪了再说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万界圆梦师〕〔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家娘子不是妖〕〔瞄准你的心〕〔阴婚不散:我的高〕〔鬼喘气〕〔超极品太子〕〔黑道学生5三分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