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第919章 还没有出世
    一伙海盗头子乐呵了一阵,最终又是普特曼斯开口对刘香说道:“按我们双方的约定,我舰队的补给,可是由贵方负责的,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刘香一听,把手一挥,豪迈地说道,“老子是灭郑盟主,又在老子的地盘上,自然是老子负责了。”

    李国助等其他海盗头子一听,纷纷大喜。他们说灭郑事宜的时候,只是谈了成功后分赃的事情,对于之前这个事情,压根没想过,就带着手下,驾着船过来了。

    如今听刘香主动包揽后勤,一个个都夸起刘香多仗义什么的,聚义厅内,宾主尽欢。刘香在海盗中的威望,也似乎一下增加了很多。

    毕竟,这一次可以说是大会盟了。不但势力大一点的海盗都过来了,甚至连红夷也来了,这人数之多,后勤供应的花费之多,肯定是个天文数字,要不是像刘大当家这样有魄力的,能担当的,够好爽的,还真不可能主动应承下来。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刘香是知道了郑一官已经完成了战船的集结。如果不是马上要出战的话,是断然不会如此的。毕竟整个大明东南沿海,基本上都是郑一官的水师在负责的。如果战船抽调走了时间过长,地方上的海防肯定会有问题。

    也正是因为如此,刘香才大包大揽了所有人的后勤,也能为他确立战后的威望,使得他的地位无人能够挑战!

    在他打着如意算盘的时候,福建水师衙门,郑芝龙再次召开了全体军事会议,正式向他的这些兄弟兼手下下达了清剿刘香海贼的作战目标。

    就见他严肃地强调道:“这一仗,关系到东南沿海是否能安稳下来,百姓是否能安居乐业!这一仗,中丞大人寄予厚望;就连皇上,也有关注。不管是谁立下功劳,都能上达天听!”

    说着这些官话的时候,郑芝龙明锐地发现,底下这些人并没有迸发出足够的斗志。他也明白,这些话,对于海盗出身的这些手下来说,似乎少了份吸引力。

    于是,他语气一转,便又继续说道:“诸位应该都知道朝廷之前下达的圣旨,开海所收税赋的一成,将用于水师方面。你们可能不知道皇上所期待的一年税赋有多少?”

    他的这些话,顿时就吸引了底下人的注意。他们看到郑芝龙伸出了一根手指头,其中郑芝虎不由得确认道:“一百万?”

    “错!”郑芝龙断然否认,而后声音提高了一些道,“是一千万!也就是说,每年将有额外的一百万用于我们水师身上。本将可以给你们打包票,只要你们好好干,以后我们大明肯定会有很多水师,到时候,你们这些老人,一个个都将负责一支水师,光宗耀祖!”

    堂下的这些人,还没意识到在原本的历史上,他们能收到多少银子。就算他们觉得会有不少,但也没有具体的概念。其中一人似乎比较了解,便有点疑惑地问道:“以前开海的时候,好像一年才收两万来两银子而已。皇上竟然期待一千万两,这个……这个……”

    这个了几下,原先想说皇上想钱想疯了,不过最终没敢说出来。

    但他没有说出来的话,意思却很明显。郑芝龙便微笑着回答道:“如今中丞大人依照《大明律》,有法必依,执法必严,据本将估计,这半年时间了,已经收了很多赋税,数目肯定远远超过两万两了。这个收税的本事,我大明朝也只有中丞大人才有这个能耐,你们要相信中丞大人!”

    说到这里,他停了停后又道:“如果我们能扫平海面,灭绝海盗,那样出海经商的人会更多,朝廷所收的税也会更多,按照中丞大人的收法,本将估计了一下,皇上所期待的数目,完全是有可能实现的!”

    说着这话时,他心中也确实是佩服孙传庭的。就算以前不服气孙传庭这个北人,可自从孙传庭杖死了一个举人,不管过往是何等身份,只要超出大明律规定,一律严格收税,这样的举动,实在是让他佩服!

    经过郑芝龙这么一解释,堂下的这些人就沸腾了,按照圣旨上所说的话,那就是一百万两一年啊!立刻,他们就相信了郑芝龙描绘的前景,顿时士气一下被激发了出来。

    唯独钟斌的想法有点不同,或者是屁股已经坐歪了的缘故,他听了郑芝龙的话后,就想着,这一千万两银子,原本就应该是他们这些掌握了海上武力的人,可如今,却被官府给拿了去,而只给自己一成而已,亏大了!

    因此,他看着身边那些人在那高兴,虽然表面也跟着在高兴,可心中却在冷笑:等灭了你们,回头赚得更多!

    主位上的郑芝龙,看到士气已经鼓舞起来了,便严肃了脸色,当即下令道:“明日一早,大军出发进剿,任何人等,不得拖延,不得迟到,凡不依军法者,严惩不贷!“

    说完之后,便散会了。刘金生随着郑芝龙转到后衙,却一直在冷笑。

    郑芝龙倒是好脾气,微笑着问道:“对于本将的命令,可有意见?”

    “废话!”刘金生冷笑道,“别以为就你能收买线人,刚才的命令一出,却没说任何人不得离开船,一个不小心,走漏了风声,你就哭死吧!”

    这个事情,要是换了以前的话,他还真不一定能马上想到。只是因为他在李魁奇手下的时候,被郑芝龙坑得差点翻不了身,才长了记性。

    郑芝龙听他这么一说,不由得微微有点诧异,竟然点点头说道:“不错,看来是有长进了。不过你还是有点嫩!”

    “我嫩?”刘金生一听,不由得很是生气,大声反问道。他感觉,自己被郑芝龙鄙视了,这是他最讨厌的事情之一。

    和他情绪反差有点大,郑芝龙却还是微笑着说道:“本将当然知道这事,因此就给了这么一个机会,看谁会上岸,谁会去通风报信,如此,就能剔除不安定因素。在这海上,要想谋本将的人,怕是还没出世!”崇祯聊天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