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战王杨辰〕〔狂少杨辰秦惜〕〔镖行四海〕〔楚风苏影顾菲菲〕〔梅心冻〕〔曲瓷薄时延〕〔九天战神〕〔名侦探世界的警探〕〔重生南非当警察〕〔死灵神话〕〔风水小相士〕〔都市古仙医〕〔不败神婿杨辰〕〔战神杨辰回归都市〕〔杨辰秦惜〕〔上门龙婿叶辰〕〔叶辰帝豪集团〕〔萧家上门女婿〕〔上门女婿叶辰〕〔上门好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失忆后我每天都在掉马甲 第5章 沈小姐和我淮哥像是有一腿
    ,

    “孙子,”沈莜睫尾微翘,笑起来像只小狐狸,“我这人没别的嗜好,就爱当人爷爷。”

    迟枫诀脸都绿了,“你考虑清楚说这话的后果。”

    之前说好的小野湖见,这傻子竟然敢不来!

    本想好好戏耍她一番,压根不会道歉。

    谁也没想到沈莜居然放他鸽子,倒让他成了笑话。

    他那晚跟傻批似的在湖边吹了两小时西北风。

    看戏的吃瓜群众也没舒坦到哪去。

    沈莜把喝了两口的水抛林暮雪怀里,捏捏手腕,朝一群人走过去,“我这人不爱浪费时间,一起上吧。”

    林暮雪小心地拽了拽她的袖口。

    “莜莜……”

    就在这时,跑车的轰鸣声接连响起。

    强烈的远光穿透昏暗的夜幕,车上的主人们如出一辙的嚣张肆意,横冲直撞。

    迟枫诀伸手挡住眼帘,眯了下眼睛。

    一辆辆炫酷拉风的各色跑车朝这边冲过来,潮水一般势不可挡,四面八方围堵成一个完美的圈。

    华丽的剪刀门向上升起,在连成片的灯光中,一位高大硬朗的身影下了车。

    大块头举着一只手,掌心刺目的手电光照亮了沈莜的脸。

    沈莜偏开头,闭了一下眼。

    那束光直直打在脸上,不偏不倚,长时间没有挪开,更像是一种无声的挑衅。

    沈莜啧了一声,眼角泛着暴戾的猩红。

    车内的男人眉眼轻抬,隔着挡风玻璃和她对上视线。

    两天没见,谢淮一头墨发染成骚气的白色,利落地抓于脑后,露出惊美夺目的眉眼。

    他身穿黑色高领毛衣,搭一件毛呢外套,像个斯文又不羁的豪门浪子。

    谢淮不紧不慢地拉出手持步话机,低沉有磁性的嗓音传到了兄弟的蓝牙耳机里。

    “把手电关了。”

    大块头这才关掉手电,审视的目光却没从沈莜脸上移开。

    嘭的一声,车门甩上。

    谢淮拉起半边领口,迈出大长腿下了车,目光从迟枫诀等人脸上扫过。

    直把几个男生看得浑身发毛,这才掠过林暮雪,看向沈莜。

    “几天没见,出息大了。”

    谢淮的声音打破黑暗的寂静,口鼻前拢着一团淡色的雾。

    沈莜眯了眯眼,“这话我听不明白,咱俩很熟?”

    刚才拿手电晃人的男人边笑边倚在车前盖上,“熟不熟的哥几个不清楚,沈小姐和我淮哥像是有一腿。”

    车里的几个兄弟笑着互看一眼,全都在看好戏。

    谢淮脱下外套,罩在沈莜单薄的肩上。

    迟校草不认识谢淮,却认得这些人其中的某一位——

    江北首富的亲弟弟陆三少,出了名的难伺候。

    这些人的身份想必也非官即富。

    陆三少看起来还是个学生,穿着白卫衣,年轻得过分,“谢淮,这妹子长得不赖啊,是你新交的女朋友?”

    谢淮没说话,只是低头看着沈莜,拽着大衣的两边领子,往前拢了拢。

    “陆少,什么情况?”迟枫诀在江南一脉也算个不小的富二代,几年前在京城的某大型拍卖会上,曾经见过这位陆三少。

    因为年纪相仿,加上座位排在了一起,两人当时还聊了几句。

    陆少爷把着方向盘,说话挺斯文,“你哪位?”

    迟枫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我的一天有48小时〕〔万界圆梦师〕〔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家娘子不是妖〕〔瞄准你的心〕〔阴婚不散:我的高〕〔鬼喘气〕〔超极品太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