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869 行霸
    原来,南浔镇由于是湖丝的集散地,因此开有各种牙行,就做些收购湖丝再倒卖,又或者牵头搭线,从中收取好处的买卖。而湖丝又是大宗生意,动辄万金,这也是为什么南浔镇上豪客见怪不怪,实在是太多了。

    这么大的利益,自然不可能所有人都规规矩矩地做生意。有钱有势力的那些,就开始做一些强买强卖,或者擅自抬高或者压低价格价格,又或者进行各种名目的敲诈勒索。这些人,就是俗称行霸。

    这种情况,在原本的历史上,就多有记载。比如崇祯年间的《太仓州志》、《南翔镇志》等等。其实,哪怕到了后世文明高度发达的年代,这种情况一样存在。

    南浔镇这里,自然是陈姓和王姓两大家的势力范围,这些行霸的存在,如果背后不是站着这两大姓,也不可能在南浔镇立足。

    在一开始的时候,两大姓各自用着这些行霸,捞取无数的不义之财。到了后来,就开始互相抢起生意来了。纷纷在河道边上等着,看到运湖丝的船来,就立刻去拦截,或抢夺,或打白条,或哄骗把湖丝抢到手里。甚至到了后来,都不满足在镇子里守株待兔,后来甚至都下到乡里去抢湖丝。

    这种情况的发生,让两大姓都很是打了几架,当然,是发生在乡间抢夺湖丝时遇到的情况。在南浔镇里,大家都是体面人,倒也没有动手。

    后来,朝廷开海。各地的豪商闻风而来,湖丝的价格也上涨了不少。两大姓便约定,有钱一起赚,不能再和以前一样。定下的规则,就是不能派人去乡下抢收,得让附近的湖丝能自觉集中到南浔镇。等到了镇子上之后,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各凭本事。

    当然,这里还有别的因素。因为在镇子上开牙行的,还有许多有背景的,比如京师来的,比如南京来的等等。他们也不允许行霸抢生意都抢到想下去了。

    正是由于这一约定,原本偏僻的陈友明家,因为是镇子口第一家,就一下就变得热门起来了。从河道过来的运送湖丝的船,只要从这一侧进镇,首先要经过他家门口。

    陈姓就要在他家开一个牙行,这样再加些手段,生意肯定要比别家好。但是,陈友明一直被主家排挤,突然要他这个家,给得补偿又少得可怜。他有老婆孩子要养,自然就不同意了。

    没想到,主家不但不瞧在同族的份上多加一点钱,反而找由头说陈友明打碎了贵重物品,要他赔,如今更是连他儿子的事情也加了上去。他就一个伙计,哪赔得起那么多银子。

    陈友明说明了前因后果之后,非常内疚地说道:“刚才因为小人的原因,那陈友铜已对老爷这边记恨在心。他是族长的小儿子,平日子就管着行霸的事情。被他惦记,怕是会影响老爷买湖丝了!”

    在他看来,不管这位老爷是什么背景,既然带人来南浔镇,那肯定是冲着湖丝来的。虽然这位老爷看着应该背景不小,可那陈家是地头蛇,而且陈家的背后也有人,真要斗起来的话,输赢不知道,但总归对这位老爷是不好的。因此,

    他很是内疚。

    崇祯皇帝听了,倒是笑笑,并不介意道:“没事,我也没打算买湖丝。过来只是看看,一会还要你带我好好逛逛南浔镇!如何?”

    陈友明听了,心中松了口气,连忙应下。至于他自己的这个麻烦事,虽然他很想能解决下。可他毕竟不知道崇祯皇帝的身份,而且说起来对方只是自家的房客而已。陈家又是庞然大物,他想想就还是算了。

    崇祯皇帝转身往里走去,一边又闲聊道:“行霸的事,约长那些人不管么?”

    按理来说,这里是乡下,官府只是到县一级,地方纠纷就是靠约长这些乡绅解决。这些冲突的事情,肯定有人会闹,约长肯定要出面的。

    陈友明听了,苦笑一声道:“约长不适合陈家族长就是王家族长,判起来肯定有失公允。要不然,也不会也什么行霸了。”

    “这倒也是!”崇祯皇帝听了,心想果然不出所料。

    他还想再说时,就见田贵妃迎了过来,一身女装,笑着对崇祯皇帝说道:“老爷!”

    为了赶路方便,田贵妃一路女扮男装。如今不用赶路,自然换回女装了。顿时,她的容颜,让第一次见到的陈友明都惊呆了。

    跟在后侧的刘兴祚不着痕迹地撞了他一下,倒也没有太在意。以贵妃的姿容,要不引人注目,那才是怪了!

    陈友明被这么一撞,立刻回过神来,很是有点尴尬,低头跟着走了会,想着那陈友铜的为人,稍微有点犹豫,不过还是忍住了。

    “等用过膳后,估摸着店铺都开门,那时候再出去吧,现在还早!”崇祯皇帝知道田贵妃想着去逛街,就笑着说道。

    至于早餐这个,自然有下人操心,他们夫妻两人,只管吃就是。

    “公子……”陈友明忽然低声说了一句,而后又有点犹豫,一时没有说话。

    崇祯皇帝听到,转头看他这样子,不由得有点好奇地问道:“怎么了?有话不妨直言!”

    陈友明的脸色变化了几下,最终还是开口说道:“公子,那陈友铜之所以一直为难小人,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小人之前不便外说,如今……如今……”

    他结巴地说了两句,看到崇祯皇帝稍微露出了一丝不耐烦之色,就还是说出了剩下的话:”贱内有点姿色,惹人注意了!“

    崇祯皇帝听了,稍微有点意外。转头看看田贵妃,忽然回过神来。陈友明此时说这话,应该是看到田贵妃的女装,所以好心提醒了。

    想明白了这点,崇祯皇帝不由得一声冷笑道:“我倒是要看看,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说完之后,他就不管了,显然没有把陈友明的提醒当回事,这让陈友明不由得暗自担忧。这位夫人的姿色远胜自己的媳妇,这……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