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杨辰秦惜〕〔杨晨秦惜〕〔都市之最强赘婿〕〔黑雾之下〕〔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死刑犯的生存游戏〕〔星辰之主〕〔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南明第一狠人〕〔惊天战龙〕〔无敌战王杨辰〕〔篮坛之重开的大姚〕〔狂少杨辰秦惜〕〔镖行四海〕〔楚风苏影顾菲菲〕〔梅心冻〕〔曲瓷薄时延〕〔九天战神〕〔名侦探世界的警探〕〔重生南非当警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失忆后我每天都在掉马甲 第14章 抬起沈莜的手腕,低头轻轻亲了一口
    ,

    风雪的凛冽气息灌进来。

    沈莜忽然感到一阵烦闷,第一次因为自己的失忆,什么也想不起来而产生的烦闷。

    她蜷了蜷手指,没什么心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沈莜不想说谎,也懒得去辩解什么,拉开卧室的房门走进去。

    房间里开着一盏立式台灯,林暮雪抱着小棕熊玩偶,蜷成一团沉睡,像个小蜗牛。

    那是极度没有安全感的睡姿。

    沈莜轻瞥一眼,走过去拉起一角,帮她把被子掖好。

    户外的狂风拍打在窗户上,玻璃簌簌颤抖,像凛冬的呜咽。

    沈莜从一堆旧书的底部抽出一个黑皮本,拉开椅子坐下,拧开床头的写字灯,在空白的纸张上写下一段小字。

    1月12日,雪。

    谢淮这个人,像是在梦里出现过。

    李管家问我是否对他有印象,我搜遍脑海里关于谢淮的记忆,很遗憾,什么也想不起来。

    …

    本是随手写下的话,到后半夜,沈莜居然梦到了谢淮。

    梦里响雷大作,狂风吼啸,几十个穿着墨绿制服的人,像是毫无生机的木头桩子,死气沉沉地立在宽阔的场地上。

    谢淮的白色上衣被打湿,半透明地黏在身上,肌肉线条清瘦有力。

    他额头上缠着一圈染血的纱布,头发还是自然的黑色,抬起沈莜的手腕,低头轻轻亲了一口。

    薄唇贴着肌肤,真切而清晰,沈莜能感觉到他急剧冰凉的体温。

    那个瞬间,难过又慌乱的情绪毫无预兆地涌上来。

    对方的唇在她眼前开合,温柔地说了句什么,身穿制服的人朝他伸出了手。

    沈莜鼻尖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焦躁地睁开眼睛:“放开他!”

    清晨静寂,她的声音哑得像是渗了沙。

    “沈莜,怎么了?”对面床上的林暮雪揉着眼睛坐起来。

    意识逐渐回笼,沈莜才想起这是梦到了谁,脸色冻人。

    “没事,梦见瘟神了。”

    沈莜起床气犯了,冷恹恹地坐在床边,掌心撑着汗湿的额发,缓了好大一会儿。

    林暮雪哦了一声继续睡。

    窗帘没拉严实,玻璃外白茫茫一片,呜了一夜,呼啸的风雪已经停了。

    林暮雪怕迟到,咬着一片面包去上学。

    早餐清淡可口,沈莜拿着勺子,慢吞吞喝白米粥。

    期间林嘉良和秦昕试图接上昨晚的话题,沈莜漫不经心地回一两句。

    恢复了大部分记忆,连声线都变冷了,和外面的风雪一个温度。

    “莜莜,你想起来了吗?你是哪里人?”秦昕试探道。

    沈莜放下勺子,平静说:“北方人。”

    林嘉良的神情明显松了口气,“得赶紧和家里联系,你爸妈要是知道你没事,一定很高兴。”

    气氛重新沉寂下来,沈莜低头看着瓷白的碗,唇拉成一条平直的线。

    秦昕捅了捅丈夫的腰窝,示意他别说了。

    安静了好一阵。

    就在林嘉良准备换个话题的时候,沈莜手中的瓷勺和小碗轻碰了一下,发出清脆的声响。

    “我妈生死未卜,我爸也失踪了。”

    夫妻俩没想到是这种情况,林嘉良沉默良久,“家里还有什么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万界圆梦师〕〔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家娘子不是妖〕〔瞄准你的心〕〔阴婚不散:我的高〕〔鬼喘气〕〔超极品太子〕〔黑道学生5三分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