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904 冷面阎王
    说句实话,举人老爷被当众杖罚,这对围观的人来说,不管他们是平头百姓,还是有功名在身的人,都有不小的震撼。那凄惨的叫声,一声又一声地冲击他们脆弱的心灵。

    他们无不想着,看来中丞大人这次是认真的,有了这么一个例子在,其他人不敢不交税了吧?这位举人老爷也真是倒霉,被抓了个典型,杀鸡骇猴了!可怜啊,被这么当众杖责,怕是以后出去都抬不起头了吧?

    然而,他们这些人的想法,只猜中了大半。至于猜错的那个,很快就自己看明白了。

    只见那举人老爷的惨叫低落了下去,而后再没声音。七十杖打完,军卒一查看,便大声禀告道,说廖举人挺不过七十杖罚,被打死了!

    那些旁观的人看到这一切,听到禀告的声音,再一次被震撼了!他们实在没想到,还真是“杀”鸡骇猴,堂堂一个举人老爷,就因为违禁夹带私货,竟然被当众活活打死了!

    这一刻,不少原本还是看戏心态的人,全都脸色惨白,有点不敢去看趴在地上,鲜血流了一地的举人老爷。

    然而,孙传庭听了禀告后,却没有什么神情变化,依旧面无表情地吩咐道:“通知其家人前来领尸,所带私物抄没入官!”

    这声音也有点大,又或者说是周围太安静吧,反正大部分人都听到了。他们这些人看着穿大红绯袍的中丞大人,不少人的双腿在颤抖。

    在军卒开始赶人,又重新恢复原本的核查活计后,所有围观的人都散去,与此同时,廖举人被打死的消息,飞一般地以码头为中心,向四面八方传了开去。

    在消息传到了上游检查关口后,放行的速度便明显加快。而那些船主则一个个惊疑不定,不少人悄悄改了主意。

    随着消息的传播,孙传庭终于有了一个外号,曰“冷面阎王”。

    不少官员听了码头事件之后,明面上不敢和孙传庭对着干,否则冷面阎王可不会对他们客气,落到他手中的话,就算能保命,皮肉之苦也免不了。他们一个个开始串联,而后纷纷找关系,找都察院,找巡按,找御史言官,弹劾孙传庭。

    甚至连何乔远总督都惊动了,把孙传庭找了去,恨铁不成钢地斥责他道:“你可是朝廷封疆大吏,负责开海国策,岂能如此鲁莽?那是举人,是有功名的,你最多打几下也就算了,怎么还把人打没了呢?”

    “下官依律行事而已,是他自己命薄,挨不过七十之数!”孙传庭冷着脸,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何乔远还没老糊涂,自然知道要是孙传庭没有特意吩咐过,那些军卒绝对不敢把人打死的。他盯着孙传庭那张冷脸看了好一会,才缓缓地说道:“你就不怕同僚弹劾你?你可知道会有多少人来弹劾你?”

    “下官依律行事而已,身正不怕影子歪,谁要弹劾就弹劾好了!”孙传庭依旧冷着脸,一本正经地回答

    道。

    何乔远一听,不由得用手指着他,冲动地说道:“你……你油盐不进,你……”

    实在你不出来,最终何乔远一挥手道:“罢了,你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说完之后,他连端茶送客都懒得,直接转身走了。

    孙传庭面无表情,等何乔远一走,他也大步离去,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孙传庭虽然是福建巡抚,但他实际的差事,是管着闽粤两地的开海事宜。因此,他的这些举动,大大影响了这两地的人。

    要是换了以往,搞不好会有更激烈地反扑措施,而不只是弹劾而已了。但之前不久发生了南浔镇之变,不知道多少人抄家灭族。有这个前例在,没人敢牵头用民变来搞事。更何况孙传庭身为巡抚这一级的封疆大吏,手握军政大权,更有刘国能这支从北方带过来的军队在,谁也不敢保证,要是闹事的话,都不用朝廷下旨,孙传庭自己都能用刘国能这把刀直接杀人!

    因此,闽粤两地的商人,不敢再偷税逃税,乖乖地按照三十税一的比例交税。不过私底下,却大骂这个北方过来的冷面阎王。可以说,在闽粤两地,士农工商这四个阶层中,士和商的利益严重受损,心中是很恨冷面阎王的。但农和工这两个阶层,却多是看热闹、幸灾乐祸而已。唯有像刘大能军队里这些,原本就是差点饿死,流贼出身的军卒,则是强烈拥护中丞大人。看多了南方的富裕,特别是这些商人和官吏的富足贪婪,都恨不得把他们扒下一层皮来。

    而在京师内阁,弹劾孙传庭的奏章,堆得像座小山一般,甚至通政司的人还在不断地抱着类似奏章到内阁。温体仁等人知道收税这个事情,其实是皇帝的意思。因此耽搁了几天没有处理,一看竟然这么多了,就只好带着奏章去见皇帝。

    没多久,一道旨意下发福建,并通过邸报传到大明全国各地。对于这些弹劾奏章的回复,只是训斥了孙传庭几句,罚了他一个月的俸禄而已,其他就没了。另外也明确告知天下,孙传庭依律行事,本身无错,不得再纠结此事。

    这一下,全国哗然。罚一个月的俸禄,这是开玩笑么?是开玩笑吧!

    不过由此,全国各地的官吏也看出了内阁和皇上的意思,不由得暗叹孙传庭的后台好大。由皇帝和内阁双双撑腰,弹劾不动他。但还是有人不甘心,想从其他方面去弹劾孙传庭,反正不能让孙传庭肆意胡为!

    然而,他们没想到的是,事情还不止如此。弹劾奏章最多的一名御史,也是跳得最欢的那名御史,被另外一名据说是首辅一党的御史弹劾,其有不法之事。对于这样的事情,内阁反应迅速,皇上更是派了厂卫协助,几天时间内,这位御史就贬官去职,发配去河套教书去了。

    这个事情,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因为弹劾孙传庭的事情引起的。这还真是,地方上,孙传庭搞了一次杀鸡骇猴,没想到,朝堂上,竟然也有杀鸡骇猴为之呼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